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覆 發帖

不死鳥

我想有大半年沒這樣坐下來寫東西了,要不是早已經過耶教的毒害而得了免疫,恐怕這一年的起落足夠叫我拿著那十字架來沉淪抓狂.

去年底跟人合伙的生意泡湯虧了,雖然這一次叫我過去好幾年的努力都失去;當然這次賭得很大,失敗了當然對生活有影響,但卻影響不了我的心情.可惜同時間發生了另一件事,卻叫我失眠惡夢了半年.

少奶病了.

少奶向來體弱,但見她和我一起後,身子變得好了,還想著以後她也可以健健康康的陪我瘋下去.誰知回香港後,那陣子她越來越瘦,我就唸她不要老想減肥什麼的;她卻言笑晏晏的說:"瘦點穿婚紗也好看呀,你這大胖子走在我旁時又有人要唱那首歌了.....你幹嘛?瘋子....."被她小小的損了一下,那我只好親她一個來還擊.

那陣子雖然雄心受挫,但有少奶陪伴,日子是辛苦,但一點也不難過.眼見左右無事,我便當起家庭主夫來,這幾年都把廚房交給了少奶,還好手藝沒啥生疏,少奶也吃很高興,我還有點壞心眼的想將少奶當北京填鴨,希望可以回復她過去均勻有緻的身段.

閒賦中重看到李商隱,看著他的"翼冀摧殘日,郊園寂寞時",不由得心中暗嘆這書呆子太不知足,時雖不與,但至愛鶼鰈長伴,夫復何求呢.

就這樣過了個把月,我發現少奶的胃口跟消瘦程度成正比,而且有時面色紅不太正常,隱隱覺得這實在奇怪,沒辦法也得強迫少奶去找大夫看一回,這一看,確是非同少可.

家庭醫生一看少奶就脫口一句:"快過來,你瘦得不像話啦."少奶也被愣住了.

坦白說,當時我也嚇了一小跳,這老醫生看了我超過十年,他是個半途出家,從祖國到香港來花了八年才拿到本港執照的黃綠,但也是碩果僅存可以做到藥到病除的醫生.雖然我平常愛稱他土匪,但他的本領和醫德,卻實在令向來討厭醫生的我,不由得把一家的健康交給他.

之後一連串的問診檢查各樣,醫生邊醫生紙邊說:"去做個重點檢查吧,應該是甲狀腺出了問題.不能等,趁下午化驗還工作,立刻去,後天來覆診."認識他這些年來,我從未見過他那麼凝重,心裡突然有種很不踏實的感覺.

從診所走出來到去化驗所去,少奶怯懦懦的問:"我是不是很嚴重?醫生的面色很難看呢...."

我當然不可能告訴她我不是醫生之餘也開始很焦慮,就安慰她:"這土匪就是這把臉了,怕是他昨晚跟老婆鬧意見吧.他老婆我見過,河東種的啦."看見她忍不住噗哧的笑了出來,自己的恐懼好像也一道都壓了下去.

到化驗所做了些檢驗呀什麼的,抽血時少奶還不停叫我跟她在談話,要分散注意力云云.我也只壓著濃濃的心痛跟她說著笑話無聊智力題.抽過血,化驗所的姑娘著她坐下五分鐘休息一下,然後就可以離開,報告隔天就送到醫生那裡去.

離開的時候,看著少奶消瘦的背影,不知怎地想起我的初戀女友,心中暗惻又要上演那一幕嗎?我輕輕的抽一口涼氣,怕少奶發覺,怕她知道我可比她更焦燥,更擔心.

我暗暗把眼一閉,在那一剎那,我不停的跟自己說”不要亂,也不可以亂,事情還沒肯定;就是事情去到最壞,我也能帶著她走過去,我也要能帶她走過去.”我嘗試感受自己的心跳,放輕也放慢一點自己的呼吸,感受著自身的存在;再張開眼眼,少奶嬌小而實在的身影,心中的焦慮和不安,再一次被我推回去.

我知道,不管發生什麼事,她已給了我最快樂的時光,讓我重新感覺到自己還可以是一個人.她沒事,我們可以將這快樂延長和加倍;發生不幸的事了,雖然會難過不捨,也必定肝腸段斷,沒所謂啦,再難受的日子我也挺得過,因為曾經有少奶在我身邊,就夠了,我還苛求什麼呢?

想到這裡,心裡也不再迷惑;大不了還我本色,學袁崇喚那一句:”丟那媽!頂硬上!”

走到電梯前,少奶回個頭看著我,又是那個懦怯怯的表情問:”莊,我會有事嗎?我….”

還沒等她說完我就打斷了她:”你先讓我說,你的臉色根本就不像有啥大毛病,如果只是小毛病你就更該打.平時叫你好好保養自己不聽,做飯就只做我愛吃的,也不給自己補補身;叫你不要抽煙就當我是耳邊風.我瘋你可不要跟我瘋在一起吧.”我小小的輕責一下她,這可有效分散她的注意力.

果然她就嘟著小嘴抗議:”人家想你吃得開心點嘛;說我抽煙,我不是本來戒了很久的嗎?你老是在我面前抽…人家鬧著玩的跟你一塊抽,誰知又抽起來了.”

“不行呀,”我還故意的裝起嚴肅來,”都是我太寵你,以後通通不淮呀;先看看醫生怎說,你的飲食作息一定要再調節呀,還有,以後不淮再抽煙呀.”

“哦….但煙可不可以先少抽一點呀?”言下之意是先不全戒掉吧.好了,總算先把報告的事淡化了.

“那以後有孩子怎辦?”算了吧,跟我一塊己經夠苦了,我可不想連那丁點空間都不留給她.

“一結了婚就全戒掉好嗎?反正我們都是計劃要孩子才結婚吧.嘻嘻….”說著她還伸手搖著我手.

看見她那可愛的笑容,我再也鐵不著這衙役臉,”好啦,但你可要記著你說的話,不要穿著婚紗來抵賴呀.還有,今天開始一天只計抽幾根,不淮抽多呀.”說罷,我由衷報以一安慰的笑容.

“知道啦.但你變了,你現在對我那麼兇….”她摟著我的手臂,笑罵得很安心很自在.

電梯到了,我倆走進電梯,邊笑邊說的把陰霾留在電梯門外.

就這樣一如以往的過了兩天,我和少奶又步進老醫生的診所.這兩天,我笑笑說說的跟少奶談著有關她身體的事,總算也讓她接受了身體可能有毛病之餘,也不會太去擔心了.

但很慚愧,我自己卻實實在在的緊張得要命.我知道少奶也有點擔心,在診所的門前,我挽起她的小手,”不管怎樣,你可要身體健康啊.就是你不健康了,我也會盡我能力令你好起來.好不了的,別怕,我還在你的身邊.”

“莊,其實從兩天前我己知道你很擔心;你呀,我才不知為何你在外面還算得上八面玲瓏,但對著我就真h的一點演技也交不出來.本來我也很擔心,但一想到你在身邊,就己經沒啥應擔心了.怕我倒不怕,有點緊張就是了.”說著還笑著聳聳肩.

我不禁把她一擁入懷,柔聲的說著:”沒事的,一定沒事的.”

她靠在我的肩頭,一如以往把整個人的重量都靠過來:”唔,有你在嘛.”

就是她那一句,我才發現,在我對自己也迷惑時,她對我的信任,才是我信心的來源.

當然,世事是不可能那麼童話的.醫生的報告,可以說是我們想像中最差的,但也興幸,發現得比及時還要早一點.

少奶知道後點侃侃的問了兩個問題,”醫得好嗎?”

老醫生自己也舒了口氣,”發現得很早,康復沒問題,但可能時間要半年至一年.”

“會很貴嗎?”這是第二個問題,少奶當然清楚家裡的現況,這可是不能不考慮的其中一個因素.心念及此,怎麼說也難免心痛.

“一般政府醫院當然便宜,但你的情況他們還不會確定為急需.所以我不主張你去公立專科.因為這可以拖很久的.如果怕負擔不起的話,我可以把你轉介到一位私定專科去;我跟他稔熟,收費方面可以給你調節到可接受的水平.當然這會比公立貴.”老醫生了頓了一頓,續道:”一般醫生面對這程度的症狀,都會難以決定,因為說來這是最初最初的階段,根本不能算是確診.但我則主張越早治療越好,甲狀腺器官是很麻煩的,亦通向全身各部及器官,別拖了,病向淺中醫呀.”

我看見少奶垂著頭在盤算著,我也不等她有啥反應就對醫生說:”最快何時可以開始治療?”老醫生和少奶看著我,我分別對他們點了一下頭,老醫生就說打通電話安排,著我倆等一下.

少奶卻睜著眼:”我們不一定負擔得了的…”

“你晚點回家我再讓你撒嬌好嘛?環境怎樣也不能把你的身體放著不管,醫生說不要拖就不要拖,.我知道再來過程可能會非常辛苦,但無論如何,你乖乖的挻過去,我也會陪著你去挺過去的.錢的事,我總會有辦法.”我理解少奶是怕在這環境下加重我的負擔.

“但我不想連累….”少奶的眼眶紅了.

“別要我開這個例,要是再這樣說的話我說不定會打你了,最多你治好了我讓你打個十天.”聽到這我實在是有點急,有點心痛也有火大了.”你是我的誰?我每天努力不是為了你為誰?”

“….你實在是有夠笨耶,我還未嫁你呢,你不用….”少奶征征的看著我.

“夠了!”這句我差不多是用吼的,”你早己經生是我家人,死也是我家鬼!是我笨也好無賴也好,別再瞎搞了,先治好才管其他的.”我是因我知少奶負面情緒又來了,她想放棄,但我知這可不是寵她的時候.

我瞪著眼,一動不動的看著少奶,少奶才緩緩的點一下頭:”….我治療就是了….別那麼兇好嗎?”說著,一顆晶瑩的眼淚無聲的掉了下來.

我擁著少奶,柔聲的說;”沒事的,會好的,其他的別擔心,有我在嘛…”

少奶把頭埋到我的胸前,埋得很深,很深.,很用力的連點了幾下頭.

我還是撫著她的頭:” 對不起,剛才我有點急壞了,嚇著你了.”她很用力的在我胸懷裡搖頭.

雖然我自己也很亂,但實在不想令少奶再萌放棄念頭,就扮起一齣少奶愛看的電影裡,男主角扮菲傭的腔調說:”只要兩個人一齊,就no problem的啦.”

少奶抬頭看一看我,沾在臉的淚水還在動著,卻忍不住笑了出來:”你這壞人,人家可害怕的要命也擔心得要命,你卻總在這些時間來引我笑.”撥開雲霧,她那陽光般的笑臉,又一次我的眼前出現.

老醫生走進坐下:”都談好了嗎?”他對著少奶微笑一下,送上一張紙巾,少奶也對老醫生笑一笑接過.

“決定開始治療前,據一般做法我都會議你先多聽幾個醫生的建議…..”

“不用了,”少奶握著我的手,眼裡閃著一股我從未在她臉上找到過的堅定,”既然醫生你說越快越好,就盡速開始吧,不然這胖么又要罵人了.”

“呵呵呵…”老醫生看看我.”好吧,那我就給你立即安排,那位專科醫生也絡了,我寫給你們明天過去吧.”老鬼寫著寫著,竟無無謂謂的參我一本,”他罵你也是為你好,他以前帶過不少女孩來過,但我從沒見過他那麼緊張就是了.”

“喂,老鬼你…..”我可是想截住他也來不及了.

“是嗎?醫生,還記得有多少個嗎?”少奶裡問醫生,但卻裝作很嚴厲的望著我,兩眼滿是笑意.

“不記得了.呵呵.”

“醫生,那他有沒有帶過一些胸部很大的女孩來過呀?”早前移民祖國,從新設定家用伺服器不小心忘了把私人珍藏那部份定密碼,自些之後少奶老嚷著她不是我喜愛的豐滿型,被她唸過了好幾回.自此一有機會就半開玩笑的拿來損我一下.

“夠了,老鬼…..”我實在沒好氣.

“呵呵呵….”

之後,少奶開始了她的治療,過程有多辛苦,從她蒼白的病容中可見一斑,但過程中,她卻每天都保持著笑容,沒抱怨過一句.同時間,那陣子為了所需費用和生活,我總是東奔西跑的去籌措張羅.箇中的甜酸苦辣,實不足為外人道. 幸好朋友們都體諒,總是有心出心有力出力.實在是無言感激.

雖然這樣的日子沒有一天不辛苦,但卻也沒有一天不幸福.

半年過了,今天的少奶己經康復了很多,醫生也說她可以縮短療程,再來的是要小心飲食和作息時間,還要定時覆診以防復發.當時我的感覺不單止是少奶治好了,而是好像我也治好了一樣.我還記得醫生告訴我們這事時,少奶開心得哭笑不分的擁著我,害得我也老淚縱橫,唉,真羞家.

這短短的半年裡,雖然算不上是什麼生關死刧,但這當中的種種,卻令少奶和我把對方的重要性看得通通透透.我的生意失敗了,她的健康沒有了,但來只要對方還在身邊,失去了什麼,也不過是生命中的其中一些片段.

原來這就是兩個人互相扶持,不斷為對方照亮前路,也為對方在冰冷的塵世中帶來溫暖,是對方生命中的一團火.就算到了窮山惡水,也能為對方燃燒一切,讓對方像不死鳥般從烈火中重生過來.

我居住的城市裡有著這一個故事,有個小伙子很有音樂才華,出身寒微但最終也成為萬人仰望的巨星.他得到後,卻因為一連串的錯失,把所有成就都化為烏有,甚至債台高築.幸運的是他身邊還有一位不離不棄的伴侶,陪他走過多少彎路,也跟他看遍人情冷暖.這種種歷練,讓這小伙子再從頭開始,重新上路.正如他在很前唱過一首沒流行過的歌一樣,讓不死的雙翼再振翅高飛.



不死鳥

夢失落 看似到盡頭
但心內 仍信有天 會高飛 會破繭 有新國度
只需緊守一絲勇氣

我努力 仍偶爾碰著愁
亦不願 隨意嘆息 怕判官 怕冷嘲 刺刀般冷戰
聽不到知己的意見

昂然無悔地繼續做(昂然無悔地再踏步)
仍然尋覓自主那套
照我意向在拼地圖
情懷常在永不老

從來無意令你羨慕
為何無謂地假勸告
我會設法自我自豪
為何盲目亂加控訴?

縱有淚 也會笑著流
在生命 填滿了詩 我的歌 我的真 也帶點教訓
親手寫得失的印記 追縱一生中的最美
打不死的一絲勇氣
嘩,莊少重生了!
支持鼓勵每位離教者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刪除 內容自動屏蔽
簽名被屏蔽
>水 咁我地新一代救世主阿不基誕生啦,梗係死都要彈番起身啦....

>小邱 係喎,恭喜你俾阿水昆咗做版主,下次出黎醒你一野酩酊大醉又點話吖~~
做好男人,是讓身邊所有人開心
做賤男人,只是不想自己太傷心
最緊要一班朋友夠開心!

昨晚帶醉回家,沿路看著不斷的閃電,很是美麗。

埋單幾錢?下次畀返,唔好四圍唱我唔埋單呀。
支持鼓勵每位離教者
今次你有俾......唔好話唱,係你話記得兄弟們提你啫....
做好男人,是讓身邊所有人開心
做賤男人,只是不想自己太傷心
這個世界實在太混亂了,畀了以為未畀,未畀以為畀了,社會太複雜喇。
支持鼓勵每位離教者
回復 1# Jom

少奶抱恙時有您在身邊侍候,其實已很幸福
我師妹早排夠係病咯, 我都陪唔到佢, 咁至淒涼
回復 9# 沙文

阿沙兄你都可以試吓以"愛鄰人亦愛仇敵"既精神黎同阿嫂請個爬牆假期去照顧一尐有需要既人吖嘛....

事在人為,你想做既實有計做得到既,唔駛人家病咗你都唔到手啦.咁話時話,人又病,又無心上人理,唉,又係陰公咗尐既.
多謝分享...其實,我地大家身邊都好需要有一個咁嘅人...就算唔可以一世,起碼沿途一齊互相扶持過,都已經不枉此生

請幫我問候少奶
返回列表
高級模式 | 發新話題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換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