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覆 發帖
本帖最後由 老男人 於 2011/11/30 11:32 編輯


国内的耶教,报复欲很强、不择手段。

我2010年接个公益项目:向各地义工团队推介【民办的、或被遗忘的】孤儿院、养老院,及【被遗忘的穷困者】;向公众推介【草根】的公益组织。

一、调研发现:

1、民办的,大部分与各宗教有关。闽侯善恩园、福州正心寺孤儿院、赵县孤儿院、赛岐仁爱之家、大名思高、任丘圣若瑟、高邑黎明之家康复站……,都做得较好;特别是后者,在【内外均受压、极艰苦】中,仍顽强坚持着。

2、【官办、被遗忘】的,大部分在农村。

3、草根义工组织中,耶教的很少。

二、故,项目受挫后,寻求与耶教合作:

1、我们支持其传教经费;其将教堂、聚会点的地点,汇聚在项目网站上。这样,藉其人多;且【教徒的分布】能弥补【义工多在城市、东南沿海】的缺陷,使孤儿院等信息的收集、推介变容易。

2、我们帮其成立公益团队。后来,还协定:该公益项目网站,所有权也归他们,并按他们的要求重做第3次;维护等所有经费,由我们承担。我们团队的许多义工认为:只要他们诚心做该公益项目,我们则“功不必自我成、名不必自我居”。




他们以上帝的名义确认合作。我信了、并力排众议;噩梦开始了。

事后知:他们中的大部分人,忌恨【我是离教者;及他们那一方的组织者中有爱国会成员】,设个圈套,一步步地诱我们追加经费、人际关系网、精力、时间……,再毁约,以求【重创我;并引我们指责那位爱国会成员】,一石二鸟。

他们如愿了:我们的项目团队垮了、义工及关系网都质疑我、许多义工发誓再也不信公益慈善;我个人承担所有的经费,并丢了工作、断了门路。我可能再也爬不起来了。但他们的这局阴谋,只能一石一鸟。

至今,还有教徒动员我继续做,不知是善良天真、还是……

我的职业是查案、经商,20多年来,闯过全国半数以上的省市。在该公益项目合作过程中,也已高度警惕;广西、福建、浙江、北京、山东等地的义工也频繁提醒我。还是中招了。

耶教的模式:一部分教徒很真诚善良、另一部分教徒居心叵测;且,后者擅长用教义说服前者。故,事变后,前者的前后立场迥异;且,愿为耶稣自毁之前的所有付出。像人体炸弹,难防。不同的是:充当人体炸弹者,一开始就是蓄意的;而那批耶教徒,起初是真诚善良的。



举例:耶教徒在该项目过程中的行为(他们之间互相认识的),事实胜于雄辩。

1、质疑公益活动(这类事,很多,不胜枚举)。


2、质疑我(下图的【于斌】是我,对方加我的Q,就为问下列的话。注:自2007年起,他们就知道我这个Q,因为,这Q是他们的2个全国管理员联谊Q群39258848、39259396的群主(我虽然离教,但没破坏它们)。我发动他们做公益,是匿名、并由他们内部的教徒出面牵头。后来,因我告诉他们【他们教会办的大名思高残疾孤儿院的艰苦、困难的处境】,他们去了,并识破我的匿名身份。义工们帮我截图,留住这位倒霉者的足迹)。


这是他的Q资料。他可能是察觉:我是套用他的【个性签名】回敬他,语气缓和了。


3、耶教徒之间互相攻伐(注意:下列【黄颜色】底的,是同个Q号,不断更改Q名,是名狂热的耶教徒;2007年后,他用词已很文雅。这类事,很多,不胜枚举。截图是耶教徒提供的,我不在那个Q群):


下列【黄颜色】底的Q号,是上述【天涯风、窄门、一滴水】3名耶教徒之一的【天涯风】。注意:他入群、退群的时间、频率;所用的Q名含义、及更改的频率。


太多了,不一一枚举。

只可說一句,
基督邪教,害己害人!
返回列表
高級模式 | 發新話題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換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