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覆 發帖

[轉載] 哲學情人

本 地 大 學 的 哲 學 系 , 忽 然 打 崩 頭 , 很 多 人 搶 報 , 令 人 有 點 發 笑 。

讀 哲 學 , 多 半 是 年 輕 人 仰 慕 一 位 當 世 的 名 師 , 首 先 , 哲 學 系 容 易 變 為 搞 基 的 溫 床 。 哲 學 是 男 人 的 事 業 , 自 古 以 來 「 同 志 」 的 色 彩 最 濃 。 蘇 格 拉 底 和 柏 拉 圖 由 師 生 關 係 變 成 同 性 戀 , 這 一 點 人 人 都 知 道 。 英 國 的 羅 素 , 也 是 著 名 的 基 佬 。 年 輕 的 維 根 斯 坦 , 在 奧 地 利 久 仰 大 名 , 巴 巴 的 來 到 劍 橋 旁 聽 求 教 , 坐 在 羅 素 的 講 台 下 , 提 問 刁 鑽 。 漸 漸 吸 引 了 羅 素 的 注 意 。

因 此 , 中 國 的 新 月 詩 人 徐 志 摩 , 在 自 述 去 劍 橋 的 時 候 說 : 「 那 時 我 一 心 只 想 師 從 羅 素 」 。 看 了 這 句 話 , 我 笑 了 出 來 , 這 句 話 , 是 甚 麼 意 思 ? 徐 志 摩 不 知 道 自 己 到 底 想 要 甚 麼 。

哲 學 家 不 一 定 都 是 怪 人 , 但 在 大 學 的 文 學 院 , 哲 學 系 永 遠 小 而 低 調 。 哲 學 系 教 授 辦 公 室 的 門 時 時 關 著 , 哲 學 系 學 生 在 大 學 生 的 舞 會 , 永 遠 是 最 古 肅 而 老 成 的 一 個 , 別 人 在 狂 歡 , 他 不 會 起 而 向 女 同 學 邀 舞 的 , 他 年 紀 輕 輕 , 只 捧 著 一 桿 煙 斗 , 坐 在 一 角 旁 觀 。

哲 學 系 的 一 年 級 男 生 , 容 易 成 為 宿 舍 背 後 八 卦 的 話 題 : 一 表 人 才 , 他 受 過 甚 麼 刺 激 , 要 報 讀 這 一 科 呢 ? 像 維 根 斯 坦 , 他 的 爸 爸 是 奧 匈 帝 國 的 鋼 鐵 業 巨 子 , 父 親 的 朋 友 圈 包 括 音 樂 家 布 拉 姆 斯 , 他 是 最 小 的 兒 子 , 自 小 喜 歡 音 樂 , 最 先 讀 機 械 工 程 , 愛 上 流 體 力 學 、 沉 迷 做 風 箏 。

他 有 三 個 兄 長 和 姊 姊 自 殺 。 雖 有 嚴 謹 的 教 學 訓 練 , 他 想 不 通 人 生 許 多 奧 妙 的 難 題 。 第 二 次 世 界 大 戰 時 期 , 他 當 過 醫 院 的 管 理 員 。 他 把 父 親 的 遺 產 花 掉 , 最 後 的 遺 言 是 : 「 告 訴 他 們 , 這 一 生 , 我 活 得 很 多 姿 多 采 。 」

哲 學 系 一 年 級 男 生 , 如 果 是 一 個 像 維 根 斯 坦 一 樣 的 富 家 子 , 才 會 在 男 女 生 宿 舍 引 起 一 陣 騷 動 。 他 的 沉 默 , 他 的 老 成 , 他 傳 聞 中 的 不 修 邊 幅 , 房 間 像 一 個 狗 窩 , 忽 然 間 這 一 切 都 已 不 再 是 缺 點 , 而 叫 做 魅 力 。

在 大 學 拍 拖 , 與 其 跟 隨 現 實 的 主 流 , 在 醫 科 、 法 律 、 工 程 系 裡 找 對 象 , 不 如 放 膽 一 博 , 與 一 個 哲 學 系 的 男 生 戀 愛 , 期 限 四 年 。 只 有 他 才 有 心 思 與 你 在 樹 林 漫 步 , 在 沙 灘 上 寫 詩 , 在 日 落 的 時 候 , 聽 他 講 維 根 斯 坦 的 二 三 事 。 那 個 傳 聞 是 真 的 嗎 ? 哲 學 系 主 任 是 一 個 基 佬 , 他 專 門 物 色 俊 俏 的 少 年 ─ ─ 你 雖 然 不 敢 向 他 當 面 求 證 , 但 在 這 一 刻 , 充 滿 了 使 命 感 , 覺 得 自 己 才 可 以 把 他 從 罪 惡 的 懸 崖 邊 上 拉 過 來 , 讓 他 倒 在 你 的 懷 裡 , 抽 泣 著 , 承 認 過 去 的 迷 惑 , 是 錯 的 。 他 找 到 了 你 的 真 愛 , 如 同 哲 學 家 最 終 參 悟 了 死 亡 。 擁 有 一 個 哲 學 系 的 大 學 生 男 友 , 只 要 是 過 程 , 不 是 終 極 , 令 人 在 成 熟 的 時 候 , 苦 痛 都 成 過 眼 , 風 中 回 顧 , 不 再 迷 茫 。

陶傑

http://appledaily.atnext.com/template/apple_sub/art_main.cfm?iss_id=20080708&sec_id=38167&subsec_id=38173&art_id=11322053

抽按:沙文的恩師,何時得罪了陶叔叔?
支持鼓勵每位離教者
我想了解一下 在商業掛帥 勢利 拜金的香港 讀完哲學 除左出書教人玩文字遊戲大賺一筆外 重有咩出路?

回復 2# 訪客得得b 的帖子

好簡單啦,我成日鼓勵哲學系的同学 --- 李小龍都係讀哲學嘅。
de omnibus dubitandum

讀哲學

大 學 的 哲 學 系 很 多 人 報 讀 , 爭 學 位 打 崩 頭 。

許 多 人 以 為 , 哲 學 系 是 很 靜 的 一 個 課 室 , 最 容 易 什 麼 也 不 做 , 混 一 張 畢 業 文 憑 。
香 港 的 大 學 有 沒 有 出 色 的 哲 學 系 ? 要 看 香 港 有 沒 有 哲 學 教 授 站 出 來 說 話 。

在 一 個 社 會 的 言 論 自 由 受 威 脅 的 時 候 , 往 往 是 哲 學 家 最 先 站 出 來 。 蘇 格 拉 底 為 什 麼 獲 罪 ? 因 為 他 被 控 「 毒 害 青 年 」 。 蘇 格 拉 底 警 告 雅 典 的 統 治 者 , 不 要 以 自 己 的 智 慧 , 加 上 權 力 , 就 想 號 令 全 世 界 , 蘇 格 拉 底 警 告 : 人 不 論 多 聰 明 , 都 只 是 脆 弱 的 生 靈 。

哲 學 家 首 先 是 捍 衞 言 論 自 由 的 人 。 一 個 社 會 出 事 的 時 候 , 應 該 是 哲 學 家 先 說 話 , 然 後 才 輪 到 作 家 。 一 個 壓 制 言 論 自 由 的 國 家 , 必 然 沒 有 哲 學 , 因 為 哲 學 最 重 辯 論 , 維 根 斯 坦 認 為 , 哲 學 不 止 是 「 理 論 」 , 而 且 是 一 種 「 活 動 」 ( Philosophy is not a theory, but an activity ) , 他 說 : 「 哲 學 家 不 參 加 辯 論 , 如 同 拳 手 從 來 不 站 上 擂 台 。 」

沒 有 哲 學 教 授 帶 頭 , 不 可 能 有 民 主 。 英 國 的 羅 素 反 對 美 國 的 軍 事 擴 張 , 法 國 的 沙 特 成 為 學 生 運 動 的 偶 像 , 當 納 粹 暴 政 抬 頭 的 時 候 , 哲 學 家 先 要 逃 命 , 像 卡 波 珀 從 奧 地 利 , 移 民 到 紐 西 蘭 , 然 後 才 輪 到 作 家 流 亡 , 如 湯 瑪 士 曼 離 開 德 國 , 移 居 瑞 士 。

因 為 哲 學 家 最 冷 靜 , 在 舉 國 瘋 狂 的 時 候 , 他 永 遠 是 置 身 事 外 的 旁 觀 者 。 第 一 流 的 哲 學 家 , 無 所 謂 「 愛 國 」 , 他 只 奉 從 理 性 。 「 愛 國 」 和 理 性 , 時 時 勢 不 兩 立 , 因 此 , 一 個 「 愛 國 的 哲 學 家 」 , 必 然 是 不 合 邏 輯 的 , 正 如 說 一 個 有 頭 髮 的 和 尚 、 一 個 注 重 貞 節 的 娼 妓 , 一 個 擁 抱 撒 旦 的 主 教 , 在 哲 學 上 , 都 是 同 一 樣 的 偽 命 題 。
哲 學 知 識 , 是 衡 量 一 個 社 會 的 溫 度 表 。 環 視 四 周 , 一 切 的 平 庸 和 愚 昧 , 其 實 三 千 年 來 的 哲 學 家 都 見 過 了 , 例 如 , 卡 波 珀 說 :

「 幾 乎 全 世 界 都 有 這 種 傾 向 , 或 許 這 是 人 類 的 天 性 : 對 一 個 意 見 與 大 多 數 人 不 同 的 人 , 必 先 懷 疑 他 的 良 好 信 仰 。 」 ( There is an almost universal tendency, perhaps an inborn tendency, to suspect the good faith of a man who holds opinions that differ from our own. )

這 就 是 一 枝 「 聖 火 」 , 在 一 個 思 想 貧 瘠 的 國 家 , 會 一 夜 之 間 產 生 許 多 「 漢 奸 」 的 理 由 。

在 西 方 , 時 時 有 哲 學 家 不 斷 在 提 醒 , 才 會 有 人 權 和 自 由 , 但 當 希 特 拉 崛 起 , 哲 學 家 叫 不 住 了 , 因 此 卡 波 珀 也 要 移 民 。 哲 學 是 一 切 知 識 之 母 , 因 此 博 士 學 位 才 叫 PhD 。 讀 哲 學 , 不 是 用 來 混 文 憑 的 , 請 想 一 想 , 你 有 沒 有 這 個 膽 識 , 你 敢 不 敢 辯 論 , 想 一 想 , 為 甚 麼 香 港 只 有 「 政 論 家 」 , 沒 有 哲 學 系 教 授 出 來 抨 擊 政 府 ? 報 哲 學 系 , Are you ready?

陶傑

http://www1.appledaily.atnext.com/template/apple_sub/art_main.cfm?iss_id=20080707&sec_id=38167&subsec_id=38173&art_id=11317048

抽:這篇應是樓上那篇之前,作家VS哲學家 = 陶VS李?
支持鼓勵每位離教者
在香港,就算是讀科學都沒甚麼出路吧(苦笑)

回復 4# 抽刀斷水 的帖子

唔怪得之阿B咁愛国
de omnibus dubitandum

回復 6# 沙文 的帖子

激死……你地要鬥到幾時?
支持鼓勵每位離教者
原帖由 沙文 於 2008-8-4 23:11 發表
唔怪得之阿B咁愛国


聽講馬克思都係哲學家喎 沙哥河
此類「幾時」的問題,連上帝都要問:
Exo16:28        耶和華對摩西說、你們不肯守我的誡命和律法、要到幾時呢。

1定係千古難題
de omnibus dubitandum

回復 8# 訪客得得b 的帖子

緊係啦。其實任行何學問的分類最終都係歸於哲學。

您唔見凡係博士都係 PhD嘅咩?就係咁解嘞
de omnibus dubitandum
原帖由 沙文 於 2008-8-4 23:30 發表
緊係啦。其實任行何學問的分類最終都係歸於哲學。

您唔見凡係博士都係 PhD嘅咩?就係咁解嘞


我不是想談這個
倒沒有人可憐我當年大學畢業的證書有半張是哲學系的哪。

原帖由 抽刀斷水 於 2008-8-4 23:06 發表
「 愛 國 」 和 理 性 , 時 時 勢 不 兩 立 , 因 此 , 一 個 「 愛 國 的 哲 學 家 」 , 必 然 是 不 合 邏 輯 的 , 正 如 說 一 個 有 頭 髮 的 和 尚 、 一 個 注 重 貞 節 的 娼 妓 , 一 個 擁 抱 撒 旦 的 主 教 , 在 哲 學 上 , 都 是 同 一 樣 的 偽 命 題 。


這只是種極端的說法哪....

回復 11# 訪客得得b 的帖子

我知。
就係因為咁所以要講嘛
de omnibus dubitandum
你們二人真是世仇來著嗎?囧
原帖由 Nomad 於 2008-8-4 23:44 發表
這只是種極端的說法哪....

你看不出陶才子在諷刺李大師嗎?
支持鼓勵每位離教者
原帖由 Nomad 於 2008-8-5 00:10 發表
你們二人真是世仇來著嗎?囧


佢妒忌我有慧根 吾駛學乳理分析 都識得玩文字打交囉
原帖由 抽刀斷水 於 2008-8-5 00:12 發表

你看不出陶才子在諷刺李大師嗎?


一點吧
不過,是諷刺語理分析?還是諷刺他不開口說話呢?

不過,其實,陶生很多時又真的看不出立場來。
原帖由 Nomad 於 2008-8-5 00:31 發表


一點吧
不過,是諷刺語理分析?還是諷刺他不開口說話呢?

不過,其實,陶生很多時又真的看不出立場來。


差不多姐 都係靠死剩把口搵銀兩囉
原帖由 Nomad 於 2008-8-5 00:31 發表


一點吧
不過,是諷刺語理分析?還是諷刺他不開口說話呢?

不過,其實,陶生很多時又真的看不出立場來。

看來還只是朋友間開開玩笑而已,看看他們與倪匡也是朋友:

  李懷宇:黃先生也是很早就認識了?
  倪 匡:我認識黃很早,第一次見面是1972年,為什麼記得這麼清楚呢?因為那時我另外租了一層樓來放貝殼,我放貝殼的房子比現在的房子還大。我們一見面就談得很投機,我始終覺得人的腦電波頻率如果合拍就可以談得投機,有很多人半句話都不投機。最近我認識兩個新朋友,李天命和陶傑,一見面大家自然會擁抱,自然會聊天,覺得很有味道。陶傑是才子,董橋也是才子。董橋和我見面很客氣,但是就談不到一塊兒。我喜歡開放一點的人。我和查先生很熟,都已經算是談得好了,但還是有些東西要顧忌一下。

http://big5.chinataiwan.org/tsh/shzh/200807/t20080703_686748.htm
支持鼓勵每位離教者
原帖由 訪客得得b 於 2008-8-5 00:39 發表


差不多姐 都係靠死剩把口搵銀兩囉


在香港很少人不是這樣吧?(苦笑)
返回列表
高級模式 | 發新話題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換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