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覆 發帖

殺人借口

本帖最後由 dior13dior13 於 2013/5/30 15:31 編輯

Menina Pastora - Unidos do Salame
http://www.youtube.com/watch?v=cYGaxnG93vw&feature=related
本帖最後由 dior13dior13 於 2013/5/30 15:37 編輯

*** 殺人借口
S.C.君問:我想問下,你們識唔識你們認為不是太差的基督徒?又有無認識你們認為是好的基督徒?你們是否認為基督教完全沒有好處呢?
其實我從來沒有非理性地針對任何一位基督徒,更沒有在生活中揪出任何一位基督徒的惡行窮追猛打,也沒有因而抗拒基督徒的朋友。
在我的個人經驗中,絕少有人真的能通過宗教改變自己,將自己從一個怎樣的人變成另一個怎樣的人(表面上可能有變),所以一個基督徒突然變臉害人,我只會說,人性而已,他的性格根本就是如此,絕不出奇。

在我眾多朋友中,我觀察所得,
基督徒與非基督徒的最主要分別,絕對不是道德人格上的好壞,
反而是一些奇怪的表面現象,例如基督徒普遍頗為乞人憎的,
就是將原罪觀擴展到非教徒,直斥別人有罪,
另外也有些基督徒非常自傲,自認為得救重生的特權分子。
除此之外,我看不到基與非基有何明顯分別。

我之所以不能接受基督教的原因,
並不是認為基督徒比非基督徒更敗壞,
而是這個組織潛在令人變壞的誘因,比任何組織都要強,
而變壞的程度,亦比任何人都要厲害。
 
讓我舉一個簡單的例了,這世上一般人作惡,都會有底線,
原因是他們深知自己在作惡,任何無人性的人,
都會在內心深處有良知這回事,所以大賊殺人王,
也會碰到老人嬰兒而心軟下來,這就是我們与生俱來的良知。
但這世上最壞的人,就是以理想作借口的人,
這類人為求達到心目中的所謂理想,會不擇手段,
作惡完全沒有底線,

正如 希特勒等,若果他們沒有一個崇高的理想作借口支撐,
根本就不可能壞到毫無底線,
但我觀察歷史,發覺這類壞得毫無底線,
以理想作借口的人中,最恐怖的仍是基督教徒。

原因非常簡單,因為他們早已將內心深處的良知,交給了上帝,
所以他們殺人比起所有以別的理想殺人的人,更來得理直氣壯,
而且從不需要反醒怀疑自己的理想。

看舊約以色列人進攻迦南,
我毫不懷疑他們自己是深信受上帝的吩咐而進行種族清洗,
正如十字軍東征時,
我也毫不懷疑這些基督徒深信自己受上帝的吩咐而進行屠殺,
甚至在美洲及非洲大陸殖民的年代,不信者殺或斬手腳,
我也毫不懷疑他們深信自己跟從上帝的指示,
對別族進行屠殺,而且屠殺得如此毫無愧疚,如此理直氣壯。

基督在我來說,是一個中性字眼,
我身邊的基督徒和非教徒一樣,普通人一個,沒有好與不好,
但當一大群普通人拿著武器,內心魔念澎湃而出,
還有理直氣壯的借口時,就會變成了災難,

香港的基督徒、甚至這版上的基督徒,
其實和十字軍、殖民者、北愛基督徒、塞爾維亞基督徒沒有別,
可以行善也可以行惡,只是大家處於一個不同的時空,
有不同的際遇而已,但當人類仍有人以天父之名而行惡,

以色列人對迦南人種族清洗的行為就會永遠延續,
申命記內上帝吩咐所有基督徒殺異教徒的經文永遠會成為借口,
而神秘經驗也永遠會成為導火線,
因為沒有人可以判斷別人的神秘經驗。

(附) 我為什麼離教
我從前是基督徒,而且是非常devoted的,
更曾經到過耶路撒冷朝聖,當然感覺到有上帝,
每晚禱告時都和他交談,每做一個決定也會問他的意見,
但從多年前開始,我就問一個問題,這世上為甚麼如此邪惡,
上帝為甚麼會容許如此邪惡的世界存在。

到了八四年,以色列強硬鷹派沙朗將軍,
借口追捕巴勒斯坦恐怖分子,派出數百名以色列士兵,
開進當時在黎巴嫩境內的巴勒斯坦難民營,
所有士兵拿著美制M16步槍,進營後一言不發,
對著手無寸鐵的巴勒斯坦人亂槍掃射,
一時間難民營內變成人間煉獄,難民營外的聯合國人員,
眼巴巴看著二次大戰以來最殘酷的人間屠殺,毫無辦法。
最後有二千多人被以軍屠殺,當中超過八成是小孩及女人。
沙朗將軍並不是猶太教人,而是不折不扣的基督徒,

當天晚上,洛杉磯時報訪問沙朗將軍,
他說他的責任是保存護聖經內所說的迦南地不被外邦人佔據,
所以他對自己所作所為永不後悔。

我當日非常傷心,哭得很厲害,當晚我便對我的神說,
若果這世上真的如此醜惡,我寧可相信撒旦,
若這世上真有天堂,我寧可選擇地獄,
因我羞與活在天堂的人為伍,
從那一剎那,我突然感到一陣前所未有的喜悅,
心靈像被善良所充滿,第一次吸進一口心靈的自由空氣。

自此以後,那上帝的感覺漸遠離我,
我就像一個得救重生的人一樣,這是我的第一身經歷。

直到現在,我深深認為基督教
(包括天主教..新教..東正教..統一教..耶證..摩門..安息日教等)
是歷史上第一大邪教,若以殺人之多,手段之殘酷,
對人類損害之深遠,他們絕對無出其右,
我只希望以悲天憫人之心,出來作見證,
反正即使綁架我進天堂,我也不會進去。

昨天看電視新聞,
以色列的納坦亞胡再次任命這殺人狂魔為以色列外長,
而此人立即表態,
他不會接受當年拉賓千辛萬苦努力換回來的和平協議,
永遠不會交還約旦河西岸的百分之十三土地給巴勒斯坦人。

我不知這世上何謂公義,
也不知這世上以天父之名進行大屠殺何時才能結束,
更不明白基督徒為何對這些 事如此麻木。

[轉貼] 真實見證. 殺人借口.
http://hk.geocities.com/aboveday/hauman.html

史上最愚蠢的戰爭
2000/12/15
在以巴衝突持續的同時,和平悄悄地來到世界上另一個角落。位於東非、有非洲之角稱號的衣索比亞與厄利垂亞兩國,在歷經了兩年多來間歇不斷的邊界戰事後,終於在今年12月12日在阿爾及利亞簽署了全面性的和平協定。美國總統柯林頓則於13日最後一次在任內造訪北愛,試圖使和平協議更為鞏固。

這場號稱「史上最愚蠢的戰爭」終於落幕,在衝突中兩國軍民死傷慘重,原本就已民不聊生、窮困貧瘠的兩國,為了領土疆界的糾紛,大肆購買武器、強行徵兵,讓這塊原本上帝就不眷顧土地上的人民們,過著極為悲慘的生活。雖然兩國的政府滿腦子都是戰爭,但雙方的母親們的祈禱卻不分敵我,只希望孩子們能平安歸來;這真實地反映出平民百姓們的真實渴望--縱使贏得了些許土地,卻失去摯愛的親人,這樣的代價究竟值不值得?

持續近三個月的以巴衝突,雖然各方透過種種管道試圖化解,但零星衝突依然時有所聞,而巴拉克辭職下台,以色列總理重新改選,強硬派的納坦亞胡民意支持度大幅領先巴拉克,巴拉克能否在兩個月內恢復以巴和平進程,是誰能勝出的關鍵指標。但巴勒斯坦方面對於巴拉克日前釋出的善意,頗多猜忌,認為多是選舉伎倆、欠缺足夠的誠意。大體而言,在目前雙方互信程度不高的情形下,短期內要全面終止衝突,似乎是個不可能的任務。

伊拉克 什葉派議員結束杯葛
伊拉克激進什葉派教士薩德陣營的國會議員,結束歷時近兩個月的杯葛行動,此舉被視為對馬里奇總理領導的處境艱困伊拉克政府的一大激勵。庫德族議員歐斯曼說,這顯示薩德集團希望成為政治進程的一部分。

以色列 擬將伊朗總統提交法庭
以色列反對派領袖納坦亞胡二十一日表示,希望將伊朗總統阿瑪丁雅提交國際法庭,以煽動種族滅絕罪名受審。阿瑪丁雅曾說,二次世界大戰時六百萬猶太人遭屠殺是「子虛烏有」,還呼籲要將以色列「從地圖上除去」。納坦亞胡計畫本周訪問英國,以遊說當地議員。

至於小柯訪問北愛,再次呼籲各方共同致力和平,然而北愛境內歧見仍舊不斷、紛爭時起,但正如北愛聯合政府首席部長、98年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在為柯林頓演講暖場時所說的一句話:「我不願讓和平之船因撞上窠臼及舊恨而沈沒。我們試著表明自己的奮鬥目標為何,而非無理取鬧。」,正表明了北愛和平進程的處境;各宗派之間的歧異依舊存在,但他們都試圖盡最大的努力,以和平的方式來化解,雖然離和平的彼岸,可能有一段很長的路要走,但至少這是一條正確的道路。

柯林頓曾說過類似是於這樣子的話:「藉由自己做總統與基督徒的本分和與罪人贖罪的驅使以致力促使中東世界的和平.內心並無遺憾.」

原文於:一九九八年十月二十三日解釋他為何急於謀求中東和平時說﹕「我覺得這是我做總統、基督徒、以及贖罪的責任。」

特別收入是主電台.  以下.
Menina pastora WITH LASER 我跟你們拼了
http://www.youtube.com/watch?v=LcwACx-P7No&NR
Menina Pastora Louca 我跟你們拼了 原版.
http://www.youtube.com/watch?v=KC0on_LpoMM
我跟你們拼了其他版本. 已不好找.
Funk menina pastora e
http://www.youtube.com/watch?v=NpNv0hBqdXs
Menino Pastorinho
http://www.youtube.com/watch?v=LdaAiKMQUZE&mode=related&search=
O Grande Amor Do Pai - Música da Menina Pastora
http://www.youtube.com/watch?v=ZM0d6Dx2uLI&NR=1
Pastorinha Remix !! 撒旦聲援版.
http://www.youtube.com/watch?v=WcW_yfPnrIM&mode=related&search=

對!正如網友李宏之相關論述:你有恨,你的善良何來呀?

殺人是消滅異端過程中一個微不足道的勝利,於此可見,史上的屠殺暴行有很大程度是源於基督教狂!

耶路撒冷能否容建兩國都(上)/陳偉彬
以色列下屆總理終於5月17日選出,工黨領袖巴拉克以絕對優勢票數
擊敗現總理右翼利庫德集團首領納坦亞胡。英、法、約、埃、等國對巴拉
克的當選都予以熱烈祝賀;最感滿意者當推美國,克林頓致以最熱烈的祝賀
外,更表示願和他加強合作。

奇怪的是巴勒斯坦首領阿拉法,只淡淡漠漠的說:希望巴拉克能促住中
東和平的的進程。1992年,工黨領袖拉賓當選以色列總理,並在稍後與阿拉
法簽署了歷史上第一份以阿和平協定。今對一位以拉賓繼承人自居的巴拉克
表現冷漠的阿拉法,實值我們探究。其實阿拉法心明肚喜,時機已屆,立國
建都的美夢快要落實;唯對老政客的他,這一次閉口不多言,喜不形於色,
只由其總秘書阿列拉欣略略的說:「我確定在今年底前,我們的國家(巴勒
斯坦國)將宣佈獨立。」

其實阿拉法早在1996年6月5日親口宣稱:巴勒斯坦很快將宣佈為獨
立國,首都建在阿拉伯人擁有的東耶路撒冷。所不同的乃當時是因納坦亞胡
初被選為總理,阿拉法要嚇嚇他;今由其總秘書代言,除表示歡迎巴拉克外,
更企望他能完成巴勒斯坦立國建都的美夢。

耶路撒冷本為以色列國都。巴勒斯坦領袖和人民把未來巴國國都也建在
東耶路撒冷,這是否可能?耶路撒冷能否容建兩個國都?茲依聖經中耶和華
的話語,試作探討。

迦南地的承受者
創世記章1到7節記載:「耶和華對亞伯蘭說:你要離開本地(哈蘭)、
本族、父家,往我所要指示你的地(迦南地)去。我必叫你成為大國。......
亞伯蘭將他的妻子撒萊和姪兒羅得,連他們在哈南所積蓄的財物,所得的人
口,都帶往迦南地去。......耶和華向亞伯蘭顯現說:我要把這地賜給你的
後裔。」

創世記35章9到12節又載說:亞伯蘭的孫子「雅各從巴旦亞蘭回來,
上帝又向他顯現,賜福與他;且對他說:你的名原是雅各,從今以後,不要
再叫雅各,要叫以色列。這樣,他就改名叫以色列。上帝又對他說:我是全
能的上帝,......我所賜給亞伯拉罕和以撒的地,我要賜給你與你的後裔。」
上帝再次向以色列(雅各)證實和確保祂的應許,要把迦南也賜給以色列的
後裔為業。

以色列人受懲罰四散
耶和華雖揀選以色列人為自己選民,對他們另眼看待,處處加以照顧保
護,時時予以施恩賜福,使他們所向無敵。可惜以色列百姓還是常常背逆耶
和華,行祂眼中看為惡的事,甚至去敬拜偶像,惹了上帝的忿怒。公義的耶
和華的話臨到先知以西結說:「人子阿,以色列家住在本地的時候,在行動
作為上玷污那地,他們的行為在我的面前,好像正在經期的婦人那樣污穢。
所以我因他們在那地上流人的血,又因他們以偶像玷污那地,就把我的忿怒
傾在他們身上。我將他們分散在列國,四散在列邦,按他們的行動作為懲罰
他們。」(結卅六17-19)以色列終國破民散,四散到世界各角落。

以色列復國
上帝雖懲罰了以色列百姓,然而祂是「有憐憫有恩典,不輕易發怒,且
有豐盛的慈愛。他不長久責備,也不永遠懷怒。」(詩一○三篇8-9)祂
愛惜自己的選民。耶和華的話又臨到以西結說:「(你)要對他們說,主耶
和華如此說:我要將以色列人從他們所到的各國收取,又從四圍聚集他們,
引導他們歸回本地。我要使他們在那地,在以色列山上一國,有一王作為他
們眾民的王。他們不再為二國,決不再分為二國。」(結卅七21-22)

耶和華的第一個應許早已實現,祂已把以色列人民「從他們所到的各國
收取,又從四圍聚集他們,引導他們歸回本地。」以色列人民已在1948年
5月14日在以色列本土上復國,並在去年歡慶復國五十周年金禧。

至於第二個應許,耶和華要以色列人民在以色列山成為一國,不再分為
二國能應驗兌現?

聯合國的議決案
1947年,即以色列復國的前一年,聯合國通過一議案──巴勒斯坦分治
案,把迦南地內的約但河西北一帶、耶路撒冷東城、迦薩地帶劃分給巴勒斯
坦人,成為他們成立巴勒斯坦國時的領土。

這一來,上帝的話語「以色列人在以色烈山成為一國,不再分為二國」
似是落了空,不能兌現。然而聯合國劃定的領土,有些還在回歸的以色列人
手中;阿拉伯諸國,就決定以武力奪得。他們發動了三次大戰,依阿拉伯國
家的預測,以色列復國不太久,國小民稀,防務必弱,且寡難敵眾,穩操勝
券。豈知每次出師攻戰結果,以色列不敗反勝,不但寸土沒失,反從阿拉伯
國家中多佔得些領土。就以1967年「六日戰爭」的結果而言,以色列人民
就把聯合國劃分給巴勒斯坦人的土地全部收回。以色列國領土,終免被劃分
為二國。

中東戰雲密佈
以色列的復國,引起阿拉伯諸國眾多不滿和忿恨。大家都磨拳擦掌、劍
拔弩張,以待時機一到,可傾巢而出,一鼓作氣,攻入以色列國,把它推下
海去,使其一敗塗地,國破人亡,永無翻身之餘地。

惜阿拉伯諸國出師不利,屢戰屢敗,大家都吞不下這一口氣,尤以巴勒
斯坦為甚。雖然如此,大家還是蠢蠢欲動,向以色列施加壓力,擬奪回失地。
巴勒斯坦人更以阿拉法為首,組織巴勒斯坦解放陣線,簡稱巴解,到處製造
破壞恐怖流血事件,甚至擴張到世界許多國家,連美國也不能倖免。從此中
東戰雲密佈,毫無安寧。

這種情況,影響美國至大且巨。因她為先進工業國,需大量燃油。中東
即為世界石油主要出產國,長期紛亂下去,對美的經濟和工業無不使其大受
創傷。

以阿和局
1991年始,美國前總統布斯擬訂了一新中東政策,要以色列和中東其他
國家的首腦坐下開中東和平會議。布斯遣派國務卿貝克穿梭中東各國,圖能
促成以阿和局,中東太平。

阿拉伯各國首腦對美國提議皆表歡迎,唯他們提出的首要談判條件是:
以色列應把從他們手中所拿去的土地歸還。當時以色列的總理夏米爾卻堅
持,迦南地是上帝應許給以色列人的土地,「寸土不能讓」。可是美國在其
新中東政策中,是同意阿拉伯國家的要求,且要迫使以色列答應,以達到中
東和平的局面。


由於以色列總理夏米爾主場堅定,美國老羞成怒,施加壓力,威脅要中
止前所同意提供以色列一百億美元貸款。這批貸款,是波斯灣戰爭時,以色
列同意美國的要求勿輕舉妄動的代價。這一威脅果然奏效。次年1992年總
理大選中,主張「寸土不讓」的夏米爾落選,而主張可以和巴人談判及「割
地求和」的左派社會主義工黨領袖拉賓獲勝。

拉賓登上總理寶座,依美國政策行使中東和平談判,步步順利,聲望蒸
蒸日升,全忘記那是違背了神的旨意,觸怒了上帝;聽人之言,忘記上帝所
作應許的話。1995年11月4日,在一次公開露面而保衛森嚴的情況下,拉
賓突被自己的猶太人剌殺,搶聲一響,一命嗚呼。這消息不但震撼了以色列
和中東國家,也轟動了全世界,尤以美國為甚。

順理成章,以色列的副總理皮里斯立刻上台接任。皮里斯和拉賓志同道
合,能完全執行拉賓遺志,履行美國新中東政策的進程,推行所謂中東和運,
諸如1993年以阿簽署的重大和平協定,讓巴解在現在居住的土地自治,以
色列以戈蘭高原換取敘利亞的和約,以色列和巴解組織同意協商耶路撒冷的
歸屬問題,東耶路撒冷作為巴勒斯坦組織的總部,以軍撒出約旦西岸的海勃
朗等等。(待續)
http://www.steering.org/170/st17008.htm

Cia. Putz! - A Menina Pastora (Versão Original do DVD)
http://www.youtube.com/watch?v=E4RhjMHb-Hc
罪人當道,挾宗教名義達自己的信念!
這信念不是真正的信念,而是扭曲了!
起初入教,持單純的心!可喜!
多見世面,見醜惡的事而離教!
心已雜染污穢!看不清真與假!
可悲!回到過去的清心,才能看見真假的信仰!
瘋狂的以色列 血腥的文明
馬建波 [2009-01-01]

 12月27日是以巴衝突爆發以來最血腥的一天,以色列對巴勒斯坦激進組織哈馬斯所控制的加沙地帶發動猛烈的空襲。持續多天的狂轟爛炸,造成300多人死亡,逾1000多人受傷,這也是自1967年中東戰爭以來加沙地帶傷亡最慘重的屠殺。以軍空襲不止,傷亡人數仍在不斷上升,以色列宣稱不排除將發動地面攻擊,並已開始增兵;而巴勒斯坦激進組織哈馬斯則呼籲巴人起義,發動自殺式襲擊。看來巴人糙礪的石塊難敵以人猛烈的軍火,惟有以捨生成彈,擁抱死神的悲壯,才能震撼西方的文明!

 以色列真的瘋了!加沙血腥暴力不斷升級,巴人死傷無數,阿拉伯世界為之蒙難,世界為之震驚和哀傷!筆者早有文章分析,以色列的每一個軍事動作,都有其政治目的,身後也隱藏著大國集團的身影。歷史的沉渣、文明的衝突、太多利益的糾葛使這個世界難以太平!昔日古巴比倫和亞細亞的文明訴說著歷史的輪迴,今日的古老家園,已馳騁著西方欺凌的鐵蹄。所謂現代文明與民主的輸入或嫁接,已蛻變成了野蠻的獵殺。巴以的世仇、印巴的恩怨等等太多的地區衝突和現代文明衝突的風暴眼,都滲透著西方始作俑者的墨跡。難道武力的征服和噬殺的血性就是現代文明的歸依?繼續殺戮吧,瘋狂的猶太人,你們將徹底撕裂阿拉伯世界厚重的情感和緊張的神經,讓他們在萬劫不復的痛苦中浴火重生,幡然覺醒。當阿拉伯睡獅醒來,當阿拉伯兄弟重新團結凝聚,重整還擊,方能贏回自己的尊嚴,捍衛遠古的伊斯蘭文明!

 回望歷史,波斯帝國的威武,早已了無蹤影,穆罕默德的精神不再被阿拉伯凝聚。阿拉伯世界如果能夠團結一心,共抑外侮,共建和諧,那麼,也不會有上世紀60年代中東六日戰爭改寫歷史的慘敗,也不會有70年代兩伊戰爭的爆發,更不會有90年代海灣戰爭的風雲,也許今天的「阿盟」或是「海灣聯盟」不僅富甲一方,而且已成為世界舉足輕重的一極,讓世界聆聽他們的聲音。

 然而,歷史是沒有如果和假設的,只有在痛定思痛中悔悟與覺醒。當今世界的關係結構已經由國與國之間點線連接,變成了區域與區域之間板塊的互動與制衡。如果區域聯盟之間,存在互利共贏的平等對話基礎,並在合作中找到趨利避害的均衡點,那麼這個世界將會少很多紛爭,多更多的和諧。所以,阿拉伯世界的朋友們應當警醒,應當團結,應當為區域的安寧與和諧付諸更多的聯盟行動,不要再繼續淪為西方列強支解蠶食和弱肉強食的魚肉。

文匯報

瘋狂的以色列 血腥的文明
http://paper.wenweipo.com/2009/01/01/PL0901010005.htm
本帖最後由 dior13dior13 於 2013/5/30 15:32 編輯

《Waltz with Bashir/和巴什爾跳華爾滋 》電影背景
與巴席爾跳華爾滋



1982年是黎巴嫩內戰的第7個年頭,這個原本因美麗而享有“東方瑞士”之稱的雪松國現在已經是滿目瘡痍。在首都貝魯特,居民死于子彈橫飛、炸彈爆炸、戰機呼嘯、坦克碾壓、誰都不知道轉瞬間會發生什麼。然而,誰也沒有料到,在9月15日夜,一場大屠殺的降臨會如此突如其來。

位於地中海東岸的黎巴嫩是阿拉伯國家中唯一由基督教和伊斯蘭教兩大教派教民組成的國家,而在這兩大教派中還包含著許多小教派,這使得黎巴嫩社會因派系林立、黨派眾多而異常複雜。在這面積1萬平方公里,人口300萬的小國裡,大大小小的教派不僅一般都有自己的政黨,而且還都擁有自己的武裝力量,甚至還在自己的勢力範圍裡設立了自己的行政管理機構。

9月14日16時10分,黎巴嫩新任總統、基督教馬龍派要員貝希爾•傑馬耶勒被炸身亡。基督教馬龍派立刻將此加罪於巴勒斯坦人,揚言要為傑馬耶勒報仇,特別是長期以來一直追隨以色列的黎巴嫩右翼民兵組織基督教長槍黨更是氣勢洶洶。以色列立刻借機出兵佔領了貝魯特西區。以色列總理貝京向外界解釋道:“這次行動是為了保護巴勒斯坦穆斯林不受長槍黨人的報復。”

在進佔貝魯特西區時,以軍遭到巴解遊擊隊的零星抵抗,給以軍多少造成了一些人員和裝備損失。時任以色列國防部部長的沙龍馬上向前線以色列北部軍區司令德魯裡下達命令:立刻採取“斷然措施”,對巴勒斯坦難民營進行“淨化”。德魯裡隨即指揮以軍包圍了薩布拉和夏蒂拉兩個難民營,對它們採取了“密封式隔絕”,即徹底切斷了這兩個難民營與外界的一切聯繫。

誰都明白,這樣的“淨化”勢必是在殺戮中進行。以色列考慮到難民營中實際上已經沒有抵抗力量,於是,決定借基督教長槍黨之手來完成這次結果將是血淋淋的行動。15日下午,德魯裡在設在貝魯特東區的以軍司令部召集長槍党參謀長及情報負責人霍貝卡等人,商談對這兩個難民營進行“淨化”的行動部署。會後,德魯裡向沙龍報告:“我們的朋友正在向難民營進發。我們同他們的領導人在這一行動中進行了配合。”沙龍以滿意的口吻褒獎道:“祝賀你,朋友們的行動已予通過。”

緊接著的是,按照商議的部署和德魯裡的命令,以軍用密集的炮火向薩布拉和夏蒂拉兩個難民營進行轟擊,刹那問,難民營裡血肉橫飛,建築物被基本夷平,特別是多處圍牆被炸塌。炮擊過後,人們可以依稀看到在附近的貝魯特國際機場大樓屋頂和另一座高樓上,有以軍士兵用望遠鏡觀察著難民營裡的動態。一切似乎又恢復了平靜。其實,這場炮擊是在為“淨化”行動清除可能出現的障礙。16日下午,一輛輛滿載著長槍黨民兵的軍車駛進國際機場。17時,大約有1200名全副武裝的長槍黨在機場附近的一個高爾夫球場集結完畢,隨即沿著預先設置好的路標奔向出擊位置——科威特使館所在的十字路口。

傍晚時分,天色漸暗。18時左右,一陣陣直升機的轟鳴聲由遠及近,不一會,幾架以軍的美制直升機飛臨難民營上空,投擲下一連串的照明彈。包圍難民營的以軍也從不同的方位向難民營方向打開了探照燈,難民營裡如同白晝。就是同時,大批長槍黨民兵持槍躍過被炸塌的圍牆,沖進了難民營。頓時,難民營裡槍聲大作,呼喊聲不絕於耳。敏感的新聞記者紛紛向這兩個難民營趕來,但被以軍遠遠地攔截在難民營之外。以色列軍方聲稱:這是長槍黨人在搜捕隱藏在難民營裡的大約2000名恐怖分子。

在以後的40個小時裡,難民營裡所發生的一切都是非常恐怖的,人們後來是通過倖存者的回憶和劊子手的自述知道了當時所出現過的一個個血腥的場景:

幾個長槍黨民兵沖進一間民房,裡面住著三口之家。民兵先是呵斥年輕的夫婦和年幼的孩子站到牆邊,然後用槍托猛擊丈夫的頭部,丈夫的腦漿濺落在牆壁上,當即死亡。孩子大哭,與母親抱成一團。一個民兵上前一把抓住母親,其他幾個民兵順勢奪過孩子,把他按在地上,將槍口壓在他頭上開槍。母親發狂了,撲向民兵。一顆民兵的子彈擊中了母親的心臟。在屋內進行了一番搶劫後,這幾個民兵用炸藥炸毀了民房,他們又向另一處民房走去。

一位巴勒斯坦男青年被捆綁著,驚恐地望著一群正在拿他尋歡作樂的民兵。一個民兵先是扒開青年的衣服,用匕首刺向青年的下身。青年大聲慘叫,鮮血四濺,痛苦地蜷成一團。狂笑不止的民兵不停地折磨著這個青年。最後,一個民兵開槍打死了這位青年。

民兵包圍了位於夏蒂拉難民營南側的阿卡醫院。4位穿著白大褂的醫生為了使醫院免遭災難,受院長的託付,舉著白布,走向民兵,打算同他們進行談判。然而,迎接醫生的是一枚手榴彈,3位醫生當場喪身,1位身受重傷的醫生跌跌衝衝地回到醫院。轉眼間,民兵沖進醫院,接著發生的是毒打、燒殺和姦淫。時近深夜,這群民兵也疲勞了,他們一邊吃著夜宵,一邊欣賞著受害者臨死前痛苦的呻吟。

屠殺進行了一夜,一些倖存者回憶道:“16日那一夜,這裡簡直是一座地獄,天空始終沒有黑下來,槍聲始終沒有停過,人們一直在尖叫。”當時,有許多巴勒斯坦人跑出難民營,哭喊著向以色列士兵求救。但是,這些士兵不但不予理會,反而又將他們驅趕回難民營。事後,一位以色列士兵也承認:“屠殺就發生在我們的眼皮底下。”而另有一個以軍士兵後來在遭到人們指責時,還聲辯道:“我們以色列人沒幹那種事情,那是基督教民兵幹的。”

17日,天亮了,大規模的屠殺告一段落。難民營裡的斷垣殘壁上到處是死屍,其中很多屍體是支離破碎的,其慘狀連民兵們都感到噁心和膽寒。坐鎮國際機場指揮屠殺的霍貝卡得知後,立即發出指令:“馬上把現場清理乾淨,不得留下任何痕跡。”

不一會,幾輛挖掘機和推土機開進了難民營。儘管瓦礫中還不時傳出呼救聲,但推土機依然是野蠻地從上面碾壓過去。挖掘機挖出了一個個幾米深的大坑,卡車將死屍拋人坑中,最後由推土機推土填平大坑。直到18日上午10時30分,一隊以色列士兵進入難民營,長槍黨民兵才整隊集合,談笑著離開了難民營。

事後,人們在難民營發現了2300多具肢體不全的巴勒斯坦男人、婦女和兒童屍體。另外,還有21名伊朗人、7名敘利亞人、3名巴基斯坦人和2名阿爾及利亞人遇害,他們都是巴解組織的支持者。

民兵撤離後,以軍進入難民營。一位以軍軍官站在裝甲車上,用擴音器反復喊話:“大家不要上街!我們正在搜捕恐怖分子,不然,我們會開槍的。”尾隨以軍的是一批來自世界各地的新聞記者,兩個難民營裡觸目驚心的慘景令他們瞠目結舌,接著的是整個世界為之震驚。

美國記者菲克斯是第一批進入夏蒂拉難民營的,他的報導和感慨讓世人震撼。他寫道:“到處都是屍體,道路上、胡同裡、庭院裡、破屋裡、瓦礫下、垃圾堆上。在有的地方,地上的血跡尚未幹。當我們數到100具屍體時,我們就不再繼續數了。……每一條小巷裡都是屍體,男男女女,老老少少,或是刀下喪生,或是飲彈而亡,橫七豎八,慘不忍睹。……在(一堵)矮牆下,一排青年男子和男孩倒在血泊中。他們面壁而立,背部中彈,倒在牆根下,那情景甚是悲涼和恐怖。這堵行刑牆和牆前成堆的屍體,使人似曾相識,後來我們才想起,這同第二次世界大戰新聞圖片所顯示的那種殺人照片是何等相似。”

在他的報導中,無不顯示出對死難者的同情和悲憫。他記述了這樣一個場景:“地上躺著一個年輕的姑娘。她仰面朝天,似乎是在曬太陽,鮮血從背上流下,浸濕了衣衫。她雙腳並在一起,兩手攤開,像是在生命的最後一刻見到了自己的救星。她的表情很平靜,兩眼微閉,那樣子幾乎像是聖母。唯有她胸口的一個小槍眼和庭院裡的血跡表明她已經死了。”

在隨後的日子裡,來自世界各地的聲討此起彼伏,而以色列政府只是被動地辯解道:我們以為長槍黨民兵僅是搜捕巴解遊擊隊員,而沒有想到他們會如此不問青紅皂白。9月24日,聯合國舉行第七次特別緊急會議。會議的議題就是“譴責以色列屠殺貝魯特平民的罪行”。會議聽取了有關報告後,一致要求聯合國安理會對貝魯特大屠殺事件進行調查。

這場大屠殺也震驚了以色列社會。9月25日,在首都特拉維夫爆發了有40萬人參加的大規模示威,而當時以色列的總人口也僅為400萬。這是迄今以來以色列歷史上最大規模的示威遊行。美國猶太歷史學家H?薩克爾在1996年寫道:“在以色列歷史上從未迸發過如此激烈的民眾憤怒。”1983年2月10日,內外交困的以色列內閣舉行緊急會議。在會上,除沙龍外,一致通過了以色列當局調查貝魯特難民營大屠殺事件委員會的報告。11日,許多國家的媒體在顯著位置報導了這樣一條新聞:沙龍被迫辭職。

(文於網路)
本帖最後由 dior13dior13 於 2015/1/29 00:40 編輯

Pastor Pilão(lariat) / Guile Theme
http://www.youtube.com/watch?v=GeP6l3JDBrw&feature=player_embedded#


Street Fighter na Igreja
http://www.youtube.com/watch?v=o8IiXKei8Fs&feature=related

Fist fight in Jerusalem
http://www.youtube.com/watch?v=A_fRGFbQ5O0
Fight at Church in Jerusalem . Monks Fight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Z8g1YFlBX1Y
罪人當道,挾宗教名義達自己的信念!
這信念不是真正的信念,而是扭曲了!
起初入教,持單純的心!可喜!
多見世面,見醜惡的事而離教!
心已雜染污穢!看不清真與假!
可悲!回到過去的清心,才能看見真假的信仰!

Guest from 61.92.132.x 發表於 2011/1/21 23:16


不是瑕罪人當道,挾宗教名義達自己的信念!

而是

瑕疵宗教
好文推推
點解唔見新聞講?
平時回教徒殺一兩個人就好大件事咁
我係回教離教者
"凡是宗教都是導人向善"这句話害死人。
"凡是宗教都是導人向善"这句話害死人。
Guest from 173.34.212.x 發表於 2014/2/22 01:31



    令人邪惡的都不是宗教。

因此,邪教不是宗教。

那麼,邪教是甚麼?
返回列表
高級模式 | 發新話題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換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