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覆 發帖

七月盂蘭

很久以前,我是一個速遞員。因為公司的經營方法跟其他的不同,所以我要一直留守到晚上十時許,將貨物包裝好,全搬上貨車,才能下班。因為處理的收送貨物很重(業內俗稱[重件]),所以每天下班後,都很累。
那是一個夏天的晚上,大約十點半的時份。那天,一整天都下著大小的雨;幸好上班時在尖沙咀買了雨傘,才不致太狼狽。直到晚上,雨勢變得大了;四周不期然滲出一點寒意。
因為公車站就在一所天橋的旁邊,所以我和平常人一樣,寧願選擇躲在天橋下附近等公車。那一晚,可能真的太晚了,天橋上空無一人,只有我一個在走;聽到的只有自己的腳步聲,和四周大雨的滂沱。
走下天橋,我躡步走到那地方避雨。這時,我發現有一個女生,早在這裡等候著。她穿著一條白色長裙,上身披著一件很薄的白色長袖衣服;腰間有一個小手袋,長長的皮帶掛在肩上。薄如蟬翼的上衣,半掩著她一雙纖纖玉臂;烏黑的長髮幽幽掛在肩上,清麗脫俗,長裙隨雨夜冷風飄逸,似乎未有天雨洗禮的痕跡。
我被她的身影吸引著;逗漂亮的女生說話,是我的本能。所以,我和她搭訕。
[咦?小姐,你......沒有帶傘呢。]對,奇怪的是,她沒有帶傘。她回過頭來看著我;昏黃的街燈下,照著一副清秀的臉孔,有點蒼白帶來的憂鬱,虛掩了一抹純真。
[嗯?]她的反應,像有點不明所以。[呀......對呢,今天下這麼大的雨,你......你卻沒有帶傘,我覺得有點奇怪而已。]我用一輪說話,掩蓋自己的緊張。這時,她回話了。
[嗯,我把雨傘留在公司了。]她甜美的聲線,帶著幾分虛弱。
[噢......外面這麼大雨,你會將雨傘留在公司,真大意呢。]我被她的美貌吸引了,微笑著說。她也低下頭,輕笑著回應。[呀,不過,剛才不是一直也下著雨嗎?]
[不,剛才停了一會。]她的笑容很可人。[我走得太匆忙,所以留下了。]
[是嗎?]我心想。我剛才一直只顧著工作,沒留意到外面的雨勢。不過,好像沒有停過啊.......
不過,沒關係吧,眼前這個美人兒竟不被我的唐突嚇倒,已經是天大的喜訊。[噢,沒關係,待會我先送你上車吧。]這是男士的風度,相信誰也會這麼做吧?
未幾,公車來了。我先送她上車。
[嗯?]她的手往手袋裡鑽。[啊?什麼事?][對不起,我將錢包也留在公司了。]她說。
[沒關係,我先幫你給車錢。]才幾塊錢,為了這個漂亮的女生,我當然不會吝嗇。
她點頭道謝。待坐下後,我笑著說:[沒關係嘛,我給你我的手機號碼,如果你想將車錢還給我,就打電話給我吧。]這種逗女生的基本技巧,當然不需要學就會懂得。
我們在車上聊起來。原來她就在鄰座大廈的公司上班,每天下午六七點就下班;不過,今晚因為有點文件要趕,所以工作到這個時候。
[呀,你沒有男朋友嗎?怎麼不叫他來接你?]先試探虛實,再作出擊。這時,她微笑著,搖搖頭;我心裡想:哈,實在太好了!
[一個女生,這麼晚還在外面,很危險的。]我用上關心的口吻。[下次再這麼晚才下班,不妨打個電話給我,讓我陪你。]泡女生,將計就計也是基本技巧,對不?
她說著[好]的時候,笑容很燦爛。
第一次接觸一個女生,太多話是大忌;而且,她的說話也不多,所以我們靜靜地坐著的時間比較多。我有問她的住處,不過她只一直說比我住得遠,我會比她先下車;我心想,應該是終站附近吧?
下車的時候,我將雨傘送給她。雖然她有推搪,不過我堅持,要留下給她;始終沒有雨傘,很不方便。
因為她實在太美了,所以下車後,我忍不住回頭望一下,想用一個笑容道別。不過,在這兩三秒之間,我望進車廂,卻不見了她的影蹤;我的雨傘,則掛在車窗前的欄杆上。
[這麼快就換了位置?]也許吧。不過,換位時卻忘了我的雨傘?嗯,很奇怪。
         x                            x                           x
那一晚,她有告訴我她上班的地址。而且,因為第二天的工作不多,加上我有文件要送到這所大廈,所以,我特意跑到她工作的公司看看。
到達她的公司門口時,發覺大門的鐵閘鎖上了。[嗯,今天是星期六,可能不用上班吧。]我心想。這時,我回到升降機大堂,預備到下一個地方。
當我走進升降機時,未幾,升降機[轟隆]一聲,停住了。[怎麼搞的......]說實的,我的時間很寶貴,所以真的很不耐煩。
我往褲袋拿出手機。[噢,媽的......]唉!早知道這裡收不到信號,拿出來幹嘛?
當我想按門旁的按鈕呼叫管理員時,突然,手機響起了!
我嚇得魂不附體。[怎......怎麼.......]沒可能!怎麼會......?我差點將手機摔在地上。
我望著手機的螢幕,左邊的收發指標跌至零,也沒有來電顯示。只是,仍在響著。
我的手不住顫抖;慢慢的,我接[接聽]鍵,將它放在耳邊。[.......喂?]我的心跳得很厲害,一聲的[喂]抖震著,耳邊只有自己的急促呼吸聲。
一陣像收音機收不到電台時的雜音,從聽筒傳來。[謝謝你。]一陣雜音過後,突然,傳來一把女聲!
這一下女聲,嚇得我雙腿抖震得站不穩,跌坐在地上。我猛然回想,這把女聲,就是昨晚那女生的聲音......!
這時,手機掛線了;升降機[轟隆]一聲,繼續開動。可是,未幾,升降機的門打開了,在八樓停住。
我不理會那麼多了,反正身上沒有重物,就在八樓跑下樓梯走吧!我飛快地離開升降機,立刻往消防樓梯的門口奔去。
我三步拼作兩步,跌跌碰碰的跑著。突然,我被絆倒了,摔了一大跤;回頭望去,是一個載滿了什麼的紙箱。
可是,這一跤,令我冷靜下來。[謝謝?謝我什麼?]我緩緩爬起來,開始細緻回想著。
這時,一股像靈感什麼的,猛然往內心襲來。[不是吧?......]我深呼吸,先讓內心平靜一下;雙手往剛才將我絆倒的紙箱中找尋。
箱內只有大量的過期報紙,和一些用過的飯盒。慢慢的,我抬起頭,望著紙箱上面的牆壁;紙箱的上方,正是一個擺放消防喉轆的小櫃。
[是這裡了!]我不敢肯定,是不是有個什麼的,往我的腦裡面傳送了這句說話;我只知道,這一股靈感,控制著我,叫我要打開這個櫃子看看。
當我打開它時,裡面沒發現有喉轆,卻發現一個偌大的黑色膠袋,裡面裝滿了些東西。我立刻抓起它;一抓之下,只感到很重。
我用盡力氣,將它拉倒在地上;因為拉扯的力氣太大,膠袋給剖開了。當它[躺]在地上時,猛然醒覺,這是一個人形物體。
我從膠袋的破損處拉開。一陣惡臭,中人欲嘔;我望著裡面,見到的,是一具女性屍體。
屍體上一絲不掛,頸上佈滿紫藍色的勒痕;雖然開始發脹,但我肯定,這就是昨晚和我一起坐公車的女生。這時,我終於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因為知道事情的始末,我開始鎮定下來。我望著遠處,深呼吸一下定神;這時,在長廊的另一端,我看到她的身影。
仍是那一襲白色長裙,仍是那一溜長髮,仍是那一抹甜美的笑容。我望著她,慢慢的,變成一縷輕煙。
[沒關係。]我在心裡面,暗暗為她祝禱;不期然透出絲絲喜悅。沒關係,因為我說過,如果要我幫忙,就打電話給我。現在,我真的幫得上忙了。
這時候,我拿出手機,撥[九九九]。


[ 本帖最後由 酒井明 於 2007-8-29 15:58 編輯 ]
Alessa is a daughter of Dahlia Gillespie. Alessa gets toasted in a ritual. Alessa is in agony. Alessa sends a part of her soul (the pure part, the part that wouldn't have to suffer) away in a form of a baby abandoned on the road. Harry finds the baby with his wife. They name her Cheryl.

The rest of it... You know.

我相信有鬼

還是黃毛小子的時候,我聽聞過,如果在半夜時份,將風鈴掛在露台,只要風吹過風鈴,令它[叮叮]作響,就會吸引到鬼魂到訪。當時我不知天高地厚,加上舊居裡真的有個露台,所以躍躍欲試。
那是一個凌晨四時許的冬夜。我打開露台的窗,將風鈴掛在窗框。外面風很大,風鈴清脆地響著;只是,不過十分鐘的光景,我再走進露台,已經發覺,應該空無一人的露台,竟比繁忙時間的地鐵車廂還要擠......我竟然感覺到,很多[人影]擠在狹窄的露台裡,隱約見到不少黑影在牆邊走過,很多都是穿著唐裝,也有些是穿著二三十年代的西服;更見不少穿著旗袍的女人........
從這個[實驗],我敢肯定,世上一定有鬼。
Alessa is a daughter of Dahlia Gillespie. Alessa gets toasted in a ritual. Alessa is in agony. Alessa sends a part of her soul (the pure part, the part that wouldn't have to suffer) away in a form of a baby abandoned on the road. Harry finds the baby with his wife. They name her Cheryl.

The rest of it... You know.
呵~酒井兄在中元佳節時分貼出這篇作品,都算是應節吧。

不知怎的,在你描寫形容那女子的時候,我就聯想到典型的越南少女模樣。

支持鼓勵每位離教者

回復 #3 抽刀斷水 的帖子

你說得對呢!就是為了應節,因為七月十四已近嘛;不過我遇到的不像你圖中這女生般[健康],她的面色有點蒼白,身形很瘦,是典型香港女生。
Alessa is a daughter of Dahlia Gillespie. Alessa gets toasted in a ritual. Alessa is in agony. Alessa sends a part of her soul (the pure part, the part that wouldn't have to suffer) away in a form of a baby abandoned on the road. Harry finds the baby with his wife. They name her Cheryl.

The rest of it... You know.
原帖由 酒井明 於 2007-8-23 16:51 發表
你說得對呢!就是為了應節,因為七月十四已近嘛;不過我遇到的不像你圖中這女生般[健康],她的面色有點蒼白,身形很瘦,是典型香港女生。

你不是想告訴我,這是你的真人真事吧?
支持鼓勵每位離教者

回復 #5 抽刀斷水 的帖子

對........絕對是真人真事...... 因為裡面一直用的,是[我],不是一個虛構的角色。
Alessa is a daughter of Dahlia Gillespie. Alessa gets toasted in a ritual. Alessa is in agony. Alessa sends a part of her soul (the pure part, the part that wouldn't have to suffer) away in a form of a baby abandoned on the road. Harry finds the baby with his wife. They name her Cheryl.

The rest of it... You know.
原帖由 酒井明 於 2007-8-23 18:33 發表
對........絕對是真人真事...... 因為裡面一直用的,是[我],不是一個虛構的角色。

嘻,我才不相信怪力亂神之說,不過聽古不駁古,我當它是你的另一個創作吧。

那女屍真的很臭嗎?有沒有屍蟲呢?
支持鼓勵每位離教者
原帖由 抽刀斷水 於 2007-8-23 18:52 發表

嘻,我才不相信怪力亂神之說,不過聽古不駁古,我當它是你的另一個創作吧。

那女屍真的很臭嗎?有沒有屍蟲呢?



為什麼你不信呢?為什麼你不信呢? 這真的是我個人經歷呀!
比這個更難以置信的事,也曾經在我身邊發生。雖然,不是每次都像這次一樣,我成為了主角。

我不記得那女屍的細節了;屍蟲嘛,好像是有的,我沒留意。因為一打開,就看見了她的乳房;我覺得實在太不敬了,所以立刻蓋好,別過臉去,沒有再看。臭?當然臭。
Alessa is a daughter of Dahlia Gillespie. Alessa gets toasted in a ritual. Alessa is in agony. Alessa sends a part of her soul (the pure part, the part that wouldn't have to suffer) away in a form of a baby abandoned on the road. Harry finds the baby with his wife. They name her Cheryl.

The rest of it... You know.
原帖由 酒井明 於 2007-8-23 20:09 發表



為什麼你不信呢?為什麼你不信呢? 這真的是我個人經歷呀!
比這個更難以置信的事,也曾經在我身邊發生。雖然,不是每次都像這次一樣,我成為了主角。

我不記得那女屍的細節了;屍蟲嘛,好像是有的,我沒留意。因為一打開,就看見 ...

嗯,因為事件實在太怪異,令我感到難以置信罷了,不必太緊張。

如果你真的有那麼多奇怪經歷,有空再跟我分享多點吧。
支持鼓勵每位離教者
原帖由 抽刀斷水 於 2007-8-23 20:30 發表

嗯,因為事件實在太怪異,令我感到難以置信罷了,不必太緊張。

如果你真的有那麼多奇怪經歷,有空再跟我分享多點吧。



嗯?為什麼只是跟你分享?不是跟所有離教者之家的友好分享嗎?(捉字虱mode)
Alessa is a daughter of Dahlia Gillespie. Alessa gets toasted in a ritual. Alessa is in agony. Alessa sends a part of her soul (the pure part, the part that wouldn't have to suffer) away in a form of a baby abandoned on the road. Harry finds the baby with his wife. They name her Cheryl.

The rest of it... You know.
原帖由 酒井明 於 2007-8-23 21:24 發表
嗯?為什麼只是跟你分享?不是跟所有離教者之家的友好分享嗎?(捉字虱mode)

嘿!
支持鼓勵每位離教者
真人真事,真有意思。
我呢種人就係冇女性緣,連女鬼都不會來找我呢。
屍體發現了以後又怎麼樣呢?有沒有找到兇手?有沒有她的家人朋友來接觸你?
或者,你跟她的妹妹會有所發展呢‧‧‧

回復 #12 龍井樹 的帖子

那天我到警局,錄完口供之後就沒什麼下文了,也沒需要出席審訊;不過,我覺得這種[相識]始終太怪誕,而且怕她的家人不喜歡,所以沒出席喪禮。順帶一提,她是獨生女。
Alessa is a daughter of Dahlia Gillespie. Alessa gets toasted in a ritual. Alessa is in agony. Alessa sends a part of her soul (the pure part, the part that wouldn't have to suffer) away in a form of a baby abandoned on the road. Harry finds the baby with his wife. They name her Cheryl.

The rest of it... You know.
總算一種緣份, 怎可不出席喪禮呢.
只怕她走得心有不安, 要找上門來給你道謝一番呢.

回復 #14 龍井樹 的帖子

沒關係吧,我也一直在等她的來電,手機號碼也沒換過。 我只希望她出現時,可以先打個電話給我,讓我心理上有個預備而已。
Alessa is a daughter of Dahlia Gillespie. Alessa gets toasted in a ritual. Alessa is in agony. Alessa sends a part of her soul (the pure part, the part that wouldn't have to suffer) away in a form of a baby abandoned on the road. Harry finds the baby with his wife. They name her Cheryl.

The rest of it... You know.

回復 #15 酒井明 的帖子

佢要搵你, 唔洗理乜野手機號碼掛....

回復 #16 龍井樹 的帖子

鬼找人,通常只是有事想人幫忙而已;我已經幫了她最大的忙,我想,她已經沒有找我的理由吧。我想是因為這個吧......我想,她已經走了,也許已經投胎了。我家養的一頭母貓,她很喜歡纏著我;我有時會想,這頭貓,會不會就是她的投胎呢.......??
Alessa is a daughter of Dahlia Gillespie. Alessa gets toasted in a ritual. Alessa is in agony. Alessa sends a part of her soul (the pure part, the part that wouldn't have to suffer) away in a form of a baby abandoned on the road. Harry finds the baby with his wife. They name her Cheryl.

The rest of it... You know.
鬼找人,通常只是有事想人幫忙;咁人搵鬼呢?係咪通常有放不下的情感?
還好是一頭雌貓,如果是雄性呢?
做了鬼,生前的事就應該告一段落,管它那個臭皮囊是否入土為安、兇手是否繩之以法。

回復 #18 龍井樹 的帖子

聽聞過是這樣的:人死了,心理狀態會維持在死前的一刻。如果生前有心事未了,這種心態會一直存在,不會像還生存的時候,可以用思想去化解這執著;唯有陽間有人為他解決了這心事,他才會離開這裡,到應該到的地方。所以,如果那人是被害而死的話,如果找不到屍體,她是不會離開的。
人找鬼就很不同了。你我都有自由意志,想找什麼就找什麼;所以,人找鬼的理由就多很多了。
Alessa is a daughter of Dahlia Gillespie. Alessa gets toasted in a ritual. Alessa is in agony. Alessa sends a part of her soul (the pure part, the part that wouldn't have to suffer) away in a form of a baby abandoned on the road. Harry finds the baby with his wife. They name her Cheryl.

The rest of it... You know.

回復 #19 酒井明 的帖子

我只係覺得, 係人死前既一刻, 給活人留下了一個不能磨滅的印象.
返回列表
高級模式 | 發新話題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換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