返回列表 回覆 發帖
呵呵~~小天使好耐無係離教系forum貼過小說了.

原本的題目叫"晴天", 是為了BL接龍活動而寫的.
寫下寫下, 寫到非常反基feel, 於是, 決定在這裡與各位分享^^

************

夜幕,漸漸地降臨大馬士革古城。

一個廿歲的青年,轉了幾個街口,閃進了一條窄巷中。

「吱嗄~~」殘破的木門被推開,發出刺耳的聲音。

黑暗的客廳中,放了一張乾黃土造成的的矮桌子。一個神秘的青年,戴著黑色頭巾,穿著黑袍,頸上掛著蛇牙項鍊,坐在桌子後面。

「瑪多?」那神秘的黑袍青年開口道。

「我的撒云尼大祭司!很久沒見了!」

撒云尼瞪了瑪多一眼:「才三天罷了,什麼很久沒見?!親愛的朋友,這次又惹了什麼禍,要來找我?」

這個叫瑪多的青年,兩月前因為相依為命的父親過了身,在鄰居的介紹下,找了這個號稱大祭司的撒云尼,為他的父親的靈魂作法加持。在法事的最後一夜,他沐浴在撒云尼的咒音下,感到無比的安寧。自此之後,當他感到煩惱時,就去找撒云尼,成了他的常客和他的朋友了。

那撒云尼由於身份關係,也沒有什麼朋友。難得遇到個不怕與魔法為伴的陽光少年,他一個高興,就免了瑪多的收費,否則,每天一個銀幣,瑪多早就破產了。

「沒事沒事~~唉,今天做錯了事,若非老板心情大好,今天我就滕條炆豬肉了!……」瑪多滔滔不絕的,向撒云尼訴說這幾天的不平事。「能否幫我卜一卜,未來幾天會否好一些?」

「不暪你說,這幾天我非常不安,連客人也少接了幾個……不過,為了你,我就去準備吧!」撒云尼苦笑道。

「累了就不要勉強啊……」

「嗯,沒事的!」撒云尼集中了精神,漸漸進入了狀態。

……

三分鐘後……

「聽著!這晚,可能是我最後一次為你占卦了!……」撒云尼突然變了語氣,厲聲說著。

「什麼?!你不是開玩笑吧?」瑪多打斷了他的話。

「立即離開這裡,向著東方,有多遠走多遠,沒走到天涯海角,不要回頭!」撒云尼沒理他,繼續命令道。

「為什麼?我有什麼對不起你?為什麼要這樣對我?」瑪多抗議道。

「不是的,是天劫將至,這裡不宜久留!我不能看著你在絕望中!」

「不!要走一起走!」瑪多大聲道。

「唉,我已犯下天條,這次天劫我一定逃不了的,你在我身旁會很危險啊!」撒云尼苦笑!

「是好朋友,就應有福同享,有禍同當!」瑪多繼續勸道:「你知道嗎……與你一起,我很開心;沒有了你……我會很難受的……來吧,一起走吧!」

「嗚……你……你知道嗎?這就是我犯下的天條……」撒云尼哭著,摟著瑪多。瑪多沒有避開,反為撒云尼獻上深情的一吻!就這樣,兩人在這個沒有月色的夜纏綿著。兩人身在幸福中,即使是撒云尼,也將天劫拋諸腦後了!他們沒有發覺,遠處的天空中,一朵朵烏雲,已漸漸地靠近……

好不容易,兩人從浪漫中分開了。

「對了,你所說的天劫,是什麼回事呢?」瑪多問道。

他一語點醒了撒云尼!撒云尼望了望外面的天空,臉色大變,立即拉著瑪多的手,什麼也沒有帶,匆匆忙忙跑出屋外,強令衛兵打開了城門,向東方逃去。

……

這一星期以來,每天他都在做同一個夢。他夢見天上降下滔滔洪水,將世上一切生命,全部毀滅!即使他相信自己預知未來的能力,也不願意相信,這是將會發生的事。

可是,今天他卻聽到一個客人,問他關於大洪水的事!他說數天前,遇到一老頭,正在打造一艘大木船。他問那老頭,在旱地造船有什麼用。那老頭只說,大水來到之時,凡有血氣的人啊,將與地一起毀滅!只有義人,才會得救!那一刻,撒云尼的臉色大變,幾乎暈倒了!

「原來是這樣一回事!啊,下雨了!」瑪多道。

「唉,最終還是逃不了……」撒云尼苦笑道。「告訴你吧,原本是天上的天使,正在凡間當差,但卻遇上了你……神察覺到我的心有變,卻不能容忍男與男行苟且的事,就將我大部份法力廢掉了……後來,他看見我還是死性不改,他認為我與世俗所有人罪大惡極,一怒之下,就決定降下大洪水了……」

雷電交加,雨愈下愈大,兩人卻仍然手拖著手,像是等待末日的來臨。

「親愛的,你是大祭司啊,一定有辦法的!」瑪多道。

「嗯,辦法是有的,不過……」

「不過什麼?」

「成功的機會不高啊,而且十分危險!」

地上的積水,差不多到了他們的心口了。「死馬當活馬醫,總好過坐以待斃!」

「那好吧……」撒云尼立即入定,手指天空,進入了入定的狀態。忽然,一道閃電從天而降,落到撒云尼的手指尖!

「著!」撒云尼一聲大喊,那閃電化成巨大的光球,將瑪多完全包圍,高速地向東方飛去。與此同時,油盡燈枯的撒云尼,被巨大的能量化為了飛灰;爆炸的力量,將地上的水濺起幾十米高!

「撒云尼!!」看到愛人犧牲救他,瑪多很想大叫,卻被光球圍著,半點聲音也發不出。光球越過了大河,越過了曠野,越過了大雪山,在東方一個肥沃的平原降落了。

……

四十天後。

烏雲漸漸消散,久違了的太陽,再次降臨大地。滔滔的洪水,將四方大地沖洗了一遍。整個中東地區,除了那建造大木船那老頭一家人外,只有逃到東方平原的瑪多還活著。

「撒云尼……」在遙遠的東方,瑪多望著久違了的晴空,傷心地啜泣著。

陽光下,一道彩虹漸漸地顯現。那老頭看見了,立即向天祈求神的旨意。神對他說,這是我與人類立的約,以後水就再不氾濫毀壞一切有血肉的物了。

可是,那老頭永遠也不會知道,那道無比壯麗的彩虹的內幕!

瑪多望著藍天白雲中的彩虹,感到了一把聲音在他心中響起。「嘻嘻!親愛的,我那心胸狹窄的老板的手,果然伸不到這片土地!這邊的神靈,在大洪水中保護了你,也在這段時間為我重塑靈魂!嗯,我快要轉世了,你好好活下去吧,後會有期!」

懸在晴空中的長虹,不斷吸取空中的水元素與太陽的能量,愈發愈漂亮壯麗。終於,他化成了無數比塵埃還小的碎片,降落在大地上,為洪水過後的大地,帶來了無限生機。

~完~

回復 #1 的帖子

天使、彩虹,真是有很多同性戀的元素。
支持鼓勵每位離教者
怪怪的.......詞句、文法古今雅俗大兜亂,很明顯,寫的時候沒先在腦裡整理一下文章的脈絡。還好文筆很簡潔,看起來不很吃力。
很抱歉,無端做了中文老師呢......
Alessa is a daughter of Dahlia Gillespie. Alessa gets toasted in a ritual. Alessa is in agony. Alessa sends a part of her soul (the pure part, the part that wouldn't have to suffer) away in a form of a baby abandoned on the road. Harry finds the baby with his wife. They name her Cheryl.

The rest of it... You know.

回復 #3 酒井明 的帖子

咪誤人子弟啦中文老師。

中文向來都係古今相容、雅俗共賞、方言夾雜架啦。係啲半桶水中文老師以為「一定要咁先係書面語」之嘛。吾大漢文章,用詞並唔係咁貧乏嘅。
大家知唔知:
現今有幾多被認為係廣東話字,原來【說文】入便係有嘅?
【西遊記】、【儒林外史】、【紅樓夢】、【官場現形記】、【20年目睹怪現狀】、【三言兩拍】入便有幾多方言詞彙,甚至係廣東話詞彙?

舉兩個簡單例子,我地平日講野話「牧師,請問您幾時死呀?」
寫出來的話,半桶水中文老師就話,「幾時」係粵語,要寫成「牧師,請問您甚麼時候死?」先啱。

「義氣?義氣值幾多錢斤呀?」,「幾多」又係粵語,要寫成「義氣一斤值多少錢?」先啱。

下一堂教五代、宋代文學。
蘇軾係寫「明月幾時有?把酒問青天」嘅、李煜係寫「問君能有幾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東流」嘅。

咁佢地駛唔駛扣分呀,中文老師?

[ 本帖最後由 沙文 於 2007-9-10 12:21 編輯 ]
de omnibus dubitandum

回復 #4 沙文 的帖子

我又看過王亭之寫了本書,插何文匯既正音黨,都係話近來香港大熱的「正音」行動矯枉過正。

這些可能都就是學院派跟民間之爭。
支持鼓勵每位離教者

回復 #5 抽刀斷水 的帖子

學院派都輪唔到佢話事!亭老愈老火氣愈猛,每提及此總在我地後輩面前拍枱拍凳,一次幾乎拍在佢個密宗神壇上。

漢語學者朱德熙早就話過,書面語和口語根本就係兩回事黎嘅,書面漢語係大雜燴:

現代書面漢語是包含許多不同層次的語言成分的混合體﹐無論從句法上或詞彙上看都是如此﹐拿句法來說﹐書面語句式除了跟口語相同的那一部分之外﹐有的是從文言來的﹐後來漸漸融化在書面語裡﹐成為書面語句式的一部分。
http://bbs.wdgjs.org/topic.php?filename=167

所謂現代書面語,本源自北京話:“五四”運動時期開展的文學革命提出了反對文言文﹑提倡白話文的主張。這場運動席捲全國﹐影響深遠。短短幾年之間﹐白話文學就站穩了腳跟。不過這種白話文學作品的語言並不是真正的口語﹐而是拿北方官話做底子﹐又受到明清白話小說相當大的影響﹐還帶著不同程度的方言成分以及不少新興詞彙和歐化句法的混合的文體。魯迅的作品可以作為這種文體的典型的代表。"

而自多爾袞入關以來,北京話又受滿洲文影响:http://www.beijingww.com/221/2007/07/17/23@30083.htm
http://manjusibe.myweb.hinet.net/h1a.htm

咁有咩理由韃子嘅滿文可以係咱們大漢嘅「書面語」,令努爾哈赤飲恨寧遠嘅薊遼督師故鄉 -- 廣東話反被排擠於外?我百年之後,教我如何面對袁督軍於9泉之下?
de omnibus dubitandum
我仲係細路時睇紫微斗數,就係睇王亭之果套中州派。

前排睇書,估唔到佢文學根基都咁深厚。

沙文都係~又識饒公又識亭老,我咁耐都只係聽過佢地個名。
支持鼓勵每位離教者

回復 #7 抽刀斷水 的帖子

我細路仔黎咋,萬分之一都絕不敢在學問方面同鐃公相提並論。 掹住羅紗蓮衫尾,同佢寒暄過幾句啦。當時佢已不在中大任教,並唔係上課,係在出面書畫雅集中。佢唔會記得我咖啦。

同王亭之就熟啲,陪紗蓮聽經同埋學書法。好過陪另外果個去大秦寺

啲風水術數實在得唔得咖?我真係唔好意思兜口兜面問佢

[ 本帖最後由 沙文 於 2007-9-10 23:06 編輯 ]
de omnibus dubitandum
少有人知道,饒公係識希伯來文嘅。但係我諗極都唔明,究竟一賜樂業文字同佢嘅學術領域有乜啦lung?

唔通..........唔通............譯景教經?
de omnibus dubitandum
原帖由 沙文 於 2007-9-11 15:13 發表
少有人知道,饒公係識希伯來文嘅。但係我諗極都唔明,究竟一賜樂業文字同佢嘅學術領域有乜啦lung?

唔通..........唔通............譯景教經?

饒公研究領域包括宗教史及思想史,唔識返D希伯來文,點寫到以下文章?(亦順便返回主題先

http://www.daoist.org/hktc/booklist/book_daoism/book_daoism_016.htm

論道教創世記 / (香港)饒宗頤

內容提要

《創世記》是以色列民族關於天地開闢和人類起源的傳說的文字記載。華夏的古史禮制中,也有談及天地開闢的神話傳說。道教經典中本無所謂《創世記》的專著,但對於人類的原始,道教徒卻非常關心。道教起於蜀中,傳說中開天闢地的盤古氏,亦最先出現於四川。《化胡經》所言荒古創世之事,可能出自「盤古傳」。

上至《靈寶度人經》,下至《灶經》,皆有老子變形,以目、頭、髮、骨等化成日月山川的傳說。同樣的記述亦見於佛典《摩伽登經》。兩相比較,則道經抄襲之跡甚為明顯。由此可知道教的宇宙開闢說,亦有取於佛經。

《創世記》是以色列民族用口傳故事方式寫成的文學作品。在希伯來文原本,創世紀寫作bareshith(漢譯稱《伯裡西特》),意思是開始,它和As.baru、banu有語源的關係。Bare一字,腓尼基人用bara。英文本來自希臘文gene-sis,gene可以指譜系,所以《創世記》除指出天地開闢、人類起源之外,還有亞伯拉罕的族系的記述。

揆以華夏古史禮制,除了談天地開闢的神話之外,還有《周禮》所謂「奠世系」一類之事情。西亞的史詩名曰E-nu-maE-lis,七大泥板所記,先為眾神之爭,繼為太陽神Marduk之勝利,與神廟之創建及瀝血造人等故事,長共一千行以上。與希伯來之創世記頗有懸殊,但卻是人類最早有關創世的記錄。又Gilgamas史詩12泥版,1872年經GeogeSmith公佈,其中洪水故事可與聖經參證。雖巴比侖史詩之中道德與倫理之活動均付闕如,但卻對西亞的歷史背景之認識有極大的幫助。

道教經典本無所謂《創世記》的專著。對於人類的原始,道教徒所造的宇宙論,自來卻非常關心。道教起於蜀中,漢人傳說第一位開天闢地的人物盤古氏,最先竟始出現於四川。東漢末獻帝興平元年(194),益州刺史張收刻繪於文翁石室的壁畫人物中,有盤古與李老並列,位於列代君主之前。似乎即以盤古為創世之主。

我曾發表過《盤古圖考》一文,糾正了向來認為盤古最早見於吳·徐整《三五歷記》的誤說。

與盤古同列的李老,應是李老君之省稱。

《廣弘明集》卷十二引《須彌圖經》云:

寶應聲菩薩化為伏羲,吉祥菩薩化為女娃,儒童應化作孔丘,迦葉化為李老。(釋明概決對傅奕第八)

以李老為迦葉之化身。「李老」之名亦見於此。是「李老」即李老君之證。這裡李老地位與孔丘及伏羲、女娃並列,李老竟被視作迦葉的化身。

道教徒每每剽襲釋氏之書,自西晉王浮作《化胡經》以後,更為變本如厲。上舉釋明概之文第七云:

化胡經,王浮所製,或取盤古之傳,或取諸子之篇。

提及《盤古傳》一書,是即西晉王浮之所依據。今《化胡經》原書具在(此為敦煌寫本,原物在法京國立圖書館,列P.2007卷一;P.2004卷十),特別是第十卷多言及荒古創世之事,可能即出自《盤古傳》。

(http://www.haoplus.com/1-book/8072.html)
支持鼓勵每位離教者

回復 #4 沙文 的帖子

都是那一句。語法通不通,是一回事;好不好看,是另一回事。語法不通而好看,我也會欣賞;因為語法不通而不好看,我就不喜歡了。
不多解了;反正沒有人會喜歡我的解釋。畢竟,又是那一濫調:一篇文章再差,也會有人喜歡的,因為這從來是個人感受。

[ 本帖最後由 酒井明 於 2007-9-12 05:49 編輯 ]
Alessa is a daughter of Dahlia Gillespie. Alessa gets toasted in a ritual. Alessa is in agony. Alessa sends a part of her soul (the pure part, the part that wouldn't have to suffer) away in a form of a baby abandoned on the road. Harry finds the baby with his wife. They name her Cheryl.

The rest of it... You know.
返回列表
高級模式 | 發新話題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換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