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教者之家 討論區 | 離教百科 | 離教視頻 | 手機版 | Facebook 專頁 | 聯絡電郵 | RSS 訂閱
 
手機檢視本頁 | 简体中文 | 字體縮小 字體還原 字體放大 |

離教者見證

※ 撰寫你的離教見證 ※

主題: 離教者心理分析--我在討論區討論宗教的感受 日期: 2007-07-04
作者: 黑暗之子敵基督 來源: 黑暗之子敵基督blog香港討論區

我的失信道路

吾乃一瘋人,幼年怕死。懼其不知所去。故尋各教之說。一讀地獄遊記,大病三天。再患近視(乃因在黑夜缺光下讀此書)。升中過後,被大千世界吸引,無心尋求。後被老師領入基教。授予聖經。

其後加入教會。勤奮讀經,愛學神學。終成教會要員。曾當高位。自以為聖經乃真理,放諸世界皆準。固凡事皆以經為首。隨經而行。攻克己身。誰知反遭教內人妒。辣手加害,惡意中傷。心中難過,有理難辯。故決意有離會。另赴新會。望能重建堅信。誰知新會牧者,從外國取經回來,在會勵行改變,大搞門訓小組,吾因工作不能參與。故失望而走。再多讀書,眼界大開。立明昔日所信者,皆是無理之信念。再讀舊約。不忍其神之兇殘,迦南之戰,何能殺嬰殺牲,以罰罪人?故立志離教。覺今是而昨非。祇願以余之餘生。渡迷基出迷惑。攻破迷信教條。

離教者自言自語

離教者,在人的眼光是罪人,是叛徒。教內朋友也覺得你是被鬼魔迷惑。試問又有何人知道離教者的心情呢?

我信了基督教有十年多。最初十分投入於宗教及教會生活。和父母為出街(和教友聚會)大吵一架。終於可自由出街了。不斷的投入返聚會。聽導師說要改變自己,接受教友。談他們愛談的東西。研究聖經。互相勸勉。更做過教會的一些要職。一時無兩。

可是,我開始見到教會的問題了。迫傳道人在講台說謊,屈人有精神病。弟兄為利益反目陷害。這些一切,不單發生在普通教友身上,更犯在德高望重的人身上。

我很難過,教會和我自己都和我說:要寬恕。要體諒。

但是,我的屬靈長者卻一直為我一些輕微的問題而指責我(如不想做某些事奉,心情低落等等)。我覺得,為何教會要我寬恕人的大錯,人家卻不可接受我的低潮呢?他們有否理解過我的問題。有否給我一個支持呢?

我決定走了。這是很難作的決定。離開朋友,離開信仰。要面對一些指責。因我在教會都算有人識,所以上下的人都很驚訝。不過很短時間。人家已把你遺忘。

我不見有人找我,到了數年後才有一個人找我吃飯。和教友的唯一見面時間,就是去婚宴。我的屬靈長者,見面如陌路人。當年他和我講大家是甚麼朋友,一起祈禱,一起分享。現在就像不認識一樣。難道這是愛嗎?耶穌說要人愛仇敵,我想我都不是他們的仇敵。為何要這樣對我呢?我後悔在教會投入太多時間,弄至無時間讀書。雖然仍可畢業,但可做得更好。另外,如果我把在教會和人相處的時間用在和同學相處,可能我會有更多的朋友。

到最後,我的情緒再低落,才知道自己有抑鬱。終於明白當年常有靈性低潮的原因。才知道祈禱不及吃藥有效。

我不敢說我的抑鬱是教會造成。但我對信仰及教友的失望一定是其中一部分原因。

我不知我會何時醫好。亦不知前路如何。但我起碼在康復中,更知道自己應走的方向。

離教者心理分析--我在討論區討論宗教的感受

以前很少上討論區。因為無時間,要讀書,要上班。但在去年由看完一些書(包括 Bart Ehrman, Dan Barker等人的書)後,對基督教研究及看法都有了新看法。在網上找到一個美國的英文論壇,叫 Christian Biblical Errancy Debate。發覺這個討論區的人很有學問,討論的東西也深入。所以便做了會員,加入論壇。和外國的基督徒大玩聖經研究知識討論。有時都辯得頗有火藥味,不過都比香港的冷靜(是後來才知道)。不過和他們基督徒討論時,發覺無論我及其他非基的論據如何的有理,都被人咒罵。他們的反對理由很多都荒謬不了。所以玩久了,想玩玩香港的討論區。試下香港的人怎麼樣。

第一個問題,就是改名。當時在美國討論區給那班無理基督徒罵得多,甚至有種族攻擊的成分。心裡十分火,一怒之下,就改了「黑暗之子敵基督」的網名開始討論。就誰知在香港的討論區內,問題也是一樣。發覺無論如何引證,引學者的文章,引聖經說理,都給人罵過狗血淋頭。甚至最近還有人因我的網名罵我。說「你個名開宗名義是敵基督,當然人會罵你啦。」這些完全不是理性的討論。反思起來,有感而發。

其實要人接受你的道理,是有很多因素要考慮。理據固然第一,但人家對你的看法也很重要。好像我一樣,人家一看我的網名,就認定我是反基。我雖然反對基要主義,但我仍對部分聖經的經文有欣賞的地方。其實看我的帖子的人就知,我經常引用經文作論點。無論是攻擊或是支持,都是一樣。我引經文之多,可能比一些自認護教的網友多。因為我相信。基督教的根本是應在聖經。沒有聖經,根本就無基督教。作為一個曾是熱心基督徒的我,我到現在仍是抱著這種態度。但卻是因為我對聖經的研究,令我發覺聖經的邏輯及一致性大有問題。所以我經常拿矛盾的經文出來對照。以子之矛,攻子之盾。可是香港的人看了我的網名,就把我打成反基派。我不介意這個帽子,我卻介意在他們(基督徒)回應時不理意見是否合理,只看你是基或是反基。反基的,講得多好都是誤解;是基的,幾無聊無邏輯的道理都有人支持。當然,也有一些真的分析我論點而理性討論及批評的基督徒,如有名的貓姐就是。天主教徒亦傾向對我比較和善。

總結經驗,自己也有反思過,才發現要人接受你的論點去離教或對信仰質疑,其實是很難的,因為其實很多人在宗教團體內,除了宗教理論外,還有社交網絡。我的有些弟兄姊妹,很多都是從小就入教,在團契長大,識男女朋友,或甚至結婚。如果他們離教或對信仰質疑,就有可能失去社交網絡,甚至和男女朋友分手或離婚,Dan Barker 就是一個例子。他是美國一個有名的傳道人,寫了很多很美的詩歌,但後來因對教會失望,又對聖經的內容及教義有質疑,最後離教。並因此和太太離婚。雖然他現在和一位人文主義的女士結婚,但我相信他在和以前的太太離婚時,也是心裡十分不快。有幾多個人,肯為自己的信念而作如此大的犧牲呢?

我離教後的日子並不好過。你的親密教友不找你。有些以前推心置腹的親密屬靈長者,見到只是一個點頭,一秒鐘都不停下來談一句。要找專業人士幫手,更沒有以前在教會方便。甚麼問題都要自己來。(因為過往就是太投入教會生活,忽略了已有的朋友及失去不少認識新朋友的機會)突然這種空虛感覺非常強烈。就卻是在我這數年獨自的生活中,經歷不少最難過的關口。以致這種孤單無助的感覺,更加強烈。甚至有一段時間,我試過再祈禱。但發覺就算祈禱到大哭,祂都靜默不語。不是每一個人都能承受這種感覺的。但我學會了一樣東西:求神不如求己。終於我敵過一切困難,站到今天。

再者,人是群體動物,很需要有志同道合的人認同。宗教團體給予人有一種歸屬感,使自己和一班意識類同的人一起。而教會中的事奉,亦令到一些人的才華得到發揮。做司琴,帶敬拜,教經書,做少年軍領導,做教會長執等等。用做司琴作例子:除非你是李雲迪,否則如何能有數百到數千人聽你彈琴?在教會做司琴就可以。這就是給予人對自己能力的肯定。我絕對無質疑做司琴的人是否真心事奉的意思,但在這事奉中事奉者仍有享受,對嗎?

另外,作出離教的決定,其實是向自己及眾人說自己做了傻子。人類的本性,是不會隨便認錯。就算自己錯,都要先作反駁及否認。這是人的本性。否則基督教到處宣稱人有罪,就不會令人反感啦。要承認信仰理性上有問題及不可信,無疑於承認自己被人騙了。你信了十年,就被騙十年,信了四十年,就被騙四十年。如果你是一個又熱心,又信了四十年的信徒,你更會覺得自己不單被騙,還走錯了四十年路。白白浪費自己四十年青春。這種大的打擊,誰能接受?面對這些心理矛盾及壓力,最自然的反應是反抗,就算是自己理虧,都要否認。所以你發覺有些信徒當被人挑戰信仰時會肝火大怒。就是這個原因。他大聲罵你,其實是憎恨你要他面對自己的錯誤,及一種否認(Denial)的反應表現。他們會越大聲,就表示他們內心的不安越大。心理學來說,這種是其中一種心理防衛機制,是人類為了避免精神上的痛苦、緊張焦慮、尷尬、罪惡感等心理,有意無意間使用的各種心理上的調整。他們否認之後,就會顯出把信仰的缺憾合理化(rationalization)的表現:例如把耶利哥屠城殺死嬰孩的經文,解作是對嬰孩好,或是使他們進入永生,或說不殺死他們可能會令AIDS傳播(是今天聽到某人的論調,令我語窒),或認為兒童在罪惡成長,不多不少都會染有惡習等等荒謬的理論。其實明眼人都知,這是詭辯。我經常說,如果今天上帝要他們殺掉無神論者全家(包括嬰孩老少,連狗狗都要死),以替上帝報應他們侮辱基督及上帝,引人墮落的罪,他們會否照行?若不能行,他們就心口不一。今天世界罪惡都大,何不叫基督徒把不信的嬰孩殺了,讓他們回到愛主的身邊?我理解他們使用這些心理防衛機制的原因,但不過我要警告他們:過分或錯誤的應用心理防衛機制可能帶來心理疾病。

其實雖然我在討論區中大肆批判基要及福音派神學,但我絕非想人離教。我的目的,是要給予信徒一些思維的新方向。不要只信權威,不加思考。其實,宗教對某些人來說是需要的。對於一些惡貫滿盈的人來說,宗教使他們歸正。對於不能直接面對現實的人來說,宗教解釋可能令他們易於面對現實,是正面的。我所反對的,是自以為是,自認世上唯一真理,其他乃邪魔道理的思想。世上無唯一真理,亦無唯一道路,因為人是多元化的,所以人生應有多種道路。如果我說:唯有廣東菜才是世上唯一美味。你認為合理嗎?飲食既是如此,何況人生?

有人和我討論神是否存在。我自認是不可知論者。但我的立場是:神客觀存不存在,並不重要。祇要你認為有神在你心中有作為,神就起碼在你的心中存在。但不是每一個人都需要神,所以神在某些人心中,是不存在。有神論者請尊重無神論者。同樣,無神論者亦請尊重有神論者。不過無神論者攻擊有神論者的原因,是因有神論者的理據薄弱,卻要說到自己才是絕對真理。這種反智霸道的態度,是令無神論者和有神論者大戰的原因。

馬克思謂:宗教乃人民的毒藥,我想作些補充:

只講經驗而不講理性邏輯的宗教,是令人類上癮的毒品。
只講道德道理但無經歷及人生改變的宗教,是製造偽君子這種毒藥的配方。

黑暗之子敵基督


連結本網 離教者之家 2004-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