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覆 發帖

见证耶稣教1

本帖最後由 老男人 於 2011/11/30 11:32 編輯

1995年,我20多岁,就在市区自建5层楼房。但误入耶教,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我是在教堂结婚的。教会知妻子已怀孕,仍给办仪式、祝福、依惯例收钱。后遇人祸,倾盆大雨天,携大肚子妻到教堂避难。管堂的微笑说“圣堂,不便收留有孕之人”。愤怒:她们长住教堂,那几名婴孩又是怎么生出来的?捐款、劝募、挑砖上塔楼、顶烈日绑钢筋灌水泥……这教堂,我也出过力。我孩子没了,在我生日那天。后来,又有了孩子,清明节出生。每年2次,我不得不回忆起那几名耶教徒的笑脸。

那些年,我是办企业,诚信、童叟无欺、不嫖不赌不搓麻将、也收留七老八十的穷苦教徒。但一杯冷饮令我突然患哮喘:房颤、窒息、房间内几米路都走不动、不能平躺。生意垮了,教徒亲友也都躲开了。

这就是耶教的祝福。他们辩解:以办教会谋财、做恶者,死后下地狱;活着时,试炼其他教徒的信仰是否坚定。降灾祸于我,骗我钱财,是助我拿到进天堂的门票。我问:能否换我履行这【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使命?不行!上帝太爱我了。


我流落到福州,老板信佛,我每天替企业给神灵上香。我得活过保险生效日,孩子才能拿到我的死亡赔偿金。穷,买馒头都犹豫敢否多买1个;病频发,每周急诊1-2次,庆幸旁边是通宵诊所。孤苦无助中,恰遇同事信教,屡求携去教堂;对方先喜悦,但请示后,以保密婉拒。通过Q友,经两轮审视后,被安排在长乐一民宅等待召见;神父问询我境况后,斥我为ZF密探,赐十字铝戒指,令我宅在家、念玫瑰经。

唉!穷,没油水可榨了;富变穷、健康变病危,不适合做【托】见证。没利用价值了。

绝望中,我向江滨公园三宝寺猴神许愿、病发时唱大悲咒求。居然病愈;还考取注册会计师、高级会计师。还愿,修缮了大圣殿。神灵,有行善服人的、也有施祸立威的。


渐脱贫后,又被教会青睐上;我也相中那宗教不许离婚的教义,苍蝇不叮无缝蛋啊。后纠纷才知:那教派,丧偶再婚、离过婚,身份比【祖辈、父辈非教徒者】更低贱;类似鲁迅小说《祝福》【祥林嫂不能碰供品】。难怪我父亲讨厌耶教;因我信耶教,总跟我过不去。

因我钱包捂得紧,不肯滥捐【耶稣最看轻的钱】换救恩;反而召集各地教徒,动员其做公益(原建有7个Q群,有耶教各地网站、Q群、UC等的管理、传道人1千多人。现剩4个,群号分别为39258848;39259396;43510344;41908961。他们不自行离开,我屏蔽群信息、邮件,就看不到咒骂、利诱等百态。

事后知,耶教徒有福音、基要2类立场;中国与欧美相反,多是基要。认为:其它派的耶教徒、其它信仰者,受灾苦,是上帝在施惩罚;本派的,受灾苦,是上帝在试炼其信仰是否坚定;救助,是与上帝作对),惹怒教棍纷施神法:

不容我在中亭街塔楼顶的空旷处免费居住。我2部自行车寄存的那间房,只是堆放【募捐的旧衣服】,被及时换锁。哀求中,我看到来开锁的教徒淡定的做作。

《耶稣爱你网》以【新时代活雷锋】为帖名,传扬我是【没女人要的老男人】。被我起诉到福州鼓楼区法院。

传播我是神经病、白吃教会的……林林总总的招数,不胜枚举。

丧心病狂至:买通警察去警告我亲友、诬我是邪教;到我工作单位造谣、滋事、想打我;宣传我是优秀ZG党员(以证明我是ZF密探。好人做到底,帮我入ZG、当个官啊)。

事发后,居然连进2家耶教徒办的企业。

第1家在北京运通大厦。

含沙射影与我聊:男人可风花雪月,但得照顾好妻子,离婚得惩罚;居然还以他自己为例,无耻!难怪《耶网》版主与我和谈,竟言“他比我无耻、我比他卑鄙”,是脑残?还是耶教的词汇、道德与华夏文明大相径庭?

第2家是福建长乐的雪人公司。

那些女教徒很可恶:遇我,开场白莫名其妙一句“我已婚”“我决定当修女”。都什么货色,不动声色接茬拉呱,是不想羞辱她们。

那些男教徒也可恶:偶然和仓管王三妹协作工作,居然质问我“你知不知道,你和她年龄差多大”?我回他们“我年龄和她父亲差不多”。


辞职后,换了手机号码。QQ、达人空间热闹起来,冒出几百名妞,越来越年幼、漂亮。聊,知,桃花运前提是:向上帝认错。亲们笑“认错吧”;哭答“先娶、后认错”。且,预期被吸血、遭歧视、被当战利品炫耀,只有比在其他人群中找的,要好得多,才值得。为人妻,有钱有好处,往自家、或娘家储;但这类女娃,是往教会送。

耶教,实分3类人:吃教饭的教棍及其【托】;被洗脑做行骗道具的善良教徒;拟被宰的教徒。耶教的套路:以爱为幌,把你骗进去;洗脑差不多后,开始骗钱;你察觉欲离去时,再用【看神不看人】骗你去另一个教堂,狠宰一刀;你愤怒,他们动用美色安抚、勾引……若你入套,你妻子就充当吸血虫。被选的那些女娃穷苦、或流落他乡中,易、或甘被洗脑、当工具。

而且,这些年接触的耶教徒,多总想占人便宜;而且,占了便宜,从不感恩、礼尚往来。他们认为:那是上帝施大能,驱使劣等的【外邦人】当工具,造福耶教徒。不让占更多便宜,就觉委屈、不满,跟小孩一样地来兴师问罪。这么多年,就跟林汝捷那次没亏。

正常人的思维:只要不与自己作对,都可成朋友。

耶教徒的思维:只要【信仰、及其中的任一立场】不与自己一致,就是敌人。山西、罗源等地教徒都曾对我炫耀【他们如何聚众打死计生委的公务员,并让警察查不出凶手】;长乐市松下村,2派争夺教堂,连亲属晚辈中几岁的女孩林凤都打;福州溪霞小区,夫妻俩,一个支持地上教派、一个支持地下教派,按教义又不能离婚,家里成【武】台。

正常人:伤害了你,赔钱、或其它利益做弥补。

耶教徒:伤害了你,给你【福音、上天堂的许诺】做补偿。愤怒质问你:我拿最珍贵的【天堂门票】,换你【最没价值的钱财】,你还敢说不公平?


与外国友人谈:内地耶教,与你们欧美只是名称、圣经书相同;如同太平天国的拜上帝会,你们把其当做同信仰?糊涂了。你们去的,是ZF控制的教堂,有ZF、公众监督,故教徒还像样点。

公益慈善,是你们西方耶教倡导,并高举【以证明比东方文化先进】的旗帜。但:

目前中国内地社会义工有2千万人,占总人口比率1.5%。按此比例:

现有1亿基督教徒中,有150万义工吗?

天主教自称有1300万,有20万义工吗?

只要能达到上述数字的1/10,我登报道歉!

我赠送旗帽,帮天主教建起的那几十个公益团队,已占其中的大部分。耶教也做慈善,但前提是:受助者信教。目前只发现:福建赛岐的仁爱之家,有个别受助者不信教。但,那慈善机构,和教堂在一起,窗户破了,没米没菜了,教会及大部分教徒都无动于衷。河北的刘建峰、刚回国的林洁,组建福安义工俱乐部,发动其它信仰的义工去帮助。

耶教在中国,是以【博爱】为幌,干【见不得光】的事。

謝謝國內朋友的分享。

過去的事,總要有放下的一天,願你早日在廣闊的人生路上,重新昂首邁步。
支持鼓勵每位離教者
1995年,我20多岁,就在市区自建5层楼房。但误入耶教,妻离子散、家破人亡。我是在教堂结婚的。教会知妻子 ...
老男人 發表於 2011/11/14 16:01


讀這類文, 與在某些教會內聽見証:
"我今天在路上本來無留意路上有篤屎, 
突然聖靈指使我避開了, 不用踩屎。。感恩感恩!"

基本上, 分別是不大的。

願你早日在廣闊的人生路上,重新昂首邁步。
大陸也有廣義基督教會嗎?
是否所有教會都受某勢力控制?
回复4#
quote:“大陸也有廣義基督教會嗎?
是否所有教會都受某勢力控制?”

大6什么教会都有;有天主教、新教。。。再分为地上/地下。一般地上的指受共产党控制的,地下却谁也管不了。。。!
返回列表
高級模式 | 發新話題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換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