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覆 發帖
這晚,趙太照常打仔,打得呼天搶地。隔鄰陳先生忍無可忍,逕自走到趙太單位的鐵閘,好心相勸。
兒子是屬於我的,我要怎樣教,與你何干?”趙太放下兒子的汗衫,手撐著腰,一鞭藤條指住陳先生怒喝著。趙太兒子見母親放手,立時沖到洗手間,狠狠關上鐵門,嘭的一聲,躲在那裏一聲不響。
陳先生面對趙太突如其來的一招揚鞭,神態自若。正當他要將手放在鐵閘之時,手未及閘,就惹來一股狠風來襲。幸好陳先生尚算眼明手快,急急鬆手。
趙太,我跟你講,任兒子多頑皮,怎樣打也好,都是你理虧…陳先生一邊向手背吹風,一邊說著。
陳生,我跟你說多一次,兒子是屬於我,這是我家事,關你屁事!”趙太再大喝一聲。
趙太,你這就錯了!你兒子,從就不是你的…陳先生說。
你說什麼!”趙太一鞭向陳先生揮來,嚇得陳先生急急退後三丈。
趙太,兒子是你所生,不等於是屬於你的。他的命,不屬於你﹔他的自尊,更不是屬於你再者,多年來,我看你亦沒給過他什麼自尊。
趙太怒不可遏,走到閘前再到藤條一揮,豈料不知是否用力過度,藤條竟然卡在鐵閘的隙縫間,任趙太狂拉怒扯,都鬱動不得。
趙太,只有你買下來的死物,是屬於你。好像這條藤條,是你買來的,你即管扭彎、弄斷、火燒都可以,沒有人會在意,沒有人會過問。但你的兒子,就是一條寶貴的生命…我不是說你會錯手弄出人命…我只想說,任何牽涉生命的事,都是所有人的事,是樓下李生的事,是樓上曾小姐的事,是整座樓、整個屋邨、整個地方的事。你給了你兒子一條命,命就是屬於他,你不能收回,亦沒權收回。我作為一個人,聽到你兒子呼天搶地,見到你現在形同強搶,絕到有責任出聲…
就正這時,趙太終於成功掙脫藤條,藤條順勢抽起,但由於她一味蠻力,藤條彈離時衝力太大,她整個人順時墜後,差點人仰馬翻。
“…況且連你自已也這般狠心,我不來關心,誰來理他!?” 陳先生說。
一時失衡的趙太,稍稍站穩陣腳,漸漸定過神來。她望著早已靠鐵閘的陳先生,她放下藤條,緩緩走到陳先生跟前。
你看…趙太的手指朝陳先生面脥一戮。
你這個…趙太手指再朝陳先生手指頭一戮。
這個模樣…趙太再朝他另一隻手的手腕一戮。
憑什麼…她又朝他額頭一戮。
…教訓我!”她最後一落在陳先生心口,狠狠地將他推開。
在趙太喝退間,陳先生什麼都不說。
趙太每戮一下,他都是隱隱發出一聲低沉的悲鳴。
趙太的手指印,狠狠在他每一塊繃帶和膠布冮,印著一個如漣漪的烙印。
你還是想想自己今晚如何去哄哄你個兒子,求他手口留情吧!”
嘭的一聲,趙太狠狠關上了木門。
不消半分鐘,趙太家裏又再傳出一陣陣悲鳴。
陳先生向行近幾步,靠著牆上,緩緩坐下來,一聲不響。
他,望著周圍萬家如常的燈火,不自覺志地流下一滴淚。
整條冷巷,沉靜如常。
他,連自己是屬於誰,也不清楚。

(寫於聽到新聞提及中國批評外界干涉其內政之時)
返回列表
高級模式 | 發新話題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換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