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覆 發帖

緊跟習指示宗教「擁護中共領導」 港聖公會改姓党

緊跟習指示宗教「擁護中共領導」 港聖公會改姓党
退出支持崇基神學院

【本報訊】本港神職人員搖籃、以批判精神見稱的中大崇基學院神學院月前突收到通知,早年有份創校的聖公會將於今年9月退出「支持教會」行列,半世紀關係正式分手。聖公會教省秘書長管浩鳴指,過去20、30年「支持教會」已名存實亡,所以決定退出。不過,有學者質疑親建制聖公會高層因政治因素與神學院割席,以表忠誠。

記者:潘柏林 廖梓霖

崇基學院神學院院長邢福增承認,今年3月底與聖公會大主教鄺保羅、秘書長管浩鳴會面,對方口頭告知聖公會將在9月1日起退出神學院「支持教會」行列,其後會再發函正式通知。邢福增引述鄺、管兩人指,聖公會長時間無撥款支持,亦無派人到神學院學習,希望日後集中資源發展明華神學院,包括增聘老師、重建校園等,「佢哋喺資源上唔可能同時支持我哋同明華」。

聖公會現有2人任神學院校董

崇基神學院校董會主席陳衍昌強調聖公會退出沒有受政治因素影響,指聖公會教省決策獨立自主,不認為雙方關係決裂。他指聖公會原本在校董會有兩名委派校董,未來校董會組成會有不同。邢福增亦稱不想詮釋聖公會退出支持教會的原因,日後或邀聖公會擔任特邀校董。

退會決定日前傳出後,引起各界猜疑。聖公會牧師馮智活直言聖公會無合理原因解釋退出,節省資源說法難令人信服,「慳到幾多?資源幾乎係零」。他指近期邢福增言論「勇武」,高調關注國內拆十字架,或令中國政府不高興,迫使聖公會作出退會決定。

浸會大學宗教及哲學系高級講師陳士齊指,鄺保羅前任、聖公會教省榮休大主教鄺廣傑早於80年代便與崇基貌合神離,相信聖公會今次決定與傳教無關,反而與習近平早前在全國宗教工作會議上的言論有莫大關係。聖公會改姓黨有迹可尋,陳解釋,國內早前發生拆教堂、拆教會等事件,但鄺保羅卻無就此表態,而中共研判基督教存在不穩定因素,或打算透過本港代理人,進一步壓制本港教徒,「鄺係既得利益者,聽阿爺話有乜出奇?」

有熟悉教會運作的人士指,今次雙方「分手」,除因邢福增大力反對國內拆十字架,亦與中央上月頒佈的宗教政策有莫大關係,邢曾撰寫多篇文章批評政策,「聖公會揀呢個時候公佈,一係就政治白癡,一係大主教作為政協早就知道文件內容,所以出手做嘢,兩個情況都係不可接受」。

他指,中央早前舉行高規格全國宗教工作會議,習近平於講話中特別提到「各級黨委要提高處理宗教能力」,意思是收回權力,直接管理宗教。會議上,習近平亦要求引導信教群眾熱愛祖國,維護祖國統一,及擁護中國共產黨領導等。

畢業生斥退席干預辦學自由

教會刊物《時代論壇》早前率先報道今次事件,據悉是管浩鳴主動受訪,令有意稍後才公佈消息的崇基神學院措手不及。事件激起校友、學生迴響,1989年神學院畢業生陳佐人在社交網站撰文,直言香港神學界早已從自我審查到自我噤聲或滅聲,但聖公會退席崇基神學院是首次直接干預辦學,影響辦學自由。

科大社會科學部副教授成名指,相對其他本港基督教會,崇基神學院的教授對性別平等、普選等議題,向來抱持相對開放、自由的觀點,而神學院早前聲援在旺角騷亂被捕的學生林淳軒,或令聖公會領導層受壓,他不排除個別領袖為奉迎掌權者而選擇退會。

香港基督徒學生運動執行幹事陳可樂指,聖公會現時似是割席示忠,稱院長邢福增早前為電影《十年》獲金像獎最佳電影而茹素慶祝。他擔心退會此事會影響學生日後報讀崇基神學院。

習近平於全國宗教工作會議發言重點

.引導信教群眾熱愛祖國、熱愛人民,維護祖國統一,服從服務於國家最高利益和中華民族整體利益;擁護中國共產黨領導、擁護社會主義制度
.要用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引領和教育宗教界人士和信教群眾,弘揚中華民族優良傳統
.堅持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宗教理論
.全面貫徹黨的宗教工作基本方針
.堅決抵禦境外利用宗教進行滲透,防範宗教極端思想侵害
.高度重視互聯網宗教問題,在互聯網上大力宣傳黨的宗教理論和方針政策,傳播正面聲音

資料來源:新華網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60507/19601925
聖公會國內事工頻繁

【本報訊】聖公會一直以來被質疑與北京關係密切,聖公會大主教鄺保羅更身兼全國政協。鄺保羅曾指,聖公會與內地兩大基督教協會一直關係友好,他過往亦有與統戰部、國家宗教事務局等接觸。根據聖公會官方刊物《教聲》報道,鄺保羅於去年11月率領香港聖公會代表團一行16人,前往廣州、上海、南京和北京訪問。

帶團見統戰部副部長

代表團先後與國家宗教事務局局長王作安、國務院港澳事務辦公室副主任王志民和中共中央統戰部副部長斯塔等會晤,其間鄺保羅向王作安指出,香港聖公會一直有愛中國、愛香港、愛教會的傳統,一路見證國家和中國教會的發展,並稱希望香港聖公會可以為港澳地區的發展,以及為促進港澳與內地交流作出貢獻。

聖公會近年在內地活動日益頻繁,轄下的福利協會網站也設有國內事工專頁。網頁稱,隨着香港與中國大陸的聯繫越來越緊密,協會也更重視與國內社會福利領域的合作,國內事工已成為協會重要工作之一。不過,內地對所有境外宗教及志願組織的管控極度嚴厲,一般宗教團體難以在內地從事福利活動。

■記者廖梓霖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60507/19601930
支持鼓勵每位離教者
崇基率先罷教撐傘運

【本報訊】聖公會雖然是崇基神學院的「支持教會」,但雙方在重大議題上立場迥異,例如在前年7月2日「預演佔中」後,聖公會大主教鄺保羅在講道時嘲諷被捕人士「不如叫佢帶埋菲傭去囉」,又質疑「唔知出咁多聲做乜?」而崇基神學院教職員、學生則常為社會運動發聲,神學院亦在雨傘運動中,因為警方施放催淚彈鎮壓示威者,率先發起罷教一周。

聖公會高層親建制色彩濃厚,大主教鄺保羅身兼全國政協委員,前年曾批評部份參與七一遊行的人是羊群心態,反問預演佔中被捕人士為何不帶同菲傭同行,激起各界輿論批評。他又發表過「普選不是萬靈丹」言論,讚揚所有特首都愛香港,「無論誰人當特首,都沒有問題」。聖公會秘書長管浩鳴曾以「主人與貓」比喻中港關係,暗喻港人只要乖,就可以得到更大自主空間。

院長高調關注國內拆十字架

反而崇基神學院傳統關注社會議題,在前年預演佔中後有3名校友、職員和學生被捕,神學院校友會董事會發表聲明支持3人行動,認為體現基督宗教信仰對社會公義的訴求。而同年9月28日警方施放催淚彈鎮壓示威者後,神學院翌日便率先宣佈罷教一周,支持學生和市民爭取民主,譴責當局運用過份武力對付和平示威者。

在內地強拆十字架問題上,聖公會與崇基神學院態度亦有別。鄺保羅今年接受傳媒訪問稱,確信北京並沒有在內地打壓宗教自由,「北京對宗教自由的政策並沒有轉變,只是在地區落實時出了問題」。

而崇基學院神學院院長邢福增曾向中聯辦追問浙江強拆十字架和中國拘留顧約瑟牧師問題。

■記者潘柏林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60507/19601927
支持鼓勵每位離教者
聖公會支持崇基逾半世紀

【本報訊】崇基學院神學院歷史悠久,根據神學院網站介紹,在1957年起崇基學院已開設宗教教育及神學科目,1962年獨立組成神學院,1966年崇真會的樂育神學院併入崇基神學院,當時神學院已獲六大教會共同支持,包括中華基督教會、循道公會、聖公會、衛理公會、潮語浸信會及崇真會。聖公會是崇基神學院逾半世紀的支持教會。

靠教會及私人捐獻經營

崇基神學院歷屆畢業生約半數被教會按立為聖職人員,服務於本港及各地教會。聖公會的馮智活牧師在1979至1982年進入神學院受訓,他說當時聖公會作為支持教會,會派有志從事神職工作的人到神學院受訓,而支持教會亦會委派校董進入神學院校董會。

崇基神學院開辦學位、非學位及兼讀課程,由於神學院財政上沒有接受公帑資助,依靠教會及私人捐獻維持,故支持教會作用重要。過去半世紀支持教會罕有變動,僅潮語浸信會退出,新增香港五旬節聖潔會。2014至2015年神學院經常開支達1,400萬元,錄得近30萬元赤字。

崇基神學院師生傳統上一直關注社會議題,與學院重視自由及批判精神有關,以「更有效地回應時代,服事教會和社會」。去年神學院取錄了逾百名新生,包括內地生,也與各地神學院有交流項目,北京大學及四川大學基督教研究中心等也是合作院校。

■記者潘柏林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60507/19601895
支持鼓勵每位離教者
京利用中梵建交向教會施壓

【本報訊】本港宗教界信徒眾多,在各階層均有影響力,故一直受着中方軟硬兼施的壓力。近年北京利用中梵建交作為政治交換條件,要求香港教會噤聲。至於聖公會大主教鄺保羅自2013年獲委任為全國政協後,立場亦明顯親北京。

叫停教區撐真普選聲明

2014年8月天主教香港教區候任輔理主教楊鳴章原定召開記者會,公佈教會對政改立場,但楊鳴章臨場甩底,臨時由天主教社會傳播處主任馮一鳴見記者。他解釋楊臨時需與梵蒂岡駐港代辦開會,商討擢升主教事宜,所以無法出席記者會。至於政改,馮一鳴卻只是重申各方應繼續溝通,迴避表態。

事後卻傳出消息,指香港教區其實準備發表撐真普選的聲明,但北京利用中梵建交問題施壓,而梵蒂岡亦擔心香港教會與特區政府及北京作對,會影響中梵關係,所以梵蒂岡最後叫停香港教區的撐真普選記者會。

在內地活躍的香港牧師鄔小鶴,亦曾經於去年收到來自深圳市福田區民族宗教事務局的電話,多次要求與他會面。有關官員與他面談時,警告他不能再在香港舉辦培訓內地牧師及傳道人的課程。

官員又指在中國境內不可進行宗教活動,指鄔的網站向中國公民宣傳宗教屬受管制,更有官員警告他,不能在香港向在當地讀書的內地學生傳道。

■記者麥志榮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60507/19601899
支持鼓勵每位離教者
舊聞回顧:

勿忘聖公會初衷
2014年11月17日

身邊也有好些聖公會的會友,在此首先說個對不起,本文對你們來說將會很難聽。不過難聽也要說:聖公會的本質,就是政權的奴才,對聖公會有任何期望,都是緣木求魚。因為,聖公會從成立那一天開始,就只是為政權服務而存在。聖公會的君王並非基督耶穌,而是俗世的人主。時至今日,聖公會不過是換了一個新主人而已。

今天,我們稱這個基督新教(Protestantism)的教派為「聖公會」,英文(在英格蘭以外)是Episcopal Church,意思是「有主教制的教會」。是的,聖公會是新教之中唯一有舊教會(天主教、東正教)主教制度的。事實上,聖公會的真身,是「英格蘭教會」(Church of England);真正的名稱是「英格蘭派」(Anglicanism)。

這個「英格蘭教會」在1534年成立,是最早成立的一批新教教會,距離路德《九十五條論綱》發表只有十七年。然而,這個教會成立的目的,並不是為了甚麼崇高的宗教理念;相反,他是為了違反基督教一個基本教義而成立的:只是為了離婚。

英格蘭國王亨利八世,與王后結婚多年,卻只有一個女兒存活(後來的血腥瑪莉),本來問題也不大,因為女兒也可以繼位為王。然而,站在家族利益的立場,新興的都鐸家族當時只有他一個成年男性。他的哥哥在十五歲時就死了,只有他一個人能長大。為此,雖然亨利八世早年曾撰文擁護羅馬教廷,與王后離婚(教會的語言偽術是:婚姻無效)的要求無法得到教廷肯首,他決定「自立門戶」,於是便有了英格蘭教會。

離婚啫,有冇咁大件事?當然有,基督教在歐洲本土化後,將羅馬的婚姻風俗一夫一妻制融入教義,而且還引用《創世記》的創世神話,神造了一男一女這一點來證明這是神的旨意。因此,傳統上婚姻視為七種聖事之一,是向神「登記」了二人會共同生活至死不渝的。所以,要離婚就只能向靈性的導師──也就是教會提出,畢竟神的事情他們說了算嘛。無論如何,亨利八世為了家族的長治久安,為了政權本身,決定英格蘭以後要自立門戶,自己有個本土教會,教會要服從國王的權威,他就可以自己判自己「婚姻無效」了。由於英格蘭教會存在的最重要意義只是令國王可以自己判自己「婚姻無效」,因此一切教義、體制與天主教相差不大,一樣有主教、七聖事、聖人。因而聖公會被稱為「新教中的舊教」、「舊教中的新教」。

題外話,亨利一生總共離婚三次、殺老婆一次,還有一個老婆生下愛德華六世後便病死。除了愛德華六世,其他兒子最長壽的有53日;愛德華六世九歲繼位,還未來得及結婚便死去。最終都鐸家族男性死盡,由亨利八世的兩個女兒支撐到1603年結束。事實證明統治者逆天而行是徒勞無功的。

亨利八世的兩個女兒,血腥瑪莉與伊莉莎白,分別支持天主教與英格蘭國教(愛德華六世定為國教),兩姊妹的相爭,加上教廷宣佈將伊莉莎白逐出教會,令英格蘭的天主教徒與國教徒關係緊張,國教徒的王室早就不斷設法將天主教徒排除出繼承人之列。查理二世時,英國國會索性立《宣誓法》,規定只有國教徒才能在英國擔任公職;這時,聖公會又再次成為英國的統治利器:在天主教的愛爾蘭,只有國教徒能擔任公職,甚至連議員也不能當。且不說甚麼天賦人權(當時還沒有人權宣言),《聖經》中有言:「不再分猶太人或希臘人,奴隸或自由人,男人或女人,因為你們眾人在基督耶穌內已成了一個。」只要是基督徒就是平等的,聖公會不但沒有維護教義,反而是助紂為虐:十七世紀的愛爾蘭,不加入聖公會,就是地底泥;為了前途生計,只有出賣靈魂。

在香港,多年英國背景下,聖公會自然也是貼近建制。九七以前,聖公會香港主教與天主教香港主教在《香港排名表》上同排第五,比天主教的主教優先,比財政司(第六)與律政司(第七)還高;如今則是排第十二,僅高於大紫荊勳賢,還是和其他宗教領袖共享排名。雖然排名被貶,可是慣作政權奴才的聖公會,只認為自己是換了一個主人。教義、公理,對他們聖公會高層來說,不過是浮雲,最重要的還是主人的好惡與自己的利益。因此,天主教的陳樞機與浸信會的朱牧師會號召公民抗命(先不管他們是否鳩做),而聖公會的鄺主教會跑去當全國政協。不談政治(費事有人話我對立場做人),為了「擴堂」,聖公會可以將二級歷史建築拆掉(美其名曰翻新),漠視公眾保育的呼聲,還會曬馬圍來介紹聖安德烈堂的傳媒人。做教會做到咁,都算係前無古人後無來者囉。

所以呢,勿忘聖公會初衷,唔好有期望。

(頭盔:本文並非指摘聖公會的基督徒,我深信聖公會基督徒有大把好人,因為以上都係聖公會不會教徒眾的事;反正聖公會可以一路講「宗教不能不冒險」,同時又叫人撤……天大地大,耶穌話三個人就足以成為教會,要點做自己諗啦!)

http://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4/11/17/91071/

香港三自愛國聖公會
2015年1月20日

上次撰文寫聖公會初衷,得到不少回響及護短之餘,更有陳大力君特意回應,具言英格蘭基層宗教改革之事,為本人文章補充不少,薰華謹此受教。本意及早回應,惟甲午歲晚多事,總難以抽空再述聖公會。最近得知聖安德烈堂得償所願擴堂,深感話再不說便不用再說,也就草草下筆,稍作回應後,再談聖公會兼賀擴堂。

有關小弟背景,不才求學時讀了六年新教小學,然後又在天主教學校混了七年;學成後機緣巧合,在另一所教會學校竊居教席一年。曾經有人打算騙我決志,但在可見的將來我不會受洗,對基督宗教不敢說認識,但也沒多少怨恨,有何議論皆是以事論事,難聽說話少不免,如果自知愛教會愛得無以復加,不願多聽一句非議的讀者,在此我再次致歉,先小人後君子,勿謂言之不預。

的確,聖公會的出現,基層教會不可忽視──尤其是羅拉德派(Lollards)一眾教士,也就是陳君回文所提到的的威克里夫神父(John Wyclif)及其追隨者,對英國教會發展的貢獻極大。然而,若沒有國王的支持,縱使基層教會如何得力,聖公會也不會出現,英國教會也不會變成這種樣子。

基督教的歷史,是不斷犯錯與反思的過程。宏觀整個中世紀的教會,羅拉德派絕不孤單。在八、九世紀,羅馬教廷與一眾法蘭克君王合作,羅馬主教漸漸成為西歐教會的領袖,羅馬教廷高層享盡榮華富貴,教會更成為貴族沽名釣譽之所。整個中世紀裡,教會改革的呼聲此起彼伏:十世紀有克呂尼改革(Clunian Reform)、十二世紀有純潔派(Catharism,詳情可參考《摩星嶺4號》第138-139集)、瓦勒度派(Waldensian)、十三世紀有小兄弟會(Fraticelli)、十四世紀有羅拉德派、十五世紀有胡斯派(Hussites),尚有各種不同名目的「異端」在中世紀活躍不能盡錄。這些教會改革的呼聲,不約而同地指向同一個問題:教廷已在物質中迷失,要求教會要回到「如宗徒般的貧窮」,且要求「信仰在地化」,聖經要譯成各種地方語言。可是,在十六世紀宗教改革(the Reformation)以前,除了少數不會直接譴責羅馬的派系,均被殘酷鎮壓,血流成河。

但基督徒沒有放棄,《聖經》與教廷的差異是十分明確的。終於,他們迎來了十六世紀,一個印刷術發達的年代;也是西歐君主厭倦教廷權威的年代。一方面印刷術令改革思想傳得更遠;另一方面,薩克森選侯英明腓特烈三世(Friedrich III der Weise)為首的北日耳曼神聖羅馬帝國諸侯,以及英王亨利八世(Henry VIII)都看中宗教改革的政治用途,分別出手支持改革者,終於促成宗教改革。

平情而論,英格蘭與神聖羅馬帝國的宗教改革,都少不了政治力量的支持。為何我只指摘聖公會呢?因為英格蘭教會在改革以後的作為,除了英譯《聖經》、編撰《公禱書》等等宗教事務外,更是英格蘭政府殘害異己的工具。即使同是改革者,也不免受到逼迫。除了上次文章有提及過的愛爾蘭天主教徒,伊利莎白女王時代,在英國國教會以外的宗教活動是禁止的,也就是說,認為英國國教會要「更進一步」的清教徒(Puritan)也在禁列。公理會(Congregational Church)的創立者勃朗(Robert Browne)正是在當時被處死的。幸好當時他們還有退路──他們可以出海到北美殖民地求存。美國的搖籃,北美十三州新英格蘭六州(New England)正是由清教徒所開拓。

人類犯罪不是問題,教會一向都是罪人的教會,改好就沒問題了。聖公會是否一直建制?也不盡然。當聖公會走出英格蘭,反倒變成最「反傳統」的教會。在蘇格蘭,聖公會首先脫掉「英格蘭教會」的外衣,正式自稱「主教制教會」(Episcopal Church);美國獨立,更令北美聖公會宣佈脫離英格蘭國教會。離開了英格蘭的聖公會,沒有政府在背後撐腰,必須貼近信眾才能生存。新的思維不斷湧現。1867年,在加拿大聖公會的提議下,全球的聖公會代表集合在坎特伯雷大主教(英格蘭教會的領袖)的官邸,召開蘭柏會議上(Lambeth Conference),討論教會事務。蘭柏會議與時並進,1948年決議反對種族歧視;1958年決議尊重夫婦避孕權利;1978年肯定按立女牧師。到了二十一世紀,聖公會不但有女主教,更開始同意同性戀婚姻。

香港聖公會,原為1849年成立的維多利亞教區(以香港首府維多利亞城Victoria City為名),直屬於坎特伯雷大主教,是充滿殖民地背景的聖公會,一直都在香港政府佔據高位。充滿殖民地背景,充滿建制背景並不是問題,英國以外佔主流地位的各個聖公會──美國聖公會、加拿大聖公會、澳洲聖公會──有哪一個不是殖民地背景?教會由人組成,只要回到人群中間,關心人,傳揚示範基督的愛,信心的種子自然能多種多收。香港聖公會則不然,九七令他們不再官方,九七以後卻念念不忘那個官方地位。一眾主教、牧師,媚共嘴臉令人作嘔。他們想要甚麼?「香港三自愛國聖公會」嗎?聽起來很不錯:三自運動,愛國愛教,三自以外一概非法,聖公會就能成為「香港惟一教會」了,可喜可賀!他們的主,到底是耶穌基督,還是權力?

今天,香港聖公會謹奉「發展就是硬道理神教」第一信條,將妨礙他們「擴堂」的聖安德烈堂古石牆毀掉。新的外牆光鮮美麗,新的基督中心廣大寬敞。這一堵新牆,將要成為聖公會與香港人之間的高牆:彌敦道不再看見聖安德烈堂;聖安德烈堂也不會再見到彌敦道。基督中心將永遠寬敞,因為不會再有信徒。香港的聖公會眾看到這裡,也許你要答我「鄺保羅不代表我」,但各位作為聖公會真正的血肉,難道真的沒法「管束」這些改信錢財的牧者嗎?知道嗎,第一位敢冒天下之大不韙按立女牧師的,正是香港的聖公會會督何明華(Ronald Owen Hall)!今天,他們依舊敢冒香港之大不韙,卻是跪拜暴政、毀壞文物!你說他們不代表你,但他們正是代表著「聖公會」,也就是代表你!

不聞不問的聖公會眾,這就是你們的教會嗎?

不聞不問的香港市民,這就是你們的家鄉嗎?

http://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5/01/20/96746/
支持鼓勵每位離教者
以色列創作的假貨邪神,邪稣,信嚟把鬼!
所謂聖公會,教會都只是層壓式傳銷略水組織!
推銷永生天堂期票,衰过雷曼,實現無期不特止,重製造一班蠢人!
本帖最後由 beebeechan 於 2016/5/8 19:18 編輯
所謂聖公會,教會都只是層壓式傳銷略水組織!
推銷永生天堂期票,衰过雷曼,實現無期不特止,重製造一班蠢 ...
leefeng 發表於 2016/5/8 13:38



有基督徒回來向你報夢,說「永生天堂期票」不兌現嗎?
信你這番不能查証的話的,又是不是一班蠢貨?
本帖最後由 leefeng 於 2016/5/8 23:47 編輯
有基督徒回來向你報夢,說「永生天堂期票」不兌現嗎?
信你這番不能查証的話的,又是不是一班蠢貨? ...
beebeechan 發表於 2016/5/8 19:17



只需攺一个字已証明你係蠢貨!
有基督徒回來向你報夢,說「永生天堂期票」兌現嗎?
信你這番不能查証的話的,又是不是一班蠢貨?
返回列表
高級模式 | 發新話題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換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