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覆 發帖

[數據資料] 近東開闢史詩

《近東開闢史詩》(Enuma Elis)原文以楔形文字刻於七大塊泥板之上,是阿卡德人(Akkadian)關於開天闢地、人類由來的神話寶典,是世界最早的史詩之一,成書於公元前二十一至十六世紀,希伯來聖經的《創世記》即由此衍生而出。美索不達米亞的楔形文字,是世上最早的文字之一,中文版由饒宗頤教授以《詩經》體裁譯為中文。

《開闢史詩》全篇共分為七個部分,以起句 "Enuma-Elis"(When on high天之高兮)命名,通過阿卡德人(Akkadian)流傳的開天闢地的神話,記述在天地開闢的初期,諸神之間經常出現矛盾紛爭,甚至流血殺戮,最後經過了兩大勢力的一場大決戰,太陽神馬獨克(Marduk)脫穎而出,他徹底消滅了對方黑暗勢力的徹墨(Tiamat,象徵海水),成為眾神之王,興建巴比倫神廟,安處於宇宙間三位最高神明(安拏Anu、恩立En-lil及閼亞Ea)之前,並從充滿罪惡的反叛者身上抽取惡神之血來創造人類,斬下徹墨之頭顱做成山嶽、用其雙乳建起山峰、分解反叛者罪惡之軀以造河流湖泊、造出人間一切,在天上彰顯太陽神的神武無敵,在人間建起巴比倫的輝煌,使君權授命於天,為巴比倫王朝造勢,威懾大地眾生。
第一板

由混沌之初,從無到有逐步產生出諸神,置身於徹墨龐大的身軀內。隨著原始神明一個個的誕生,諸神間出現位置之爭,互相挑撥,喧嘩不息。由於眾神經常困擾著徹墨,潝虛(Apsu,象徵淡水)和漠母(Mummu,象徵醒覺)便密謀消滅諸神,並把這個計劃告知徹墨,但卻遭到徹墨的反對。徹墨將這計劃告知諸神中最強大的閼亞(Ea,或稱Nudimmud努知穆),閼亞先下手為強,唸符咒使潝虛、漠母入睡並殺死他們。閼亞取代潝虛成為神王,並與妻子萏潔娜(Damkina)誕下馬獨克(Marduk)。馬獨克從小威力非凡,具備四眼四耳,唇動出噴,比閼亞更強大,閼亞稱他為諸天的太陽。安拏為他帶來風作玩具,掀起巨浪,騷亂徹墨的地方。對此不滿的群神,以殺夫之仇挑動徹墨情緒,煽動她反擊復仇。於是徹墨製造出各種窮兇怪獸,在叛亂諸神中建立集團,並推舉Kingu(金固)為盟主,準備戰鬥。

1. 混沌
天之高兮,既未有名。
厚地之庳兮,亦未賦之以名。
始有潝虛(Apsu),是其所出。
漠母(Mummu)徹墨(Tiamat),皆由孳生。
大浸一體,混然和同。
無緯蕭以結廬,無沼澤之可睹。

2. 神降
於時眾神,渺焉無形。
名號不立,命運靡定。
及乎神之降,乃與俱生。
迨力牧(Lahmu)與力遐牧(Lahamu)之出,始肇錫以嘉名。
先彼輩而長成,既累世而滋大。
產安撒(An-Sar)與基撒(ki-Sar),凌架於眾人。
載祀線延,歷有年所。
安拏(Annu)繼嗣,堪匹其父母。
伊安撒之長子安拏,與其父而無殊。
及乎努知穆(Nudimmud)之生,一如安拏之軀。
彼更肖其尊親,將為眾父之主。
既廣識而濬哲,復多力而孔武。
其強圉終邁厥祖安撒兮。
於昆季之眾神中,誠為無敵者也!

3. 初擾
此諸神昆季,當結為一體。
彼等困擾徹墨,洶湧於其前後。
噫!彼輩攪亂徹墨(情緒),
處於天宮,極嬉娛而煩瀆;
潝虛既不能去其喧嘩,
徹墨則無言而作態如故。
彼等之行誠為可憎,
其容誠為可厭。
潝虛為諸巨神之自生者,
狂呼對其貳漠母而言曰:
「漠母!我之二兮,誰能悅予之心?
汝盍來茲,共質之徹墨。」
彼等往而坐於其前,
長子(頭胎)詢謀於是。
潝虛及張其口
大聲以語徹墨:
「彼輩誠使余不勝其擾,
晝夜不寧。
余哲將殲之,杜絕其方。
庶幾安靜,俾余小休。」
及徹墨聞其言,
憤怒而斥其夫;
肆意咆哮,責其欺凌,
作狂態而悲吟:
「胡為乎!余殆將毀棄我等之所建者?
彼固煩瀆,惟余等當親切留意焉。」
於是漠母慫恿潝虛,有所進陳--
……然漠母之言,頗為無禮:
「嚴父乎!必絕此叛逆之路,
而後濟於事,晝夜庶幾安寧。」
潝虛聞之,面遽作色。
蓋囿於其圖對抗諸神之惡魔也。
漠母即趨其膝前,
潝虛擁其頸而抱,坐下吻之。

4. 閼亞(Ea)解紛
今者,兩人之間有何陰謀,
皆傳至彼等初生之諸神。
諸神聆言,頗為震愕;
但保持緘默,處於無言。
獨無所不知而睿智之閼亞(Ea),洞悉其情,
因其智力凌駕一切為不可及也。
彼想出一可施行之策,
彼作巧妙符咒以對付之,
諷誦之使其入於深沉之境。
當彼擾其入睡,即佯作鼾聲。
方潝虛俯伏漸入酣眠之際,
其佐(漠母)已力攪動之矣;
彼乃除其帶,裂其冠,
移去其光暈,置於彼處,
遂加桎梏於潝虛而弒之,
復縛漠母而置諸枷鎖之後。

5. 潝虛顯靈
於是乎潝虛乃建立其居所,
遂執漠母繫之鼻繩。
及至閼亞踐其仇敵並制服之,
然後操勝算於既得,
在其密室之中,始稍獲寧靜而休息焉。
遂為潝虛安頓神龕,並名之曰「潝虛」,
於其地置祭棚焉。
閼亞與其妻萏潔娜(Damkina),居處輝煌,
可謂宿命之宮,運會之館。
乃另為創造一神,能幹非常,智慧駕於眾神之上,
於是在潝虛之心中,馬獨克(Marduk)生焉。
在神靈潝虛之心中,馬獨克生焉。
生之者誰?是為閼亞,實其父也。
育之者誰?是為萏潔娜,實其母也。
彼啜乳於諸女神之胸;
其乳母哺之,充滿震慄可怖(之象);
其體態充滿誘惑,其眼睛閃耀有光,
其步履寬綽,其指撝老成。
其生父閼亞見之,
鼓舞歡騰,其心深為喜悅。
既賜之以美備,授之以成雙之神首,
盡力讚揚之超乎一切。
其完滿之體軀出乎想像之外,
奧乎莫可窺測,淵乎難以揣度;
既具四眼,且具四耳,
其唇動則有火噴出。
其聽官巨大各有其四,
眼之數亦如之,燭照萬物。
彼為眾神中最崇高者,魁梧無匹,
肢體龐大,極度高峻。
「吾小兒乎!吾小兒乎!
吾兒,太陽也,諸天之太陽也。」
飾之以十神(日)之光弭,其威棱絕世,
其光閃爍可怖,發為巨熱,布於全身。

6. 再擾
安拏帶來生出四方風,
畀付其威力,以成為造物之主。
彼風行天下,以為扶搖驚飆之馭。
彼遂掀起巨浸,以騷亂徹墨之所。
至是,群神乃於驚飆中蒙受苦難,迄無休止矣。
彼等乃於心中蓄懷不軌,
語於其母徹墨曰:
「當彼等弒汝夫君潝虛,
汝未嘗拯救之,但靜觀其變而已。
彼遂造此可怖之四方風,
以削減汝之活力,而吾等亦難以獲得休息。
讓汝夫潝虛(之精神)存於汝之心中,
漠母既已被征服矣!汝亦已勢孤矣!
……(使)汝之步伐,精神渙散,
……汝不愛吾等,汝亦將無寧日,
吾等目光凝注,
……無有休止,讓吾等稍息!
……(共)赴戰陣,汝其復仇乎!
……今所用之報復彼等者,有如此風!」

7. 徹墨備戰
徹墨聞言而喜。
「……拜汝所賜、讓余等先造窮兇怪物;
……諸神處於其中……
……余等將佈陣,以待諸神……」
彼等遂簇擁徹墨,
咆哮、狂叫、準備攻戰,
復組一議會以主軍事。
母許芭(Mother Huber)更為調度一切。
益以無敵之武器及怪獸雄虺之屬,
與不可制約之獠牙,
以毒為血,充滿其體,
又有嗥吼巨龍,飾之以大恐怖,
復冠暈珥於彼,使其如神,
因此,凡注視彼等者,將遭毀滅,
而彼等高舉其身,無再回復(原狀)。
彼遂分佈毒虺、蛟龍與獅身人、
巨獅、瘋犬、蠍子人、
強有力之獅妖、飛龍、半人馬怪物,
攜其絕不留情之武器,入陣不懼,
其施令嚴,故彼等之服從性亦高。
挈同此十一類邁進,
於初生諸神中組成彼之集團。
伊遂立金固(Kingu)為盟主,
領導眾位,發號施令。
慷慨執戈,以赴戰鬥。
在戰陣中,彼為主帥--
彼已獲信任,一若其被位於議會之中:
「余將為汝施發符咒,於眾神大會中升撥汝。
告知所有之神,汝已獲予授以全權。
其實汝已是至高無上者。汝即余之唯一夥伴。
汝之發言,將勝於所有之亞拏娜奇(Anunnaki)。」
伊乃賜之以「天命之銘」,懸之胸次:
「汝其緊記之,汝之命令,將不容變更,以維持久遠。」
旋金固被選入主安拏之位,
為其子孫眾神計,[誕授厥]命:
「汝言將致首次之平靖,
汝必慎用權力,於掃蕩之功為首要!」
支持鼓勵每位離教者
第二板

閼亞得知徹墨正與諸神的聯合作戰部署,於是向祖父安撒(Anshat)詳述對方陰謀,情況危急。安撒派兒子安拏前往陣前察看徹墨陣勢布置,安拏發覺自己並非對方敵手,沮喪而返。在諸神沉默無聲之際,安撒轉而提議讓馬獨克領軍出戰。閼亞召見馬獨克,馬獨克欣喜領命,並在與安撒見面時提出要求,要在戰勝後召開大會,立他為諸神之首。

當徹墨既如是以輸入品取代其手藝,作為獻禮,
正準備與諸神作戰。
為報復潝虛,徹墨(不惜)幹出罪惡。

8. 諸神備戰失敗
其作戰部署,卻洩漏於閼亞。
當閼亞聆及茲事,
彼即轉入暖昧之寧靜,端坐如常(若無所聞),
已而,經進一步之思考,其怒乃平息。
彼因自行往視其(祖)父安撒。
當彼至其祖父安撒之前,
乃詳陳徹墨之陰謀,並覆述其言曰:
余父乎!徹墨頻擾我等,憎恨我等,
彼已成立議會,狂怒而將欲發難妄動矣。
所有諸神已與其糾合同流,
即汝向所提挈者亦趨向彼所矣。
【以下34行文字與第一版相同】
彼等遂簇擁徹墨,
日夜籌謀,激怒不休,
咆哮,狂叫,準備攻戰,
復組一議會以主軍事。
母許芭更為調度一切。
益以無敵之武器及怪獸雄虺之屬,
與不可約制之獠牙,
以毒為血,充滿其體。
又有嗥吼巨龍,飾之以大恐怖,
復冠暈珥於彼,使其如神,
因此,凡注視彼等者,將遭毀滅,
而彼等高舉其身,無再回復(原狀)。
彼遂分佈毒虺、蛟龍與獅身人,
巨獅、瘋犬、蠍子人,
強有力之獅妖、飛龍、半人馬怪物,
攜其絕不留情之武器,入陣不懼,
其施令嚴,故彼等之服從性亦高。
挈同此十一類邁進,
於初生諸神中組成彼之集團。
伊遂立金固為盟主,
領導眾位,發號施令,
慷慨執戈,以赴戰鬥。
在戰陣中,彼為主帥--
彼已獲信任,一若其被位於議會之中:
「余將為汝施發符咒,於眾神大會中升撥汝。
告知所有之神,汝已獲予授以全權。
其實汝已是至高無上者。汝即余之唯一夥伴。
汝之發言,將勝於所有亞拏娜奇。」
伊乃賜之以「天命之銘」,懸之胸次:
「汝其緊記之,汝之命令,將不容變更,以維持久遠。」
旋金固被選入主安拏之位,
為其子孫眾神計,〔誕授厥〕命:
「汝言將致戰火之平靖,
汝必慎用權力,於掃蕩之功為首要!」

9. 諸神採防衛之策
安撒聆知徹墨已成大患,
彼自撫其腰,自咬其唇,
其心情沉鬱,其神態緊張。
閉口抑制其號咷:
「(吾等其相見於)戰陣乎?
起!起!奮汝干戈!
瞰之哉,漠母與潝虛,汝已弒之矣!
今者必取忠於彼之金固。
智哉創生之主(閼亞別名)。」
諸神中之努知穆應之曰:
【下缺】
對於其子安拏,彼訓誡之曰:
「……茲乃智力最盛之英雄也,
其力超眾,足以捍禦強敵。
往矣!汝力邁乎徹墨之上,
安定彼之情緒,使其心坦蕩,
彼若不聽汝言,
可告知吾等之言,或即從之。」
當聞其父安撒之命,
彼即直趨陣前(往見徹墨。)
惟當其向邇而見徹墨之佈置,
彼亦不能抵抗之,遂轉身而返,
歸見其父安撒,狀甚沮喪。
因告之曰:
「予手不足為汝征服之!」
安撒於是乎俯首無言,
其髮下垂,搖曳其首,以及閼亞。
所有居諸天之亞拏娜奇,雲集於此,
咸緘其口,默坐無聲。
「果無一神可赴戰陣
以討徹墨而讓其逃匿乎?」
其主安撒,眾神之父也,肅然起立,
沉思有頃,乃對諸天亞拏娜奇言:
「彼其威力強大,信能復仇,
其惟馬獨克,利於戰陣,其真英雄乎!」
閼亞因召馬獨克至其私邸,
授以機宜,告以胸中韜略。
「咦!馬獨克乎!其熟思予之忠告,莫忘傾聽汝父之意,
汝為吾子,當能忍乃父之心。
往覲安撒,恍如臨於戰陣;
屹立陳辭,彼見之則心安矣。」
馬獨克聞言大悅,
乃往覲安撒而親近之。
當安撒見之,其心亦充滿愉悅,
遂吻其唇,胸中鬱閟遂亦去除矣。
「安撒!大啟汝口,毋再緘默,
余將往矣,以遂汝心中之所冀求也。
安撒!大啟汝口,毋再緘默,
余將往矣,以遂汝心中之所冀求也。
豈有壯士而敢鏖戰與爾為敵者哉?
然僅此徹墨一婦人而已耳,乃能執戈而奔馳向汝乎!?
噫嘻!余父,造物主也,宜乎歡喜愉悅。
徹墨之項,終當為汝所踐踏矣!
噫嘻!余父,造物主也,宜乎歡喜愉悅。
徹墨之項,終當為汝所踐踏矣!」
「吾兒!(汝之)智足以牢籠一切,
且施汝之神咒使徹墨平靜,
以暴風雨之戰車,疾馳以從彼所,
彼等見汝已獲徹墨,必不敢抵禦,即可破之!」
馬獨克聞其父之言,喜不自勝,
其心雀躍,語其父曰:
「創造諸神之神乎!諸巨神之命運乎!
若余誠能為汝之復仇者,
余將制服徹墨以拯汝等性命,
且召開大會,以高揭吾命運之大纛。
余當加入欲舒健拿(Ubshukinna),汝試莞爾坐下,
讓余之昌言,代汝決定此一命運。
不可改易而施行之吾之事功;
此不能徹回,不可更動者是即余之訓令。」
支持鼓勵每位離教者
第三板

馬獨克臨危受命,再次複述提醒勁敵當前。最後,諸神與馬獨克一起在出征前擁吻和飲宴,以壯行色。

10. 諸神開始聯結一致
安撒乃開口,
語其佐嘉加(Gaga)而言曰:
嘉加,余佐乎!將(何以)悅予之心。
余將遣汝往力牧及力遐牧處,
汝其知所辨別,且善於辭令;
天神汝父之生汝,實先於余!
俾眾神至此,
如朋盍簪,而聚會於斯,
俾其宴樂,飧賓以美食與佳釀,
為馬獨克,彼等之復仇者故頒定法令。
往之哉嘉加,宜堅守汝位以待。
復述余將告汝之言於彼:
安撒乎汝子,命余臨此,
托余寄聲以訓命其心。
(乃言):徹墨頻擾我等,憎恨我等,
彼已成立議會,狂怒而將欲發難妄動矣。
所有諸神已與其糾合同流,
即汝向所提挈者亦趨向彼所矣。
彼等遂簇擁徹墨,
【以下33行文字與第一版相同】
日夜籌謀,激怒不休,
咆哮、狂叫、準備攻戰,
復組一議會以主軍事。
母許芭更為調度一切。
益以無敵之武器及怪獸雄虺之屬,
與不可約制之獠牙,
以毒為血,充滿其體,
又有嗥吼巨龍,飾之以大恐怖,
復冠暈珥於彼,使其如神,
因此,凡注視彼等者,將遭毀滅,
而彼等高舉其身,無再回復(原狀)。
彼遂分佈毒虺、蛟龍與獅身人、
巨獅、瘋犬、蠍子人,
強有力之獅妖、飛龍、半人馬怪物,
攜其絕不留情之武器,入陣不懼,
其施令嚴,故彼等之服從性亦高。
挈同此十一類邁進,
於初生諸神中組成彼之集團。
伊遂立金固為盟主,
領導眾位,發號施令。
慷慨執戈,以赴戰鬥。
在戰陣中,彼為主帥--
彼已獲信任,一若其被位於議會之中:
「余將為汝施發符咒,於眾神大會中升撥汝。
告知所有之神,汝已獲予授以全權。
其實汝已是至高無上者。汝即余之唯一夥伴。
汝之發言,將勝於亞拏娜奇之一切。」
伊乃賜之以「天命之銘」,懸之胸次:
「汝其緊記之,汝之命令,將不容變更,以維持久遠。」
旋金固被選入主安拏之位,
為其子孫眾神計,〔誕授厥〕命:
「汝言將致戰火之平靖,
汝必慎用權力,於掃蕩之功為首要!」
余遣安拏上陣,彼不能面對(徹墨);
努知穆則因恐懼而歸退。
馬獨克,其最聰慧者,亦汝之子也,乃進焉,
蓋其心已促使彼安排一切以對付徹墨。
彼啟其口而告余曰:
「若余誠能為汝之復仇者,
余將制服徹墨以救汝等性命;
且召開大會,以高揭吾命運之大纛。
余當加入欲舒健拿,汝試莞爾坐下,
讓余之昌言,代汝決定此一命運。
不可改易而施行之吾之事功,
此不能徹回、不可更動者是即余之訓令。
今者從速為彼頒定法令,
使彼可前往對付汝等之勁敵矣!」
嘉加乃啟程,踏足其途。
於力牧及力遐牧之前,諸神皆其父輩,
彼謹致敬禮,親吻彼等腳下之土地,
起立然後磬折而致詞曰:
安撒乎汝子,命余臨此,
【以下55行文句多重出】
托余寄聲以訓命其心。
乃言:徹墨頻擾我等,憎恨我等,
彼已成立議會,狂怒而將欲發難妄動矣。
所有諸神已與其糾合同流,
即汝向所提挈者亦趨向彼所矣。
彼等遂簇擁徹墨,
日夜籌謀,激怒不休,
咆哮、狂叫,準備攻戰,
復組一議會以主軍事。
母許芭更為調度一切。
益以無敵之武器及怪獸雄虺之屬,
與不可約制之獠牙,
以毒為血,充滿其體,
又有嗥吼巨龍,飾之以大恐怖,
復冠暈珥於彼,使其如神,
因此,凡注視彼等者,將遭毀滅,
而彼等高舉其身,無再回復(原狀)。
彼遂分佈毒虺、蛟龍與獅身人,
巨獅、瘋犬、蠍子人,
強有力之獅妖、飛龍、半人馬怪物,
攜其絕不留情之武器,入陣不懼,
其施令嚴,故彼等之服從性亦高。
挈同此十一類邁進,
於初生諸神中組成彼之集團。
伊遂立金固為盟主,
領導眾位,發號施令。
慷慨執戈,以赴戰鬥。
在戰陣中,彼為主帥--
彼已獲信任,一若其被位於議會之中:
「余將為汝施發符咒,於眾神大會中升撥汝。
告知所有之神,汝已獲予授以全權。
其實汝已是至高無上者。汝即余之唯一夥伴。
汝之發言,將勝於亞拏娜奇之一切。」
伊乃賜之以「天命之銘」,懸之胸次:
「汝其緊記之,汝之命令,將不容變更,以維持久遠。」
旋金固被選入主安拏之位,
為其子孫眾神計,〔誕授厥〕命:
「汝言將致戰火之平靖,
汝必慎用權力,於掃蕩之功為首要!
余遣安拏上陣,彼不能面對(徹墨);
努知穆則因恐懼而歸退。
馬獨克,其最聰慧者,亦汝之子也,乃進焉,
蓋其心已促使彼安排一切以對付徹墨。
彼啟其口而告余曰:
『若余誠能為汝之復仇者,
余將制服徹墨以救汝等性命;
且召開大會,以高揭吾命運之大纛。
余當加入欲舒健拿,汝試莞爾坐下,
讓余之昌言,代汝決定此一命運。
不可改易而施行之吾之事功;
此不能徹回、不可更動者是即余之訓令。』
今者從速為彼頒定法令,
使彼可前往對付汝等之勁敵矣!」
力牧與力遐牧等聆言,莫不大聲嚎哭。
諸天之義芝芝(igigi)悲痛而嗥曰:
「是何奇詭也!彼輩竟作此決定!
徹墨之用心,深不可測,實非余等所能揣度也。」
所有諸大神之命運,已有定數矣;
眾皆趨往安撒之前,集於欲舒健拿內,
相互擁吻,
會談就宴,
歡愉進餐,注酒薦酌,
沾濡舉斛,陶然而醉。
旨酒既酣,狂飲無已,
興致飛越而體倦不能興矣,
惟為彼等之復仇者馬獨克頒布其政令焉。
支持鼓勵每位離教者
第四板

描寫父輩諸神擁立馬獨克為統帥的壯觀場景,而馬獨克果然不負所托,準備好弓箭、閃電、火焰、巨網、各種巨風、洪水和戰車,與徹墨進行大決戰。馬獨克在陣前力陳徹墨罪行,激怒她單獨比鬥,徹墨不甘受辱,單獨出征,結果馬獨克一舉戰勝並殺死徹墨,更將其屍體踐踏。馬獨克俘虜敵方敗軍後,把徹墨的屍體分割為兩半,創造天地。

11. 父輩諸神擁立馬獨克
彼等遂為其立一王子之寶座,
俾面對其父,垂拱而主其事。
「汝實為諸神中之最光榮者,
汝之詔令屬於大宙,汝之命令即為安拏之令,
馬獨克乎!汝實為諸神之最光榮者,
汝之詔令屬於大宙,汝之言即為安拏之言,
自茲日起,汝之宣示將為不可改易者。
陟降之任,將全出於汝手。
汝之發言將為事實,汝之宣詔將為無可非難者。
諸神之中,毋有敢犯之令者。
其諸神坐位需施裝飾者,
願彼輩之神龕永處於汝之殿。
噫嘻,馬獨克!汝誠為我等之復仇者,
吾等願立汝為宇宙之王,
於大會座中,汝之言將為最權威者,
汝之兵器無敵,必將摧毀(我等之)仇人,
噫,至尊!勿傷害倚畀汝者,
至於作惡之神,則務請除去之。」
既已樹立偶像於彼等之中間,
彼等遂向其長子馬獨克言曰:
「至尊,汝之詔令於諸神中實為首要者。
汝之言,即可立致生與滅,
啟汝金口,偶像將化為烏有,
再言之,則偶像將復重現。」
彼於是啟口,而偶像果化為烏有,
及彼再言之,偶像果又重現也。
其父輩諸神,親睹其言語之應驗,
皆喜而致敬曰:「馬獨克,真乃王者也!」
彼等遂授之以節杖、寶座與法服焉。
又賜威力無比之兵器,以抵禦其敵:
「去!去!殄徹墨之命!
俾眾風得攫其血,置於不可知之地。」
產自荊樹之甜果,彼之命運既已定矣,其父輩諸神,
乃促使其踏足成功與收穫之道。

12. 馬獨克準備作戰
彼爰造一弓,以為武器,
繫之於前,張弦以固之。
彼高舉權杖,以右手緊握之。
弓與矢橐懸諸其側,
佈閃電於其前,
激以火焰,充乎其身。
繼而張一巨網,將羅徹墨於其內,
復設四風圍繞之,務使其無可遁逃:
(四風也者)南風、北風、東風、西風(是也)。
擎茲(神)網以近彼軀--乃其父安拏所賜者;
彼又發動魔風伊呼嚕(Imhullu),回旋風、暴風、
四方風、七方風、旋風與無比之狂風;
彼即驅策此等七位風神共趨陣前,
為煽動徹墨內部,使其不穩,彼等遂皆起而隨之。
少頃,至尊興作洪水滔滔,此尤其有力之武器。
彼乃馳其無可抵抗而令人震慄之飆車,
挽套車軛以臨之;其佐有四:
戕者、殘惡者、蹂躪者、迅行者,
皆裂唇而含毒齒,
勇於毀壞而不倦。
右佈進擊者,可撼敵於陣上,
左陳格鬥者,下手毫不留情,
彼乃扳一可怖之甲冑為外衣,
以其震慴之光珥為頭飾。
至尊乃依其計劃直趨陣前,
嚴肅無畏,面對徹墨。
雙唇啣以符咒,
手中緊執一種植物,有毒放出。
繼是,群神乃於其旁摩掌擦拳,眾甚囂咻,
諸神,其父也,皆擾攘之,諸神皆擾攘之。

13. 馬獨克與徹墨之戰
至尊乃依原定計劃趨前,視察徹墨之底蘊,
然後及於其夥伴金固。
當彼熟視之,反覺其部署未必可行,
終致分心,步伐失次。
而身旁諸神,皆彼之助拳者,
睹茲驍勇英雄(之表現),咸感眩惑不解。
徹墨首不回顧而疾呼之,
口出棋蠻輕蔑之言曰:
「汝何物也,竟敢妄欲與我方諸神之至尊一鬥哉!
是彼等自集之(然後擁爾至此),抑爾召集之(然後率彼等至此)?」
於是至尊祭起其有力之武器洪水,
並為激怒徹墨計,乃對其言曰:
「汝何故起僭越之念,傲慢不遜,
汝既已立心挑起叛亂,
……使子而拒其父,
彼等實皆汝所生,而竟捐棄其愛乎!
汝又立金固為汝之夥伴,
授之以安拏之位,則更屬不當!
以滔天之罪行,對抗諸神之王安撒,
與及吾父輩諸神,汝之奸惡實不可或恕!
汝其整軍旅,奮汝戈矛,
起!起!爾我且單獨比鬥,以決一死戰也!」
徹墨聞之,
頓失理智,舉止若狂,
勃然大怒,咆吼不已。
又搖震雙足以抵地,
復鼓其舌而作咒,
而陣上諸神,亦皆磨戈植矛(準備搏鬥)。
徹墨繼而與聰明神武之馬獨克,
單獨比鬥,酣戰不休。
至尊乃佈網以掩徹墨,
魔風則尾隨之,伺機揚擊其面;
當徹墨張口意欲吞噬(馬獨克)之際,
彼乃鼓策魔風猛進,使其雙唇難閉,
眾風群起而吹襲其腹,
使其軀體膨脹而其口闊張,
彼即以箭射其腹,
洞穿五內,並裂其心。

14. 馬獨克之勝利
彼既一戰而勝之,遂了結(徹墨)之生命。
並暴其屍體(以為京觀),而踐踏之。
徹墨既受戮,
其眾星散,伍卒潰敗,
咸恐懼震慄,俱背棄之,
冀免一死,
彼等既已遭圍困,無可逃遁,
至尊乃俱俘虜之,毀其武器,
置之羅網之中,然後彼等悟已遭誘陷,
乃於牢籠中慟哭不已;
至尊之盛怒未息,彼等遂皆下獄。
至其所部形貌可怖之十一怪物,
以及列於其右之諸妖魔,
皆為至尊縛雙方而桎梏之。
以彼等曾反抗故,遂蹂躪之於足下,
就中金固為渠魁,
及擊之而交付于烏基(Uggae);
從其身上撤去其「天命之銘」,以其非所宜有者,
鈐以印信,即扣於胸前(用昭其罪)。
既已制服其大憝,
並削去其驕矜之仇敵,
至是,安撒勘叛之役,終告凱旋。
努知穆之願亦獲償矣;勇武之馬獨克
加強控制諸降神,
轉而顧其為彼所繫之徹墨。
於是,至尊遂踐踏徹墨之足,
以其執法嚴厲之權杖,敲碎其頭顱焉。
彼既已切斷其動脈之血矣,
北風乃吹拂之於冥漠之地。
其父等睹此(勝利),喜極而歡呼;
彼輩爭攜禮品以致賀之。
惟至尊止步而視(徹墨之)殘骸
思欲分割其體而有所創造焉。

15. 造分天地
彼乃剖裂之若蚌蠣之甲,分為兩半,
其一立之以為蒼穹,
設閘遣戍卒堅守自固,
復令毋許其因水而潛逃。
彼遂跨越諸天而俯瞰餘域。
當至尊丈量潝虛所擁土地之廣袤時,
板復測度潝虛之舍及努知穆之所居。
因其廣居,相其端倪,確定為(宇宙之宮)埃沙華(Esharra),
以其廣居埃沙華,置之為蒼昊,
而安拏、恩立(Enlil)與閼亞,各分佔其地。
支持鼓勵每位離教者
第五板

詳述馬獨克安排星體位置次序,確定年月安排,日月交替,月亮盈缺,取用徹墨唾涎創造風雲雨霧,頭顱及雙乳分別造成山嶽和崇山,將其雙眼挖走造出幼發拉底(Euphrates-歐霏域)、底格里斯(Tigris-泰姬維)兩河。然後,馬獨克受封為天上地下百神之主。馬獨克表示將會建造宏偉的巴比倫神殿,以立威權,並繼而創造人類。

彼為巨神,置其躔次兮。
列宿以陳,羅星象兮。
歷離其閾,以成歲兮。
依十二月,為三天兮。
狀以天形,年日以敘。
建之以泥畢烏(太歲)(Nebiru),以正晷度;
毋或違之,或傾側之。
分其畛域,恩立、閼亞。
啟其天門,別以兩極;
探扃為固,在其左右。
於其臍中,以立天極。
生月之輝,夜以寄焉。
司夕之神,晝以形焉;
「月作冠冕,罔有停息。
因月而動,升地上兮;
有光生角,指六之日兮;
至於第七日,冠珥之半兮;
值月之望,位反居月之半。
迨日追及之兮,至於天之底下。
減其暈珥,光乃後退;
至於消失,因日之故。
迄於卅日兮,乃復與日相對。」
「樹以標幟,循其軌度。
……近而斷之。」
【第25至44行殘缺。】
日辰既定,曜靈(Shamash)安所。
有朝有宵,以定其疆。
取其唾涎,原屬徹墨;
馬獨克乃造……
彼遂興雲,復敷之以水;
風之拂兮,雨之與凄。
襲之以煙霧,銷其荼毒。
彼(馬獨克)皆用之,為己之所取資。
置(徹墨)之首兮,以為山嶽。
浚其深兮,泛成淵海。
自其雙眼,決為歐霏域(Euphrates)與泰姬維(Tigris)兩河。
塞其鼻孔,彼使……
就其兩乳,以起崇山。
掘泉為井,用汲取水。
絞搓其尾,束之以鞶革(督麻,Durmah)。
……潝虛在其足;
……其股,牢結於天。
天之覆兮,地之載兮。
……泛流於徹墨之中兮;
……全出於其羅網之外。
彼乃造分天地,……
其疆界……乃定……
立其夕規,以布政令。
制其神龕,以致於閼亞。
天命之銘,取自金固,
貽之安拏,以為之贄。
諸神既畢戰陣,旋即離去。
彼乃奉獻(罪俘),於其父之前。
徹墨所造之十一怪物……
既粉碎其武器,又胥靡於足下,
塑圖其狀,懸之天闕。潝虛訓示曰:
「俾作鑒戒,以示永志。」

16. 馬獨克初受封
諸神睹此,喜極無言。
力牧、力遐牧,及其諸父,
皆過而向彼及其王安撒存問焉,
安拏、恩立與閼亞皆往致賀禮。
其母萏潔娜,亦忭慶而饋贈;
對顏既開,共致其慶祝焉。
而于思美(Usmi)則私贈禮物以賀其功,
彼乃委之為潝虛之司法者及諸神龕聖物之守護者。
大命既集,諸天之義芝芝皆俯首鞠躬,
而眾亞拏娜奇皆俯吻其足,
……與會者無不傾服,
皆立於其前而稽首曰:「彼固真主!」
其父輩立於諸神之後,無不因其魅力而感滿足。
【缺第90至106行。】
彼等(二人)乃開口對諸巨神義芝芝曰:
「昔者,馬獨克僅為余等之愛子,
今則為汝等之主,宜三呼其號。」
眾皆隨聲,致其頌曰:
「其名應為天上及地下百神之主(盧格敵馬蘭奇亞 Lugaldimmerankia),惟彼是依!」
彼等既賦馬獨克以統治之權,
並為彼宣示表白,預祝其幸運及成功:
「汝將為吾等神殿之守護者,
汝有所命,當共遵行。」

17. 巴比倫計劃
馬獨克乃啟齒,
謹陳詞於其父輩諸神之前曰:
「潝虛!其儼在上,
帝之所居,如同明堂(埃沙華),余既為汝建之矣!
在其下者,余亦固其弘基而大起矣。
余將廣啟屋宇,以為我壯麗之居。
余將建之以為神殿。
余將置寢宮,以立我之威權。
當汝等由潝虛之處蒞此赴會,
可投宿於茲,可容汝等之住處。
當汝等由諸天降此赴會,
可投宿於茲,可容汝等之住處。
余將名之曰巴比倫(Babylon),義為巨神之居所。
余將建造之,窮極工巧。」

18. 創造人類
其父輩諸神聆渠此言,
即向彼等之長子馬獨克,叩以下列諸事端:
「汝所創造之一切,
誰將獲汝之授權而有之?
觀於地上汝所創者,
誰將享之?
巴比倫乎!是為汝所賜之嘉名,
於其處所,建我永恒之居!
……以供吾等日常之給養,
……吾人……
無人可篡奪吾人既立之事功
於其間……其役……」
馬獨克聞言大喜,
乃就諸神之質詢而答曰:
彼既虔劉徹墨,予諸神以光明,
乃開口發言,無限尊貴:
「……彼等……
……皆可為汝等所信賴。」
諸神俯首於其前而語,
對此盧格敵馬蘭奇亞曰:
「曩者謂王僅為吾等之愛兒,
今則誠乃吾儕之共主,盍三呼其號!
其咒文即可賦予吾等生命,
彼為具有光榮、威權與帝位之主。
閼亞熟知技藝,其術多方,
一切待彼布其方策,吾等(謹服事之)。」
支持鼓勵每位離教者
第六板

閼亞以叛軍首領金固的血液造人,使人類為諸神服役。馬獨克劃分眾神職責,並集合眾神之力,一年間建起巴比倫聖殿,安奉馬獨克、恩立和閼亞。在慶祝聖殿落成飲宴之後,恩立舉起大弓並為其命名及安放在議會之中,接下來是馬獨克授勳,獲眾神歡呼讚頌,並獲授予50個名號。

當馬獨克聞眾神之言,
其心急欲創造奇觀,
爰開金口,告知閼亞,
以表其胸中熟籌之計:
「余將搏其血而構其骨兮,
余將置此仆豎而名之曰人。
余誓將造此野蠻人,
俾其從容而服役於諸神。
余將美飾並改變諸神之道,
分彼為兩,而同受欽敬。」
閼亞即答應之而致詞焉,
請致他術,用忍諸神:
「可犧牲彼眾兄弟中之一人
彼雖獨自死去,人類可由之而生(以承其血統)。
請集諸神於此(而議之),
交出有罪者(而賦予此重任),彼等或可忍耐。」
馬獨克遂召眾神與會,
親主其事,而示訓誨,
諸神無不留心聆聽其言。
王乃下詔與亞拏娜奇曰:
「如汝前言果信,
今宜循信誓,遵行朕命。
孰為首事作亂者,
使徹墨叛而陷入戰陣耶?
當交出其渠魁,
予將使彼負罪,汝等可安然無事。」
諸巨神義芝芝乃趨前,
向盧格敵馬蘭奇亞,即諸神之忠告者,彼等之主答曰:
「是由金固倡首,
而使徹墨叛而參與大戰。」
彼等乃拘繫之,執之閼亞之前。
加之以罪而歃其血焉。
以其餘瀝,塑造人類。
(閼亞)即使之服役,遂遣去諸神。

19. 建立巴比倫
智者閼亞既造人類,
使其為諸神服役--
而事有難於理解者,
蓋出於馬獨克之安排,亦努知穆所締造者。
馬獨克,眾神之王也,乃分
諸亞拏娜奇為兩(格於上下,使司天地。)
並使之屬安拏,以恪遵其訓示。
在天職掌其事者三百,
於地之上掌其儀者為數亦同,
天地之間,凡所安置,共六百焉。
部署既竣,
天地之間,亞拏娜奇各就其位矣。
諸亞拏娜奇乃開口,
向其主馬獨克而言曰:
「今茲陛下,既拯救吾儕,
吾等將何以為報乎?
吾等將建一神廟,為之命名。
『且瞰乎,宵以為息游之寢』;吾等欣有托焉。
吾等將復為置一御座,供主休憩。
春節來覲,吾等亦有其所焉。」
馬獨克聞言,
欣容如日之升,光芒煥發,曰:
「可建巴比倫,如君等所請。
施以磚石,並名之曰『聖殿』。」
諸亞拏娜奇乃依其言而為之;
經一整年而造磚焉,
越翼歲,
高者如明堂之翹首廟(Esagila),可與潝虛齊,
復建層塔,高如潝虛者。
彼等更於其中建居室,以處馬獨克、恩立與閼亞;
彼等即各依其位次,奉彼登極威嚴之座,
其座之觸手俯瞰埃沙華之基。
及乎彼等既築成,昂首屹立,
諸亞拏娜奇乃各擇其神龕,
其三百義芝芝……亦復齊集,
至尊乃立於巍峨之壇,此即彼等為其創建之所,
父輩諸神宴處其中,彼乃坐而言曰:
「是即巴比倫,汝之居室在焉。
依茲廣宅,作樂其中。」
諸巨神皆就其座,
起而舉杯飲宴焉。

20. 馬獨克隆重授動(及其最後成就)
歡娛既終,
明堂之中,一時禮儀悉備。
規章既定,祥兆遂興,
上天下地之間,眾神分配,各就其列。
五十巨神咸升其位。
命運之神者七,立三百(諸神於天上)。
恩立舉其弓,彼之武器也,而置於彼等之前。
其父輩諸神見其所造之網。
當彼等注視其弓,極其精致,諸父無不稱讚其巧藝。
安拏舉之而告與會之眾神,
既吻其弓,然後曰:「是余之女兒也。」
彼所以以此名其弓者:
「長木(Longwood),一也;精確(Accurate),二也;
其三命之曰天弧星(Bow-Star),余所造以照耀諸天者也。」
彼乃與其兄弟諸神,定弓之位置。
及安拏頒布弓之命運,
而奠其巍峨之寶座於眾神之前,
安拏乃置之於諸神之議會中。
諸神既已雲集,
彼等乃對揚馬獨克之王庥,鞠躬如也;
並宣其詛咒,用水與油,臨深履薄,以發誓言。

21. 初次頌讚
當彼等授予其王權以統治眾神,
當彼等給予彼統治天界與地上百神之權,
安撒即宣布其至崇高之名:阿撒魯唏(Asarluhi),因曰:
「吾人每稱呼其尊號,必恭敬行禮,
當其發言時,諸神宜注意之,
俾其命令為上天下地之至尊者。」
【缺第105行】
「為我等復仇者,乃至崇高之子。
俾其權力凌駕一切,無有對手。
俾其拏領其所創之黔首。
俾彼等歡呼,率服其方,永矢毋忘,至於末日。
俾彼為其諸父設豐足之粢盛食品以祭獻,
廣其供奉,而守其寢殿。
使其聞薰香,……神咒,
作一相類似人像於地上,一如彼在天上之所為,
令其黔首共只敬之,
使其臣民長潔其心,而稱道其神,
俾彼等因其所言而只禮女神,
兼以使其椒糈,繁殖以敬事諸神,
奉禮勿替,
滋榮其地域,以隆其禱祀,
使黔首虔敬於神(面不怠)。

22. 馬獨克美號五十嘉名
至於吾等,當為唱頌各種名號,彼誠吾等之明神。
讓吾等謹頌其五十神之嘉名;
備極光榮,而其功績亦如之,
馬獨克,有如其父安拏,生時即以此命名,
彼即供給畜牧及飲水之地,以充實(諸神之)廄者。
以洪水為其武器,以制服諸誹謗及反叛者。
拯救其父輩諸神於困厄之中。
彼誠為太陽之子,諸神中之最赫耀者也。
彼等將長期流轉於其光耀輝煌之中!
以其生命【歛】助彼所孕育之人民,
彼等為神服役,由其賦與安逸。
創造、破壞、拯救、恩惠,
皆出自其命令。宜乎諸神民皆向彼致無窮之敬意。
〈2〉馬累加(Maruka)是為真神,萬物之締造者,
能悅諸亞拏娜奇之心,並撫慰諸義芝芝。
〈3〉馬累度古(Marutukku)實為領土、城市與人民之庇護者,人民將其讚頌無斁。
〈4〉巴拉莎古蘇(Barashakushu)起而執其權,
其心廣,其情溫。
〈5〉盧格敵馬蘭奇亞,乃吾等於議會中所致稱頌之名號。
吾人既已升舉更命令為凌駕其父輩諸神者,
彼固為上天下地一切神明之主。
彼乃王也,其戒律深為上天下地一切神明所牢記,不敢或忘。
〈6〉拿利盧格敵馬蘭奇亞(Nari-Lugaldimmerankia)之所由名,吾人稱之為眾神之宰;
彼處於天地之間,為我等排難解紛,
且為諸義芝芝及亞拏娜奇分配其駐屯之所。
諸神聞其名,將震慄而怯退。
〈7〉阿撒胡老道(Asaruludu)之名,乃其父拏所命。
彼實為諸神之光,偉大之領袖,
身為諸神明及土地之守護神,
於兇猛之單打獨鬥中,拯救吾人於困阨苦難之際。
阿撒胡老道又被命名為〈8〉男桃拉固(Namtillaku),意即保全生命之神也。
彼能使已消失之神恢復原形,如同彼之所創者,又能以
其咒使已死之神,得以復甦。
彼能毀滅剛愎之強敵,吾等宜乎稱頌其勇武。
阿撒胡老道又有第三名曰〈9〉男弧(Namru),
為光耀之神,使吾道生輝(照臨上下)。
厥三名號,實為安撒、力牧與力遐牧所公布者,
對其子輩諸神,彼等呼之曰:
「其三名號均為吾等所公布者。
一如余等,汝等須必高呼其名。」
眾神皆樂於遵命。
彼輩及於欲舒健拿中交換意見:
「吾人之復仇者,英雄兒子也,
吾人之支柱也,必稱揚其名!」
彼等乃於議會中公告其命運,
並稱揚其名號於聖殿之中。
支持鼓勵每位離教者
第七板

列述馬獨克取代眾多舊神的位置,吸收了他們的神性、權力和德行,得到五十嘉名,確立了馬獨克的至尊地位。

〈10〉阿沙胡(Asaru),耕作之賜與者,准其水平,
創造穀物與百草,使植物萌生。
〈11〉阿沙胡亞林(Asarualim),長於審議,於審議會中極負盛名,眾神倚之,得無所懼。
〈12〉仁慈之阿沙胡亞拏娜(Asarualimnunna)及其生父之光輝,
彼用指撝安拏、恩立與年伊芝古(Ninigiku)之法令,
為彼輩之供給者,分配其所應得者,
其有角之帽繁多……
〈13〉陶陶(Tutu)即使彼等終得以復原者。
讓其為彼等潔淨神龕,使之安適。
讓彼施其符咒,使眾神可以安逸。
逢彼之怒,亦可使其歸休。
於眾神之議會中,彼實為至高無上,
諸神無有可與倫比者。
陶陶亦即〈14〉士欲健拿(Ziukkinna),眾神東道主之生命也。
彼為眾神建立神聖之諸天,
並掌握彼等之意向,以決定彼等之行。
彼將不為蒙蔽者(指人類)所遺忘。彼等將永志其所作為。
陶陶其第三名號為〈15〉士古(Ziku),諸神聖之建立者,
和氣之神,傾聽而垂允之王者也。
彼生殖財富與珍寶,帶來豐盛,
令我輩所需之一切更加充足;
使吾等於慘痛之苦難中,得嗅聞其仁慈之氣息。
俾共傳語,俾共激厲,俾共謳歌而讚揚之。
陶陶為人民所誇揚之第四名號曰〈16〉阿嘉古(Agaku),
彼誠為聖咒之王,能拯求死者,使之復生;
彼對所征服之諸神,有大慈悲焉,
除去加諸曾經為敵之眾神身上之桎梏,
為解救諸神,乃創造人類。
於其弘力之中,賴其寬仁以賜與生命,
俾其於黔首眾口,永矢良言,
使勿失墜--彼輩即為其所手造者。
陶陶之第五名號亦即〈17〉陶古(Tuku),諸神之口將囁嚅其聖咒,
彼以其神聖之符咒根絕一切之妖妄。
〈18〉撒素(Shazu),彼固洞悉諸神之心者,驗之於內,
使行邪惡者無所逃匿。
彼設立諸神之議會,使彼等歡心;
彼能克服諸不堪忍耐者,如彼等權利之擴張,
彼乃維護正義,杜絕欺詐之談,
操持其立場,辨別邪、正之分。
撒素,諸神或又稱其第二名號曰〈19〉士思(Zisi),彼即平敉謀叛者也,
自其父輩諸神之身,驅除惶恐。
其三,撤素亦即〈20〉舒穎(Subrim),彼即以其武器根除一切仇敵者,
挫折彼輩之詭計,驅散之於諸風之中,
抺去一切於其面前戰慄之邪惡者,
讓眾神於議會中雀躍歡呼!
其四,撒素亦即〈21〉舒古穎(Suhgurim),彼乃其父輩諸神--諸創造者清聽之設立者也。
根除勁敵,滅其種嗣,
挫其所為,使之絕跡。
讓其名長留於天地之間,為人歌頌。
其五,撒素又被稱頌為〈22〉沙穎(Zahrum),生存之主也。
彼能殄滅所有之敵手,一切不服從者,追擊邪惡,
所有未得正果之神,必挈返而安之於神龕,(以便曰夕膜拜之,)如是使其名足垂之永久。
又次,其公,對於撒素,彼等將致所有之榮譽,為〈23〉沙古穎(Zahgurim)
一切仇敵,彼將殲滅之,如於疆場之上。
〈24〉安必露露(Enbilulu)為能使彼等極享盛名之主,
為賜彼等名號之無所不能者,並為之制定隆重之獻禮。
彼將永遠治理土地、畜牧與水利,
開浚井渠,使豐富之水源,獲得分配。
其次,安必露露將被尊為〈25〉阿巴登(Epadun),彼為能降甘露以潤田疇之主也,
天地間之灌溉者,創育佳苗,各就其列,使之為草原上有利於耕犁之地,
水垻,溝渠井然,使畎畂各定其疆界。
其三,安必露露亦被稱頌為〈26〉安必露露古高(Enbilulugual),
為諸神耕地之灌溉者,
充實,富裕及穀物豐收之主,
供給財富,使居者皆饒裕,
藝植蜀黍,並使大麥滋長。
安必露露亦即〈27〉希高(Hegal),積聚穀物,供民人之消耗,
能致甘雨於大地,以潤蔬果。
〈28〉撒爾撒(Sir Sir)為堆積山簞於徹墨身上者,
以其兵器,運走徹墨之屍骸,
復領其地,為彼等忠誠之牧人,
其毛髮即為穀田,其角帽可為畎畂,
廣漠之海洋,於其復仇之激怒中奔騰,
踦越彼(徹墨)軀有如跨越決鬥場上之一座橋樑。
撒爾撒,彼等又稱之曰〈29〉馬立(Malah)及其他--徹墨乃其侍女,彼則為御者。
〈30〉基爾(Gil),彼儲積穀物,有如山陵,
大麥玉米由是而足,且滋生大地之種子焉。
〈31〉基爾馬(Gilma),彼能使諸神高貴之住所耐久堪用,為安全之創造者,
彼如箍桶之鐵環,諸多貢獻。
〈32〉阿基爾馬(Agilma)為廣受褒揚者,彼褫去地位不當之冠冕,
置行雲於流水之上,使恒留高處。
〈33〉蘇林(Zulum),眾神之領域乃其所指定者,並為創建之指示者,
彼為分配供給食物祭品,並照拂諸神龕。
〈34〉漠母,乃天地之創造者,彼領導……
彼為使天地淨化莊嚴之神,又名〈35〉蘇林馬(Zulumma),
諸神之間,無有比其更為強壯有力者。
〈36〉其殊拏田納(Gishnumunab),眾民人之創造者,開闢大地者,
徹墨陣中諸神之摧毀者,而人類即由彼輩之精髓中出。
〈37〉盧高押道保(Lugalabdubur),挫折徹墨謀變之王者,滅絕其武器,
前後之根基皆極為堅固。
〈38〉栢高古安拿(Pagalguenna),彼乃諸王者中之首位,其力也超群,
處於諸帝居所之最高者,於眾神中最受讚譽。
〈40〉亞華拏拿(Aranunna)乃閼亞之顧問,諸神之創造者,其父輩也。
侯王之次,無神可與相比。
〈41〉獨莫獨古(Dumuduku),其淨居於獨古(Duku)已重新之。
獨莫獨古,盧高古獨嘉(Lugalkuduga)若無其人,將無從定策。
〈42〉盧高蘭拿(Lugallanna),眾神中武力最特出之王也。
亦即安拏之力量也,因安撒之召而臻無上。
〈43〉盧高渥嘉(Lugalugga),將所有彼等離鬥爭,
彼充滿智慧,視野廣闊。
〈44〉伊金固(Irkingu),執金固於敵軍之中,
指引大眾,奠立統治之權。
〈45〉金馬(Kinma),彼領導諸神,達其意旨,
諸神聞其名為之震慄,如立風暴之中。
〈46〉埃息思居(Esizkur),彼將高坐於禱室,
以接受諸神之獻禮,
由此而彼等將獲委任,
創作機巧之物,必不能無其助力;
其一即為四黔首,如無之,
則眾神於其時亦不知其法也。
〈47〉基比爾(Gibil),彼能保持武器之堅銳,
以其巧技,建奇功於戰徹墨之陣,
其識力過人,故其智廣,
其心博大,故諸神均莫能測其高深焉。
〈48〉阿都(Addu)為其名,遮蔽天際,
讓其仁慈之大笑永遠翱翔於大地之上,
使其一如漠母,減薄雲層,
為凡間民人提供活計。
〈49〉阿撒烏(Asharu),恰如其名,作為掌管命運諸神之指導,
所有民人皆在其掌握之中。
〈50〉泥畢烏(Nebiru)彼將司經天緯地之責。
眾神必侍候之,否則難以行乎上下。
泥畢烏實為星座,閃耀於天際,
位於中央,諸神皆頂禮之,
曰:「彼處於大漠之間,經行不息,
字之曰『橫道』,執其環中。
彼等宜高揭天上群星之軌跡,
彼為一切神之牧者,有如馴羊。
願彼克服徹墨,制其死命。
於人類之未來,當時日徂謝之際,
願其【指徹墨】退欲也,無有歇止,永遠遠離。
因其締造太空,作成堅固之大地,
神父恩立乃名之曰『大地之主』焉。」
當眾天之義芝芝呼畢其所有名號時,
閼亞聞之,神為不悅,
乃曰:「有是諸名,其神父因此而深感榮耀矣。
彼實如朕,其名將為閼亞。
余所有組成之典禮,彼將為其支配者。
余所有之指示,彼將舉而施行之。」
以此五十嘉名,諸神
遂讚頌之:厥名為五十,所以建其至尊之地位也。

亂曰:
汝其識之,俾汝有司,共訓誨之。
聖與智者,共討論之。
為父者誦之,以詔其子。
牧人虞人(畜牧者),共提其耳。
以娛其神,恩立、馬獨克。
俾饒益其地,既富且庶。
定其法則,厥命不渝。
金口已開,靡神可易。靡神可易。
正視諸事,毋改其度。
靡神可勝其忿兮,逢彼之怒!
惟其心之寬兮,情之廣兮,
罪者違者,胥可近其前兮!
【缺第157行】
著之記錄,示方來兮。
馬獨克之居所,乃諸天工【義芝芝】所造兮。
……請共謳歌。
……馬獨克之烈兮,
克戡徹墨,承皇統兮。

【完】



附件: 您需要登錄才可以下載或查看附件。沒有帳號?新建帳戶
支持鼓勵每位離教者
返回列表
高級模式 | 發新話題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換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