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覆 發帖

【轉載】我們支持將天主教和基督教 ... 徹底剷除

我們支持將天主教和基督教從香港教育系統中徹底剷除

天主教和基督教在歷史上滿手血污,十字軍東征,中南美洲種族滅絕,天主教和新教之內鬥,以至中東連綿不斷的戰亂,每一次都免不了血流成河生靈塗炭,除此以外,還有多年來持續的打壓異己,意圖消滅所有暴露聖經荒謬無知的學術天文科學研究,所有都是不容否定的歷史事實。故此,他們是人類歷史上最血腥殘暴,最邪惡黑暗的宗教,千百年來所曾犯下的罪行罄竹難書。

到了今天的所謂教廷,其本質也不過是一個極其封閉的極權帝國主義政體,以支持他國的民主來掩飾其本身的極權本質,他們非常了解自己必須以愚民作為生存的基本條件,故此,教育是他們必要搶奪的要塞,擁有這種背景的宗教,根本便不可能讓他們染指教育,更遑論擁有辦學權。

這些宗教團體,以教育為名,傳教為實,他們辦教育背後的真正目的是愚民,以保證他們擁有足夠數目的未來教徒來維持他們龐大的勢力,因為他們永不會放棄政教合一之念,讓他們把持教育,即是任由這羣邪惡的政客,將我們下一代的民智,倒退回中世紀的歐洲,藉以維護他們的權力。

與其讓我們的小朋友受這些智慧設計論支持者洗腦,浪費他們實貴的青春,為甚麼不要求香港的中小學教授中國文化之基本,也即是天主教和基督教心目中的異端邪說:易經,讓我們的下一代對中國文化有更基本的認知,更深入了解我們祖先的思想,更明白作為一個中國人之真義,不容再讓邪惡的宗教政客拿著中國傳統的晃子來指鹿為馬宣傳一個希伯來邪神,不容再讓邪惡的宗教政客以滲透我們的教育糸統來實現他們暗渡陳倉的政教合一,不容再讓邪惡的宗教政客蠢化愚弄我們的下一代,以至整個社會。

認清真正的中國傳統不單是身為中國人不可推卸的責任,也是我們抵抗邪惡的最強大武器,一個真正明白中國文化的中國人,其智慧便足以抗拒這種以愚民作力量的希伯來邪神。


http://www.facebook.com/group.php?gid=282528528980
觀察耶教的所作所為 揭穿耶教醜惡真面目

劣跡斑斑(發動十字軍)、犯錯累累(販賣贖罪卷)、造假舞弊(偽造文獻)、腐敗墮落(買賣神職)、封建剝削(欺壓農奴)、敲詐勒索(強徵什一稅)、踐踏人權(強迫信仰)、殺人無數(宗教裁判所)、殘暴肆虐(獵殺女巫)、生靈塗炭(宗教戰爭)、蒙昧無知(排斥科學)、殖民侵略(滅拉美文明)、仇異排外(迫害猶太人)、亂我中華(清末教案)、思想控制(禁書目錄)、欺世盜名(聖母顯靈)、造孽人間(性虐兒童)、妖言惑眾(教皇無誤論)、愚民反智(君權神授論)、鼓吹迷信(處女產子論)……惡行太多,未能盡錄。
耶教實在是人類文明公敵

很多人不知現代西方思想(民主、自由、平等)沿自啟蒙運動(Enlightenment)反對宗教專制,不知耶教實在是西洋垃圾。香港受英國統治156年,英國人帶來耶教以方便殖民統治,他們沒有帶來啟蒙思想。

十八世紀天主教極力維護宗教專制,推行神權政治。啟蒙學者孟德斯鳩、伏爾泰、盧梭、狄德羅、梅里葉、霍爾巴赫等痛斥天主教排斥科學、宣揚蒙昧、相信人類生而有罪。


【轉載】西方宗教的劣跡點滴

昨天簡單說了一點西方歷史上不光彩的一面,目的無非是希望某些人不要總是搞兩個凡是:凡是西方的都是好的,凡是中國的都是壞的。結果,對於某些人,這篇小文章如同挖了他家祖墳一樣,令其暴跳如雷,氣急敗壞,污言穢語不絕。甚至還有人說中國人從來就是野蠻,要殺光所有中國人。他難道是要用自己的行為,親自來證明他自己的觀點?因此,本人決定再寫一點西方歷史上的醜惡,繼續讓他們更加不高興、不舒服、不痛快。

第二次世界大戰的慘劇人們還記憶猶新,尤其是600萬猶太人的遭遇。有一個大學畢業很多年的人,還出了兩本書,有一次問我:希特勒為何要殺猶太人?的確,任何事情都有前因後果,不會突然產生。希特勒殺猶太人,與西方歷史上長期對猶太人的歧視迫害有著必然關係。其中,西方的宗教在裏面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如今,很多年輕人對於西方宗教的這些歷史並不瞭解,只聽到一些博愛、平等之類的說法,便將其當成精神寄託。

基督教、天主教脫胎於猶太教,但是,基督教一旦從猶太教中獨立出來,便開始對猶太教、猶太人採取了歧視的政策,像是窩裏鬥。原因很簡單,基督教崇拜半人半神的耶穌,基督徒認為是猶太人殺害了耶穌,卻不願面對這樣一個現實:殺害耶穌的真正劊子手是羅馬人。為此,基督教甚至編造、篡改了很多早期歷史。

歐洲進入中世紀,基督教獲得至高無上的統治地位,不僅統治人們的精神,還統治人們的世俗生活。其兩面派的虛偽在猶太人身上也充分表露。基督教向人們宣傳安貧樂教,但是,教士、教堂、教皇卻揮金如土,驕奢淫逸。看看如今的梵蒂岡就知道了。馬丁路德為何要發起宗教改革運動?就是因為要建梵蒂岡的那個大教堂,需要很多錢,教會開始賣贖罪券,等於是說,有錢就可以免罪,也算是西方社會金錢至上的一個源頭。

基督教對於金錢的態度一直是虛偽的,表面上譴責富人,實際上卻大肆撈錢。這種虛偽也表現在對待猶太人的行為中。基督教按照教義,反對一切放貸者。但是,即便在中世紀,放貸活動依然被社會需要。於是,基督教只允許猶太人放貸,同時把猶太人當成低賤的劣等公民。允許猶太人放貸還有一個原因,教會明確規定,猶太人不得從事很多正當職業,不得擁有土地、房屋等固定財產,猶太人還不得與其他民族通婚。種種措施造成猶太人無法與其他民族平等、融化,只好幹一些最下賤的工作,包括放貸。如果看過莎士比亞的《威尼斯商人》,大致可以知道當時猶太人在歐洲人眼裏是怎樣的形象。莎士比亞還算是文藝復興中的一員,在他之前的保守分子,如何對待猶太人,可想而知。

放貸在今天看來是銀行家的工作,在當時卻是被宗教認為是一種罪惡。梵蒂岡不斷發佈詔書,禁止發放高利貸。1311年,教會還將高利貸定為異端行為。之所以允許異教徒猶太人放貸,一方面是保護自己的名聲,另一方面是需要放貸等金融活動,再有就是隨時都可以剝奪猶太人放貸的成果。幾乎所有猶太高利貸者的背後,都是當時的君主。於是,允許猶太人放貸,君主再向猶太人課以重稅,君主反倒成為高利貸的最大獲利者,猶太人擔負了壞名聲,卻只得到蠅頭小利。於是,猶太人在教會和世俗君主的雙重迫害下,不得不變本加厲地盤剝受貸人,或者想方設法地保住自己的錢,成為所謂守財奴。啟蒙運動時,還有人狠狠批判守財奴,說他們妨礙了金錢的流通,用今天的話說,就是降低了金融的流動性。但是,猶太高利貸者也經常被出賣。一旦社會上對猶太高利貸者形成輿論壓力,統治者就會鼓動暴民攻擊猶太人,甚至將所有的猶太人流放。1492年,西班牙宣佈驅逐猶太人,要求所有猶太人6個月之內離開西班牙,但同時規定,猶太人離開時不能帶走金銀。猶太人不得不賤賣財產,帶走毛驢、布匹等低價值財物。有的猶太人試圖吞下金銀,帶走自己的財產,結果喪了命。當時歐洲的統治者為了博得民心,還會宣佈所有人欠猶太高利貸者的賬一筆勾銷或延期償還。在十字軍東征期間,教皇英諾森三世為了獎勵十字軍戰士,宣佈十字軍戰士借猶太人的錢,免除所有貸款利息。
宗教改革以後,猶太人下賤的地位名義上有了改變,對於猶太放貸者的歧視失去了法律依據,尤其是在新教地區。但是,在金錢至上的社會,昔日下賤的猶太人因為擁有金錢爾突然改變了社會地位,令很多新教徒感到憤怒。在宗教改革之前,對於猶太人有錢,人們還可以用社會地位來獲得心理平衡,甚至還可以輕易剝奪猶太人的財產;宗教改革之後,這種社會地位的優越感消失了,新教徒對待猶太人甚至更加粗暴,更加沒有同情,消滅猶太民族的聲音在這個時期由新教徒發出的。對猶太人的歧視,以前是社會上層主導的結果,宗教改革之後,變成是民眾的憤怒。民眾的力量是驚人的,新教徒們擔心猶太人的罪惡會導致上帝發怒,造成上帝不管三七二十一,連同新教徒一同受到懲罰。當時歐洲很多社會矛盾也就被轉嫁到猶太人身上。這種心態延續到希特勒,希特勒殺害猶太人就變得順理成章。當時歐洲國家沒幾個在猶太人問題上譴責希特勒,包括梵蒂岡。

再說一點教會、教皇與妓女的關係。教會居然允許妓女存在,不可思議?但這是事實。因為妓女可以成為稅收的來源,還可以成為吸引教徒的手段。1490年,羅馬城10萬人口,妓女有6800名,占人口的6.8%。如果只按女性算,羅馬城內13.6%的婦女是妓女。為什麼?可以吸引大量信徒。教皇西克斯圖斯四世(1471-1484在位)公開向妓女徵稅,信徒因妓女而來羅馬,妓女因信徒而發財,教皇再向妓女收稅,配合得真不錯。誰知道羅馬教會的財產有多少來自妓女的貢獻?教皇亞歷山大六世(1492-1503在位)還將幾處教會房屋出租,用做開辦妓院。教皇尤利烏斯二世(1503-1513在位)頒發教皇訓令,妓院不得在教皇宮殿附近開辦,為此,教皇允許在羅馬城內專建一個妓院,眼不見為淨,收稅照常。教皇利奧十世(1513-1521在位)和克雷芒七世(1523-1534在位)宣佈:只要妓女去世時,將四分之一的財產交給修道院,妓院就可以繼續開辦。

當時的教堂以色情藝術吸引信徒也很常見,例如色情壁畫。大約11世紀,法國的一所教堂有一個石刻雕像,內容是一個裸體婦女與蛇交合。一條蛇從婦女的下身爬出,爬向她的胸脯。這一雕像現已存放在博物館。據考證,此種統一造型的雕像,當年在該地區60多個教堂都有。教會對此的解釋是:教堂外面充滿罪惡,一牆之隔的教堂裏面就是一個聖潔的地方。

教皇統治下的妓女同猶太人類似,既被教會和教皇需要,又沒有地位,妓女還被要求統一集中居住,連上街拉客的時間,教會都有明確規定,比方說,重要的宗教節日當天的某些時段不行,理由麼,不能影響嫖客們參加宗教儀式啊。妓女集中居住的方式成為後來乃至現在歐美“紅燈區”的源頭。但它也不新鮮,也是有所參照。在歐洲教會統治下,很多地方的猶太人就是統一集中居住的,所謂“城中城”,這也成為後來希特勒集中營的源頭。因此,歐洲啟蒙運動時,才會有人說:上帝啊,多少罪行都在你的名義下實行。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134ba900100csuj.html
但凡提及顛鼠教和邪教的血腥罪行或醜事,
顛鼠徒和基佬都會選擇性失憶, 失明及失聰!
【轉載】梵蒂岡與法西斯

有人說,極權主義、思想禁錮是中國文化的傳統,我們就看看西方傳統。

1075年,羅馬教皇格列高列七世頒佈《教皇赦令》,共27條,現列出其中幾條內容:1、羅馬天主教會為上帝獨自建立的。2、只有教皇理所當然地被稱為“萬能的”。6、禁止與被他革除教籍的人來往並留在同一居所內。9、王公應當只吻教皇的腳。11、他的頭銜是舉世唯一的。12、他有權廢黜皇帝。19、任何人不得對他進行裁判。22、正如《聖經》中所寫的,羅馬天主教會過去不曾犯錯誤,今後也永遠不會犯錯誤。

這種絕對獨裁的觀念,是西方極權主義思想的典型,也是對非基督徒歧視和偏見的典型。它的源頭還要早。這種極權思想也造成世俗獨裁權力對教皇獨裁權力的挑戰,從而使西方歷史上所有的極權皇帝、國王,堅信自己是唯一正確,從而毫不猶豫地發動戰爭,消滅對方。這種基督教文化的傳統現已成為西方文化的遺傳基因,動不動就冒出頭來。

以禁錮思想為天職的宗教裁判所,12世紀時首先在義大利出現。13世紀時,羅馬教皇保羅四世認為,宗教裁判所是“他的眼睛,他的愛妃”(那時候,神職人員淫亂很普遍)。在西班牙,所有嫌疑分子,“路德派的渣滓”,“伊拉斯謨主義的幫兇”,都被判處火刑。之所以要用“火刑”,是因為基督教會認為,火刑可以消滅靈魂,基督徒是不允許使用火葬的,只有對非基督徒或者是基督教的異端,才可以用火刑,以便從肉體到靈魂一起消滅。宗教裁判所在燒死法國女英雄“聖女貞德”時,還特地把貞德的生殖器展現給圍觀的群眾,因為教會認為,女巫的生殖器必須暴露才能徹底消滅。但是,世界上採取火葬的民族很多,於是,1959年,梵蒂岡不得不改變了他們堅持了2000年的錯誤,宣佈火葬並不能觸及靈魂。但是,他們依然沒有放棄教會“過去不曾犯錯誤,今後也永遠不會犯錯誤”的說法。

宗教改革之後,16世紀時,在教廷聖職部的領導下,在幾乎所有的天主教國家都建立了宗教裁判所。1543年,還成立了教廷書目部,專門負責審查書刊,並對違反天主教教義的書擬定書單,作為羅馬教廷的禁書。之所以在此之前沒有書刊檢查,是因為歐洲長期比較落後,紙張和印刷在文藝復興後才出現於歐洲。以前,歐洲的文化,大多只靠修道士手工抄寫在羊皮紙上,因此,教會控制起來容易。紙張和印刷在為中國人的文化繁榮做出重要貢獻後,剛剛傳到歐洲,便立即遭遇了“書刊檢查”制度。所以,我在春節前的一篇文章中說,肉體消滅、禁錮思想、自我反省等等極權主義的做法,真正的來源是基督教會。如果大家還覺得難以置信,我就再舉幾個例子。

1870年,義大利終於統一,建立了一個世俗政權。這個承襲法國大革命民主、自由思想的獨立國家剛成立,便遭到羅馬教皇的抵制。因為,按照民主、自由的觀念,教會及羅馬教皇的命運便岌岌可危。從那一年開始,先後有五任教皇為了表達對自由、民主的抗議,不踏出梵蒂岡一步達50年之久。由於教會的勢力還很強大,獨立後的義大利政府在如何對待教會這個問題上,猶豫不決,教會和教皇也命懸一線,直到一個人的出現,才真正解救了教皇,這個人名叫墨索里尼。

墨索里尼掌握了義大利政權後,建立了一個極端民族主義的法西斯政權。1929年,墨索里尼同梵蒂岡簽署了一個條約,允許梵蒂岡自建一個“國中之國”,今天梵蒂岡的一切地位,都是墨索里尼的功勞。看看當時的教會與法西斯頭目墨索里尼之間是如何肉麻地互相吹捧的。教皇庇護十一世稱讚墨索里尼是“上帝賜給我們的人”。教廷的報紙《羅馬觀察》稱,“義大利又歸還給了上帝,而上帝也歸還給了義大利。”直接對教皇個人宣誓效忠的耶穌會刊物《天主教文明》在1929年3月聲稱,法西斯主義體現了“基督教社會的復原”。1932年,教皇庇護十一世表示,他已經喜歡上了這個“天主教極權主義”。天主教大肆鼓吹,墨索里尼和教皇庇護十一世是“現代義大利兩個最偉大的人”。英國天主教的喉舌媒體《公告板》也向“勇敢的”和“有偉大意志的”墨索里尼表示讚賞,稱他的表現證明他是一個“知識的巨人”,打敗了那些希望要一個“可以嘲笑教會的無神論國家”的義大利人。《時代》也歡呼這一協定的簽署“的確是非常好的消息”,證明墨索里尼有著“卓越的膽識和偉大的政治才能”。只有《經濟學家》帶著懷疑的態度聲稱,人們不應該對兩個獨裁統治之間的結盟感到吃驚。

墨索里尼之後出現的法西斯主義是德國的希特勒政權。從希特勒的理論上,納粹是反對教會的。但是,希特勒反對教會只是不希望有一個與自己的獨裁並列的、另一個強大的獨裁力量,因此,作為天主教徒的希特勒,反對的只是教會的特權形式,而非教會的本質。就好比“一山不容二虎”。關於希特勒與梵蒂岡的關係,我完整引用一段美國歷史學家約翰托蘭的話:

“希特勒知道如何駕駛航船,”新近被宣佈為非法的天主黨領袖路德維希卡斯牧師在晉見教皇後宣稱,“在他(注:指希特勒)當總理前我就常與他見面。他思維清晰,既堅持崇高的理想,又面對現實。他給我以深刻印象……只要秩序得以維持,誰來統治都可以。”皮烏斯十一世(注:當時在任教皇,一般譯為“庇護十一世”)也恪守同樣的原則。這點可在7月20日希特勒與梵蒂岡簽的宗教協定中得到證明。教會同意不讓牧師和宗教界人士參政;希特勒則同意給予全國的懺悔學校完全自由——這是天主教的一大勝利。教皇陛下對希特勒的代表弗蘭茨巴本表示“最誠摯的歡迎,並說對德國政府有一位毫不妥協地反對共產主義和俄國形形色色的虛無主義的首腦,他是多麼的高興。”
教皇反對俄國還有一個歷史原因。羅馬帝國分裂為東羅馬和西羅馬以後,教會也分裂成天主教和東正教兩部分,為了爭奪統治權,東西方基督教會分分合合,最終破裂。1054年,羅馬教廷與拜占庭“牧首”互相開除對方教籍,分裂正式形成。1453年,拜占庭滅亡後,東正教大本營移師俄羅斯,俄羅斯沙皇也以正宗羅馬帝國的繼承人自居,“沙皇”這個名稱就是來自“凱撒”。因此,羅馬天主教從一開始就對俄羅斯的東正教抱有敵對心理,兩大基督教宗教派別的鬥爭延伸到世俗社會。下面繼續引用約翰托蘭的論述,他曾經獲得美國“非虛構作品”的普利策獎。

梵蒂岡對被承認為一個十足的夥伴感恩不盡,祈求上帝保佑第三帝國(注:指希特勒政權)。更實際的是,他令德國所有主教向國社黨(注:指納粹)政府表忠。新的誓詞是以含義深刻的話結尾的:“在盡本人之神職時,在為德意志帝國的福利而靜默時,本人將盡力避免危及帝國的行為。”(上述兩段話引自《希特勒》,[美]約翰托蘭著,郭偉強譯,國際文化出版公司2006年1月第一版,第367頁)

請注意托蘭文章中引用的“靜默”這個辭彙。1939年後,梵蒂岡教皇換成了庇護十二世(1939~1958在位),納粹大屠殺的行為大多都是在庇護十二世在位期間發生的。庇護十二世對於納粹屠殺猶太人的暴行,採取的正是這個“靜默”的行為。因為,在天主教會歷史上,有過多次屠殺猶太人的行為,其中有些就是教皇直接領導的“宗教裁判所”幹的。希特勒在20世紀的罪行,與基督教會在歷史上的罪行是一樣的。既然教會“過去不曾犯錯誤,今後也永遠不會犯錯誤”,面對希特勒的屠殺,他當然只能“靜默”了。現在,也有人在探討,教會的“靜默”到底是什麼動機?是贊成還是懦弱?這種探討其實是一種粉飾,結合天主教會的歷史,他的“靜默”只有一個解釋,那就是視而不見的默許。

直到1998年3月,梵蒂岡才發表了一份檔,第一次正式承認,在二次大戰期間,對受納粹迫害的猶太人沒有提供充分的保護是錯誤的,並表示道歉。但是,猶太教方面對此並不滿意,認為教皇的道歉“泛泛而論”,令人失望。梵蒂岡的這份道歉中,還玩弄了文字遊戲,它承認基督教義反猶太教不對,但堅稱反猶太教與排猶主義是兩碼事。檔最後的說法是:“在天主教會內部長期有一種對新約的錯誤解釋,造成了對猶太民族的敵對感情”。這種輕描淡寫的方法,絲毫不能解釋天主教會歷史上以教皇名義發佈的一系列排猶反猶“聖諭”。20世紀90年代,歐洲有關調查機構還確認,梵蒂岡銀行曾經幫助納粹大量洗錢。

梵蒂岡在二戰期間,除了與上述兩個歐洲的法西斯國家勾結之外,對於另一個亞洲法西斯國家日本,也是青睞有加。1932年,日本策動成立了“偽滿洲國”,日本第一個發表聲明,承認了這個“國家”。第二個發表承認聲明的就是梵蒂岡。“偽滿洲國”期間,一共有23個國家承認它,我們看看都是哪些國家:日本,義大利,德國;還有被德國佔領或結成同盟的歐洲國家羅馬尼亞,保加利亞,匈牙利,克羅地亞,斯洛伐克,丹麥,維希法國;還有親德國政府芬蘭;還有本身就是法西斯政府的西班牙,薩爾瓦多;還有日本的傀儡政府或盟國泰國,緬甸,菲律賓,還有中國境內的賣國傀儡政權汪精衛等,還有機會主義的蘇聯和蒙古(史達林玩弄外交手腕,與德國和日本都有同盟關係),還有一個就是梵蒂岡。

1938年,“偽滿洲國”向梵蒂岡派出訪問“大使”,庇護十二世當時任梵蒂岡國的國務卿,一路陪同,親切備至。1939年,庇護十二世任教皇后,立即向中國天主教徒發佈了《致全國主教的信》,要求在中國的天主教徒“常以明智和忍耐,埋頭於神聖職務,不偏右,不偏左,即表面上的行動也當避免”。言外之意就是要求中國的天主教徒做日本法西斯的順民。

1942年,日本遣使梵蒂岡,兩個獨裁者直接溝通,部分中國天主教徒“泣血”懇請梵蒂岡不要與日本建交,但是,梵蒂岡置若罔聞,在日本法西斯滅亡前不久,與日本正式建立了外交關係。作為回報,日本送給了梵蒂岡4500萬美元。整個二戰期間,沒有人強迫梵蒂岡,梵蒂岡與法西斯同流合污是多麼明顯,而且完全是自願的!當軸心國法西斯們在全世界大肆屠殺的時候,代表上帝的教會就和他們站在一起。

所以,對於指責中國傳統文化是極權主義的觀點,我必須用上述事實告訴大家,真正的極權主義源頭,就是歐洲的基督教會,就是那個關於唯一“上帝”的絕對信仰。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134ba9001000a42.html
但凡提及顛鼠教和邪教的血腥罪行或醜事,
顛鼠徒和基佬都會選擇性失憶, 失明及失聰! ...
方方土 發表於 2010/6/30 20:16


個條 Gauss 淨係識貼文, 佢唔識字咁既
正常人點會對住個「無生命」既人講野呢?
同個吹氣公仔做愛咁, 有引咩?
回復 9# beebeechan

吹氣公仔都可以出電子叫牀聲
您祈禱時對方卻絕不会發出電子叫牀聲應您,  所以同個吹氣公仔做愛都有引過您禀神
回復  beebeechan
您祈禱時對方卻絕不会發出電子叫牀聲應您,  所以同個吹氣公仔做愛都有引過您禀神

沙文 發表於 2010/7/1 10:08



耶神無睬你唶
不等同無睬其它人
我知, 佢專叫牀俾神職人員聽
撩起神父性慾所以貴教经常出事
de omnibus dubitandum
我知, 佢專叫牀俾神職人員聽
撩起神父性慾所以貴教经常出事
沙文 發表於 2010/7/1 10:26


搭錯線, 搭左去撒旦個台.
係呀, 神父1錯手gum隔離speed dial掣又係會出事
de omnibus dubitandum
係呀, 神父1錯手gum隔離speed dial掣又係會出事
沙文 發表於 2010/7/1 10:48


閣下的神父陰影幻覺症候, 思覺失調都極嚴重下
冇法啦,睇得報紙多
一係您去煩蒂肛申請Injunction, 唔好俾報紙登教會新聞啦好心您
de omnibus dubitandum
冇法啦,睇得報紙多
一係您去煩蒂肛申請Injunction, 唔好俾報紙登教會新聞啦好心您 ...
沙文 發表於 2010/7/1 11:17


報紙都有不少正面的報導。
如只是看到負面而看不到有正面的, 最終仍是人的問題:
眼, 腦, 思覺失去正常的接收能力.
一樣要病向淺中醫○


正常人都會看到圖內有美女, 也有巫婆。
一個只能看到有美女, 或是只能看到有巫婆的, 都是有點心理問題罷
我有睇教會正面新聞咖

好似今日轟動全球的頭條新聞: 天下奇聞!今日居然全世界都冇神父雞姦教徒

相當令人鼓舞, right?
de omnibus dubitandum
我開始懷疑你是雞姦的受害人
返回列表
高級模式 | 發新話題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換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