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覆 發帖

臨終信主

分享一則教會最近要辦的喪事...令人唏噓...

教會某弟兄父親長期多病,最近入院進行手術,豈料手術後引發心臟病...一直昏迷了大半個月後離世...
我今天收到來自教會傳道的email,說這位世伯的葬禮將以基督教儀式舉行,邀請教會弟兄姊妹出席及幫手於安息禮拜中唱詩歌。
根據該傳道人所說,於世伯彌留之際,有人盡力在他耳邊傳福音,只是世伯未有機會表示是否願意信主。但他的家人
(當中也有非基督徒) 也希望以基督教儀式舉行葬禮。據傳道人的說法:「相信,一個人的得救與否,只有天父才能定論。」

我雖然並未正式訪問過該位弟兄,但想他必為著父親未能在生前「決志」信主感到難過、自責,所以才決定要為父親安排一場
「安息禮拜」,讓父親「安息」之餘也為自己「安心」—— 我們已經為他做了「安息禮拜」,上帝總不能不認他吧?我也聽說
過,有人會為他們信主之前已經離開人世的父母祈禱,求主「格外開恩」讓他們未曾聽到福音的父母也能得此「恩典」...

再一次想到,為什麼上帝要讓屬祂的人如此痛苦,面對生離死別,除了哀傷的心情,還要為著離去的家人得著「救贖」與否而加重
自己的心理負擔?再說,有不少教會長執、傳道甚至牧師的父母、家人也不是基督徒,想想他日他們在天國看見許許多多因著他們
佈道、講道而信主的人,卻看不見將自己養育成人的父母,豈不荒謬至極??何況,教會對仍然在世的基督徒要求嚴格,也要求
信徒不斷重且自己對信仰的堅定,以達至「主內更新自己」的目標,但面對「要緊關頭」,卻將福音看成「天國最後入場卷」;
明知機會渺茫,卻偏偏含糊其言,說「只有天父才能定論」,一句話便將慕道班強調的「得救確據」忘得一乾二淨,豈不成了
「雙重標準」?但是,站在人道立場,總不成於此際將那些「不信便受永火」等諸如此類的經文拿出來給弟兄看吧...他一定會抓狂的...那麼,「信」與「不信」到最後,到底確是「有根有據」還是「自我安慰」而已?

坦白說,我的父母也不是基督徒 (甚至有點「反基」),過往為著「向家人傳福音」之「心志」,多次弄得自己與家人不愉快。
現在我已經學會看開一點,如果我們只有一生的時間與家人相聚、相處,應該多花點心思去愛他們多點,以免日後後悔,而不是
為著「信主」的爭拗而今大家於有限的相處時間也過得不快樂吧...就算他們真的此生與「救恩」無緣,起碼我已盡己力去愛他們,
不用靠根本沒有把握的所謂「永生」來彌補此生未盡之孝道吧...

一句到尾...全能的上帝將別人是否信靠祂,歸向祂的如此「重任」交付信徒手中,實在是「大石責死蟹」,信徒壓力之重,要承受
的自責、失望...會是一個愛世人的上帝希望見到的嗎??







回復 1# Jennifer 的帖子

原帖由 Jennifer 於 2008-6-6 12:18 發表
全能的上帝將別人是否信靠祂,歸向祂的如此「重任」交付信徒手中,實在是「大石責死蟹」,信徒壓力之重,要承受
的自責、失望...會是一個愛世人的上帝希望見到的嗎??


會. 自從約伯記後, 耶神似乎樂此不疲...

回復 1# Jennifer 的帖子

除了「離教書」之外,請抽抽網主起草一份「從未入教聲明書」,吾人填妥後複印多份分送全球所有教會,以免不幸去世後被無辜舉辨大秦景教白事
de omnibus dubitandum

回復 3# 沙文 的帖子

那麼如果不幸去世後被舉辦其他宗教的白事又如何?

回復 4# Jennifer 的帖子

本網是針對christianity而設的,所以抽抽網主只負責此部份。其他宗教事宜請移玉到相關網站辦理
de omnibus dubitandum

回復 5# 沙文 的帖子

要於臨終前走訪所有宗教網站「表明立場」,可能會比死本身更難受

回復 6# Jennifer 的帖子

那做過此事後,妳死時就不會覺得難受了。此亦相當好啦
de omnibus dubitandum

回復 1# Jennifer 的帖子

你的手筆?

由於教徒在心靈上及人際上皆倚賴教會,因此在面對至親的喪禮上,也必然希望教會能幫忙。事實上,從安排喪禮、各種儀式、選擇墓地、至有一群人參與鞠躬等,教會都可以提供強大支援。而在教會內亦有弟兄姊妹安慰家屬(順便向未信者傳教),這些都對徬徨失去至親的人有很大幫助。

當然啦,樓主所述的那種自責,是倚賴教會的其中一樣副作用。對於心硬的親人,總會擔心日後上天堂的問題。假如這個時候,牧師根據聖經玉律,真實地說明未信主而死去的親友,將下地獄受永火之刑,相信會刺激到教徒家屬發神經,因此牧師大都會識時務地含糊其辭。

牧師的父母信仰問題,一般教徒還是少擔心吧。個人認為,身為牧師,其實早已不相信「信者上天堂,不信者下地獄」這個篩選機制了,只是為了能繼續糊口,唯有繼續著這謊言吧。

對於沙文之輩,臨死前被屈成信主,死也不瞑目呢。
支持鼓勵每位離教者

回復 8# 抽刀斷水 的帖子

是我的手筆

據我自己所見,很多時教會弟兄姊妹之親人並非教徒,而其他家人亦選擇以其他宗教形式
舉行葬禮,所以弟兄姊妹並沒有幫忙的份兒,甚至該弟兄姊妹亦由於不便參與儀式而非常
「得閒」...

到底葬禮是否適合傳道的場合?我真的聽過一位牧師在一個安息禮拜中以類似「恐嚇」的
心吻說:「若然未報,時辰未到」 以警惕在世的家屬朋友們上帝必在預定的時間內
清算我們一生的功過 (當然「當事人」已經信主多年亦去得安詳...他一定不在被「恐嚇」
之列啦... ) 原來這牧師以為人信主是因為「怕死」...

回復 9# Jennifer 的帖子

你沒聽說過宗教是源於恐懼嗎?對死亡的恐懼,也是相信耶神的重要原因。牧師在葬禮上這樣落力推廣,當然是十分有利的:一方面可以利用死亡招攬新血,另一方面如沙文等反基者又會因要尊重場合和死者家屬而乖乖收口,此真一石二鳥之妙計。

參考:靈堂上的笑話:一個喪禮兩種儀式
支持鼓勵每位離教者

回復 10# 抽刀斷水 的帖子

參考:靈堂上的笑話:一個喪禮兩種儀式 --> 咁誇??  好在我未見過...
平心而論,也有很多克制的基督徒只會默默祈禱及尊重其他宗教的...

回復 11# Jennifer 的帖子

有沒有看過基督教與中國傳統有關祭祖的爭議?拙作舊文:

清明節屬於農曆二十四節氣之一,約在每年公曆四月四日至四月六日之間。清明節源自古代帝王將相墓祭之禮,自古中國民間也在這天進行祭祀祖先活動,香港人一般都會到墳場去掃墓,懷念先人。而重陽節是在農曆九月初九,該日也會有祭祀活動。

中國人崇尚孝道美德,講求慎終追遠。一般香港人對很多中國傳統儀式都已簡化,唯在清明節仍堅持準備香燭祭品,在人多擠逼的墳墓中進行拜祖先活動。

天主教自從傳入中國後,一直都對祭祖活動的態度反覆,最著名的就是清代的禮儀之爭。在十七世紀初天主教來華傳教初期,利瑪竇等傳教士並不抗拒祭祖儀式,但後來羅馬教廷於1704及1715年曾兩度頒令,禁止中國教徒進行祭祖及祠堂活動。此舉令當時已決志信耶穌並寫下著名七言律詩《基督死》的康熙皇帝大為不滿,並於1720年下令禁止洋人在中國傳教,和驅逐大部分傳教士出境。到了1845年,傳教士挾著鴉片戰爭之勢,逼令道光皇帝解除對天主教的禁令。直到1939年,羅馬教廷才撤消了當時關於中國祭祖禮儀的禁令。

基督教就祭祖的立場亦搖擺不定,自十九世紀初基督教傳入中國至今,不同時期的不同教派的不同牧師,會就祭祖的整體或不同部分的儀式發表不同意見,莫衷一是。

時至今日的香港,關於祭祖方面的零碎衝突亦從未休止過。一家人在清明節掃墓時,基督徒子女往往拒絕上香及準備祭品,只呆站不動,有些更拒絕跟家人一起掃墓,更離譜甚至會拆毀祖先靈位、搗亂祖宗祀堂等。這些都嚴重損害家庭倫理關係,對中國尊崇孝道及慎終追遠文化產生極大破壞。這些衝突亦同時發生在當家中有親人去世時,不同宗教的喪禮儀式的爭拗,通常是基督徒子女聯同其所屬教會與其家族傳統長輩作正面衝突,有時甚至會有一位先人、兩個不同喪禮儀式的情況出現。

真不明白,本來是屬於一個家庭、一個家族、一個民族的事情,卻要受到外人的指指點點,去決定是否「批准」祭祖。在「你和你的家人都必得救」之前,已「家無寧日」、「家門不幸」了。
支持鼓勵每位離教者

回復 12# 抽刀斷水 的帖子

一切因由都是 保羅 於 林前8章 關於 「祭偶像之物」的看法而引起的...

「祭偶像」是否就等於「祭祖」?「慎終追遠」本身並無不妥,但我個人
認為,若人們以為「祭祖」之行動是獲得祖先保佑家宅平安、升官發財、
學業進步...之類的「交換條件」,則心態上與我們嘲笑的「基督徒」(拜耶穌
以保自身平安之輩) 其實並無分別...另外,如要故意大量花費於祭品之上以祈
獲得先人「青睞」,實在亦與奉獻金錢予教會以祈獲得上天「傾福與你,直至
無處可容」(見瑪拉基書) 之心態一樣...

假如我們認為先人的地位與在世的長輩親人相同,我想,他們見子孫們有心前來
探視,打掃一下他們的「家」,及仍然記得他們在世活過,也會很開心,很安慰
的了 (至少我會這麼想——假如我一天成了「先人」的話... )
就此題目再分享一些...

不知大家有否收看昨晚的「鏗鏘集」?節目主題圍繞一對母女,媽媽患上末期癌症後的
生命最後記錄。媽媽篤信基督,於訪問時表示深信自己無論是生是死,總是神的兒女,
而她亦深信於天家可以與女兒再重聚,所以她並不害怕死亡。最後這位媽媽離開了,親人
也為她辦了安息禮拜。

她的分享,今我想起某寬頻公司最初推出100MB寬頻服務時的廣告slogan:「生有限,
但願活無限。」生命無論對一個有信仰/沒有信仰的人來說,都是太短暫。尤其是對沒有
信仰的人來講,人生在世如果只有一回,而死後並沒有「出路」,他們面對死亡時的痛苦、
擔憂,可想而知。我們在這裡辯論一切關於宗教、信仰、教義...等等,都是我們對生命
還有主權、選擇的時候可以做的;但當我們面對死亡,面對漸漸失去自己生命主權的
時候,我們又會如何選擇?或許,選擇唾手可得的「永生」,但求心之所安,與所愛的
人在天國「再續未了緣」,會是很多人的選擇。因為到那時他/她已經 "has nothing to
lose" ,為何不為自己的人生購買最後一份「保險」?但是,對於我們這班仍然在生 (touch wood )
的人來說,信仰 (起碼是大家喜歡在這裡討論的基督教信仰) 實在有太多不完美、
不合理、甚至不為人信服的地方。那麼,我們是否也要等到快將失去生命,沒有什麼再可以
計較的時候,才覺得上帝可愛?神學家保羅.田立克 (Paul Tillich) 說過,宗教是對生命的
「終極關懷」;但到最後,原來宗教信仰只「關懷」了我們的「終極」需要,而要我們在
尚未到達「終點」前對一切不能解釋,不能信服的問題「照單全收」,那麼,宗教只會變成
體貼死人 (或將死的人) 的一種手段而已...

[ 本帖最後由 Jennifer 於 2008-6-16 15:44 編輯 ]
生時為死亡做好心理準備,到死亡時就不易感到徬徨了。

於此,新興一種叫「生死學」的東東,可參考:
http://www.ln.edu.hk/philoso/PHI222(homepage)/about_course/about_course.html

現代哲學教授陶國璋,也有一系列文章解構生死,當中也收集了不少思想家對這方面的看法,值得參考:
http://hk.myblog.yahoo.com/taokc03/index?l=f&id=7

只要肯花些腦筋,找些資料,就不再被基督教壟斷死後的世界了。
支持鼓勵每位離教者

回復 15# 抽刀斷水 的帖子

雲格爾的《死論》我也有一本
大學只二年級的年青人會了解「生死學」這如此沉重的東西嗎?

回復 16# Jennifer 的帖子

有些人不能承受生命之輕,唯有投入沉重的世界。

你呢?為何有這本書?你選擇說「我也有一本」,而不是說「我看過」,我看有兩個可能性:

1. 別人送的,但至今還未看
2. 自己買的,至今仍不時在看

如果是後者,可以分享讀這書的心得麼?
支持鼓勵每位離教者

回復 17# 抽刀斷水 的帖子

說來慚愧...我買的那本《死論》,於大約6-7年前看過1次後便「封塵」了...原因大概是當時
以為基督教對死亡的看法已足夠解釋我的疑慮吧...或許是時候重新檢視此書呢...
原帖由 Jennifer 於 2008-6-16 23:35 發表
雲格爾的《死論》我也有一本
大學只二年級的年青人會了解「生死學」這如此沉重的東西嗎?

大學只二年級的年青人???
who?
你是指抽水兄?

回復 1# Jennifer 的帖子

Jennifer, 閒逛於此, 我們又見了~

問道不應問著離教的... 因為他們的觀點只會是領往離開神更遠的...

可悲的是, 可能反而這裡比較密集及認真的討論信仰問題; 又或是這裡是離教反基的人仕居多, 所以說話甚至發洩能肆無忌憚一點吧?

在我以往看你的留言, 知道你是位博覽群書, 思想理性成熟的基督徒, 在下不敢說教... 惟對閣下留言的兩點, 本人想有兩點的見解分享 :

一句到尾...全能的上帝將別人是否信靠祂,歸向祂的如此「重任」交付信徒手中,實在是「大石責死蟹」,信徒壓力之重,要承受的自責、失望...會是一個愛世人的上帝希望見到的嗎??


我的父母也未信主, 我相信每個基督徒在這情況也不會好受...

我的見證不好, 我小時候和父親關係更是以惡劣來形容, 而當時剛信主的我, 當時更希望硬將福音塞給他們, 當然, 只會換來他們更反感了...

但漸漸, 我發覺信仰是個人、內在的, 所以我開始將焦點放於自己身上, 學習做好自己一點, 盡力學習去愛他們(原來我不懂怎麼愛人)

慢慢, 他們看到了我的改變, 也對基督教持抱開放的態度了...

2.
宗教只會變成體貼死人 (或將死的人) 的一種手段而已...


老掉牙齒的話 : 永生是在信主一刻開始萌芽的...

牧師更有一個老生常談但頗新穎的看法 : 信主一刻是在天上開左個account

馬太福音 19:21 耶穌說:“你若願意作完全人,可去變賣你所有的,分給窮人,就必有財寶在天上;你還要來跟從我。”

照這個說法, 人愈早跟從主愈好, 因為可以快d開始開戶儲錢!

還有更重要的是 : 可以快一點開始學習愛 - - 永恒的愛, 不是單一對象的, 而是對眾人的!

所以, 這就是神賜予人又短又苦的七十年生命的原因吧...
返回列表
高級模式 | 發新話題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換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