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覆 發帖

反共十字军与宗教渗透

反共十字军(1) 基督教反共十字军网址
http://www.schwarzreport.org/


(2) 反共十字军与宗教渗透


一、冷战时期西方的宗教渗透

在冷战时期,西方政府对社会主义国家主要采取的是一种经济封锁、制裁和政治颠覆的政策,在宗教界,少数保守或反动的教会人士与政府沆瀣一气,拼凑了反共十字军,其情报部门也竭力利用传教士来实现其政治目的,两者不谋而合。实际上,这种宗教活动已经远远超出了宗教渗透的范围,表现了强烈的政治侵略性。这里,由于资料有限,我们主要以美国为例。反共十字军基督教会同共产主义思想的斗争,从19世纪业已开始。不过,当时仅限于意识形态领域有关无神论和有神论的争辩,教会方面一般并未将社会主义视为洪水猛兽。某些具有人道主义倾向的教会人士,如法国神甫拉梅涅、德国美因兹大主教凯特勒、美国的劳申布什等人还创立了基督教社会主义思潮。只是从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随著中华人民共和国等一
系列社会主义国家的诞生,以苏联为首的社会主义阵营形成,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及其仆从们才真正感到"共产主义幽灵"的巨大威慑力量。不信上帝的无神论,也把教会驱赶到世俗战场,思想意识的论战终于演变成一场尖锐的政治斗争。美国政教方面的极右势力一唱一和,扮演了国际反共舞台的主角。

20世纪50年代,麦卡锡主义(1)流行,反共成为美国政府的一项基本国策。美国政界人物在竞选、施政期间,似乎都不敢逆此反共潮流。1952年斯德莱史蒂文森在竞选总统时发表了如下演说:"现在,反基督者正在世界上阔步前进。共产主义体系甚至想把上帝从宇宙的中心宝座上拉下马。在其所到之处,它都要根除以博爱与和平为主旨的宗教所产生的潜移默化的影响,因而,文明的灯火一个个地熄灭了"。

(1)基督教反共理论的风源,主要来自右翼教会人士。他们常常把美国人和共产党的斗争等同于善与恶的对立,把共产主义比作"好战成性'的魔鬼的化身,罪恶的集中表现,在公众中煽动恐共、仇共情绪,同时为右翼政客们撑腰壮胆。50年代初,白宫座上客、浸礼会牧师比利格雷厄姆就在布道中攻击共产主义是"宗教的撒旦",宣称"自由世界"的不公正现象均是共产党造成的,并鼓励麦卡锡等极右势力,说正是由于他们敌视共产主义,上帝才会站在他们一边。

(2)把宗教界与政治、经济和社会各界的极右势力联合起来,组成反共十字军,攻击社会主义制度,在公众中散布共产主义对西方民主制度的威胁,这是美国右翼教会50年代的主要行动纲领。比利 J 哈吉斯的"基督教十字军"、福来德 C施瓦尔茨的"基督教反共十字军"和卡尔麦金太尔的"20世纪的改革时代"等组织,都是在这个时期出笼的。基督教反共急先锋哈吉斯,原为基督门徒会牧师,1966年还组织了一个"基督教十字军远征协会",1970年创办了美国基督教大学,专门培养捍卫美国生活方式的反共学生。他公开宜称,反共是他就任圣职宣言的一部分和恪守的信条之一。
在其《基督教十字军》一书中,他鼓吹"基督教十字军反对共产主义乃是基督的战斗,是基督在利用这个运动。多年来的斗争得到上、下层各界人士的大力支持,这充分说明,上帝与我们同在。

(3)(哈吉斯为"基督教十字军"制定的宗旨是:"捍卫和挽救保守的基督教意识形态,这是美国立国的基础。捍卫我们宝贵的自由、财产,坚持反对那些在言行上有意无意迎合左派社会主义者和共产党的个人或组织,清除它们对美国生活的影响,以便维护耶酥基督的福音教义"

(4)哈吉斯纠集的十字军,是宗教和政治的综合体,其使命是向公众兜售有关共产主义和社会主义"威胁"以及叛教的"危险性",抵制非基督教进步思潮的传播,为资本主义的长治久安建立防护堤坝。施瓦尔茨的基督教反共十字军组织(the Anti-Cmmunism Crusade)是战后国际反共宣传战的重要喉舌,其成员多为大资本家和中上层人土,如教士、专家和退伍军人中的社会活动积极分子,每人平均年收入均在一万美元以
上。他们都把共产主义视为洪水猛兽。

长期以来,该组织的基金主要来自几个有名的大财团公司,如帕特里克弗洛雷的希克雷泽公司、洛克菲勒石油公司、利利捐赠基金会和其他基金会等。施瓦尔茨和他的追随著主持了一些国际性的讨论会,研究和解释马克思主义哲学及共产党人的组织战略。他们还在菲律宾、澳大利亚等地建有分部,扶植当地的反共工会或团体,支持亲美的政府乃至参与有利于美国的政变。利用在国内外建立的广播电视网,以"福音渗透"的手段,向国内外公众进行反共宣传,也是美国的宗教右翼常用的重要方式之一。

远东广播公司以及当今的电子布道名星施瓦格和法维尔等人主持的电视台,在《圣经》中寻章觅句,散布反共仇共言论,是其长期以来的战略目标之一。远东广播公司(GEBC)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的特定形势下由两位美国传教士鲍波波曼和约翰布洛格1949年7月于菲律宾创办的。严峻的国际风云,使失势的洋教士更多地把注意力转向无线电这种现代化的通讯手段方面。远东广播公司的领导们在其成立宣言中声称,无线电不以国界为限,它是"上帝的福音"渗透到"封闭国家"的有力工具。因而,这家公司主要的目标就是中国、苏联和东南亚等地,在冷战时期充当了美国政府与中央情报局的联络点和反共宣传的喉舌,利用听众来信等方式,为其搜集情报和进行策反活动。1979年,它从中国收到的来信达万封之多。

(5)1987年,远东广播公司在美国发动了一场"对苏联的见证"活动,号召美国听众把自己对上帝的"虔诚心声"写成百字短文,由该公司向苏联听众播放,发挥精神战的威力。

在反共十字军中,天主教和新教基要派中的极右势力显得最为活跃。在天主教方面,有著一个统一的国际中心,以教皇为首的焚蒂冈城国,战后数十年曾是基督教的国际反共中心之一。东欧社会主义国家成立后,不少波兰天主教徒逃亡国外。匈牙利的闵岑提主教和南斯拉夫斯蒂皮纳克主教被政府处决后,罗马教皇极为愤慨,于1949年发布了《天主教友如何对抗共产党》的通渝,禁止中国及其他国社会主义国家的基督徒阅读共产党报纸上的文章,不许他们参加共产党举办的各种军事、政治学校,不准参加工会和妇联,凡接受共产主义思想以及同共产党合作者,一律开除教籍。美国天主教主教响应教廷的号召,多次发起反对东欧社会主义国家和政府的运动,他们主办的报刊把反共作为头号任务。大肆鼓吹共产主义是宗教和上帝不共戴天的敌人。这种宣传极大地毒化了公众舆论。据40年代末美国盖洛普民意测验中心公布,当时,有72%的被调查者认为,共产党若有能力,它们会消灭一切宗教。 77%的人主张,一个人不可能既是好基督徒,又是共产党员。

(6)中央情报局与宗教渗透美国中央情报局是美国统治集团的一支特种部队,作为间谍和情报机构,它的触角伸向了世界各地,为达目的,不择手段,诸如破坏、暗杀、颠覆,无所不用其极。为了在亚、非、拉地区推行新殖民主义计划,中央情报局广泛利用了宗教组织,特别是收买或雇用活动于海外的传教人员,在上帝的名义下,干着魔鬼的勾当。该机构的一位间谍曾供称,他们在海外的每一项活动中几乎都利用了教会人士,如掩护、卧底、渗透等。另一位退休间谍承认,情报局利用传教士已成家常便饭, 为了完成自己的使命,任何人都可能为我所用。坦率地说,我曾利用过佛教僧侣、天主教神甫乃至主教。"

(7)对那些具有强烈反共倾向和敌视民族解放运动的基督教右翼教会和传教机构,情报局尤为注目,对其慷慨扶植,资助其传教学校向海外派遣更多的传教人员,如活动于南、北美洲的某些保守宗教团体,其中有"捍卫传统、家庭、财产协会",耶和华见证人会与圣灵降临节派所属教会等,它们都得到过中央情报局的款项,交换条件是为情报部门搜集情报、破坏工运、学运和其他反美政治活动。

中央情报局利用传教士的方式主要有下列四种:

第一,收集情报。70年代,美国基督教福音派最大的慈善和发展机构"世界天堂"(WorldVision)组织,曾被中央情报局收买和利用,其活动网扩及亚非拉三大洲80余国,慈善项目预算高达亿万美元,其中有相当部分资金来源于美国国务院所属的发展机构(AId)-一个同中央情报局长期协力共事的情报机关。"世界天堂"组织一面在第三世界举办发放衣服、食物等福利事业,为当地教会培养领导人,一面充当美国政府的情报收集站。早在70年代,它就被指控为中央情报局在越南搜集战地资料。在泰国北部主持难民营的"世界天堂"慈善机构奉美国驻泰大使馆的指令,在难民中
采集"黄雨受害者"的血样。据当时在那里工作过的一位传教士后来透露,由于"世界天堂"机构依赖于官方的大批资助,所以只能听命于美国驻曼谷大使馆,而不敢对所谓"黄雨"进行公正的科学调查。在中美洲,"世界天堂"的工作机构被古巴的反共流亡者、尼加拉瓜的流亡传教士和一群萨尔瓦多退伍军人所操纵。他们同中央情报局相联系,详细记录萨尔瓦多受援者提供的情报,每天用电话或电报向"世界天堂"组织驻哥斯达黎加的总部汇报。

中央情报局常向出国传教士散布所谓"爱国主义"观念,鼓动他们归国后向情报部门提供国外见闻。据一位修女透露,有一年她从智利回来后,情报局官员立即向她打听该国的局势。美国的一个传教组织"海外十字军"承认,70年代的一段时期,它派出的所有传教人员回国后都受到过中央情报局的盘查。谈话内容涉及第三世界国家内部政治形势及其宗教与政界领导人近况等方面。《今日基督教》杂志1975年载文披露,美国约有10-25%海外传教人员向中央情报局或全体情报机构提供过情报。

其二,中央情报局秘密利用或直接投资教会的外援项目,借以渗透到受援国,控制该国政府、教会或某些社会集团,推行有利于美国的政策,左右当地事态的发展。60年代初,中央情报局曾拨出专款,以美国商人名义,支持教会在哥伦比亚建广播网;借对农民进行扫盲教育之机,宣传反共思潮。这项活动由中央情报局派驻波哥大的站长雷蒙华伦直接领导。70年代初,一位天主教神父向亚美自由劳工协会申请5,000美元经费,用以实施他的教会在印度所控制的工会中的教育纲领。当他去领取这笔款项时。一位知情的国务院官员悄悄告诉他,这些钱来自中央情报局。


(9)世界医疗救济(WoddMedicalRelief)组织是最早为美国情报部门充当掮客的基督教组织之一。从50年代开始,它的预算中的相当部分就仰赖著中央情报局等机构的支持。作为回报,它曾把一批批物资给养转交给中央情报局在老挝、越南、巴拿马和萨尔瓦多等国的代理人。另一个基督教组织"福音十字军"(GospelCrusades),是为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和中央情报局同国外反政府势力之间充当中介入的最大、最隐秘的宗教团体。从1985-1987年,它曾把1,000□"人道主义"补给品转发给居住
在洪都拉斯难民营中的反对派及其家属。"福音十字军"的领导人R P德斯特安供认,他曾从国家安全部、大食品公司等机构获得过捐款或物资,并定期向政府汇报自己的活动。他们一离开尼加拉瓜,总会有人拿著收录机在洪都拉斯向他们设法获取情报,其中有中央情报局的,也有国防部的。

(10)其三,利用教会和传教机构分裂或操纵第三世界的政治和宗教组织,破坏民族解放运动。60年代,中央情报局曾指示所属机构向拉美某些神职人员和传教士提供资料、工具,搞臭"充当了国际共产主义代理人"的进步牧师的名声,对进步宗教团体和人士进行"警察控制"。在南美,中央情报局与美国的一些传教宗派合作,建立或操纵工会、农会,分化当地的民众运动和农业改革运动。结果,导致天主教和新教徒的冲突,甚至流血事件的发生。

(11)1971年,中央情报局收买了美国在西贡附近的一位主教,指示他破坏越南的抗美救国斗争。为掩人耳目,情报局官员往往乘飞机离开西贡,在荒僻地区同这位主教会晤。

中央情报局收买传数士,以上帝的十字架掩护其间谍活动的事实,早已成为公开的秘密,中央情报局首脑和白宫代表对此均供认不讳,而且宣称这并不违犯纪律,也不损害传教活动的利益。一位退体的情报局官员大言不惭地说,"我们投资的是钱,得到的是反共宜传。这没有什么不体面的。

(12)它的发言人米希尔 杜瓦尔告诉福
音派信徒:"中央情报局认为,某些宗教团体的成员仍然希望向我们提供美国政府感兴趣的国外情报,我们继续欢迎这种自觉目愿的行动。我们的一贯政策是,绝不泄露他们的姓名。"

(13)此外,中央情报局还利用其他方式,如通过国务院的"国际发展机构"资助基督教会的对外慈善活动和援助项目来达到自己的目的。

从上个世纪80年代以来,利用宗教进行的政治渗透,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是极力插手我国的宗教事务,企图重新恢复旧中国时期的那些宗教特权,建立与恢复由境外宗教机构直接控制和指挥的宗教组织,为本国政府的反华政策服务;

二是利用宗教或宗教组织,在中国国内进行各种有损于中国社会主义建设和社会主义社会制度,有损于中国各民族团结的破坏违法活动或情报活动,以达到其政治上反华的目的;

三是一些境外的宗教机构和邪教组织,利用宗教信仰自由的权利,打著宗教国际友好活动的旗帜,在我境内非法发展教徒,建立公开的或隐蔽的据点,破坏社会稳定,损害中国人民特别是青少年的身心健康;

四是利用宗教、打著维护人权、宗教自由,以及所谓保护宗教传统文化等旗号,蒙骗世界舆论,公开与不公开地支持、煽动中国境内极少数分裂主义分子闹独立,企图肢解中国的版图;五是利用宗教方面的国际活动与国际会议制造“两个中国”、"一中一台"的政治阴谋等。

新时期境外的宗教渗透活动有著以下特点:

首先,传教士竭力试图卷土重来。在上个世纪,除社会主义国家以外,许多取得民族独立的国家,如阿拉伯国家等,都命令西方传教士离境回国,并且禁止传教士再来从事宗教活动。在冷战结束以后,和平与发展成为世界演进的总趋势,一些国家对传教“开禁”,但许多国家由于自身的国情,仍然坚持原来的方针。某些西方教会出于宗教扩张的殖民主义的立场,无视第三世界的民族自决原则,仍然继续著以往非法的或强制性的渗透活动。

其次,渗透手段的多样化。

第一,除传统的如传教士亲自在输入国的非法传教、无线电传教、书籍传教等手法外,目前许多境外教会组织在互联网上开辟有网页,进行宗教或带有政治色彩的宣传。

第二,利用教会人员职业的多样化进行传教活动。例如,目前美国的海外传教士约占全世界传教人员的60%以上,人员结构中有牧师、教师、农学家、医生、护士、作家、出版家、广播电视工作人员等,在"援助"工作中,见机行事,散发宗教材料,或宣传自己的教义,时机成熟时劝人皈依。

第三,中国在西方的留学生和访问学者以及旅游者也是教会关注的对象,一些西方宗教人土将希望寄托在他们身上,期望他们归国后成为宗教传播的"种子 ",将来生根、开花。

再次有些西方教会同中国台湾、香港、澳门的教会结合起来,使教会人士利用"同胞"情谊,在大陆秘密传教。80年代我国政府取缔的"天父儿女"国际邪教组织,就是台湾人李常秘密传入大陆。





节录自: 境外的宗教渗透与我们的对策
全文: http://tzb.gzhu.edu.cn/asp/8/2004426215618.htm


广州大学人文学院

雷雨田

说明:本文前一部分资料,出自本人所著的《上帝与美国人--基督教与美国社会》
(上海人民出版社1994年)的部分章节,这里罗列出来,是为了说明西方敌对势力利
用宗教渗透的持久性,以引起国人的警觉。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刪除 內容自動屏蔽
返回列表
高級模式 | 發新話題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換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