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覆 發帖

[原創作品] 千年之秋,風到達的地方 (文筆不好勿打我)

(「渡輪將於十五分鐘後到達」)

坐在公共碼頭的長椅上,手上拿著剛才在碼頭小賣部買的熱奶茶。

「我跳跳!!」

「哈哈哈哈!!」

「捉到你了!」

「小朋友們,安靜一點。不能騷擾到其他乘客喔。」

眼前上演著的劇場是一大班瘋玩吵鬧的幼稚園小孩子們與老師之間的較量,四周充斥著亂七八糟的聲音......怎看都是老師那一方佔劣勢。原因非常簡單......

因為大部分家長也三五成群的圍在一起高談闊論著,本來嘈雜的環境變得更加惡劣。

小孩子嘈吵我不會有意見,畢竟這是健康的表現......但身為家長不是應該以身作則:不是要求家長們閉嘴,最少把音量降低吧.......

而且家長在場,應該協同老師好好地管制小鬼們的秩序吧!

可惜那班在高談闊論的家長們沒有讀心術,當然不知道我在想什麼。依然掛著那副彷彿事不關己的面孔。

「小孩子是社會未來棟樑,世界明天的希望」,似乎這句說話很難實現。看著那班家長我深明這道理。

寒冷的秋風吹進了碼頭,似乎只有我這個坐著不動的人感到寒涼,於是把手上那杯熱奶茶一口氣喝完------應該能夠暖身吧。

這股寒冷的秋風......到底會吹到哪裡?
~~~~~~~~~~~~~~~~~~~~~~~~~~~~~~~~~~~~~~~~~~~~~
說是去「散心」和「休息」,事實上這次旅行有點即興成份:連行程也沒有計劃好。就連目的地也是在碼頭隨機選擇一個島。


「偶然散散心」、「好好地休息一天」,這樣的字眼在這兩年還是第一次用在自己身上。

倚著船上欄杆感受著秋天的海風,抬頭望向天空,雖然這一邊天是陽光和藍天,但不難看到遠處有一大塊烏雲......

船好像比平日搖晃,可能因為季節風和海港變窄原故,海浪比印象中的厲害......

天氣和大海好像不怎樣好,只能希望離開海港到達到達外島後有一番新景象。

希望會是平靜的景象......

~~~~~~~~~~~~~~~~~~~~~~~~~~~~~~~~~~~~~~~~~~~
搞屁呀......

本以為會是一個安靜的小島.......

安靜的街道、平靜的海灣、清新的空氣.......這些全部都是我原本的想像。

事實永遠是殘酷的,街道上有一大堆遊客是事實,這島的海灣有油污是事實,這島上有一座發電廠也是事實.......

......

島上告示版的地圖上還標示了一條像是「標準遊樂路徑」的東西.......

我記得上次來的時候,這島的空氣並沒有飄著這種錢的臭味。

........

我就是不喜歡跟著這路徑走,你奈得我何嗎?
~~~~~~~~~~~~~~~~~~~~~~~~~~~~~~~~~~~~~~~~~~~
有人覺得這叫「偶然散散心」、「好好地休息一天」或「這是旅行」的話,我願意付出100元美元去狂毆他一身!

剛才沿著「標準遊樂路徑」大路走到一半,就看到另一條小路。於是我沿著那條小路走,到達一處像是村屋群的地方,再走就發現沒有路了。

就在我打算沿剛才路徑離開時,一頭超厲害的宇宙怪獸........不,是大型唐犬向我襲來.......不,是追著我狂吠才對......

我猜想我無意中侵犯了牠的地盤,當我看到牠頸上的皮圈時,才知道這宇宙怪獸是有人養的,可能他認為我會對牠主人的資產不利......

最初我以為高舉雙手表示沒有敵意,然後慢慢離開是上策,但那頭唐犬卻窮追不捨。最後我帶跑離開的時候,牠居然發惡跑上來追我......

最後我帶著對忠犬的稱讚和對瘋犬咒罵,幾乎跑了半個島,到達現在身處的這片充滿小鬼海灘,而牠終於心滿意足地打道回府。

好累.....

仔細一看,海灘上的小鬼,不就是早上在碼頭看見那班嗎?

一個浪悄悄地從外面卷過來,向海邊拾貝殼的小鬼們進發。小鬼們只顧著眼前的貝殼,完全看不到浪正在衝過來。

歷史會永遠記得這一刻.......那班站在海邊拾貝殼的小鬼們全被這海浪弄濕。然後帶著尖叫衝回較內陸的方向。




似乎今天我不會在這島上找到我想要的「平靜樸素」......難道平靜在這城市真的是一件這麼困難的事嗎?

連海也不平靜嗎......

走到海灘左翼的海堤上坐下,那裡一個人也沒有,而且視野能覆蓋整個海灘......雖然秋風有點強烈,但還在可以接受的程度......

先休息一下再作打算吧.......坐在這裡看看浪也好像不錯的......

秋風會到達哪裡??



......
......
......
......

嗯?

......

錯覺吧......

......
......


不......

好像真的有人站在那礁岩上向我揮手......

......
......


可能因為海浪吧......
......
......
那不是這問題的答案呀......
==================================================
(「......」)

你在說什麼......

(「......」)

我好像能明白你的意思......再說一次吧......

(「我的名字叫......」)

什麼......聽不清楚......

(「我的名字叫... ... ,我距離現在一千......百年.......」)

我聽得很清楚......我完全明白你的意思.......

我感覺到你......

------------------------------------------------------------------------------------
簡樸安靜的大海、平靜的海灣、清新的空氣.......一塵不染的天空......

絲毫沒有污染的感覺......

搞屁呀......這不會是一千多年前的.....

我身處一艘木板漁船上,它在海灣中慢慢地搖晃著,一位穿著粗衣麻布的年輕嬌小女性坐在我的前面......

「你都睡了很久了,哥。」那女性微笑著說。

我電視台的肥皂古裝劇看太多嗎,看到中風了嗎.....不,我已經很久沒看電視了(除了新聞),而且這裝束比古裝劇逼真得多.....

「呀......有不滿嗎?」

搞屁呀......我根本就沒有說話!

本想轉頭看看船上是否有其他人,但視線好像被固定了一樣,完全動不了。

「差不多要把漁網拉上了。」

我在說什麼呀?再者我完全沒有說這句話的意思!

身體自己站起來,然後拉著掛在舟邊的網。

連身體也控制不到?

......

我明白了,這意味著這不是我的身體......我在看一千年前「某個男人」看到的東西,而且感覺到他感覺到的.....

那位女性在旁邊回收著另一個漁網:「別拉開話題啦。我當然不滿。」

那男人說:「不滿什麼......」

「哥你昨天又跟人打架吧。」

男人感到慌張:「那是和以前不同的,那是因為對方......」

「總之打架是不對的......」

男人感到無言以對:「......」

話說起來,從剛才一開始我已經感到這男人的心裡有一種愛慕之情......尤其望著那位女性的時候。

但,這二人關係不是兄妹嗎?

~~~~~~~~~~~~~~~~~~~~~~~~~~~~~~~~~~~~~~~~~~~
這男人和女性把漁網拉上船後,就把船駛到一個島上。

到達陸上的一條鄉村的市集後,我才明白不是那位女性嬌小,而是這男人真的很魁梧。在這男人的視線中,我看到的其他村民高度比男人低了一大截,而且這男人的體格比其他村民寬闊很多。

而現在,男人的視線比其他村民低,那是因為他正在蹲著在靠岸的船上,甲板上鋪著一塊滿是污潰的白布,上面放著剛才從海中捕獲的魚類。

而這男人的妹妹站在岸上和另一個村婦對話著,可惜距離太遠聽不到。

就當這男人開始感到無聊時,他的妹妹就對他說:「拿最大的兩尾.......魚過來吧!」

男人望著白布上海產感到苦惱,因為他根本看不出到底哪兩尾魚是最大......

呃.......就連我也看不出,在捕獲中差不多有5條這種魚,但牠們不是肥而短就是瘦而長.......體積根本差不多。

「喂!在幹什麼?慢吞吞的!」妹妹兇惡的聲音從遠處傳來。男人嚇得隨便拿了兩尾魚,急忙地跑上岸。

在男人把魚交給村婦後就轉身離開,這時男人(和我)聽到身後的兩位女性在竊竊私語著。

村婦說:「你這樣喝他,你不怕他打你嗎?」

「為什麼會怕?明明就是他在發呆.......」

「聽說他昨天在鄰村市集和五個在鄰村市集鬧事的人打架。」

「我明白的,我已經多次提醒他不要再跟人打架了。但他就是不聽。」

「哈哈......我想這片海附近的幾條村就只有你家的人不怕他了......」

「因為我是他的妹嘛。」

男人心中有點不是味兒。
~~~~~~~~~~~~~~~~~~~~~~~~~~~~~~~~~~~~~~~~~~~~~~~~~~~~~~~~~~~
那男人的妹妹在靠岸的市集完成幾次買賣,而男人除了把海產從船上拿上岸外,就一直蹲在船上呆著。

最後一次交易就在正午時份,一個肥大的中年男子把船上所有海產(包括醃魚)買下。而男人和他的妹妹得用手推車把這海產小山推到市集的倉庫。

我和男人的心中同時出現了一個問號:這肥大的中年男子到底是誰?

我自己心中追加了一個問題:沒有人看船可以嗎?

天色不知不覺間變暗,天空慢慢地變成黃色。而男人和他的妹妹坐著剛才的小船,沿著小島被夕陽照得金黃色的海灣,到達的島另一邊。

這裡有一條小漁村,人口似乎沒有剛才那漁村的密集和熱鬧。

那男人的感覺告訴我這是他的家。


「婆婆,我們回來了。」

「.......」
「不行喔,哥你也要說『我回來了』。」

那男人覺得難以啟齒,但在妹妹的壓力下還是開口了:「我回來了,表外婆。」

咦?

那這男人和妹妹的關係應該是.......

表兄妹。

原來如此......讓我想想,這男人的表外婆是這男人外婆的表姐妹,三等親關係。那樣的話,這男人和妹妹的關係應該是五等親或以上的表兄妹。

血系上已經完全不同了,難怪男人會對自己的妹妹......不,是名義上的表妹有愛幕之情。

當我的腦袋還在運轉時,一位慈祥的老太太,掛著微笑從屋裡走出來:「飯已經煮好了。快進來吃吧。吃完就早點休息吧。」

這老太太就是這男人的表外婆吧。

這時,男人的心中感到溫暖......

不,就連我自己心中也被感染了...... 老太太的祥和的笑容和我的外婆意外地相似呢。

~~~~~~~~~~~~~~~~~~~~~~~~~~~~~~~~~~~~~~~~~~~~~~~~~~~~~~~~~~~~

一千年前的星空,的確比現代的清澈......雖然不能肯定所有星星的位置是否一樣,但看起來和現代的沒有大分別......


一千年的天空沒有人為的污染,也沒有心靈上的污染......最少這裡的天空是這樣的......

我的世界不知不覺間充滿著拜金主義,科技和人心陰險程度一起進步......不知在何時開始人關心的只有錢財,對於他人的不幸視若無睹。
人類真的在進步嗎?


......




看星座判斷的話,這個「現在」應該是深秋。




這股一千年前溫柔的秋風,到底會吹到哪裡?

可以一直延續下去,直到一千年後,我的世界嗎?




男人躺在草地,望著這片現代根本不可能看到的星空,回想著往事。

這男人自小就和比他小兩個月的表妹一起長大,由剛才的老太太養大,二人父母行蹤不明......

青春期時,這男人發育得非常快,而且非常強壯。而在這時期,男人開始憤世嫉俗,於是到處和看不過眼(他認為十惡不赦)的人打架,而且除了十四歲那一次失手外沒有輸過一次。

因為去掉了不少惡棍,村民們一方面尊敬這男人,但另一方面卻非常懼怕他。

我沒有理解錯的話,這男人自此沉默寡言,而且沒有笑過。

十四歲時,他和十多個在碼頭鬧事的惡棍打架。雖然對方被打敗了,但他自己也傷得不輕。

表妹在一番努力後把他扶回家療傷,而男人就在被扶回家的路上開始戀愛了。直到男人現在十六歲也沒有變。

哈哈......一千年前的古人真的有夠純真......


不......只是我這世代的人被污染吧.......


男人一直沒有對表妹說過自己的心意。男人害怕這樣做的話會連表兄妹也做不了。而有更大部份原因,男人希望表妹能嫁得更好。

男人很難過。

真希望能直接和他溝通一下......畢竟我明白他的心情。如果我和他談談後或者能令他好過一點就好了。

~~~~~~~~~~~~~~~~~~~~~~~~~~~~~~~~~~~~~~~~~~~~~~~~~~~~~~~~~~~~~~~
男人和他的表妹幾乎每天都到海灣捕魚,然後拿到島另一側的市集賣,之後回到家中。

時間流逝,半年的時間平靜無奇地過去,現在已經是我在這邊的第一個秋天。平靜純樸的景象令我忘了我已經呆在這邊已經有一年時間。

搞不好我希望過著這種平靜的生活。那我退休後到鄉下耕田好了......看來我有幾分認真......

不,日子好像不是太平靜。

前幾天在市集聽到有海盜出沒的消息。有傳言有村莊已經被海盜攻陷......


但我記得歷史課本寫著二千年前......也就是現在的一千年前,這片海域已經有軍隊駐守......



男人正在把粗粒海鹽撒上魚上,然後掛在太陽下乾曬。似乎正在製作咸魚。

男人和我想著同樣的事情。

(如果海盜襲擊過來的話該怎麼辦?)

廢話,當然是應戰吧。你前日一個人和二十個拿著人打架也沒有問題,有少許像樣的武器就能對付那班海盜吧......重點是看人數......

這時男人望著坐在簷下,正在織著漁網的表妹和表外婆。焦點尤其集中在表妹身上......

(如果海盜來了的話,我一定會拚死守護她們。)

......

當然是你,難道是我嗎?

受不了,這樣的大男人內心正想著這些肉麻到死的東西。



等一下,我沒有資格去批評他吧.......畢竟就連我自己也是這種人......



(希望不會有這樣的一天吧.....)

老實說,我都希望.......但如果我能和你溝通,我真的很想告訴你這島的受襲機會很大......

我對戰略方面略有研究,我非常清楚這島的處境......

從夏天開始你們生意愈來愈好,那是因為不少外國......你們稱為外人或洋人的商船停在這島另一側。

那些商船正好是海盜的目標。

如果「有村莊已經被海盜攻陷」的傳言屬實......那班海盜的戰力足夠攻下整個島有餘----

這島沒有守備隊,又有大量可以乘著漲潮的浪就能輕鬆地登陸的地點,根本無險可守。最糟的是這裡村民的體格根本不適合戰鬥....... 我生活的熱兵器時代還可以用槍械和良好火力佈置挽回這種劣勢,但「這個現在」還是冷兵器時代......

......

表妹像是留意到有人望著她,抬頭四周張望,最後發現了男人望著她。

她向男人微笑一下,男人的心動了一下,連忙把紅透的臉移到別處。

哈哈哈......救命,饒了我吧......我都快被你肉麻死了......

不過,那笑容以我的角度看也覺得很漂亮。

~~~~~~~~~~~~~~~~~~~~~~~~~~~~~~~~~~~~~~~~~~~~~~~~

曬咸魚偷望事件的三日後,表妹病倒了。那是一個烏雲密佈的早上。

這島上沒有醫藥,男人正在準備出發到另一個島購買藥材。

躺在床上的表妹說:「快要有暴風雨了......不要去了......」

男人沒有理會,他心中的決意我多少能明白......在向表外婆交代清楚後,男人乘著平日捕魚的小舟,乘著風浪向大陸前進。

兩個小時後花盡自己的積蓄,在大陸的市集裡買整了需要的藥材。男人馬上踏上回到小島的旅程,就在男人回程的海上,天上突然刮起暴風雨。

這是今年第八次暴風雨了,從男人的思考中我知道以往根本沒有那麼多次.......最詭異的地方就是現在是深秋,而且差不多冬天了,為什麼會有這種暴風雨......

這一點就連我也感到疑惑。在我那污染得天氣反常得離譜的時代也未有過這種事。

男人用粗繩把自己固定在船上,死命地狂划.......

~~~~~~~~~~~~~~~~~~~~~~~~~~~~~~~~~~~~~~~~~~~~~~~~

男人最後是回到島上了......因為暴風雨關係,登陸點是距離小村以北足足有一公里的樹林......

到底用了多少時間?我不知道......因為男人感到疲勞的話,我也會和他一樣感到疲勞......

男人在小休數分鐘後,立即向著小村的方向奔跑。

當男人到達村莊北面入口時,他大叫著:「我回來了!」

當男人衝到村裡的時候,他停了下來......

「我回來了!」

沒有人回應......怎說也好太安靜了......

等一下,村莊所有房屋的門都被打開了?

一種不祥的感覺立即在我腦中浮現......

或者我已經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希望我想到的是錯的.......

但男人好像還沒有留意到,然後衝回自己家裡......

.......

(......)

找誰立即叫醒我......

「哥......果然是你回來了.....」

(......!!!)

拜託找人告訴我男人的表妹沒有大礙!

「正在想為什麼......四周都沒有聲音......果然是哥你......把敵人打跑了......」

振作一點!

「振作一點!」

「我.....真沒用......婆婆被敵人丟到海裡了.......」

「別哭!這不是你的錯!」

「對不起.....我真沒用.......我......」

「別哭!你沒有錯!如果不是我......」

「對不起.......」

「別再道歉了!!!」

那女生閉上了眼,她沒有再動......

.......

(......)

~~~~~~~~~~~~~~~~~~~~~~~~~~~~~~~~~~
當醒來的時候......滿身是血的男人......已經走到屋外......

事實上到底是我......還是男人走到屋外,我已經分不清了......

一走到屋外,我就看到一艘大船停在海邊......

這就是那班畜牲的母艦吧!!!!

就是這種畜牲......就是因為有這種畜牲的存在!!!

歷史才會一次又一次的重覆!!這個世界才會不停地充滿悲傷!!!

就是因為有這種畜牲,從遠古開始到我的時代才會紛爭不斷!!!!!!!!!!

就是因為從古到今這世界有這種畜牲的存在,無數的人才會.......才會失去最重要的事物.......

畜牲!!!!!!!!!!!!!!!!!!!

~~~~~~~~~~~~~~~~~~~~~~~~~~~~~~~~~~~~~~~~~~~~

又回過神了......

現在我在哪裡......

四周倒著亂七八糟的屍體......

對......剛才男人好像把母艦上的海盜全滅了......

那麼說這裡應該是海盜的船上.....

(剛才好像逼到一個畜牲的供......)

「牠」說了什麼.......

(這裡不是「牠們」的主力......主力一早就向島的另一邊進發了......)

要去嗎.....


(當然......)

痛!!!

你手臂的傷不要緊嗎.....

(已經不在乎了.....)

現在去的話應該趕得上的......走吧.......

~~~~~~~~~~~~~~~~~~~~~~~~~~~~~~~~~~~~~~~~~

男人後來就在海盜進入島另一側的村前趕上了......他徹夜奮力而戰......

第二天早上,村的出入口和山路上橫七豎八地躺著九十多人的屍體.......村民發現時才知道自己差點重演滅村.......

話說起來......我從哪時開始離開了男人的視點......

村民發現了男人......他嘴上掛著一個微笑......靜靜地坐在村出入口的樹下。





村民想叫醒男人,但男人動也不動......



男人永遠都不能再動了......

-----------------------------------------------------------------

(「自此開始,我就一直在這裡.....一直在這裡守護這片大海......」)


那......村民有紀念你嗎?

(「這重要嗎?」)

那你是......

神?

佛?

鬼?

(「這重要嗎?」)

也對......

(「所以安心吧......這片海會很平靜......」)

(「因為我會一直在這裡.....一直在這裡守護這片海......」)

(「所以,你是時候離開了.....」)

你在說什麼......我不明白......

(「你仔細想想吧......你從哪裡來的......」)

好像記起了......差點就忘了.......



一個奇怪的世界......

那裡的人十分冷淡,為了得到利益會不擇手段.......同時他們活得像行屍走肉一樣......




即使這樣.....那裡有我喜歡的人們.......那裡有我想保護的人.......

對我而言,那世界還有著我活著的理由.......

嗯......

終有一天......我也會守護著這城市......我會和你一樣令人安心.......

===================================================

「汪!!!」

!!!!!!

睜開眼睛,仔細望望四周......

.......

已經是中午嗎.......那麼說我坐在這裡睡了一個上午......

「呀呵~~~~~」站起來伸了一個懶腰後,才留意到腳邊站著一個矮小的啡色影子......

「汪!!!!!」

是那剛才把我追得滿山跑的傢伙,可能這傢伙就在我睡著後就一直站在我身邊......那傢伙抬頭望著我,尾巴像發了瘋一樣興奮地左右搖擺著,那副樣子看著就覺得好笑。


檢查一下自己的隨身物品,一件不少。可能就是因為有這傢伙站在這裡吧......

就在我撫摸著那傢伙的頭時,那傢伙的視線移向海的方向。

早上的烏雲已經散去,風浪也較早上的輕.......秋風也比早上溫柔。

一個漲潮時的大浪從海灣中冒出,向著海灘的方向直衝。我望向海灘,一堆高矮不均的人影站在靠近海的地方,仔細看的話就會看到那是小鬼和牽著他們的父母......

又上演早上那一幕嗎?

浪最後衝上了海灘,海灘的人傳出了叫聲......不過那是小鬼們興奮的大叫聲.......

.......

剛才的是夢......還是.......

我再望向大海......秋風迎面吹來。






一千年前的男人,你是否真的存在,然後在這裡向我訴說這一段故事?

你的名字是什麼?

你的名字有兩個字......那到底是什麼?

忘了......

但,這重要嗎......

今日的大海很平靜......而且令人很安心.......


謝謝.......
那不是這問題的答案呀......
後記:

第二天

房間裡只有滑鼠和鍵盤的聲音。

找不到有關那男人的事蹟或海盜襲擊事件的資料.......有關這城市一千年前歷史事件紀錄實在太少了,簡直和空白沒有分別.......最少我找不到。

找到最接近的資料是一位不少漁民信奉的男性神明,名字也是兩個字,但讀音和事蹟和那男人的完全不相同......

(維基百科..........)

我下意識地在搜尋列輸入了那島的名。

(於.......時曾為停泊往......貿易的外國船隻之地.....)

什麼?那島在一千年前真的有一個外國商船港口?

.......

(這重要嗎?)

對......我在做什麼?這重要嗎?


對......我應該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吧。

把電腦關上,然後換上了運動裝。

「媽。我去跑步了!」
「嗯。小心一點。」
「沒問題。」
「兒子呀......」老爸視線還是對著手提遊戲機:「別被公園水池的烏龜超過哦。」
「誰會被烏龜超過呀!!!?」
「哈哈哈哈!!!」
  是激將法吧,可惡的老爸,終有一日我會超越你.......看著吧。哈哈哈.....


走出宿舍的門外,今日的「大海」也很平靜。

涼快而乾爽,萬里無雲。

秋風溫柔地從背後吹過.......這是一千年前延續至今的秋風嗎......它最後到達的地點會是哪裡?


今日長跑的目標是比昨天快一分鐘.....可以的話盡量進行20次引體上升。掌上壓也盡量做。

用這樣的進度鍛鍊的話,應該可以在一年內達到成為消防員的最低要求以上。


然後通過體能測驗.......

然後在消防學校完成訓練......

然後像老爸一樣成為消防員......不敢說我一定能超越他,但......

我要用自己的力量守護著這城市......

我要令這裡變成一個沒有災害, 再沒有人會悲傷, 所有人都能安心、快樂地安居樂業的城市......




所以......今日就追上去,看看秋風今日會到達什麼地方吧!!




準備.......



出發!!!!!!!!!!!!!!!!!!!!!!!!
那不是這問題的答案呀......
作者碎碎念:
創作靈感嘛......其實才不是靈感,小弟我真的坐在香港某島的一個海灘發了一個這樣的夢......而那個夢迫真和清晰得離譜.....
在<後記>發生之前,小弟我根本不知道那島和我那一千年夢境一樣,有一個泊著外國商船的港口。在維基百科看到那段資料時我真的呆了一下。


一千年前有否發生我的夢境中的事件??我無法知道。

但,這重要嗎?因為我就是我吧......(笑

所以我決定把那個夢(連帶那天現實發生的所有事), 完成沒有更改地寫下來。

那天發生的事:
-我獨自去某島旅行。
-我迷路,然後被某家養的大型犬追殺,幾乎跑了半個島。
-島上有幼稚園舉辦的親子旅行,而且是兩間幼稚園,分別是~~~~~(消音)的小朋友,活動地點就在那海灘上。
-我坐在海邊做了這怪夢


在這裡不說「某島」的名稱了,我在文中說過我討厭商業臭,當然我不會幫任何人宣傳。但心水清的人應該知道我在說哪個島,但不要說喔----我不賣廣告。

對了!我記得那天有一個年輕男子看到我被大型犬追殺的樣子,如果是你的話,歡迎公開在這裡恥笑我。
那不是這問題的答案呀......
原帖由 HTBROKE1 於 2008-12-3 01:03 發表
作者碎碎念:
創作靈感嘛......其實才不是靈感,小弟我真的坐在香港某島的一個海灘發了一個這樣的夢......而那個夢迫真和清晰得離譜.....
在發生之前,小弟我根本不知道那島和我那一千年夢境一樣,有一個泊著外國商船的 ...

如果是你的話,歡迎公開在這裡恥笑我







till , nothing big , z z z z

exChristian.info前基督徒,主力:淚儿/泪儿,WEIYAN,龙井树。。。。。。。。。。。。。。。。。。。。。。。。警告 基督徒:你们一定不够他们玩
realChristianities.com雪龙坛
原帖由 HTBROKE1 於 2008-12-3 01:03 發表
作者碎碎念:
創作靈感嘛......其實才不是靈感,小弟我真的坐在香港某島的一個海灘發了一個這樣的夢......而那個夢迫真和清晰得離譜.....
在發生之前,小弟我根本不知道那島和我那一千年夢境一樣,有一個泊著外國商船的 ...

在這裡不說「某島」的名稱了,我在文中說過我討厭商業臭,當然我不會幫任何人宣傳。但心水清的人應該知道我在說哪個島,但不要說喔----我不賣廣告




我 x 你 aa !!!?? [手分] [日西] 野,muck 史 島 aa ??




exChristian.info前基督徒,主力:淚儿/泪儿,WEIYAN,龙井树。。。。。。。。。。。。。。。。。。。。。。。。警告 基督徒:你们一定不够他们玩
realChristianities.com雪龙坛
原帖由 HTBROKE1 於 2008-12-3 01:00 發表
後記:

第二天

房間裡只有滑鼠和鍵盤的聲音。

找不到有關那男人的事蹟或海盜襲擊事件的資料.......有關這城市一千年前歷史事件紀錄實在太少了,簡直和空白沒有分別.......最少我找不到。

找到最接近的資料是一 ...


how old////young is your 老爸 ??

exChristian.info前基督徒,主力:淚儿/泪儿,WEIYAN,龙井树。。。。。。。。。。。。。。。。。。。。。。。。警告 基督徒:你们一定不够他们玩
realChristianities.com雪龙坛
先打一下 ……文筆不錯,多謝你的作品。

「歷史會永遠記得這一刻.......那班站在海邊拾貝殼的小鬼們全被這海浪弄濕。然後帶著尖叫衝回較內陸的方向。」←這句令我想起海嘯,要不然要歷史來永遠記住那麼嚴重麼?

個人認為風格有點像村上春樹呢,上了千年前的人身卻不能操控,這點也夠新穎的。總的看起來也很舒服,唯覺得在內心思想與故事情景推移交錯得太密,有點跟不上,另外表妹死得也太簡單了吧,男主角總該有些悲慟的反應出來呢。
支持鼓勵每位離教者
原帖由 prussianz 於 2008-12-3 01:17 發表


how old////young is your 老爸 ??



47歲。
那不是這問題的答案呀......
原帖由 抽刀斷水 於 2008-12-3 11:35 發表
先打一下 ……文筆不錯,多謝你的作品。

「歷史會永遠記得這一刻.......那班站在海邊拾貝殼的小鬼們全被這海浪弄濕。然後帶著尖叫衝回較內陸的方向。」←這句令我想起海嘯,要不然要歷史來永遠記住 ...



事實上應該從文中看到我那天心情非常不佳(如果我寫得好的話),利用「歷史會永遠記得這一刻」純粹是一種吐槽。而當時我內心的確爆出了一句這樣的吐槽。   (注:吐槽指對事物或現狀極不滿地諷刺)

我印象中男人看到表妹的時候,表妹已經快不行了(腹部和背部被刀傷,大量出血,能挨到那時已經算厲害)。而男人看到的時候已經過度震撼和憤怒而神智不清。

我說過嘛~~我完全依照那夢境寫出來的,那我就得描寫男人當時神智不清的景象(事實我自己看到的時候也憤怒到不得了),於是和男人一起神智不清地行動。

我的內心和夢境本身描寫交錯得太密,我承認這是我墨水不夠。



村上春樹<<<小弟墨水不夠未聽過。

[ 本帖最後由 HTBROKE1 於 2008-12-3 18:15 編輯 ]
那不是這問題的答案呀......
原帖由 HTBROKE1 於 2008-12-3 14:20 發表


47歲。


son !!!



exChristian.info前基督徒,主力:淚儿/泪儿,WEIYAN,龙井树。。。。。。。。。。。。。。。。。。。。。。。。警告 基督徒:你们一定不够他们玩
realChristianities.com雪龙坛
原帖由 HTBROKE1 於 2008-12-3 15:47 發表



事實上應該從文中看到我那天心情非常不佳(如果我寫得好的話),利用「歷史會永遠記得這一刻」純粹是一種吐槽。而當時我內心的確爆出了一句這樣的吐槽。   (注:吐槽指對事物或現狀極不滿地諷刺)

我印象中男人看到表 ...


你夢時,日 ?? 夜 ?? 深夜 ??

exChristian.info前基督徒,主力:淚儿/泪儿,WEIYAN,龙井树。。。。。。。。。。。。。。。。。。。。。。。。警告 基督徒:你们一定不够他们玩
realChristianities.com雪龙坛
原帖由 prussianz 於 2008-12-5 03:50 發表


你夢時,日 ?? 夜 ?? 深夜 ??


時間:上午

地點:海堤上
那不是這問題的答案呀......
原帖由 HTBROKE1 於 2008-12-5 04:57 發表


時間:上午

地點:海堤上


wow

vvow

muck [o甘] [,十子血] aaaahhhhh !!!



exChristian.info前基督徒,主力:淚儿/泪儿,WEIYAN,龙井树。。。。。。。。。。。。。。。。。。。。。。。。警告 基督徒:你们一定不够他们玩
realChristianities.com雪龙坛
原帖由 HTBROKE1 於 2008-12-3 15:47 發表



事實上應該從文中看到我那天心情非常不佳(如果我寫得好的話),利用「歷史會永遠記得這一刻」純粹是一種吐槽。而當時我內心的確爆出了一句這樣的吐槽。   (注:吐槽指對事物或現狀極不滿地諷刺)

我印象中男人看到表 ...

墨水不夠


墨 水 不 夠 , 拳腳 [手答] 夠,

墨 水 不 夠 , 可以 用 拳腳 [手答] 夠,

.,;==^)

[xx右] 再 [o五o] 系 , 枕 頭  [手答] 夠

[[[[[[[[[ o k , more in comin' tomorrow ]]]]]]]]]

[ 本帖最後由 prussianz 於 2008-12-6 04:21 編輯 ]
exChristian.info前基督徒,主力:淚儿/泪儿,WEIYAN,龙井树。。。。。。。。。。。。。。。。。。。。。。。。警告 基督徒:你们一定不够他们玩
realChristianities.com雪龙坛
原帖由 prussianz 於 2008-12-5 20:48 發表


wow

vvow

muck [o甘] [,十子血] aaaahhhhh !!!





1)那是睡眠時的夢境

2)(如果那男人真的存在),那就算是他是鬼也好也沒有傷害性。
那不是這問題的答案呀......

回復 16# HTBROKE1 的帖子

最近似的一個應該是洪聖吧

那時的語言是你聽的懂,還是沿用粵語?
原帖由 Login 於 2008-12-6 19:51 發表
最近似的一個應該是洪聖吧

那時的語言是你聽的懂,還是沿用粵語?


good question !!!

good question , which i could not come up on
exChristian.info前基督徒,主力:淚儿/泪儿,WEIYAN,龙井树。。。。。。。。。。。。。。。。。。。。。。。。警告 基督徒:你们一定不够他们玩
realChristianities.com雪龙坛
原帖由 Login 於 2008-12-6 19:51 發表
最近似的一個應該是洪聖吧

那時的語言是你聽的懂,還是沿用粵語?


我當年沒有留意語言,但我知道那男性的意思。

事實上我查到最類似的也是洪聖,但兩者經歷差很遠。再者我查到的資料中,洪聖大人是文官,那男人是漁民。

所以說,這可能只是小弟的一個夢
那不是這問題的答案呀......
原帖由 HTBROKE1 於 2008-12-6 21:59 發表


我當年沒有留意語言,但我知道那男性的意思。

事實上我查到最類似的也是洪聖,但兩者經歷差很遠。再者我查到的資料中,洪聖大人是文官,那男人是漁民。

所以說,這可能只是小弟的一個 ...


死別已吞聲,生別常惻惻。 江南瘴癘地,逐客無消息。 故人入我,明我長相憶。 君今在羅網,何以有羽翼?

- 杜甫 , 夢李白

[ 本帖最後由 prussianz 於 2008-12-7 03:47 編輯 ]
exChristian.info前基督徒,主力:淚儿/泪儿,WEIYAN,龙井树。。。。。。。。。。。。。。。。。。。。。。。。警告 基督徒:你们一定不够他们玩
realChristianities.com雪龙坛
返回列表
高級模式 | 發新話題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換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