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覆 發帖

有疑問欲尋求解答

之前與前女友因為基督教的緣故分手
最近又因故而聯絡上
我發覺她變得更加虔誠,變得十句話有八句話不離主...
她原本是福音派的信徒,後來得知她好像換了教會,進了比較靈恩一些的教會
於是我聽到很多讓人無法想像的話語...
例如,她能夠養成早起的習慣是因為上帝叫她起床、會聯絡我是因為上帝叫她打給我、上帝似乎為她預備的人似乎出現了(新對象),然後是否要交往要向上帝求印證、她開始能夠講方言...等等之類的話語
總而言之,就是變得滿口的上帝,充滿遍地的神蹟...
我百思不得其解,因為我不曾經歷過。
所以想來請教各位曾經是基督徒的朋友,這究竟是怎麼樣的情況?
人之所以會滿口上帝,是因為真的有經歷過神秘的宗教體驗,抑或是心中的孤獨或是傷痛導致了個人心理上的投射,藉著呼求上帝的名可以更加地說服自己去相信?還是說,這其實是一種是說服人信教的手段?藉由自己的見證來促使他人懷疑,進而相信?或者,這純粹就是因為洗腦手法或心理暗示所導致的?
雖然我認為信仰雖然本身就是不理性的,但還是可以用比較理性的態度去面對吧,感覺這有點太過頭了,有點怕前女友誤入邪教阿...
藉由自己的見證來促使他人懷疑,進而相信?
. ...
Guest from 123.110.176.x 發表於 2016/1/21 20:33



現在是明顯地有反效果矣
至少是引起了你對信仰的反感
我未信過教,但曾有教徒女友經驗……

她愈想你信,就會滿口上帝,希望你會被感染;正如陳版友所說,往往會引起未信一方的反感的。

一般這種狂熱虔誠狀態都不會維持太久,因為這在社會上實在顯得太不正常,因此久而久之就自然會有所收斂。但假如你作為男友表現反感的話,她反而可能會特意維持,以抗衡你的「反感」。
支持鼓勵每位離教者
回覆 1# Guest from 123.110.176.x

勸你少去管你女友,她能睡這麼沉,夢得這麼美,就不要去干擾她。

如果你沒有辦法給她一個美夢,就不要搖醒她;客觀的來說;你也搖不醒,到最後受苦的還是你,我勸你打消想要她接受現實的想法。


方言的能力跟額葉的變化有關。她確實是經歷到了宗教裡的神秘經驗──發生在她的大腦。


整體來看,你女友是因為面對存在的絕望,進而引發了極端的希望。她需要永恆,需要一種保證或契約,讓她能安然度過了無意義的一生。這是很正常的心理防衛機制,並不算是病態,反而是常態。


還有,宗教很理性,不要老是覺得他不理性,他給了活的人在短暫的一生希望,對面對死亡的人也給了很豐富的應許,即便沒人真的驗證過。


宗教的問題在於,他不可以質疑,也經不起質疑,他的理性是建立在一個理型之中,跟現實近乎毫無關係,所以他很瘋狂,因為他很理性。


宗教也給了她所有發生的事件應有的秩序與意義,而不是不可預測的慌亂。


如果你受不了她,就離開她,但如果你想要拯救她,我勸你打消這個念頭──不要挑戰信仰,那是一場你永遠打不贏的戰爭。

宗教沒一個是好的,他需要摧毀個體的認知,投入團體信仰的大業之中,用以逃避自身的失意與了無意義的生命。

最溫和的好人,往往也是會犯下最殘忍罪行的罪犯。

某種程度上可以說,她已經失去了存在的意義,借由信仰某個宗教或神祇與教義,能讓她有繼續生存下去的勇氣。

我只能說,你在對生命的思考議題上遠遠落後你的女友,你對自身與存在的認知也太侷限,如果你能體會她的無助與生命的無常,就不會覺得她信得是邪教與不理性了。
老猿掛印,偃兵息甲
那是我的前女友,是他連絡我並跟我分享分手後他信仰上的見證,而我們當初便是因為信仰問題而分開的,他信上帝,而我則是個不可知論者。

我並沒有打算去管他,因為也沒有這個立場了,我只是純粹的關心跟好奇罷了。我也不打算去改變他的信仰,因為我知道他需要這個信仰,我只要她過得好就好了。

因為我並不曾走過狂熱信仰的路,所以我當然很難理解,而我也不是她,所以更無法充分的理解她的心理狀態。分手後我其實有研讀一些宗哲類、心理類的書,也有試著去了解人之所以會虔誠信仰的原因,你提出的那些看法我其實也都看過了,但還是無法完全理解虔誠信徒的那種心理狀態,或許我終其一生都不可能做得到吧!

關於人的存在、孤獨、無意義、死亡等等的議題我其實也略有興趣,但一方面我還不敢說自己很懂,一方面也因為好奇心,所以才想來這邊請教看看曾經是各位離教者的經驗,如此而已。

由於她本身身體狀況的原因,以及我根據對她的了解,我當然知道她心中的無助感與孤獨感,但我並不知道你會什麼會覺得教徒對於生命議題的思考就會有比較深刻且全面的理解?而我對於自身存在的理解卻太侷限?我覺得你的邏輯跳躍的太快,我有點跟不上...

你說,宗教既瘋狂卻又理性,也許吧,或許我們對於理性的認知不同
再來,前面也說了,我當然能體會她的無助,我也知道生命的無常,由於本身工作的原因看太多了...
但這並不影響到我擔心她可能信到邪教的可能性吧?畢竟基督宗派也分很多種,教徒本身的情況也都各有不同,我想我會有這種疑慮應該也不為過吧?有信仰很好啊,只要信仰對她而言是有幫助,有意義的話當然很好,但君不見信到邪教的人們(奧姆真理教、天門教、攝理教等等...)也是覺得自己過得很棒啊,結果下場如何?就是有這種疑慮才來這邊發問的。
回覆 5# Guest from 123.110.237.x


宗教沒有一個是正的,只要他還存在二元對立的觀念,那就是邪的。

你或許一輩子都無法進入宗教,也許你太過理性,也可能你時機未到,故而也無法體會驗神秘經驗的現象。

祂存在而不顯現,這是有過神秘經驗的人共有的認知。

你舉的極端教派,其實也是正常的教派會幹的事,端看其發展路線如何。結果是我們人給的,對信徒來說結果是肯定的也是值得的。

以死殉道對教徒來說是很天經地義的,他們得行動可是為了對抗『邪惡的世界』而展開的,沒什麼好希奇與訝異。

人是一種,會為了一句口號、一枚徽章、一面旗幟,而投入拯救大業的不理性物種──拯救,已經敗壞得無法再壞的生命──有什麼比這更神聖呢?

你只要去宗教場所看看,不論是什麼宗派,信徒──永遠是老、弱、婦、孺。

為什麼呢?很簡單,因為他們目擊與承受了大量的人世間的不公不義,卻又無能為力反擊,因此,在面對終有衰敗的命運時體會的比一般人來得深刻,於是他們需要一種保證──永恆不變的保證。這種保證是人世間所無法給予的,他們只能在終極關懷的領域探索與仰望。

我之所以認為你很侷限──不是無知──是在於你想要反對『非理性』的態度很明確。但;起碼你願意承認,你是一個不可知論者,你對自己與生命還是有一定得謙卑與肯定。

你前女友意識到了絕望,因此這般狂熱。狂熱是不會延續太久的,但可惜她走不出來──她從一種狂熱轉移到另一種狂熱──只為了證明自身存在的價值。

你不曾狂熱,因為你還未到過絕望的深淵,當你一旦面臨時,你的理性能發揮多少作用?或許你可以開始思考了。
返回列表
高級模式 | 發新話題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換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