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覆 發帖

基督教都同意食人

基督教都同意食人

最近有套講食人嘅電視劇被大陸禁播。
史上最著名食人案例係發生在1884年的 Her Majesty The Queen vs Tom Dudley and Edwin Stephens
當時有隻帆船遭海難,船員飄流多日,其中有個17歲少年無家無室極度虛弱,於是其他有家室海員决定劏咗佢來食,於是捱得到獲救,當時條靚仔未食得晒,海員們將食剩之遺體帶走,話要用基督教葬禮將之安葬,可見海員們係基督徒。但回到英國後海員被控謀殺,當時英國社會輿論都同情海員因為肚餓劏人,故法官特別安排陪審團不能决定被告有罪或無罪, 只能作男孩被他們所殺之事實判定。結果法官判有罪後為事頭婆特赧。此案引發好多法律、道德爭議,今已成法學院著名教材。
Mallin, M. G. (1967), "In warm blood: Some historical and procedural aspects of Regina v. Dudley and Stephens", University of Chicago Law Review (The University of Chicago Law Review) 34 (2): 387–407, doi:10.2307/1598938, JSTOR 1598938
Simpson, A. W. B. (1984), Cannibalism and the Common Law: The Story of the Tragic Last Voyage of the Mignonette and the Strange Legal Proceedings to Which It Gave Rise, Chicago: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ISBN 9780226759425

舊約列舉一系列唔准食嘅嘢,唔准食豬仔、兔仔但由頭到尾,就冇話不准食人。
到新約時代就更加百無禁忌,主耶穌更設宴教導宗徒食人肉飲人血 -- 至今基督徒都有定期食人肉之practice.仲餵埋入口添。

到新約時代就更加百無禁忌,主耶穌更設宴教導宗徒食人肉飲人血 -- 至今基督徒都有定期食人肉之practice.仲餵埋入口添。

沙文 發表於 2012/1/17 00:09


那首先你得要信那塊威化餅是耶穌的肉, 杯內的葡萄酒是耶穌的血先啵.

未學行, 你便學走.
仆死你.
我信那塊威化餅是耶穌的肉, 杯內的葡萄酒是耶穌的血。
走江湖一定唔會一尐法術都冇嘅
de omnibus dubitandum
我信那塊威化餅是耶穌的肉, 杯內的葡萄酒是耶穌的血。
走江湖一定唔會一尐法術都冇嘅 ...
沙文 發表於 2012/1/17 00:32


是啊, 每次主祭神父祝聖完酒餅後都會高唱: 信德的奧蹟!
是啊, 每次教徒食完人神父都會高唱: 信德的奧蹟!
de omnibus dubitandum
是啊, 每次教徒食完人神父都會高唱: 信德的奧蹟!
沙文 發表於 2012/1/17 00:52


你錯了,
領罷聖體後是不唱「信德的奧蹟」的.

去一次彌撒學下野先哩
你錯了,  我話頭先聽唔清楚,神父就會再唱過我聽。
去一次彌撒了解下神父幾肯幫人先哩
de omnibus dubitandum
你錯了,  我話頭先聽唔清楚,神父就會再唱過我聽。
去一次彌撒了解下神父幾肯幫人先哩 ...
沙文 發表於 2012/1/17 01:13

你錯完又錯
彌撒中,信德的奧蹟只唱一次。
你錯完又錯
係人都知夭主教嘅規矩係廢嘅啦

教宗又夠話唔准生仔啦,您睼神父有子萬事足,笑得幾喜樂

http://udn.com/NEWS/WORLD/WOR6/6826600.shtml
de omnibus dubitandum
做了神父也可以還俗唶.
連兒子都當祭品,又教人吃人肉 喝人血~~所以基督教是教人當禽獸嘛
連兒子都當祭品,又教人吃人肉 喝人血~~所以基督教是教人當禽獸嘛
666 發表於 2012/1/17 06:53

那把別人兒子當祭品便是好教?
本帖最後由 beebeechan 於 2012/1/17 08:18 編輯
連兒子都當祭品,又教人吃人肉 喝人血~~所以基督教是教人當禽獸嘛
666 發表於 2012/1/17 06:53


現代人在兒子未可以出世前便祭給了:家庭計劃, 經濟繁榮, 美好生活, 個人享樂, 優質生活.....
是教人當禽獸嘛!

現今每年有 36-53 千萬胎兒 (不知是阿瑪肋人嬰兒的多少倍) 在醫院墮胎手術中給攪碎. 比反基說耶和華殺的人還要多幾倍


36-53 千萬胎兒!!!!
當堂使這個都變得小兒科了!
本帖最後由 666 於 2012/1/17 08:30 編輯

墮胎大都是基督國家搞的,佛教國家一般都會節育不出生

基督教中的天主教不准節育不淮用保險套,然後要愚信徒生一大堆去當罪人,
生太多被活活餓死的更多,讓愛茲病一傳再傳
要是不幸長大,又要被神父修女牧師強姦雞姦,
餓死多的變成要向別的國家乞討求救濟,他們教會才去當假聖人,然後又傳邪教,
讓更多人受害,讓信教的活的比死的痛苦,專門制造社會問題。






墮胎大都是基督國家搞的,佛教國家一般都會節育不出生
...
666 發表於 2012/1/17 08:21



噢...是這樣的嗎?
不過, 統計數字卻是說著不同的話囉:

http://www.guttmacher.org/pubs/journals/25s3099.html

亞洲國家是墮胎高的地區......嗯...
亞洲不是信佛的人多嗎?
本帖最後由 beebeechan 於 2012/1/17 09:07 編輯



是呀, 這些兒童真慘,
我們可以做甚麼呢?


當佛徒拿著木魚為災民眾生敲經吟唸喃嘸阿尼陀佛
菩提本無樹,明鏡亦非臺,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
的時候....


基督徒是跑往當地向需要的人派糧食:

本帖最後由 666 於 2012/1/17 10:15 編輯

>>>>基督徒是跑往當地向需要的人派糧食:

阿彌陀佛

基督徒殺燒淫盜掠奪詐奴好慈悲喔!

。1978年,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在海地召開了非洲奴隸貿易討論會,會上一些學者認為,
10~19世紀,從黑非洲運往各地區的奴隸總數應在1500~3000萬人之間;另一些學者主張至少四千萬人受害








《慈濟南非分會各聯絡據點服務項目》

【約翰尼斯堡 Johannesburg】
.每個月提供十所機構食物和民生物資
.冬令濟貧發放

【雷地史密斯 Ladysmith】
.興建六所慈濟小學
.每月貧戶發放
.每星期街頭供食
.關懷托兒所、孤兒院、殘障院
.開鑿三十八口水井

【德本 Durban】
.成立五百二十四個職訓班
.原住民社區志工培訓
.定期援助聾啞學校經費與民生物資
.關懷殘智障收容所

【普利多利亞 Pretoria】
.定期慰訪孤兒院
.冬令濟貧發放
.資源回收與環保

【布魯方登 Bloemfontein】
.關懷孤兒院、殘障院、精神療養院等
.冬令濟貧發放

有「彩虹國度」、「黃金之都」美譽的南非,
觀光客視野之外,許多原住民長期生活在貧困中;
南非慈濟志工十年耕耘,從關懷、救濟,到給予職訓、培訓在地志工,
期待從根本改善原住民生活。

蔚藍的海洋,廣闊的天際,還有一望無際的草原,南非是非洲物產極為豐饒的國家,處處充滿了色彩和生命力,有「彩虹國度」、「黃金之都」的美譽;但是生活在這塊土地上的原住民,卻始終無法和這片美麗的景致畫上等號。

十七至十八世紀,歐洲殖民者先後侵入南非,大肆掠奪資源,為了壓制原住民的反抗,英國殖民者和荷蘭後裔於1910年聯合建立了白人統治政權。在白人高壓統治和種族隔離政策下,原住民幾乎沒有人權可言。直到一九九四年曼德拉當選總統,白人統治的時代宣告結束,黑白種族隔離政策走入歷史,原本不均的社會資源也開始重新整合。

然而根據南非人權協會一項報告指出,當時仍有兩千萬人生活在貧困線下,政府的反貧困計畫僅僅救助了三百萬窮人;大多數原住民仍然不得不忍受種族歧視的衝擊和被拒絕享受多種服務設施。

◆1992年,慈濟種子落地

約翰尼斯堡(Johannesburg,簡稱約堡)是南非最大的城市,也是商業中心;約堡的第一顆慈濟種子是由現居英國的黃丁霖夫婦播下。

黃丁霖曾長居南非八年,移民英國後,有緣認識慈濟;於是在1992年返回南非視察業務之際,集合當年一同胼手胝足的僑界好友,成立了慈濟聯絡點。

「旅居南非的僑胞愈來愈多,若遇緊急危難時,不能沒有同胞的關懷與協助。」黃丁霖表示,當年他隻身到南非打天下,舉目無親,歷經不少波折,幸賴一些華僑的幫助,才慢慢度過難關。「如今事業有成,我更應對僑界有所回饋。」

1989年吳國榮攜眷赴南非協助姊夫黃丁霖處理商務;不久,黃丁霖夫婦轉往英國定居,南非的慈濟志業也全權交由吳國榮負責推動。

「我到南非之前,不認識慈濟,也不知道慈濟在做什麼;接下會務後,剛開始都是看《慈濟》月刊、《慈濟道侶》上刊登的報導,學著台灣或美國慈濟人的方式來做慈濟。」要在不同種族、不同膚色的南非社會推動慈濟志業,可說是困難重重,吳國榮和二十名會員只好「照本宣科」,參照台灣、美國等地慈濟志工的工作模式,從關懷收容華僑的「康寧敬老院」開始,踏出慈善工作的第一步。

隨著志工人數的增加,約堡慈濟人漸漸將關懷的觸角延伸;目前固定關懷的收容機構有十個,包括:康寧敬老院、晨星殘智障收容所、智障收容中心、腦性麻痹中心、受虐兒童中心、孤兒希望之家、盲人之家、德蕾莎修女之家,以及資助小麻雀基金會五十位輕微智障青年學習技藝、補助亞歷山大慈濟大愛屋六十九戶貧民。

◆濟貧工作,從約堡擴散

「剛到南非,眼見所及都是白人的高級住宅,根本就不像我們想像中的非洲國家。可是一到鄉下,原住民沒得吃、沒得住,甚至可能連一件禦寒的衣服都沒有,真是窮啊!」慈濟委員施鴻祺1990年將事業由台灣遷往南非,在雷地史密斯設廠,並開始在當地推動慈善工作。

「南非的華人很少,要在這裏做慈濟,一切得從零開始。」南非雖是一個多元種族的社會,但亞洲人僅占百分之三,其中來自台灣的只有幾千人;施鴻祺曾在雷地史密斯的台商住宅區挨家挨戶拜訪,希望號召更多人一同參與慈濟。

「要台商來參加茶會很容易,但要他們捐錢,往往會被拒於門外。」在南非推動慈濟初期,施鴻祺碰了許多釘子;不過他並不灰心,反而投注更多心力,甚至有一次從約堡下了飛機,他便巡迴南非各大城市舉辦慈濟茶會,半個月後才回到雷地史密斯的工廠處理公事。

「有一次我到約堡辦茶會,無意中在報紙上看到一則廣告寫著『慈濟人回娘家』,原來那是吳國榮刊登的廣告,他想藉此把一些散居在南非各地、曾是慈濟會員的華人,找回慈濟在南非的『家』。」

因為那則廣告,施鴻祺才知道約堡已經有慈濟人在推動濟貧工作,於是主動跟吳國榮聯絡。

「團結力量大!」吳國榮形容自己彷彿沉溺在大海中,突然找到一根救命的浮木,做慈濟從此有了方向和準則;於是他與施鴻祺一起在約堡、雷地史密斯兩地推展慈濟志業,逐步將大愛種子播撒在窮困的原住民部落。

南非慈濟志工不但在危險的難民區發放,也到孤兒院、老人院慰問關懷; 除推展濟貧工作,也注重教育的扎根。 圖為雷地史密斯志工與慈濟小學的孩童玩成一片。

◆不畏艱險,深入服務原住民部落

「十年前的南非,華人非常少,光靠我們約堡幾位台商做慈濟,力量實在太小;所以一聽說德本有位張姓台商很喜歡幫助貧苦的原住民,我二話不說趕緊去拜訪他。」施鴻祺「歸隊」之後,吳國榮又積極將慈濟愛的種子向南播種。

「吳國榮和黃丁霖從約堡開了將近七小時的車到德本來看我,一到我家,就對著桌上供奉的西方三聖頂禮,還喊我『張師兄』,真的把我嚇了一大跳!」張敏輝回憶道。

1972年,在台灣針織廠工作二十年的張敏輝,以技術員身分隨廠前往非洲史瓦濟蘭;1981年轉往南非德本開設成衣廠。在非洲二十多年的生活經驗,讓他深刻了解南非原住民的貧苦。

「我以前也很想做救濟工作,只是不知道方法。」加入慈濟後,張敏輝經常帶領廠裏的原住民員工,和慈濟志工一起進入貧困的部落發放,到孤兒院、老人院慰問關懷,也在偏遠的山區學校頒發清寒獎學金。即便曾在探訪貧戶時,遭劫車歹徒槍傷,仍不改他將原住民朋友視為親眷、長期關懷的初衷。

1993年7月,慈濟委員莊美幸從台灣來到德本靜養,養病之餘也在德本展開濟貧工作,德本的慈濟會務從此愈來愈有規模。

「莊師姊一直想要幫助街頭上無家可歸的人,但她只是家庭主婦,語言不通加上地緣不熟,所以我主動幫忙;沒想到這一幫,就把我牽進慈濟大家庭了。」潘明水於1990年移民南非德本,本著幫一位弱女子行善的「英雄主義」心態開始接觸慈濟;然而做著做著,現今的潘明水不但為原住民設立了五百多個職訓班,且培育出多位祖魯族志工,還搖身一變成為祖魯人口中的「勇士」!

失業率將近百分之五十的南非,有許多街頭遊民, 有些遊民甚至全家一起過著餐風露宿的日子。 雷地史密斯慈濟志工從七年前開始,在每週二晚間提供街頭遊民晚餐。

◆台灣愛心衣,溫暖數萬貧民心

施鴻祺說,南非彷若天堂與地獄的結合──有文明先進的都會,也有鐵皮屋稀疏散置的鄉村原野,貧富差距懸殊,社會問題嚴重。

約堡雖是南非最大的商業城市,然近幾年失業率高達近五成,治安嚴重惡化,所有商店除超市外,都裝有鐵柵欄,柵欄外僱有專人把守;在絕大多數城市都是購物黃金時間的夜晚,約堡卻沒人敢冒險開門營業。

1994年南非總統大選後,失去政權的白人,也逐漸捲入高失業率的漩渦;因此慈濟的發放名單中,白人亦不在少數。

施鴻祺表示,南非慈濟人曾於1994年自台灣募集兩貨櫃的衣物進行發放,此舉嘉惠了近兩萬名亟需暖衣的貧窮人士,引起很大的回響;一件舊衣,對貧窮的人而言卻彌足珍貴,因此施鴻祺結合台灣慈濟志工楊亮達等人,於翌年再度發起募集舊衣的愛心活動。

由台灣民眾熱心捐贈的舊衣計十五個貨櫃,在南非的德本、約翰尼斯堡、東倫敦、伊麗莎白港、開普敦、雷地史密斯等地及史瓦濟蘭共和國進行發放。

「這次冬衣發放,將慈濟人的愛心由線擴及到面,也真正將慈濟不分種族、宗教的大愛精神傳遞出去,讓慈濟在南非的腳步踏得更深、更紮實。」施鴻祺說。

而那次發放,也讓剛認識慈濟的潘明水投注全副心力。「因為要發放那十五個貨櫃的舊衣,我才有機會深入德本鄉村的原住民部落,了解他們的窮與苦,於是興起協助原住民婦女開辦裁縫職訓班,進而帶動她們從受助者變成助人者,奠定慈濟在南非本土化發展的基礎。」

張敏輝則說,各地志工在那場大型發放後,彷彿一列加滿煤炭的火車,在菩薩道上疾駛了起來。

◆培訓本土志工,關懷自己同胞

經過十年的努力,南非從原先只有二十個會員,成長至今日擁有兩千多位會員;從約堡跨出慈善第一步,如今足跡遍布南非七大城市,包括第二大城開普敦、司法首都布魯方登等地的志工人數都在成長中,會務也愈見規模。慈濟南非聯絡處遂於2003年初正式升格為分會。

「南非慈濟人的凝聚力很強,我們絕對貫徹上人說的『合心、和氣、互愛、協力』八字箴言。」南非分會負責人施鴻祺說,目前約堡慈濟志工做得最有成績的是機構關懷,德本的職訓班和祖魯族社區志工已有台灣經驗的雛形,而雷地史密斯的志工則在教育志業的推動上不遺餘力。只要任何一個聯絡點舉辦大型活動,南非所有的慈濟人一定全體總動員,相互支援。

約堡聯絡處負責人簡菘伯說,約堡的慈青人數眾多,但很多人在畢業之後,就返回台灣或到美國工作,因此他們想帶動更多有能力助人的原住民朋友成為慈濟志工,才是長遠的考量。

「未來十年,我們希望在各級學校認養成績優秀的原住民孩子,不僅在學業上給予學雜費用補助,也能將愛的種子植入他們的心田,期待他們將來步入社會後,再將這分無所求付出的愛散布出去。」簡菘伯說。

施鴻祺信心滿滿地表示,在可預見的未來,南非定是一塊充滿愛心的土地。

==============\
慈濟“黑菩薩” 守護南非愛滋病患
http://tw.ifeng.com/yaowen/detail_2011_11/21/10793954_0.shtml
潘明水原本是南非台商,因緣際會在異鄉加入慈濟功德會,走進當地祖魯族原住民聚落,自此在南非多留了十幾年,號召了五千多名祖魯志工,目前每天服務一千五百名愛滋病患、為五千名愛滋孤兒供餐。

近日潘明水陪十五名祖魯志工返台,昨天在新北市的慈濟三重志業園區,由證嚴法師親自為這群「黑菩薩」授證。

這次來台的祖魯志工也都來自貧民窟,Ngapha曾經歷種族械鬥、至親遭殺害,自己也身中八槍僥倖存活;Gladys Ngema被丈夫的外遇對象找槍手企圖殺害她和小孩。她們都是參加職訓之後,受到感召才擔任志工,Brada甚至在家裡收容七名愛滋孤兒。



南非黑菩薩每天為五千多名愛滋病患遺孤供餐。

圖╱慈濟提供

「我原本只想在南非待個二年就要返台,因為慈濟,讓我一去就回不來。至今已快要廿二年,我自己也越來越黑了!」潘明水笑著說。

潘明水卅六歲那年到南非,想從事資訊業,他住在高級白人社區,因緣際會陪慈濟友人走進黑人貧困聚落,才發現同一個國度,貧富之間竟有天壤之別,一九九三年加入慈濟,隔年開始深入窮困聚落。

慈濟南非分會在東海岸的德本據點,從二○○○年開始號召祖魯志工由自己居住的村落為起點,找需要幫助的愛滋病患,幫他們清洗身體、按摩協助血液循環。

二○○四年另發起「餵養愛滋遺孤計畫」,祖魯志工在德本開闢一百廿餘處「大愛菜園」種菜,挨家挨戶找出需要幫助的孩子。

潘明水說,南非逾十分之一人帶有HIV病毒,平均每天有一千人死於相關疾病。愛滋病在當地被視為骯髒的疾病,患者可能招致殺身之禍,當初嘗試號召志工、尋找病患,都花費很大工夫。Glagys Ngema說,愛滋孤兒存在已久,是台灣的慈濟讓他們懂得愛世人是自己應該做的本分。

「志工本身也貧困,但現在大家認知只要心不貧,身貧不是問題。」昨天接受證嚴法師授證,她說感覺到一股力量充滿全身而有想哭的衝動,未來會把愛傳下去。


=================
阿彌陀佛基金會
慧禮法師的非洲馬拉威設的3000人孤兒院


非洲兒童中國功夫示範







哇, 你搬了這麼多字, 累嗎?
早抖哩
回復 10# beebeechan

做了神父也可以還俗, 咁信德的奧蹟唱多一次就更加得啦
唱得愈多,聖子肉就愈好味嘛 yummy yummy
返回列表
高級模式 | 發新話題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換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