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教者之家 討論區 | 離教百科 | 離教視頻 | 手機版 | Facebook 專頁 | 聯絡電郵 | RSS 訂閱
 
手機檢視本頁 | 简体中文 | 字體縮小 字體還原 字體放大 |

十四、死亡何懼

「『一粒麥子不落在地裏死了,仍舊是一粒,若是死了,就結出許多子粒來。』這是『約翰福音』第十二章第廿四節說到的,就是要我們不要太過愛惜自己的生命,只要死得其所,能為世人造福,做一個義人,那麼又死有何懼?」

U初次聽見爺爺說這一番話,是他還在當大廈看更的時候。久不久,只要U路過那幢住宅大廈,定必入去探望一下。偶爾一些住客和他們訕搭聊天,都稱讚爺爺老當益壯。

那時節,沒有人會想到爺爺竟會躺在病床上等死,從表面健康狀況看,他至少可以多活二十年。

六十三歲,鼻煙癌。家人都很無奈,但U深信,爺爺不會有任何憂慮,就算死,他也只是回到父的身邊,無窮的榮耀正等著他。

至於爺爺信教的日子,U曾向家人查詢。確切的時間已經不可稽考,不過肯定有三十年以上。他平時沒有甚麼誇張的表現,因為他對U說過,做一個虔誠至極的信徒,要緊的地方是心志,不是做戲給別人看的。

U十分相信他,故此,幾乎毫無意外地,她也成了一個典型的基督徒。

所以,她之遇上烏老伯,真不知是幸,抑是不幸。

事情從一個下午開始。爺爺進了療養院養病,鄰床躺著的就是烏老伯。U每次探爺爺,很自然就順便和他聊上了天。有時爺爺也會加插一兩句,就是這情形並不太多。

那個下午,烏老伯問起U的大學生活。

「大學第二年了,功課不忙嗎?這些日子都看見你在這裏。」

U展開微笑:「第二年的功課開始緊張了,幸好開學不久,還可以偷一偷懶。」

烏老伯大笑:「何況是兩爺孫呢?是不?」

這種半開玩笑令U有點不安,趁勢看了看爺爺,卻見他正在閉目養神,幾乎對這些對話沒有興趣。事實上,躺床以來,他的話少了,人也顯得愈來愈深沉。

幸而,笑聲很快就收住了,代之而起的,是一臉似乎是突然而來的感觸。

「大學,我也讀過大學,可惜那時有的是戰火!」

烏老伯的年紀和爺爺差不多,得的病也是絕症,然而他們畢竟是兩個完全不同的人。爺爺是一個靜靜的樂觀派,烏老呢?說的話比誰都多,卻只是為了消除那難耐的孤寂。

U其實並不瞭解老年人的心境。每一代之間,確實相隔了不易跨越的鴻溝。她相信爺爺,但他有很多想法,U還是無法充份體會。爺爺如此,更遑論是烏老了。

就像兩個老人家彼此相處的問題,U開始是全不知情的,單從探望時間的那些觀察,也著實看不出他們之間出現過甚麼齬齟。

然而,爺爺終於趁U陪他外出散步時說:「不要和那姓烏的說太多話,他對你會有壞影響。」

「甚麼?壞影響?甚麼壞影響?」U十分訝異。

爺爺抬首望天,嘴裏喃喃地道:「他是一個對天主不敬的人,魔鬼派他來引誘我,要在生命最後的一段日子裏,向我作一次最大的考驗。」

U張大了口,久久不能合攏。爺爺為甚麼會說出這樣的話?難道烏老真的有她所未能看到的邪惡一面?

為求探明真相,U更加要不聽爺爺的話,幾次看見他在旁邊打眼色,她也沒有終止和烏老的對話。

實踐證明,烏老的心術並非不正,反而,可能是那豪爽的性格、不甚節制的說話,曾經不知不覺間得罪了爺爺。

於是,U甚至找了個機會,趁爺爺不覺的時候,陪了烏老出外散步。

在走廊上,烏老就說話了:「如果你沒有告訴我是讀英國文學的,我一定猜你是主修心理學或社會工作的。」

U側頭問:「為甚麼?」

「因為你這樣有心機陪伴我們這群等死的人,而且還企圖調查我和你爺爺的關係。」

這些天來,U已經很佩服烏老的學識,他比爺爺有智慧,而且更懂得說話。所以,她的企圖被他看穿,反而是一件意料中事。

「烏老伯真聰明,我今次是專誠單獨和你談談的。」

「你爺爺一定說了很多對我不利的說話了。」烏老一面笑,一面已到了外面陽光遍佈的世界,他舒了舒腰,一道氣從丹田逼上口來:「哎,陽光真好!」

U點了點頭,不知算是回應了他上一段的話,還是下一段關於陽光的。

烏老看了看她,也就繼續說:「你爺爺是一個虔敬的基督徒,所以打從我倆攀談起,他就打算將自己那一套灌輸給我。他企圖告訴我,只有信了上帝,一個人才能積極面對死亡。他甚至送了一本書給我,就是那個同樣患了絕症的蘇恩佩寫的,叫『死亡別狂傲』!」

那本書U也看過,而且還有一輯同名的幻燈片,內容更加感性,更能發揚基督徒不畏死亡的特別精神。

「你也是一個基督徒?」

U爽快地承認了。

「基督徒經常自以為是,到處和別人談及生命的意義。你是這樣嗎?」

「這……」U不由得尷尬非常。無疑,爺爺屢次告訴她生命的意義是甚麼。短短的數十年,只要沒有浪費,好好鋪路,那麼隨著死亡到來的,將是無窮無盡的快樂日子。上帝兒女的永恆生命,正是比人生悠長億萬倍的來生。

也許這種說法已植入了她的腦中,使她根本不用再思考甚麼是生命的真義。她知道,有很多基督徒很熱心於傳道,就拿她爺爺來說,臨死前也要將真理宣揚給別人,不似她,在這方面只喜歡閉關自守。

「實在,我討厭那些自視為真理信徒,將別人目為可憐待救者的宗教徒。我想你知道,我並不是單對基督教有成見,也不是單對你爺爺有衝突,只是我受不了那些人。即使我要死,也不能接受他們那種封閉狹隘的思想。」

說話間,烏老再沒有望向U。似乎,他這番話真正是想說給空氣的分子知道。他這一生人,可能有過很多可堪記憶的遭遇,說過更多令人側耳的話語。然而,這一次絕對不同,因為即使生死的問題總壓著每一個人,不到臨死的關口,人們還是不能至真領會到箇中的悲情。

「我承認,你爺爺是一個不畏死亡的人,但我又何曾恐懼?他有憑依,所以不會想像死亡之後是永遠的虛無。我呢?不相信甚麼,死後連自己也不能相信了。可能你們會覺得我很可憐。不過,容我告訴你們,不怕死亡,卻畏懼一個虛無飄渺的神祇;不怕死後無歸宿,卻怕死前別人或魔鬼施加的引誘,這種行徑更加可憐!這些時候,我會懷緬過去的一切,我將活在過去。相反,你爺爺卻在憧憬將來,臆想快來的『無窮快樂』,他是活在未來。只是死亡比神祇更真實,過去的也比將來更能捉摸。就祝你們好運罷。」

說罷,這位不信神的烏老伯便轉身回去了。在他還能自己走的日子,都不會讓別人去扶。到他真正走不了,就乾脆躺在床上,迎接每一個人都要臨到的終局。

半年後,U的爺爺才安詳過世,家人都說他會在天國保祐他們。U一次又一次重看聖經,卻始終沒有得出一個結果。


連結本網 離教者之家 2004-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