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覆 發帖

不要恨,只要愛

謊話這回事,說來騙人的,需要很多技巧;騙自己的,很簡單的就可以了。
有人問我,一對情侶分開了,還可不可以做朋友。我說,這要看大家分開後,中間會不會仍有恨存在。戀,是失去了,可是,中間會不會變為由[恨]代替?這就是問題。
恨,是一種不單很容易感染,而且更容易傳染的病毒。這不單是指埋沒理智、做些傷害對方或自己的事;更糟的是會傳染身邊不認識的人,令他們不再懂得、不再相信、感受不了愛,甚至令恨成為愛的變體。
那叫做[一軛]的東西,就是其中一種變體。
所謂[一軛],不過是一個恨的理由;一班人空喊著這個口號,就是在互相傳染著恨。他們被恨侵蝕了,不再懂得愛,更不再相信愛。他們只是一堆病人,互相向對方噴著[一軛]的毒煙,互相麻醉;他們找你,不過是尋找下一個傳染對象。他們告訴你這些,目的只為了要你將恨誤作為愛,以為沒有[一軛]就不能愛。其實,往後的日子,你只會怕了被愛、怕了付出愛,卻永不會再得到真正的愛。
[一軛]這東西,只是恨,不是愛。
只要你的內心,感受到自己曾經真心愛過,也曾經真正被愛,就足夠了;那怕一切不過是鏡花水月。被愛過,當然心存感激;愛過,也值得慶幸,因為你是曾經如此堅定、無懼地付出過一份愛。不要深究當初的付出是否值得,更不要深究當中有多少真實、有多少謊言;愛過,就好了,再深究,只會令一切變成恨。
雖然,兩者都是騙自己;可是,你希望用愛來騙自己,還是恨?

[ 本帖最後由 酒井明 於 2007-8-8 17:27 編輯 ]
Alessa is a daughter of Dahlia Gillespie. Alessa gets toasted in a ritual. Alessa is in agony. Alessa sends a part of her soul (the pure part, the part that wouldn't have to suffer) away in a form of a baby abandoned on the road. Harry finds the baby with his wife. They name her Cheryl.

The rest of it... You know.

後記

失戀,是一種傷口。和肉體上的傷口一樣,如果處理得不好,也是會感染的;感染後,會令人怕了愛,不再懂得愛。很多失過戀的人,總會在戀愛中的人身邊說[不要太相信他/她呀],[他/她跟那個那個這麼稔熟,一定有什麼關係]之類的說話,就更是自己處理不了這種感染,反讓它繼續傳染別人。所以,我們首先要學的,就是學會感激曾經愛過和被愛。
讓失戀的傷口慢慢康復,預備好,給自己儲一些勇氣再去愛,才是真理。
Alessa is a daughter of Dahlia Gillespie. Alessa gets toasted in a ritual. Alessa is in agony. Alessa sends a part of her soul (the pure part, the part that wouldn't have to suffer) away in a form of a baby abandoned on the road. Harry finds the baby with his wife. They name her Cheryl.

The rest of it... You know.

回復 #2 酒井明 的帖子

女死女還在~ 唔駛咁灰呀?
我剛從廣州回來,  真是大開眼界...難怪b叔叔講港男要北望神州~

[ 本帖最後由 Step.King 於 2007-8-8 03:43 編輯 ]
花開花落花無缺!

對付教徒三式: 不主動、 不抗拒、 不負責!

回復 #2 酒井明 的帖子

寫得太好了。

明顯地,酒井兄對愛與恨都有一番體會,才會寫出這兩篇文章。

令我聯想到迪克牛仔的歌曲:

有多少愛可以重來    有多少人值得等待
當愛情已經桑田滄海    是否還有勇氣去愛

To Step.King: 有乜發現?
支持鼓勵每位離教者
一軛論的前提是愛上帝,愛上帝更勝愛情人愛伴侶。
原帖由 龍井樹 於 2007-8-8 12:31 發表
一軛論的前提是愛上帝,愛上帝更勝愛情人愛伴侶。

係呀,我以前果位基基女友都話:係我地之間,仲有主耶穌!
果時聽到,有少少三角戀 feel。
支持鼓勵每位離教者
所以沙兄同史兄都好強,好似雅各一樣強,拗手瓜拗贏上帝。

回復 #7 龍井樹 的帖子

抽兄最後好似冇奪得美人歸

正是殺敵一千、自損五百

回復 #8 dye 的帖子

輸俾上帝的大"能",抽水死得眼閉啦。

回復 #9 龍井樹 的帖子

問題是,愛到最後,總會演變為二選一;到時應該怎樣選擇呢?是虛無的[神],還是實在的身邊那一位?這時候,那一班瘋子,就會一邊噴著[一軛]的毒煙,將你迷惑,要你選擇那虛無的一個。其實,他們有些是過份迷信[一軛],有些甚或自己也不信[一軛];只是,無論他們心中有什麼選擇,其實根本都只存在著恨,恨別人有愛情的甜蜜,恨別人得到愛情的幸褔。所以,他們不會讓身邊的人有愛情的幸褔。
Alessa is a daughter of Dahlia Gillespie. Alessa gets toasted in a ritual. Alessa is in agony. Alessa sends a part of her soul (the pure part, the part that wouldn't have to suffer) away in a form of a baby abandoned on the road. Harry finds the baby with his wife. They name her Cheryl.

The rest of it... You know.
虛無的不是上帝,是自貶為奴的人。

回復 #3 Step.King 的帖子

大家追求的不同吧........ 暫時,我仍不希望是有目的地去找一個女朋友;我只希望,有一段真正叫做愛情的關係。北望神州?香港的女生都不能要了,不北望,還可望哪?
Alessa is a daughter of Dahlia Gillespie. Alessa gets toasted in a ritual. Alessa is in agony. Alessa sends a part of her soul (the pure part, the part that wouldn't have to suffer) away in a form of a baby abandoned on the road. Harry finds the baby with his wife. They name her Cheryl.

The rest of it... You know.

回復 #11 龍井樹 的帖子

為奴的人那麼的低賤, 那麼的貼近地面(Down to earth), 倒不是很"實際"嗎?
原帖由 dye 於 2007-8-8 17:11 發表
抽兄最後好似冇奪得美人歸

正是殺敵一千、自損五百

唉,死仔~

出篇舊文,供大家看看我怎死吧。

我的一軛經歷(完結篇)
2004/10/7

終於,我和基督徒女友分開了。

回想當初,她開出做她男朋友的兩個條件:一是要我做基督徒,一是要很疼錫她。後面的條件是當然沒有問題,比較困難的是前面的條件,因為我背靠深厚的哲學基礎,實在不容易去接受這個宗教。當時,很想和她一起,於是我想到,我可以純綷做一個「因信稱義」的基督徒,那便可以滿足她的條件吧。

可是,這「因信稱義」卻不能滿足她,她說要教我做一個真正虔誠的基督徒,要和我組織基督化的家庭,要和我死後一起上天堂。

當時,我不知道甚麼是「一軛論」;當時,我不知道基督教有多麼恐怖。自小都沒有和基督教有太多接觸的我,只為一心愛人,想不到純真的愛,卻在耶和華手中,變出一條又一條「愛的條件」出來。

為了了解基督教,為了抗衡那思想改造,我嘗試在互聯網中找資料、與網友討論,去了解基督教的教義、歷史等等。我認為,比起問一兩位牧師,這些資料更為可靠。慢慢,我在新聞組也薄有名氣了。

在現實生活中,感情剛開始時,她總想把我改造成基督徒,要求我返她的教會,認識她教會的朋友。多少次宗教辯論,多少次勉強服從、承諾、反悔,彼此在交替著。強權之下,我感到極度痛苦。

我理解到,那不是真愛。那是滲入了耶和華與她的愛,不是純正的愛。無奈,她對我很好,我亦很愛她,但卻仍然那麼痛苦。因為這個問題,我和她曾經多次想分手。有一次,經過劇烈的宗教辯論後,我傷心地敲著鋼琴,痛苦地說離去。因為,我知道,真愛之上,是不會附有條件的。因此,她給我的並非真愛。

當時,她也很痛苦,她在長期基督教的教導下,想不到我會如此抗拒。最後,她知道無論如何,我都不會信教。自此,她向我承諾不再向我傳教。甚至,我提出在我垂死時,我也不希望聽到甚麼禱告,她也答應。

的確,自此之後,每星期日上午我也可以大睡一覺,她有她的教會生活,我有我繼續網上大談基督教。我循這途徑知道基督教的事情,比起她自小上教會所知道的更多。

我無意影響她的宗教,雖然我明知這宗教的利弊。我想,基本上我是尊重她的宗教自由。而且,假如我反過來去干涉她的話,那種「基督徒受逼害」的宣稱又再應驗,我就會變成一個逼害基督徒的人。

基本上,我不想和她有任何宗教衝突,但是有些時候,總難避免和她又來一場又一場宗教辯論。每次,我都不能放盡和她說,因為我知道到最後,她總是感情用事,辯論已失去意義。面對辯論,我有必要將她的兩個角色分開:當她是女友時,便不和她辯;當她是基督徒時,便痛快地去辯。但最後,一切後果又是由我來承受。慢慢地,我學會了沉默。

我不想和她的教會有任何關係,但她總不會令我閒著。她是一個會插花的人,有時,每個月的第一個星期日(她們的聖餐主日),她便會為教會插一盤花。我便和她去花墟,然後拿著花材去她的教會,看著她插完為止。她在插花時,教會的人總和我打招呼,我總是回以最短的回應,眼光盡量不去接觸他們。

去年農曆新年,上了她的傳道人家裡食飯。我留意到,他家的男孩(中五)好不滿意,我在想他會否也是憎恨基督教,只是亦在強權底下無計可施呢?當晚,傳道人總想和我打開話匣子,我亦報以最簡短的回應。他們說:「你們幾時結婚呢?我們有婚前輔導……」我心想,這所教會也算待我們不薄,沒有一軛論(當初我的壓力原來純綷來自於她自己)。想起,我能擁有一個家庭,這可能是我幸福的開始。

一直以來,我都無甚麼朋友找我,但近來朋友多了,而且他們又對基督教有相當程度的敵視。我雖然耐悶,但也是一個貪玩的人。她不能接受放我自己出去玩,但和我的朋友一起時,她又感到難受。再一次,我們又進入拉扯局面:我要自由,她要全擁有。

相處不來,只有分開了。因為我知道,拖拉總不是辦法,而且女仔青春有限,我不可以因為要享受她對我的愛,而和我繼續走這沒有將來的路。今天在此,我祝福她能早日找到心愛的人,或者在教會,或者找一個容易為她而信教的人……

自此,我與基督教再沒有任何關係了,除了我還是離教者之家網主、超短基版FAQ編者、及三屋新聞組版主外。
支持鼓勵每位離教者

回復 #14 抽刀斷水 的帖子

[那是滲入了耶和華與她的愛,不是純正的愛。]
雖然,裡面沒說過具體爭辯的內容;不過,你們的愛,開始時已存有恨,所以,再多的愛,都只容易轉化為恨。愛的反面不是恨;愛和恨,是一種互相轉化。可惜,往往由愛轉化為恨的情況,比由恨轉化為愛,多很多,很多。
愛是有條件的;只是,條件不可能由恨裡面提鍊出來,一定只可以由愛而來。
Alessa is a daughter of Dahlia Gillespie. Alessa gets toasted in a ritual. Alessa is in agony. Alessa sends a part of her soul (the pure part, the part that wouldn't have to suffer) away in a form of a baby abandoned on the road. Harry finds the baby with his wife. They name her Cheryl.

The rest of it... You know.

回復 #15 酒井明 的帖子

//愛的反面不是恨;愛和恨,是一種互相轉化//

任性的愛在自身中可能會改變; 它可能變成相反的東西, 澈底毁滅性的愛。『澈底毁滅』的愛是憤怒的, 它是恨的火燄; 直到愛燃燒殆盡, 恨才會隨之灰飛煙滅。

聖經說 : 『頌讚和咒詛從一個口裡出來。』(雅3:10), 我們也可以說, 愛和恨都是一樣的愛。但是正因為它們都是愛, 所以它不是永恒意義下的真愛...

這永恒的愛是長存的、不移的、同源的,
而任性的愛儘管是同出一源, 卻是會變易的。

真實的愛變成了責任, 因而經歷了永恒的蛻變,

它是絶對不會變易的; 它是單純的; 愛永遠不會有恨, 永遠不會恨所愛的人。...

摘自 <愛在流行> - 祈克果, 商周出版, P.52

回復 #16 Paul_Bard 的帖子

同埋唔好誤會, 基督徒一定已經擁有祈克果所說的"真愛", 如果不煉淨自己的任性, 一樣會使任性的愛的火焰轉化成恨

回復 #17 Paul_Bard 的帖子

這個,我不敢肯定,因為決定信神、一生跟從神,也可以是個任性的決定。至少,現實、邏輯上,是成立的。
而我所說的愛,是不論有沒有變成責任,甚至不論是否真實,都可以永恆、長存。這就是我在這文章裡面所提倡的精神。愛恨的變異、轉化,是因為我提及過的[感染];要避免這種感染,才能讓愛繼續成為愛。
對於愛,我沒有這種所謂[任性的愛],充滿了道德思想包袱的東西;因為,即使是出自任性,只要避免到[感染],也可以仍然是愛。
Alessa is a daughter of Dahlia Gillespie. Alessa gets toasted in a ritual. Alessa is in agony. Alessa sends a part of her soul (the pure part, the part that wouldn't have to suffer) away in a form of a baby abandoned on the road. Harry finds the baby with his wife. They name her Cheryl.

The rest of it... You know.
原帖由 酒井明 於 2007-8-8 21:56 發表
這個,我不敢肯定,因為決定信神、一生跟從神,也可以是個任性的決定。至少,現實、邏輯上,是成立的。

就是啦,例如在佈道會受到煽情的佈局影響,會有好多人立即決智呢。

你所說避免「感染」,很有基督feel 的「避免試探」。不過,仇恨都是種子,有人播種,它就會成長、開花、結果、再散播。

而Paul少所說的「愛永遠不會有恨, 永遠不會恨所愛的人」,又好像有些人說「牧師、基督徒永遠不會犯錯,犯錯的都是假牧師、假基督徒」。愛一旦含有恨,就 by definition 說它不是愛,就好像我一直堅信的「一旦有條件,就不是真愛」類似(唉,我也覺得自己對此都頗為執著~)。

想著想著,好像覺得不太想跟你們再談愛--愛是實踐,不是紙上談兵的。
支持鼓勵每位離教者

回復 #19 抽刀斷水 的帖子

你都唔留心聽書既...

//回復 #16 Paul_Bard 的帖子
同埋唔好誤會, 基督徒一定已經擁有祈克果所說的"真愛", 如果不煉淨自己的任性, 一樣會使任性的愛的火焰轉化成恨//

//Paul_Bard Quote 祈克果 : 任性的愛在自身中可能會改變; 它可能變成相反的東西, 澈底毁滅性的愛。『澈底毁滅』的愛是憤怒的, 它是恨的火燄; 直到愛燃燒殆盡, 恨才會隨之灰飛煙滅。//

由此得知, //愛一旦含有恨// 也是愛, 但卻是含有雜質, 會變異的, 像酒井兄所言般, 有機會會"轉化"成恨

[ 本帖最後由 Paul_Bard 於 2007-8-9 10:18 編輯 ]
返回列表
高級模式 | 發新話題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換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