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覆 發帖

[短片] 柯文哲:生死的智慧

值得一讚的生死反思

支持鼓勵每位離教者

我大概是見過死人最多的台灣醫生,很合適來談生死的問題。

讓我從葉克膜開始講起。

有一個笑話,誰是台灣最有名的醫生。一個民眾跑到柳營奇美醫院,說要找葉醫師。急症處的人說,沒有啊,我們這裡沒有姓葉的。民眾說,有的,他叫葉克膜,當年邵曉玲就是被他救起來的。

葉克膜其實很簡單,就是靜脈血引流出來,經過一個血液泵(人工心臟),再經過一個氧合器(人工肺臟),送回身體。它用來暫時取代心肺功能。

真正的葉克膜大概就是這個樣子,一個主機當人工心臟,旁邊是一個氧合器,把血液送回去。

葉克膜的確有非常成功的案例。這是一個周杰倫的舞群,有一天突發猛暴性心肌炎,心臟不跳了。

當時,她的眼睛大大地看著熒幕,熒幕上的信號全是平的。

這是她的心肌病理切片,放大了100倍。

100倍還不是看得很清楚,放大400倍就很明顯了,一個個藍點就是淋巴球。這是很厲害的猛暴性心肌炎,整個心臟都被淋巴球浸潤了。

可是,九天之後,她就進行了心臟和腎臟移植。不到一個月,又回去跳舞了。

醫學文獻上,CPR(心肺復蘇術)時間最長、還能被救回來的,就是這個案例。她從國泰醫院一路CPR到台大醫院,要裝葉克膜的時候,發現強心劑已經打了100支了,股動脈和股靜脈已經縮得比鉛筆還細了,管子放不進去,只好繼續用CPR,到開刀房直接鋸胸,從上面放葉克膜。

這個案例聽起來很神奇,我每次都說這是現代醫學的奇跡。一個人經歷了4個小時的CPR,九天沒有心臟功能,還能救回來。

這是另外一個案例,報紙寫「全球首例,台灣奇跡,男無心臟活16天」。

這是一個56歲的男子,因為蛀牙,細菌跑到血液裡面,再跑到心臟,後來就化膿。在其他醫院,打開心臟一看,發現有的地方爛掉了,就給他剪一剪,最後整個心臟都被剪掉了。

怎麼辦?只好轉到台大醫院。

到台大醫院的時候,因為幾乎沒有心臟功能,就用了兩台葉克膜。圖片上有兩台主機。

剛才那個案例是有心臟不會跳,這個更厲害,連心臟都沒有了,剪掉了,心電圖乾脆就一條線了。

這是他的電腦斷層掃描,理論上,胸腔裡應該有一顆心臟,可是現在沒有心臟,只看到一些管子。

十六天以後,我們給這個病人做心臟移植。

這是心臟外科教授王水深給我看的。他說,鋸胸以後,沒有看到心臟,只看到一些塑膠管子,接到外面的葉克膜上。

這個病人做了心臟移植,最後還是很清醒地回家了。這是新加坡《海峽日報》的報道《Sixteen Days Without A Heart》。

還有一個案例。一個26歲的原住民,酒醉以後去游泳,被水嗆到,得了嚴重的肺炎,葉克膜用了117天。

可以看到,他得了很嚴重的肺炎(又稱急性呼吸窘迫症),整個肺都白掉了。

他用了117天葉克膜。這個圖可以看得很清楚,差不多長達一個月,他的肺通氣量不到100cc。不過,最後還是慢慢恢復了。

上面這些案例,使用葉克膜以後,可以撐到9天、16天、甚至100多天,然後再進行心臟移植、心肺移植,或者自己好起來。這實在是太神奇了。所以,在媒體的炒作下,葉克膜在台灣變得這麼有名,確實有一些很成功的案例。

可是,媒體通常只報道成功的案例,不報道失敗的案例。作為一個醫生,看到成功的案例當然很高興,但是也不能不看到失敗的案例。

這是一個出生一個半月、先天性心臟病的嬰兒,心臟手術以後,沒有辦法脫離心肺機,所以就裝了葉克膜。

可是不到三天,他的腳就黑掉了。這時候,醫生就面臨一個選擇。你是要把他的雙腳剁掉,繼續再救,還是算了,不再努力了?這是很大的壓力。

如果上面的案例,你都很困難做決定。那麼這一個案例,就更難了。

這是一個七歲的男孩,得了肺炎雙球菌敗血症,引起呼吸窘迫,後來裝了葉克膜。

裝了以後,出現併發症,四肢都黑掉了。他眼睛大大地看著你,意識清楚,會討水喝。可是作為一個醫生,你面臨選擇。如果要救他,就要把四肢剁掉,如果不救,就要把機器關掉。

你想想看,在生死之間,病人頭腦清楚,我怎麼跟他講:「小弟弟,如果你要活下去,我們要剁掉你的四肢。或者算了,你不要再活了。」你如何跟一個7歲的男孩,講這種生死的問題?

這就是我當一個重症醫學專家的心路歷程:

「見山是山,是水是水;

 是山不是山,見水不是水;

 見山還是山,見水還是水。」

一開始,「見山是山」,就是我有看到一個病人,後來慢慢的,我只看到一個病,看到一個心臟。還好,我過了50歲之後,我又慢慢看到了病人。

30幾歲,我就當上了主任,覺得這醫學很厲害,什麼都可以解決。可是到了40歲以後,常常有裝了葉克膜還是失敗的案例,家屬問我:「為什麼別人救得回來,我們的親人救不回來?」我也不曉得怎麼回答。為什麼病人的四肢會黑掉?我要是知道,就可以避免了,就是不知道啊。

慢慢地到了50歲以後,我終於想通一個道理:「眾裡尋她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正在燈山闌柵處。」醫生是人不是神,我們只能盡力,僅此而已。

不管醫學如何發達,還是有其極限。以現在的科技,沒有心、肺、腎,還可以存活,但是難道就這樣裝著機器過一輩子嗎?

大自然有春夏秋冬,園丁能不能改變這種規律?當然沒有辦法,園丁只能讓花在春夏秋冬裡面開得好看一點。一個醫生有辦法改變生老病死嗎?很困難。醫生只是讓人在生老病死之間活得好看一點,僅此而已。

醫師只是生命花園的園丁,他到底如何面對草木的枯榮,面對死亡呢?

從科學上講,一切物理化學反應,都應該趨向最低能量、最大亂度,即所謂△≧0。有人說這來自宇宙大爆炸理論。有句說話:「夏蟲不可語冬雪」,夏天的蟲無法講冬天的事情,因為他活不了這麼久;到底宇宙的物理有沒有恆一性,在無限的空間和時間當中,有沒有恆一性,坦白講,我不知道,但至少在我們可感受的範圍內,仍是△≧0。理論上,一切要最低能量、最大亂度,也就是越來越混亂。人的存在是違反這種趨向的。我們常常只看到我,沒有看到我們是個宇宙,我加上環境才是個宇宙,所以△S Total = △S system + △S surrounding。這是一個很重要的概念,任何有組織的團體都是不穩定的,必須破壞環境,才能使得總的趨向是最低能量、最大亂度。有一天,我再不能破壞環境,就只好破壞我自己,這就叫死亡。

有一天,我在巡房的時候,突然大徹大悟。人生的結局只有兩種:插管和不插管,但都是死。

你問我,什麼是死亡?我的回答是,怎樣才算活著?你問我,什麼是人生,我的回答是,追求這個問題的答案就是這個問題的答案。

因為人一定會死,所以死亡不是人生的目的,人生就是一個過程,我們在這個過程中不斷去追尋一個問題,這就是人生。

最近,我常常講「一坨大便」的啟示。

有一次,我的老師退休了,我就請老師和學長吃飯。我們三個人到喜來登飯店二樓的法國餐廳,結果吃了26000元,平均每人9000元!我看到帳單的時候,臉都綠了,怎麼這麼貴!我沒有去過這種地方,都是亂點的,也不曉得點了什麼菜要26000元。第二天早上,我上廁所,一直在看我的大便,這個花了我9000元才製造出來的東西,看來看去,跟我平時去台大醫院地下室吃70元一頓的自助餐,看不出差別。我在廁所裡面,突然悟到,人生的榮華富貴不過就是一坨大便。

中國人最重要的思想是儒家學說,可是《論語》說「未知生,焉知死」、「未能事人、焉能事鬼」、「生,事之以禮;死,葬之以禮,祭之以禮」,總之就是不想談論死亡。如果你一直追問,它就說「捨生取義」、「朝聞道夕可死矣」。儒家對生死問題採取一種逃避的態度,就是不想討論。

這種做法積極的一面,當然是讓人們重視活著的時候,可是終究沒有回答死亡。

我的個人看法是「置於死地而後生」,我們唯有面對死亡,才能看清人生到底是什麼。人終究會死,人生只是一個追求人生意義的過程。

我算是很聰明的人,身體也比較好,難道我用我的優勢去欺負別人,去佔人家便宜嗎?不是吧。所以當人有優勢時要感恩,萬一有這個能力,是否應該去幫助別人,讓我們的人生更有意義?這叫感恩報恩,報恩不報怨,這是我到法鼓山時果東法師跟我說了大半天的道理。他對我說,我知道你受了很多委屈,可是你不能報怨,應該是要有更遠大的宏願去幫助別人,所以人生應該像a的n次方。如果a大於1,a的n次方就無限大;如果a小於1,a的n次方很快就趨近於0。你知道這是什麼意思?我對社會的付出多於索取,就代表a大於1,社會就會越來越好,如果每個人對社會都是索取大於付出,就代表a小於1,社會就越來越劣勢。

我用下面這句話,作為今天的結束語:「最困難的不是面對各種挫折打擊,而是面對各種挫折打擊,卻沒有失去對人世的熱情。」

謝謝各位。


http://beyondnewsnet.com/20141203-ted-speech-by-wen-je-ko/

(文字由抽刀斷水按影像略作修改)
支持鼓勵每位離教者
返回列表
高級模式 | 發新話題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換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