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覆 發帖

科学、理性与基督教

科学、理性与基督教
  科学(Science)一词,意即知识。《韦氏大辞典》有几个定义,其中一个最简单明了的是:「科学是自然物质界的系统知识」。故凡超乎自然物质界的知识,如宗教、灵界,就不属科学范围,而是属神学范围。神学研究的对象不是物质,当然是不能用探究物质的方法来探究。
  同一层次的知识,彼此连系,才可以系统化。科学与神学既非同一层次,彼此系统化便有困难。但它们有一个共同的挂钩,那是来源问题,也即创造问题。神学探讨「创造之主」,科学探究「受造之物」。二者可说都以「创造」为出发点。若无创造,便无万物,包括人类,那么科学与神学皆无可能。我们生活在自然世界中,较易了解物质基层的知识,对灵界高层的知识,则较难明白。
  科学是利用感官、理智、工具与仪器,探究自然万物的工作。人的感官功能有限,必须用工具和仪器辅助。但同时,人在工作上,也反映了他的弱点,例如:无能、偏见、虚浮、主观、自私与夸张等。人不是万能,所造的工具亦不可能万能。因此科学也不是万能。
  科学精神
  从事科学的人,必须自认所知极少,再而驱除成见,实事求是,虚心地求证,严谨地治学,锲而不舍,直至认知。但单就这一方面来说,也不容易做到。因为每一个人有意或无意,都有自己的世界观,对客观资讯的评估,多少受到先入为主的世界观影响。并且人容易冲动,流于肤浅,所以常见不少人狂热,偏向这方面或那方面;例如大喊「科学万能」、「双手万能」者,就是一例。
  科学假设
  科学家假设在自然物质界中,有一致的自然规律,叫作「自然划一原则」(Principle of Uniformity of Nature),亦即自然律不因时间、空间、观察,或实验的人而变。换言之,相信自然物质界有固定的秩序,否则,客观上便无探究的可能。科学又假设,自然界的奥秘是人可以理解的,否 则主观探究便无法起步。规律与秩序是设计的表现;设计必需有设计者。自然界能被理解,就表明了它由最高的理智(即神的理智)而创造。无理智的产物非人所能理解,例如一只小鸟,不管它在白纸上留下多少脚印,我们都无法知其所云。
  科学方法
  科学观察和实验,使用度、量、衡为客观标准。凡不能用客观定量考究的,严格地说都不属科学范围。例如精神抽象方面的爱、恨、善、恶、怯弱、勇敢等等,都不能客观作「量」的测定,只能主观作「质」的形容。
  至于理解方面,需要在没有政治或人事 压力下,才可根据逻辑自由思考、讨论、归纳或演绎;这就是为甚么自由社会有利于科学发展的原因。若是政治干涉知识,凡 政权不悦的,即使是事实,也不容 发表,那么求知的事业,便难于运作。
  科学的目标
  科学的目标是寻求自然系统中的事实及原因,不涉及超自然。但不涉及超自然,并不等于否认超自然。这点许多人都弄糊涂,所以才有唯物论者以偏盖全的现象。
  正因为科学探究要求严谨,所得的讯息清晰明确,所以科学探究的范围甚窄小。而即使如此,
  科学知识仍不是永恒不变的真理;它有随时被推翻或修正的可能。这便是科学知识的「暂时性」。二十世纪最杰出的科学哲理家朴柏(Karl Popper),已清楚给我们解释,科学归纳法所得的「定律」,虽由百万个事实支持,仍只能如采样法(Sampling)得出简略性的结果,不能保证永无例外情形。科学发现的事实却可推翻已有的理论。尚未推翻的理论,算为「暂作此论」;尚未推翻的定律,则作为「近似真实」。故此,欲在科学中寻求永恒不变真理,必招致失望。
  科学只能知道:自然万物是「怎样的」;不能知道「怎么会这样」。笔者年轻时,在中国上大学一年级化学课,听一位留学美国化学博士教授大谈化学原素周期表,他对原子构造与性质的秩序与周期性甚为详熟,但下课后,一个同学问他:「怎么会这样?」他便瞠目答不上来。类似的问题,例如:「 为甚么人只有两只眼睛、两只脚?」「为甚么人没有翅膀?」「为甚么兔子不能像牛那般大?」「为甚么马不能像猫那么小?」千千万万个「为甚么」,都是科学不能解答的。惟有圣经告诉我们:「...万物是因他(上帝)的旨意被创造而有的」(启示录四11)。只有神自己才能给我们最后答案。
  科学家可以在大自然的体系中,追究彼此的 关系与原因,但对整个大自然的存在,即最终的来源问题,便无法探讨。这好比研究一所房子的结构,可以知道建造的先后次序,却永远找不到建造房子的工程师。根据常理与逻辑推断,必有一位设计的工程师在先,而这位设计、建造宇宙的工程师,便是基督徒所敬拜的创造者。
  基督徒敬拜「独一真神」,相信宇宙的一元性,作为科学寻求划一定律的心理基础,因而帮助了科学寻求普通定律的发展,这是历史事实;也是东方多神信仰文化土壤培植不出科学的原因。
  科学需要逻辑思想作归纳或演绎,前已提及,逻辑思想即理性的正当运作,如古希腊人所发展的。法国哲学家勒农(Renan)说:「一个人的心意未直接或间接纳入希腊的纪律,便缺乏了正当训练。」当基督教在 犹太兴起之后,以宗教本位的希伯 来民族思想,与以理性为本位的希腊民族思想,起了调和作用。因为希腊传统的多神信仰,已为哲学思想家所否定,「毁灭乾净」(注一)。胡适之先生说:「相当于中国汉朝以后,犹太系加入希腊 系,成了欧洲的中古哲学」(注二)。屠正叔 说:「… 试考 欧化发达之本末及其精神所在,乃知希伯来之思想不独不为学术进步之阻碍,且实有助长之大功焉。」(注三)
  最显著的例子是基督教神学的发展,以理智探讨信仰,即「以理证信,以信辅理」。理性为人体功能之一,有其限度。理性不足时,需要信仰辅助。反之,古代神话或迷信受希腊理性考验后,便无法立足。历史家说:「罗马帝国起初的三个世纪…希腊与罗马的旧宗教都已失去生机,虽然形式仍然维持,谁也不真相信朱庇特(Jupiter)及他的诸神明。企图以皇帝及国家为中心的宗教也失败了。」(注四)
  亚力山大大帝以后数百年间,希腊文化──语文、艺术、科学、哲学,远播南欧、中东、北非,成为国际性新文化,称为「希腊化的文化」(Hellenistic Culture)。犹太国便在其影响范围内。第一世纪最杰出的基督教宣教士使徒保 罗,深受希腊文化薰陶,理性极强。在他所写的书信及讲道中,皆已呈露。他驳斥伊比鸠鲁(Epicurus,B.C.342-270)派,主张人生只以追求快乐为目的的论调;也驳斥斯多亚(Stoicism)派克制情欲,置苦乐生死于度外,以理智追求至善的论调。这二派是当时盛行的哲学(参使徒行传十七18)。他以宇宙万物,作为神存在及具有大能的具体实证。既有「所造之物」,必有「造物之主」;叫人无法否认,神即是造物之主。
  虽然保罗的理性极强,但他不是理性主义(Rationalism)者。他在大马色路上,有很不寻常的经验,令他从反对基督的福音,转变为不顾性命传扬福音。但他又不是经验主义(Empiricism)者,而是极重「信」的人。他在名重一 时的律法师迦玛列门下受教,一生勤读不倦,知识极为丰富。但他又不高举知识,反而著重爱心。因为他所传的是真理。真理与理性、经验、知识,都可沾边,但不偏于一方。后来中世纪的教会领导或神学家,也因同受希腊文化的薰陶,理性强劲。历史家说:「中世纪欧洲最富创作性的思想家,皆出自教会。例如罗介培根(Roger Bacon)与阿奎那(Thomas Aquinas),他们醉心于学术的冲力,即来自对基督耶稣的献身」(注五)。中世纪教会有「文明堡垒」之誉,神学被尊为「百科之后」。
  近四世纪以来,现代科学的发展,可追溯到欧洲中世纪基督教大学中的教师(Schoolman)。他们继希腊之后,首次再以客观理性,严谨探讨自然万物,重视思想合理化,并锲而不舍、潜心研究的精神,奠定 现代科学的基 础。特别是英国牛津的方济各会(Fransiscan)学者,在光学的 实验中,给物理学带来了新 趋势。再经过十四、十五世纪的努力,直至意人加利略(Galileo,1564-1642),成为高潮,被视为现代科学家的第一人。继来杰出的科学家,多数信仰基督,如:
  一.克卜勒(JohannKepler,1571-1630)被认为天文学的创始人,证明太阳中心说。他说他只是「思神之所思」,跟进神之思路而已。
  二.培根(FrancisBacon1561-1626)的贡献是强调实验,由数据 归纳的「科学方法」。他说:「我们有两部书可以学习,以免谬误。一本是圣经,启示神的旨意。另一本为造物,彰显他的大能。」
  三.巴斯加(BlaisePascal,1623-62)为大数学家,创动水力学及静水力学,发明气压计,贡献甚多。他说:「作基督徒必不亏本,即使他死时发觉没有上帝,徒然相信,他仍无所失,因为他在世已较同伴们活得更快乐。但是,若有上帝及天堂地狱,那么,他得了天堂,他的同伴则一切消灭在地狱中。」
  四.波义耳(RobertBoyle1627-91)是现代化学鼻祖,皇家学会的创办人之一,发现气体力学原则。他是个虔诚的基督徒与圣经学者,以经济支持翻译圣经及宣教事业。
  五.雷伊(JohnRay1627-1705)为美国自然历史鼻祖,当时动植物学的权威,著书阐扬创造论,反对笛卡儿(Descartes,1596-1650)的机械说。
  六.牛顿(IsaacNewton,1642-1727)发现万有引力,以公式说明运动三定律。发展微积分,又在光学上贡献很大,制第一架反射望远镜。他是个圣经学者,对圣经预言有特别的心得。
  七.林奈(CarolusLinnaeus,1707-78)是生物分类学鼻祖。他是很虔诚的基督徒,相信各种生物皆为上主创造,而非唯物进化。
  八.莱布尼兹(GattfriedW.Leibnitz,1646-1716)是极具才干的数学家与哲学家,与牛顿同时发现微积分,他认为现在的物质世界为各种可能性中之最佳选择。
  
  九.柏金森(JamesParkinson,1755-1824)在医学界很有贡献,柏金森病因他发现而以他为名,他有许多证道文章。
  十.法拉第(MichaelFaraday,1791-1867)世界公认他是最大科学家之一,发展电学与磁学,在教会中活跃事奉,他说:「惟有圣经,不加不减,是每人在各样境况中独一充分的向导。」
  十一.邱维埃(GergesCuvier,1769-1832)是伟大的解剖学及古生物学家,是创造论的健将。
  十二.道尔顿(JohnDalton,1766-1844),现代原子学说的倡导者,在气象学中也有大贡献,也是发现色盲的人,是一位虔诚的信徒。
  十三.阿加西(LouisAgassiz,1807-73)是一位古生物学家,对鱼类研究有杰出的成就,坚信圣经的学者。
  十四.巴斯德(LouisPasteur,1822-95)是杰出的细菌学家,第一个认为细菌为致病的原因。是虔敬神的人。
  十五.克尔文(WilliamThompson, LordKelvin,1842-1907)他在物理及数学上的 贡献几与牛顿及法拉第并驾齐驱;这三位都是笃信圣经的人。克尔文是第一个采用「能」的观念的科学家。
  十六.马克士威(JosephClarkMaxwell,1831-79)是笃信圣经的学者,在电磁场理论有卓越贡献。
  等等杰出科学家不胜枚举。欧洲首创从事科学研究的伦敦皇家学会(RoyalSociety),初期会员中百分之九十为基督徒,而当时社会中基督徒仅占人口百分之二十。除历史人物外,今日世界各国的科学家有基督信仰,从事科技研究或教育者,比比皆是,他们可以一方面探究自然之奥秘,一方面赞美创造主造物之大智大能;科学与神学携手并进。前者究察神之工,知道造物主的存在;后者领悟神之言,接受天父的训诲。
  
  

回復 1# 的帖子

十七‧
de omnibus dubitandum
建议楼主去看本书
《西方的哲学》--伯特兰·罗素
你就可以了解到,
你在上面所列的那些科学家们
他们对于信仰和理性的看法了
要找寻问题的根源,别看到表面就以为找到真理了
简明版《西方的智慧》
本來一個正常人的思維是不會去為某某科學家,名人,聖人與其宗教信仰作過多的聯繫,但這種看待事物方法的先河是基督文化下產生的。

因為基督文化歷來都很喜歡拿名人,聖人信教這一類低級廣告來招攬信徒。但即使某名人,聖人信基督教又如何?他們的成就與宗教信仰又有什麼關係?為何樓主你卻與那些成就就沒有一點關係?

基督徒=卑鄙無恥=信仰騙子=文化土匪=真神妄想病患=中世紀政教合一精神病患=天生下賤(甘願為奴)=智商低下=當不了漢奸(都話智商太低)=洋奴(如信基督文化中國人)=黃皮白心
以消滅基督文化為己任
原帖由 逆源 於 2008-5-1 12:16 發表
他們的成就與宗教信仰又有什麼關係?
有。關係就是,若然他們不是信移鼠大聖的,成就會更大
de omnibus dubitandum
>而当时社会中基督徒仅占人口百分之二十。

謊話。
十六世紀的歐洲仍然存在著異端裁判所
英國至20世紀仍存在Blasphemy Law
要是十九世紀的歐洲足足有八成的非基督徒(天主教+新教)人口的話
則歐洲只會剩下兩成的人口。
以上為我的發言OTL
返回列表
高級模式 | 發新話題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換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