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覆 發帖

蝙蝠俠與小丑的經典對白

本帖最後由 dior13dior13 於 2014/4/22 13:35 編輯

蝙蝠俠與小丑的經典對白
2008/12/20

在上一集故事中,從親眼目睹父母被人殺死的陰影中走出來的“蝙蝠俠”,經歷了成長之後,已經不再是那個桀驁不的孤單英雄了。在警官吉姆·戈登和檢查官哈威·登特的通力幫助下,“蝙蝠俠”無後顧之憂地繼續滿世界的奔波,與日益增長起來的犯罪威脅做著永無休止的爭鬥,而他所在的高譚市,也是進展最為明顯的地方,犯罪率以一種驚人的速度持續下降著,畢竟對方是能夠上天入地的“蝙蝠俠”,不借兩個膽子誰還敢造次呢?不過像高譚這種科技與污穢並存的城市,平靜是不可能維持太久的,果不其然,新一輪的混亂很快就席捲了整個城市,人們再一被被恐慌所籠罩著,而聲稱願意為這一切負責的,自然就是所有混亂的源頭以及支配者--“小丑”了。




  先不管“小丑”掀起一個又一個犯罪的狂潮的最終目的為何,他的企圖都是邪惡的,所作所為更是早就危害到了高譚市民的正常生活……其中自然包括了“蝙蝠俠”身邊幾個非常重要的人,而他需要做的,就是將這股新的危機全部親自用手捏得粉碎。然而在面對著這個有史以來最具針對性、最惡毒的對手時,“蝙蝠俠”卻不得不從他的地下軍械庫裏搬出每一件能夠用得上的高科技武器,還得時刻糾結著為他曾經信仰的一切尋找答案。


幕後製作:
  永遠不會“重複”自己

  鑒於2005年的暑期檔大製作《蝙蝠俠:開戰時刻》取得了非同一般的開門紅,其版權的所有者華納公司遂決定繼續邀請編導克里斯多夫·諾蘭坐鎮續集之作《蝙蝠俠前傳2:黑暗騎士》……影片中所講述的那個充滿了奇幻色彩的故事是由克里斯多夫·諾蘭和大衛·S·高耶共同構思出來的,然後由喬納森·諾蘭負責執筆潤色劇本。當諾蘭於2007年初宣佈影片正式開拍之後,隨後就是接近一年半的漫長等待了。


  至於克利斯蒂安·貝爾,作為當仁不讓的“蝙蝠俠”的完美人選,也再一次披起了戰袍和克里斯多夫·諾蘭並肩作戰。其實瞭解貝爾的人都知道,在好萊塢這個造夢工廠裏,他是最喜歡且勇於嘗試新鮮事物的人,樂於在電影工業中追逐各種維度多變的角色,所以這一次他重複著以“蝙蝠俠”的面貌示人,這樣的改變多多少少有點令人驚訝,也引起了許多無端的猜測,認為這部影片很可能會鑄就貝爾演藝事業方面的一個分水嶺,不過貝爾卻全然不理會這些在他看來不是問題的問題,他說:“你知道,‘重複’同一件事情,實在不是我這種人會有的行為,這一次我之所以願意用同樣的面貌在大銀幕上出現,全都是因為諾蘭。

這已經是我們的第三次合作了,除了兩部‘蝙蝠俠’電影,還有一部《致命魔術》……我非常瞭解他,所以我知道他和我一樣,如果沒有想到一些新鮮且與眾不同的故事元素,是不會再接拍續集的。我喜歡他灌輸給我的這個想法,因為我不是在簡單地重複一件以前做過的事情,我的角色將會有著一個非常明顯的發展和進化,更何況,這裏還有一批非常有才華的明星卡司,再加上融洽的合作氛圍,我沒有理由拒絕,不是嗎?”




  雖然這已經是克利斯蒂安·貝爾第二次穿起“蝙蝠俠”的緊身衣了,但是他仍然要為這個角色進行一些相應的特訓,因為“蝙蝠俠”到了這一集故事中,擁有了許多全新的特性,某些能力也得到了成比例的提升,貝爾說:“需要得到特訓的,不僅僅是新加入進來的元素,原來的一些技能也得進行重新鞏固。現在他們可算是對我非常瞭解了,甚至連我走路時胳膊搖擺的方式,也模仿得絲毫不差……正是因為如此親密無間的合作,才讓一切都進行得非常順利。”


  對於高譚市來說,“蝙蝠俠”屬於那種熬過了不堪回首的過去後,決定重新清洗整個城市的超級英雄,克里斯多夫·諾蘭說:“其實他早就已經超越了自己想要成為的那個人,只是還沒意識到而已。他已經走出了令人痛苦的過去,也走出了折磨他的記憶,所以我們只好找一些新的東西繼續折磨他了……簡單的說,‘蝙蝠俠’從來沒有擺脫過去,也不可能擺脫。”


  從漫畫書到大銀幕,“蝙蝠俠”最大的變化就是更具俠義之心,克里斯多夫·諾蘭繼續說:“沒錯,他沒有時間在那裏悶悶不樂,他更不能自我放縱、隨心所欲地發洩怒氣,他不得不時刻穩固好自己的情緒。我們從第一部影片開始,就努力嘗試著讓他去面對和克服花樣繁多的障礙,包括憤怒與躊躇……所以到了這裏,我們期待著有所變化,這個由克利斯蒂安·貝爾飾演的角色開始走出父母被殺死的痛苦陰影,但即使如此,他仍然是一個非常黑暗的角色,與那些陽光型的超級英雄有著天壤之別。”


  影片的另一位主演邁克爾·凱恩,曾經用一種與眾不同的觀點評價過美國最受歡迎的兩位超級英雄:“超人”是美國看待自己的方式,而“蝙蝠俠”則是其他國家看待美國的方式……克里斯多夫·諾蘭對這樣的說法表示贊同:“我不得不說,這是一個非常有趣的觀點,因為‘超人’給人最直觀的感覺,無疑是一個理想的完美化身。反觀‘蝙蝠俠’,就要更具備人類的特徵,他沒有那麼多理想化的條條框框,所以在處理事情的時候就會顯得更加人性化,還參雜了一些政治的成分在其中--正好是我喜歡這個角色的最主要原因。‘蝙蝠俠’只要一出現,就能讓他周遭變得淩亂無序,令人很難馬上就以明確的道德觀念去分辨是非對錯。我想通過這個故事去真正反思一些問題,那就是從現實主義出發,沒有任何人是可以游離於法律之外的,即使是以‘義務員警’的身份也不行。”


  永遠的“小丑”
  希斯·萊傑的意外逝世,為《蝙蝠俠前傳2:黑暗騎士》憑空籠罩了一層悲傷的面紗,而這部影片也成了他生前最後一部完整的作品……克里斯多夫·諾蘭談及“小丑”這個角色時,首先聲明道,無論是在萊傑生前還是死後,他飾演的“小丑”永遠是這部影片最大的亮點,也是人們爭相討論的焦點,諾蘭表示:“萊傑帶給這個角色的是前所未有的體驗,黑暗的性格來源於悲傷的過去,詭異中帶著幽默。在萊傑的詮釋下,‘小丑’不僅僅是一個銀行搶劫犯或普通的犯罪分子,他的主要動機其實還在於根深蒂固的無政府主義……我和萊傑曾就這個角色聊過很多,還一起為劇本做過最後的加工,並達成了非常有默契的共識:正是由於現在的社會處於一種混亂的無政府狀態,所以才出現了像‘小丑’這種單純地只想傷害別人的邪惡代表。”


  影片的服裝設計師林迪·海明談到“小丑”的服飾時,表示自己一直在尋找他為什麼會把自己打扮成這樣的原因,最初得出來的結論是,也許這才是他本來的模樣……那麼,又是什麼促使他終於找到了那個“小丑”的自我呢?克里斯多夫·諾蘭說:“這也是在利用滑稽的表演掩飾性格的一種方式,我們的目的是希望可以挖掘出這個角色更加深層的現實主義特色。我們不約而同地意識到,對於這個角色來說,打扮成‘小丑’,算得上是某種程度上的生命火焰華麗的再現。”


  其實在製作《蝙蝠俠:開戰時刻》的時候,就已經有很多人詢問過克里斯多夫·諾蘭是否有拍攝續集的可能性,可是他的回答永遠都是一成不變的模棱兩可,因為就連他自己也不知道確切的答案,諾蘭說:“當時心裏確實沒譜,可以說,正是在定義‘小丑’這個角色的性格特徵的過程中,我才下定了執導續集的決心。在上一集故事的結尾處,我們簡單地預告了一下‘小丑’出現的可能性,隨後我的弟弟喬納森·諾蘭和大衛·S·高耶也加入到編劇的行列當中……其實坐在那裏仔細思考一些和‘蝙蝠俠’有關的問題,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如果失去力量,‘蝙蝠俠’會變成什麼樣?當‘小丑’第一次露面時,他的出場應該帶來什麼樣的震撼?”


  希斯·萊傑所飾演的“小丑”很大程度取決於原著漫畫,其外部特徵看似像極了由艾德·布魯巴克創作的那個特殊版本,克里斯多夫·諾蘭表示:“坦白地說,我在這方面還真不如大衛·S·高耶,他對所有原著漫畫的知識已經達到了一個無人能及的地步,所以我們真的是根據以前對漫畫的記憶,然後創造出了這個屬於我們自己的‘小丑’的。在磨合劇本的過程中,我們不停地研究這個角色在漫畫歷史上的演變,希望在視覺表相上,可以儘量製造出屬於自己的標誌性特色,當然,這一切都是建立在萊傑賦予‘小丑’的行為舉止的基礎上的。在影片正式開拍之前我就曾對高耶說過,通過畫面所表現出來的想像力,必須可以喚回那些被深埋掉的記憶,也就是從原著漫畫歷史中沉澱下來的那一部分……這是我們從《蝙蝠俠:開戰時刻》開始就一直貫徹執行的理念。”


  克里斯多夫·諾蘭同時也認為,“蝙蝠俠”的故事是永遠都不會有終結的一天的,他說:“當你看過第一部影片之後,就會徹底地明白這個故事不得不繼續下去,而我之所以同意拍攝它,是因為我恰好想到了一個不錯的故事點子,而且也知道如何延續之前的傳奇。其實對於這種大製作來說,續集拍攝最有可能出現的問題就是,你有了更多的預算,製造了更宏大的場面,可是本質上,你仍然只是在不斷地重複著之前的那個自我……由於已經認識到了這方面的問題,所以我們一直在避免犯下相似的錯誤。”


  有了克里斯多夫·諾蘭的保證,所有從《蝙蝠俠:開戰時刻》回歸到續集之作的人,包括演員和工作人員,個個都是懷著興奮的心情的,諾蘭繼續說:“直到我們所有人都就位之後,我才體會到其實製作續集也是一件非常偉大的工程,因為我們不得不重新審視所有的角色,包括以前的和新加入的,期待著能讓他們出現在大銀幕上的時候,第一時間就能打動觀眾。”


  相對于其他超級英雄電影,《蝙蝠俠前傳2:黑暗騎士》在配角的選擇數量上確實可以歸類到龐大的範圍當中了,但與原著漫畫一對比,你就會發現這個數字也只是冰山一角而已,克里斯多夫·諾蘭說:“我們改變了漫畫中的一些角色,甚至包括他們的性別……這是我們的改進手段之一,因為我們閱讀了所有的漫畫,所以只能從中摘錄出我們需要的元素,然後根據故事的發展,看看如何改變角色,讓他們為我們自己的故事進行服務。”
本帖最後由 dior13dior13 於 2014/4/23 20:50 編輯

花絮:
·休·傑克曼、萊恩·菲力浦、列維·施瑞博爾和喬什·盧卡斯都曾公開表示對檢查官哈威·登特這個角色很感興趣。


·為了給大家逗悶子,服裝部特別製作了一套有乳頭的“蝙蝠俠”衣服,他們還告訴主演克利斯蒂安·貝爾這就是真正的戲服。由於貝爾在影片開拍之前早就看過設計圖紙,所以他立刻就明白了這只是一個小玩笑而已,即使如此,他仍然將有乳頭的戲服穿上,擺了很多pose供大家拍照。

·克里斯多夫·諾蘭有一個名叫羅裏的兒子,而影片曾使用過的一個假名字即來源於此--《羅裏的初吻》(Rory's First Kiss)。

·最初曾有傳言“企鵝先生”將會出現在這部影片中,而鮑勃·霍斯金斯就成了影迷票選出來的最合適扮演者。霍斯金斯也表示,自己非常願意飾演這個角色,而且很期待能夠與克里斯多夫·諾蘭一起合作,並稱他為“夢幻導演”。隨後,諾蘭卻聲明自己並沒有啟用“企鵝先生”的想法,他覺得這個角色出現在這裏不太合適、有點牽強。

·在希斯·萊傑得到角色之前,羅賓·威廉斯、雷奇·哈爾米(Lachy Hulme)、保羅·貝坦尼和亞德里安·布洛迪都曾表示,自己對飾演“小丑”很感興趣。

·因為凱蒂·霍爾姆斯在《蝙蝠俠:開戰時刻》中的出色表現,《蝙蝠俠前傳2:黑暗騎士》決定繼續邀請她來飾演瑞吉兒·道斯這個角色,同時還將她的片酬大幅度提高,可霍爾姆斯卻以“時間有衝突”為由,拒絕了這個邀請。

·作為1940年創作出“小丑”這個角色的漫畫大師之一,傑裏·魯賓遜(Jerry Robinson)以顧問的身份出現在了電影片場,因為希斯·萊傑飾演的“小丑”就是遵照了魯賓遜最開始在漫畫中為其擬定的形象。另外,羅賓遜一起製作《蝙蝠俠》漫畫的合作夥伴鮑勃·凱恩(Bob Kane),也曾以顧問的身份出現在1989年的《蝙蝠俠》中。

·在瑪姬·吉倫哈爾正式取代凱蒂·霍爾姆斯飾演瑞吉兒·道斯之前,瑞秋·麥克亞當斯和艾米莉·布朗特都曾被傳會得到這個角色。

·為了能夠更好地詮釋“小丑”,希斯·萊傑獨自一人在酒店的房間裏待了一個月的時間,分析這個角色的心理狀態、姿態和聲音--他發現聲音是最難模仿的。另外,萊傑還開始寫日記,記錄的都是他在這一個月體會到的“小丑”的想法和感覺,以方便他在拍攝的時候備用。萊傑還看了艾倫·摩爾(Alan Moore)創作的漫畫系列《蝙蝠俠:致命的玩笑》(Batman: The Killing Joke)和《Arkham Asylum: A Serious House on Serious Earth》,並從1971年的影片《發條橘子》中的亞曆克斯以及已經去世的搖滾明星席德·維瑟斯那裏借鑒了許多個性特徵。

·克里斯多夫·諾蘭表示,1995年的《盜火線》對這部影片的影響是最深遠的。

·這部影片有一部分是以IMAX的格式拍攝出來的,對此克里斯多夫·諾蘭已經期盼了整整15年時間了,即使是現在,他也希望有機會可以用IMAX拍攝一部完整的電影。諾蘭用IMAX拍攝了影片中的4組主要動作系列場景,而且還拍了許多靜態的戲劇性時刻,絕對能夠讓觀眾的視覺體系得到最高端的享受。

·芝加哥警局的員警,只要不當班的時候,都會來到片場,在影片中客串高譚市的員警。

·2008年1月22日,希斯·萊傑的意外死亡引起了大家對這部影片的很多猜測,同一天,華納公司發表了一個聲明,表示萊傑已經完成了他所有的拍攝工作,影片也進入後期製作了,因此,“小丑”將會是萊傑生前最後一次在電影中完整呈現的角色。

·艾倫·艾克哈特在影片中飾演檢查官哈威·登特,他將這個角色描述成“與‘蝙蝠俠’來自于同一個世界,卻又有著本質的區別”,與“黑暗騎士”相對應的,哈威就是高譚市的“光明騎士”。而艾克哈特在分析這個角色時,所面對的最大挑戰就是如何在相似性與對比中尋找平衡,還要給人一種與“蝙蝠俠”相似、卻又完全對立的矛盾感覺,於是,艾克哈特決定為了自己的角色學習人格分裂學。

·“蝙蝠俠”的真身布魯斯·韋恩在這部影片中將會有一件全新的蝙蝠衣,與2005年的《蝙蝠俠:開戰時刻》中的裝備相比較,改進了不少,這讓克利斯蒂安·貝爾穿起來也舒服許多,使他在表演的時候更加得心應手。新款的蝙蝠衣是由200個獨立的橡膠、玻璃纖維、金屬網絲和尼龍碎片組建而成的,裏面包含了非常複雜的剪裁工藝,然後再加上非常有彈性的皮帶進行固定,這樣貝爾穿起來可以顯得更合身。後面的斗篷則是以摩托車的安全帽為基本設計理念的,在脖子的接縫處完全斷開,這樣貝爾可以隨意地上下左右擺動他的頭。另外,還有白色的目鏡,那是“蝙蝠俠”在進行聲波定位時使用的。

·服裝設計師林迪·海明(Lindy Hemming)對照“小丑”的面部特徵和個性,同時也從反傳統文化的流行大師皮特·多赫提和“朋克之父”伊基·波普的風格中吸取某些靈感,儘量避免讓“小丑”的服飾看著像是一個遊民,但又得讓它儘量破舊且邋遢,因為只有這樣,才能體現出這個角色尖銳、神經質的一面。

·在拍攝影片開頭部分、倫敦巴特西發電站沖出的200英尺高的火柱時,火光引起了當地居民的恐慌,他們一致認為有人對這個已經被廢棄的發電站實施了恐怖襲擊。

·在影片中飾演市長的内斯特·卡博內爾(Nestor Carbonell),曾在由漫畫改編而成的真人電視劇《The Tick》中飾演“蝙蝠曼紐爾”,算是一個對“蝙蝠俠”進行惡搞的角色。

精彩對白:
The Joker: Starting tonight... people will die. I'm a man of my word.
小丑:今晚開始……人們將會死去,我是個說話算數的人。

Bruce Wayne: I knew the mob wouldn't go down without a fight. But this is different. They crossed the line.
Alfred Pennyworth: You crossed the line first, sir. You hammered them. And in their desperation they turned to a man they didn't fully understand. Some men aren't looking for anything logical. They can't be bought, bullied, reasoned or negotiated with. Some men just want to watch the world burn.
布魯斯·韋恩:我知道暴徒是不會在沒有經歷戰鬥前就平靜下來的,但是這一次不一樣,他們很有兩面性。
阿爾弗雷德·帕尼沃斯:先生,是你先耍兩面派的,也就說是你鑄就了他們。在絕望中,他們變成了那種自己都沒辦法理解的人,有些人身上,就是找不到任何邏輯可言,他們不能被收買,也不會被恐嚇,只能進行理性的談判,但有些人,惟一想看到的,就是這個世界被摧毀。

Bartender: Dent! I thought you were dead!
Harvey Dent: Half...
服務生:登特!我還以為你已經死了!
哈威·登特:半死不活……

Harvey Dent: Rachel's told me everything about you.
Bruce Wayne: I certainly hope not.
哈威·登特:瑞吉兒告訴了我有關你的一切。
布魯斯·韋恩:我不希望如此。

Gotham National Bank Manager: The criminals in this town used to believe in things. Honor. Respect. Look at you! What do you believe in  What do you believe in!
The Joker: I believe whatever doesn't kill you simply makes you... stranger.
高譚市國家銀行經理:這個城市的罪犯有信仰,他們相信榮譽,還有尊敬。看看你!你的信仰是什麼?你相信什麼?
小丑:我相信,不管用什麼方法殺死你,你也不過是一個……陌生人。

The Joker: [to Batman] You've changed things... forever. There's no going back. See, to them, you're just a freak... like me!
小丑(對蝙蝠俠說):你已經改變了……永遠,不可能再回到過去。看,對於他們來說,你不過是一個怪物……就像我一樣!

Mayor: [regarding The Joker] What do we got  
Lt. James Gordon: Nothing. No name, no other alias. Clothing is... custom. Nothing in his pockets but knives and lint.
市長(談及小丑):我們對他瞭解多少?
詹姆斯·戈登警官:什麼都不知道,沒有名字,沒有別名。衣服……是定做的,口袋裏什麼也沒有,除了刀就是紗布。

Bruce Wayne: People are dying. What would you have me do  
Alfred Pennyworth: Endure. You can be the outcast. You can make the choice that no one else will face - the right choice. Gotham needs you.
布魯斯·韋恩:人們在面臨死亡,你想讓我做什麼?
阿爾弗雷德·帕尼沃斯:忍耐,你已經成為被排斥的人了,你可以做別人做不到的事情,那就是正確的選擇,高譚市需要你。

The Joker: It's all... part of the plan.
小丑:這都是……計畫中的一部分。

Alarm Guy: So why do they call him "the Joker"  
Safecracker: I heard he wears makeup.
Alarm Guy: Makeup  
Safecracker: Yeah, to scare people. You know, war paint.
驚慌的人:那麼你們為什麼叫他“小丑”?
竊賊:我聽說他化著妝。
驚慌的人:化妝?
竊賊:對,為了嚇唬人,你知道,就像軍人臉上塗的那種東西。

Harvey Dent: You either die a hero or you live long enough to see yourself become the villain.
哈威·登特:要麼你就像一個英雄一樣死去,要麼就活著,直到看著自己變成了一個惡棍。

Harvey Dent: The night is darkest just before the dawn. And I promise you, the dawn is coming!
哈威·登特:黎明前的黑暗,我向你保證,光明很快就來了!

The Joker: Where do we begin  A year ago, these cops and lawyers wouldn't dare cross any of you. I mean, what happened  
Gamble: So what are you proposing  
The Joker: It's simple: Kill the Batman.

小丑﹕我們從哪兒開始﹖一年前﹐那些警察和律師還不敢拿你怎麼樣呢﹐我是說﹐發生了什麼事﹖
蓋伯爾﹕那麼你的建議是什麼﹖
小丑﹕很簡單﹐殺了“蝙蝠俠”。


來源 veryCD 網站
本帖最後由 dior13dior13 於 2014/4/22 13:25 編輯

BATMAN:
Batman: I'm Batman.
我是蝙蝠俠~!
Batman: It's not who I am underneath, but what I do that defines me.
我是誰並不重要,我的作為才代表真正的我.
Batman: BATMAN HAS NO LIMTS 蝙蝠俠沒有極限。

JOKER:
he only sensible way to live in this world is without rules.
唯一生存在世上的規則就是沒有規則.
Why ... so ... serious ! ? 幹嘛這麼嚴肅~?
This city deserves a better class of criminal... I'm gonna give it to them.
這個城市需要更高竿的罪犯,而我會給他們一個~

HARVEY DENT / TWO-FACE:
Harvey Dent: You either die a hero or you live long enough to see yourself become the villain.
你不是如英雄般犧牲,就是活著看自己變成惡棍.
Harvey Dent: The night is darkest just before the dawn. And I promise you, the dawn is coming!
黎明前的夜晚是最黑暗的,但我承諾各位,黎明就要來!
Two-Face: The Joker's just a mad dog. I want whoever let him off the leash.
小丑只是隻瘋狗,我要找的是放他出籠子的人負責。
Detective Wuertz: Dent! Jesus, I thought you was dead! 天啊~我以為你死了~
Two-Face: Half... 只有一半...


阿福:
阿福:Why do we fall sir? So that we might better learn to pick ourselves up.
我們為什麼跌倒先生? 因此我們也許會更好的學會接自己。


返回列表
高級模式 | 發新話題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換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