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覆 發帖

[原創作品] [原創作品]豪門派對

又是小妹貼出陳年舊作的時候了。
這篇文章並非連載小說,是小妹從前聽過何超儀其中一首歌得到靈感寫出來的。

<豪門派對>
Copyright (c) 2007 by Invisible.   All Right Reserved.

今晚, 我又一如以往, 悉心盛裝打扮出席這個豪門派對。

整個會場中都顯得格外華麗。天花板、牆壁、四周雕琢標緻的裝飾……全都是金光閃閃的, 充滿著攝人的貴氣。璀璨奪目的燈光, 把所有穿著得五光十色的來賓一一照耀著, 使整個會場內充滿著極具耀眼、閃爍的光芒。
                              
只是, 我早已對這種華麗的場面感到麻木了……

我踏足這個華麗的會場。只見所有出席舞會的來賓們, 全都衣著絢麗。男的滿身烏色的「燕尾蝶」, 活像一群紳士, 表現得風度翩翩; 女的則濃妝艷抹, 一身珠光寶氣, 彷彿一群色彩奪目的花卉在花園中互相爭奇鬥艷。當然, 也待著不少記者爭相報導這裡的盛況。

沒錯, 這裡也的確是個社交場合。不論已經認識與否, 只要擁有無窮熟練的交際手腕, 大家通常很快便混熟起來。

「碧寧, 快過來吧, 我正想介紹一些人給你認識。」

哎呀……爸爸、媽媽又是如此了……我只想自個清靜一下而已, 難道也不可以嗎?

他們二話不說, 便立即把我拉進一群人面前。不論是中年長輩還是和自己年齡相若的都有。他們嘛, 全都是我從不認識, 卻和我父母很像是交情甚深似的。

實不相瞞, 我是出身於香港最具名氣和權力的商務機構---澤康財團的世家。父母乃財團中最主要的支柱, 他們在從前的確是憑著不斷的艱辛發奮而得到今日的成就。整個香港的財務, 也需要依仗這個財團的權力才可得以維持。

由於家世顯赫, 加上澤康財團的悠久而著名, 每天都有不少名門望族前往拜訪, 就連一些傳媒也爭相訪問我家的輝煌事跡。而且憑著圓滑的交際手腕, 父母往往都很快便能和各界人士打成一片。當然, 作為他們的獨女, 我每天也成為了各界的焦點。

可是, 那又如何呢? 我真的會為自己成了城中所說的名媛千金而感到驕傲、喜悅萬分嗎?

「這就是我們的獨女碧寧了。她很溫文爾雅的, 差不多所有名門公子都爭相當她的男友的。大家儘管慢慢認識她吧!

「大家好, 請稱呼我做Beverly便可以的了。請多多指教啊!」我還是禮貌、友善地和大家打招呼, 依舊一同寒暄一番。可是, 我心裡卻感到無奈和難耐呢…..天啊! 很想早點脫離這群人啊!

「哎唷! 想不到原來鄔氐伉儷的千金真的是如城中所說般, 是國色天香的大美人啊!
「鄔家千金擁有著如此攝人的美人胚子, 相信那些參加過選美的所謂「絕色佳麗」都無法和她比下去呢!
「好一朵極具吸引力的花, 正在散發著攝人心魂的芳香和氣質啊……

「謝啦。大家……太過獎囉!」面對一連串阿諛奉承的說話, 我還是害羞地一一回應了。可是, 其實我知道他們是為了逢迎我的父母, 好讓和他們維持著名利關係才會說出這番稱讚的說話。難道他們這番說話我能夠當真嗎? 恕我無法做到啊!

我畢竟只是普通人一名, 一出生便是一個模樣的了。不論外表怎樣加工、雕琢和修飾, 我始終是一塊平平無奇的石頭。那些阿諛奉承的說話, 我真的聽得太多, 已經感到太厭膩了。

「呵呵……從以前到現在, 不少公子哥兒的確拜過Beverly的石榴裙下的, 不論是出身名門世族的, 還是政壇官場的都有呢! 換轉是那些出身寒微的草根階層配我的外甥女? 得出的結果恐怕是「一朵鮮花插在牛糞上」呢!」一身穿金戴銀的打扮、說話帶點尖銳刻薄的舅舅, 在此時突然出現在眾人面前插話了。

「別說出這些話吧! 省得別人以為我們是甚麼下三流的粗人, 也有損我們的身分和地位啊!」我隱隱約約地聽到媽媽和舅舅正在竊竊私語。「是的是的, 我最好還是別在大眾面前說出如此鄙俗的說話好了……我會小心翼翼地注意自己的言詞好嗎?」剛才尖酸刻薄的舅舅, 面對著媽媽的「訓導」, 驀地唯唯諾諾。

「天啊! 為何大家總是把我的外表稱讚得像「衝上雲霄」呢? 我只是一個平凡無奇的普通女孩罷了, 又何來會吸引無數的異性追求呢? 況且…..我根本沒意思去結交甚麼男朋友啊!

我不禁仰天長嘆呢! 也許因為自己的身分過於特殊吧, 所以從小到大, 除了那些豪門貴族外, 我根本沒甚麼機會結交任何朋友。就連如今讀了大學, 即使較以前變得活躍爽朗、交遊廣闊, 又盡量釋放自己的真我本性於人前了, 可是, 朋友、同學們仍然因為我的身分, 而刻意對我謙恭有禮, 像是想和我保持距離呢!

我到底可以如何呢……?

「請問Beverly你目前還是學生吧?」一位叫寶珊的豪門千金問道。「呃……對啊, 目前就讀港大Sociology year 2。」我躊躇了一回, 才回答她的提問。

「呵呵……Beverly原來是個全港著名大學的學生哦? 不愧是才女呢! 就連我這個讀Harvard Psycho的也比不上你啊!」寶珊聽過後, 不禁對我讚許一回。可是, 我是察覺到, 她在背後是一直充滿著妒意和嘲諷呢!

Come on, Rose, 你又玩弄別人吧?」一位穿著長身tuxedo, 帶著深紅色蝴蝶結領帶的男士突然走到我們面前, 懷著嬉皮笑臉似的表情正在向寶珊雜亂哥柄。「才沒有呢! 我認識到如此可愛的女孩當朋友可真難得啊! Beverly, 對吧?

「呃…..還好啦。」面對寶珊這番突如其來的說話, 我不禁呆了一陣子。

Beverly 可是個港大學生, 受過高等教育的嘛!」一身紅寶石打扮的寶珊接著又道。「你看看, 所有地位高尚的人, 不論在香港還是歐美, 都是受過高等教育的。他們不知多知識廣闊啊! 可不像得有的人, 文盲似的, 更遑論知識狹隘與否呢!

「哎呀……你可別這樣踐踏別人囉。那些人只是連基本生活條件也沒有, 就連錢也賺不了, 又怎能供書教學呢? 這對他們來說已是癡心妄想的了! 我們不如體諒一下他們的處境吧!」那個男的, 又一唱一和了。看著兩人意氣風發、趾高氣昂的樣子, 我不禁感到咋舌呢!

雖然我們三人都在高興地談天說地, 狀甚投契, 不過我到底是覺得, 他們兩人只是抱持著先敬羅衣後敬人的心理, 根本不是真誠地結交朋友。也許……豪門子弟結交朋友的方式便是如此。

不久, 舞會開始了。

大家都在徐徐地擺弄身軀翩翩起舞。當然, 我也被不少男士邀請共舞囉。

只是與我共舞的, 不是那些花花公子便是紈子弟。看他們都只是貪圖美色, 欲求尋找到傾城瑰寶才邀請一些外表出眾的女孩共舞而已。那些女孩只要是出身名門望族, 都不難獲得男士們的垂青。

當然, 我同時看見不少千金小姐們, 面對著紳士們誠意的邀請, 她們也自然地不辭多讓囉。我也感覺到, 她們的主要目的都是為了覓得金龜婿, 以求名正言順成為少奶奶呢! 不然的話, 她們也是受不了男士們對自己的美色的垂青了。

又還是……大家都相爭通過這次舞會結交不同的豪門望族, 以求取得名利和提升自己在大家心目中的地位?

也許, 只有他們自己才是最清楚自己的目的和意圖……

兩小時的共舞隨著時光的飛逝結束了。接著便是聚餐的時間。大家都是有規律地、安靜地坐下, 節奏緩慢卻表現得大方得體似的, 正在耐心地等候著佳餚美食的來臨。

不久, 那些讓人垂涎三尺的佳餚大駕光臨了。魚翅、鮑魚、燕窩……這些如此珍貴的食物, 相信都是經過多番痛苦的過程和犧牲而得來的。

在場所有來賓仍舊安安靜靜地進膳。他們是已經嘗慣了這些佳餚而麻木了, 還是想保持著身為豪門望族應有的儀態? 這我可真不得而知了。

此時, 我隱約地聽到鄰座兩位衣著光鮮的闊太在竊竊私語。

「長時間都嘗著這些食物, 真是厭膩呢! 真是想品嚐一下街外普通人所吃的美食啊!
「算了。這些食物, 只是我們才能天天享用的。普通人要想品嚐它們? 相信都要多賺些錢才可呢!
「這麼一說, 那些出身寒酸的人恐怕即使怎樣努力掙錢, 也一輩子無法品嚐到普通人美食, 只能吃那些別人吃剩下來的冷飯菜汁, 更遑論我們所吃的了!
「沒辦法的, 誰叫他們的薪水那麼低嗎? 連基本的生活都要謹慎處理似的。一直拿綜援的更加不用說了。」
「現今經濟低迷, 失業率高嘛, 薪水自然會低囉。要怪的就只有怪那些人沒出色, 而且條件不足了! 怎像得我們? 受過高等優質教育自然贏得社會垂青囉! 不然的話, 為何就算身處失業率高企的社會, 我們仍能夠保住現有的職位呢?
「那倒是啦。我們有的是財力、地位和名聲, 社會各界都認同我們的嘛, 怎能和那些平民百姓相提並論呢?

……聽到她們這一連串對話, 又見到她們意氣風發、趾高氣揚的樣子, 我感覺到她們似乎從來沒真正受過苦, 難怪她們會說出如此刻薄、不體諒的說話了。當然, 我也理解到, 像我們這些身分的人, 在經濟環境差的情況下之所以倖免被裁員的危機, 也有賴本身的家族背景和人脈網絡罷了。

「喔? Beverly, 怎麼不吃東西啊? 你不餓嗎?」此時, 其中一位闊太突然友善地問道。

「呃…..不是啦, 只是身體有點不舒服罷了。謝謝關心。」我仍是微笑著回應。說實在的, 要我和那群人一同吃飯, 我簡直是甚麼也吃不下, 連胃口也暗自倒起來。

他們所說的、表現出的簡直是表裡不一、大相逕庭, 更顯得他們很虛偽呢!


「抱歉, 我有點胃痛, 想前往洗手間了。」忽然間, 我想出這個藉口出去靜一下。

終於可以暫時離開那群人了。我想藉著這個機會出外走走, 利用手提電話和自己最要好的朋友暢談一番。我幾經辛苦, 終於可以做回自己想做的事了。即使現在不能和朋友相見, 和她在電話中真情暢談, 釋放自己, 也不失是一種樂事呢!

我一邊聊電話, 一邊在那金光閃閃、富麗堂皇的走廊徘徊。忽然間, 我聽到一連串強烈的爭吵聲音, 還要是……很相熟呢!

「豈有此理! 好一個賴帳的人!!
「哼哈! 賴帳? 對待著像你這般水性陽花, 喜歡勾三搭四的女人又何來會賴帳啊?
「你這個臭男人有種! 先前才強逼我到你屋內, 和你發生一夜情, 現在居然當作甚麼事都沒發生過……簡直是不負責任啊!
Hey you come on! 居然在這裡搞事, 成個體統啊? 現在你這只會讓自己出醜於人前罷了, 可別連累我失去面子呢! 畢竟, 我是一個有體面的男人來的!
「對啊! 你是一個男人沒錯, 只是, 你是一個不知廉恥的臭男人呢!
「你這個賤人, 立即和我住口!!!

……一切情景, 終於讓我無意中撞破了。他們嘛, 正是剛才和我寒暄了好一會兒的寶珊與剛才那個搭訕的男人呢! 我還無意中看見……那男的竟向寶珊那化了濃妝的臉龐一掌狠狠地幗下去!!

我擔心寶珊會有事, 情急之下立刻上前調停他們的糾葛。其實, 我和他們畢竟不大相熟, 那麼為何還要好心地前往調解呢? 也許, 我是出於惻隱之心吧……

「你們怎麼了?」我懷著擔心的心情前往慰問他們。豈料, 我這片好心卻得不到好的回報, 反而換來了無情的一巴掌!

「啪!」這一巴掌正好是寶珊狠狠地向我的臉幗下來。沒錯, 我臉上的確像遭數枚針刺著一樣痛, 可是, 對於寶珊突如其來的一巴掌, 我感到大惑不解, 而且心裡很氣結。

「都是你這小丫頭不好! 若不是你在, Kelvin根本不會冷落我、羞辱我!」寶珊竟把剛才的糾紛的矛頭指向我身上, 我開始氣上心頭, 卻無法直接向她反抗。

「你說甚麼呢? 會否是你們剛剛吵完架, 心情不大好, 想發洩一下呢?」面對寶珊的指罵, 我仍然裝作平靜地反問她。可是, 不但無法讓這場僵局緩和下來, 反而使寶珊變本加厲呢!

「真不曉得你這像塊「豬扒」般的黃毛丫頭有何魅力, 竟能把這麼多的男人誘惑過來呢! 搞不好, 那些男人都是貪圖你家的名聲才成功被你吸引過來了! 要不然, 怎麼我長得如此美若天仙, 竟討不了男人歡心, 還招致了Kelvin的討厭和侮辱? 說實在, 像你這種貨色的女人, 在一些紅燈區簡直多的是!

寶珊如此無的放矢的人身攻擊, 簡直讓我感到很難受, 很氣憤呢!

Hey, Rose! 我根本沒想過會喜歡這種像塊平平無奇的石頭吧。即使如今要拋棄你, 身邊還有數之不盡的寶石讓我品嘗呢! 我會選擇這種爛石頭? 不免太沒眼光了吧?

沒錯, 這個叫Kelvin的男人, 的確成功幫我「討回」了清白。可是, 他那尖酸刻薄的說話, 令這個先前已受到了委屈的我, 更感到遭侮辱。

沒錯, 我的確只是個普通的女孩子。可是, 我是有自己的尊嚴的! 雖說這裡不是甚麼大庭廣眾的地方, 自己的自尊一下子遭到侮辱和糟蹋, 我可真不知日後怎樣面對自己和別人呢!

終於, 我忍無可忍地反擊! 給予他們的, 是一個平靜卻冷峻的反擊!

「你們剛才的糾紛, 我不想再理會, 畢竟那些事, 和我完全沒關係。不過, 我還是希望你們別再對別人作出無的放矢的侮辱! 說完那冷若冰河的說話, 我的心總算慢慢平愎了下來。不過, 我還是面露不悅之色, 悻悻然離去。

輾轉一會, 我終於回到那富麗堂皇的會場了。此時, 聚餐已經結束了。

面對一堆的人群, 我不得不抑壓自己憤怒的表情, 回復和顏悅色, 回到父母和親戚們面前。即使如此, 我臉上那紅磚般的掌痕, 卻是那淡淡的化妝不能遮蓋著的。終於, 還是讓我父母看見了, 還嚇了一大跳呢!

Beverly, 你臉上怎麼會紅得像紅磚般的? 到底發生了何事?」父親一臉緊張地問道。

「呃……沒甚麼啦, 也許是……」說到這裡, 我突然感覺到, 自己的雙眼開始感到澀起來。大家也像是開始察覺到……我雙眼漸漸通紅, 像是開始溢著淚水。沒錯, 我的確想哭, 卻是無法在眾人面前哭出來。

此時, 寶珊和叫Kelvin的突然現身在我們面前。我想哭的樣子竟然給這兩個讓我反感的人看到呢! 可是, 他們竟然同時間親切地凝望我, 像是想慰問我似的。我又感到大惑不解起來, 而且開始懷疑……他們暗地裡是正在嘲笑我呢!

「哎呀……Beverly, 怎麼了啦? 左臉、雙眼紅腫了啊。發生何事呢?」寶珊這時突然間友善、親切似的慰問我。哎呀! 怎麼會認識了這種虛偽的人啊? 搞不好她是存心掩飾自己剛才的「惡行」呢!

「抱歉, 我突然感到眩暈, 想回家休息了。」表面上, 我還是若無其事、和顏悅色, 仍然有禮地回應所有人。現在的我, 真的很想早點離開這個充滿虛假的豪門派對呢!

終於, 在沒任何人阻止的情況下, 我得以成功脫身了。在那車輛、人群和掛滿五光十色的霓虹燈的摩天大樓的交織下, 我獨自徘徊了好一陣子。

好了, 現在終於可以為自己逃出那虛假的世界而高興了。剛才低落的心情, 也為街外的花花世界舒緩了呢。

此時此刻, 我突然感覺到有一群人正在我背後呢! 我抬起頭來, 只見一大群人, 手正在提著攝錄機和掛著牌的麥克風……果然, 這群人正是「狗仔隊」!

只見他們狼狽地衝向我面前, 正想訪問我似的。「請問鄔小姐對於今晚澤康財團舉辦的舞會氣氛如何呢?」「請問為何鄔小姐你會突然提早離場呢?」面對記者們一連串的追問, 我感到不勝其煩啊!

「嗯, 這次的舞會很好, 我也過得很好。謝謝大家關心。」我還是很有禮地回答他們。可是……我已經感到很累了……

天啊! 為何我不論做甚麼事、說甚麼話、到甚麼地方, 都總是引起記者們的注意、追訪, 甚至一些平平無奇的瑣事, 也會被傳媒爭相報導? 我的自由究竟去了哪裡?

不論我是甚麼背景, 我始終是普通人一名。
日又復日的追蹤, 換來的卻是無謂的混帳。
人間本性孰真孰偽? 只有自己才可知曉。
不想再多解釋任何境況, 只求無拘無束地闖蕩。

……這正好是我的真切的心聲。
「當你以為自己成為世界的中心時,世界便會開始原諒你的幼稚及無知。」
--by 天宮真奈美@<AV>

"Achieve unlimited creation by limited resources."
"Anyone who infringes upon other's creation should never be forgiven."
--by Kagura@Invisible Soci
寶姐呢篇中篇小說既靈感係乜歌呀?

可能何超儀都係好似女主角咁諗喎。

回復 #2 抽刀斷水 的帖子

哼哼......抽水呢個問題問得真係好啦

一切既答案就晌呢度正式揭盅XD

「當你以為自己成為世界的中心時,世界便會開始原諒你的幼稚及無知。」
--by 天宮真奈美@<AV>

"Achieve unlimited creation by limited resources."
"Anyone who infringes upon other's creation should never be forgiven."
--by Kagura@Invisible Soci
我咪叫碧寧囉~估唔到我係個咁o既人......

回復 4# 的帖子

你在搜尋自己的名字麼?
支持鼓勵每位離教者
返回列表
高級模式 | 發新話題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換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