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覆 發帖

[原創作品] 生死不由我(修訂)

他眨著眼睛,眼前的螢幕出現一行又一行的字句。
十五年癱臥在床的日子,著實有很多積壓已久的感受,不吐不快。
每一天,他就靠左手幾隻尚能郁動的手指,連續七小時不眠不休地打字。即使醫生和護士好言相勸,他都依然故我。
欲語無言、欲說無從的鬱悶,沒有人比他更清楚。
因為他怕自己每一句說話,都被人當作是惹人憐憫的請求。
他對身邊每一對婉惜、悕憈的目光,漸漸由喜生厭,由厭生怨。他,厭倦於要讓旁人心裡好過一點,而故作堅強。
他不明白,正常之人,何以總認為他這類身體殘廢的人,之所以繼續生存,必然是意志堅強、熱愛生命?
何以他們認為自己都過不了的關口,他們就真的成功跨過?
他心裡明白,生存,純粹是從別人的意願。這十多年來,他就連掌管自己生存與否的權力,都拱手相讓。好像除了自己以外,世上沒有人想他安心離去。
不過,既然死不了,多想,也無謂。
他只知道,若然他繼續將所有事憋在心裡,心理上,他撐不了多久。
肉體的敗壞、肢體的虛廢,他不想受,亦已受了多個年頭。最痛苦的,莫過於前程,煙消﹔理想,雲散。
他曾經怨過相識的人,恨過滿天神佛。
他有過短暫開竅,亦試過故態復萌。
人生,已經喪失外在的驚喜,只剩餘心情的高低。
直至八年前的那一天,意外發生後的第七個年頭。
直至他,看得見牠們。
----
今日,牠如常坐在他身邊,一邊自說自話。
我見你日寫夜寫,其實你寫的是什麼?”牠撥起眼前的幾條髦毛,對著電腦螢幕,看得發呆。
幹嗎你今天不用工作? 你拍擋如何饒得你?”他問道。
唉…反正我們每晚都要等,頂多十時以後方要工作。就當我來陪陪你好了。牠答道,眼珠仍然順著螢幕上的字游走。
我倒想你真的帶我走,不是來探我!”他說道,然後乾咳了幾聲。
我不是跟你說了上千遍嗎? 閰王要你三更死,不許留人到五更,你命不該絕,就是命不該絕…牠,懶得回頭。
你這句說話,我已聽了八年了!”他說道。“八年來,我看著你們帶走患血癌的小孩、流產失血過多的孕婦、半生勞碌但又無緣見子女成家立室的慈父…太多不應該死的人,都過世了…”他指頭停下來,對著牠說。
“你在怪我麼?我們每晚要帶走誰,連我們也不清楚…反正你何故有緣成人,你不曉得﹔你何時、為何離開,亦不見得有理由可言…”牠說道。
“我每天都想…竟然是你,成了我的知己…對著你,我竟然可以暢所欲言,真諷刺…”他無奈地笑著說。
“我又何曾想過你會看見我們?”牠也笑著說。
“你…你今次何不再試試…”他勉強舉起幾個指頭,指著病床上攔杆的鎖扣。
“唉…你幹嗎總要這樣呀?你死,是你事。我不是死神,無能為力。生不由得你,何必強求死?”牠不奈煩地問道。
“你認為我這樣,還有什麼指望…現在,我除了想記下我的感想外,甚麼都不用想…”他說。
“我給你說的話,你總是忘了…”牠沒趣地答。
對答間,醫院大房門外,突然傳來一聲嚎叫。
“啊!是阿牛!幹嗎牠今天這麼早就來找我?”牠回過頭來,望出門外。
“你不是說人死,不由得你們決定嗎?”他問道。
牠,沒有理會他,徑自走出門外。
---
過了良久,房外站著一個熟悉的身影,徐徐走到他的跟前。
“啊…爸,時候不早了,你幹嗎…探病時間不是過了嗎?”他張開惺忪的睡眼問道。
“兒子,沒打緊…護士和醫生說你從早到晚打個不停,叫我來勸一勸你罷了。”父親說道。
“爸,幹嗎連你也這樣…我真的不會有什麼問題…我只是有太多感受,想趁記性還好時一一記下來罷了。”他答道。
“放心,兒子…”父親說著,輕拭著枯稿的眼皮。
“問題就是…日子太長了…”他無奈地答道。
“兒子,我作為你的父親,當然不願見你有任何不測…”父親說道。“我亦清楚,你是為著我,強裝堅強…別人只想到你有多苦,卻從未想過你如何忍受這些痛苦…這點,我是明白的…”
他的指頭,輕輕觸碰父親擱在被子的雙手,默然無語。
“這十多年,上天亦實在對你太過殘忍了…”父親滴著淚說。
“爸,不要這樣、不要這樣…”他哽咽地說道。
“這十五年來,我每天都來聽你…不…是要你聽我訴心事,難為了你吧…”父親破涕而笑。“怪就怪我口齒不清,說得不清楚…”父親說。
“我只想你知…你的想法…我是明白的…”
話音甫落,牠,和牠,走回病房。
“對不起,是時候要走了…”牠說道,低著嗓子。
“我明白…我知道…”父親站起來,伸伸腰骨,往地上踏了兩腳。“哈…我真的沒想過這麼快…
但是,我至少都了結我這件心事…多謝你們”
“爸…你怎麼…你怎麼…”還在床塌的他,只是呆望父親,沒有反應。
當下,他的腦裡,一片空面。
但是,他的眼裡,卻正不斷放映著兒時與父親到公園玩耍、家人為自己辦生日會、一起出外渡假、大學畢業等美好的片段。當中有弟妹、有已過世的母親、有父親、有朋友、有過自己愛過的人…
刹那間,十多年來都未有緬懷過的片段,都瞬間潮著眼簾,踏眼而來。
那段美好的日子,彷彿將他牢牢的覆蓋。他只感到輕浮、感到迷糊,不單是指頭會動,四肢也好像突然間再聽其呼使,隨意擺動。
“你,也跟我們走吧…”牠,對他說。
他沒有說什麼。
他亦說不出什麼。
那一夜,這間病房,沉浸在一個單一的音符中,沒有起伏,沒有跳動。地上軟癱著一個乏力的藥包,藥水無聲地沾濕著他的被單。
“朋友,這是我唯一可做的了…”牠,再次撥開頸項的髦毛,遠處等候著的拍擋,擰一擰頭上的一對角,走在前頭。
他,望著這十五年一動也不動的冷軀,是何等的百感交雜。
的確,生與死,由不了他。
然而,究竟他是想生,還是想死,這個問題,都不由他。
。。。
不知何意。。。
望解惑。。
或者。。。就如此這般吧。。。
原帖由 onlyaaaa 於 2008-4-24 21:25 發表
。。。
不知何意。。。
望解惑。。
或者。。。就如此這般吧。。。


thou art actually up to thy name ,

only AAAA
i.e.
only of the grade ``AAAA''


by the way ,
by the current-credit-rating-for-those-financial-institutions done by Standard&oor e.t.c. ,
could 1 attain up to only as far as ``AAA'' ,;---^)

cheers ThANK ye , thine truly the humble servant , :跪拜:
原帖由 prussianz 於 2008-4-23 07:14 發表



>>>>>>>>> 偶然看到一个连接

is this 连接 by Onlyaaaa ??

cheers ThANK ye
:跪拜::跪拜:

原帖由 口琴王 於 2008-4-23 19:12 發表 [url=redirect.php?goto=findpost&pid=18055&ptid=1767][/url]
是的,不然我不会过来这里
exChristian.info前基督徒,主力:淚儿/泪儿,WEIYAN,龙井树。。。。。。。。。。。。。。。。。。。。。。。。警告 基督徒:你们一定不够他们玩
realChristianities.com雪龙坛
原帖由 onlyaaaa 於 2008-4-24 21:25 發表
。。。
不知何意。。。
望解惑。。
或者。。。就如此這般吧。。。

嗯,一份藝術品,在創作完成之後,就屬於觀眾的了。讓我這個觀眾解惑吧。

這篇文章應是叙述「安樂死」,那個在床上打字的人,類似霍金、或者是香港著名全身癱瘓的「斌仔」(他著有厚厚的一本書《我要安樂死》,我在書局翻過,感覺有點戾氣)。牠們嘛,像是牛鬼蛇神之類的鬼卒。

打字,似是半植物人的唯一生趣,他希望安樂死,然而法例並未容許,社會風氣也不斷以他們的角度鼓吹「人生滿希望」。

惑都應該差不多解好吧?
支持鼓勵每位離教者
alas


都是沒有 女巫的 美麗愛情 幸福婚姻

any way , cheers ThANK ye , My Dear Sir CUJLM ,
exChristian.info前基督徒,主力:淚儿/泪儿,WEIYAN,龙井树。。。。。。。。。。。。。。。。。。。。。。。。警告 基督徒:你们一定不够他们玩
realChristianities.com雪龙坛
返回列表
高級模式 | 發新話題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換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