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教者之家 討論區 | 離教百科 | 離教視頻 | 手機版 | Facebook 專頁 | 聯絡電郵 | RSS 訂閱
 
手機檢視本頁 | 简体中文 | 字體縮小 字體還原 字體放大 |

離教者見證

※ 撰寫你的離教見證 ※

主題: 生日願望 日期: 2009-05-26
作者: drsherlock 來源: 本網見證

在前幾天,做了一個遊戲,這個遊戲是去假設『如果只有一年』,我會怎麼安排我的最後的生命,學習瀕臨經驗,知死猶生。

我試著列出如果僅於一年的生命,我想做甚麼。很意外,我以為我有很多事情想完成,但卻只列出了四項。而第一項就是:不再追尋上帝。

曾經是個很敬虔的基督徒,縱然已經是一位離教者了,也沒否認過上帝存在的可能。當我越深入時,我發現,我不知道上帝是甚麼。

當然過去的幾年,我的確是吃盡了盲信的苦頭,自己因為遇見一些難以理解的事情與現象,使我不得不審慎思考,這個信仰到底為甚麼會把我搞的那麼慘。

我從基督教的教義開始找答案,但千篇一律的回答:人無法暸解神的心意。很顯然的,這跟沒有回答是一樣的。漸漸的,我對這樣的教義與教導感到厭煩與不安。除了繼續順服或是我的信仰需要再教育之外,我似乎永遠無法得到這一些事件的解釋。

當然,這樣的情緒與質疑無法長期的壓抑,直到一次徹底的失敗之後,我積壓已久的憤怒終於爆發。既然是全能全知的神,就是要經得起質疑。我開始丟掉那一些極為低能的屬靈書籍與聖經。整整近1年半的時間,我跟這個蠢宗教系統對抗。沒有一絲的奧援,全然是硬碰硬。

我研讀宗教學、人類學、心理學、腦神經醫學、精神醫學、社會學、歷史、政治、哲學、神話學……等等範疇的學科,甚至早已超出我當初所料。我也開始進行自我治療。這個過程內心有許多的衝突與拉扯,每當我挑戰過去的信念一次,我就不可避免的遇上這樣的衝突,不只是與他人的衝突,也是與自身的衝突。要面對被排擠的恐懼與非理性的責難。但隨著每次的質疑與挑戰,我的內在性格也不自覺的轉變。不去在意他人怎麼看待,只做自己認為對的事情,不去在乎後果為何。這每一步走的很艱辛,卻也很紮實。

如今,回首前塵,真的有如夢似幻之感。終於在生日前夕,我可以大聲的說,上帝,祢被我他媽的FIRE啦!


2009/6/15

昨天回到我受洗的母會,參加禮拜。

參加禮拜,並不是因著對基督教還有信仰,而是想藉此去思考、省察,過去的4年事怎麼的一回事。看著許多熟悉的面孔川流而過,卻喊不出名子,偶爾幾位叫的出名稱,但多數還是羞澀的笑一笑,點一點頭示意。

說真正的改變,應該是這兩年了,若不是碰上了情感上的問題,我相信我應該無法清醒過來,我的性格也不會有這麼巨幅的改變。

如果說,這兩年到底給了我什麼啟示;我想那會是;我用去太多的時間,在不值得我付出的人、不值得我付出的事情上。人性中的單純與正直,很容易被有心人士利用。這或許也是該學的,似乎也逃脫不了。而唯一希望的,只是儘可能的降低損失與傷害。

我想,我們都會同意,我們都老的太快,聰明的太晚。總要歷經挫折、傷害之後,才會知道,原來我們深信的想法是如此的荒謬、怪誕。孩提時深信聖誕老人傳說,若移植到成人世界,那就不是什麼浪漫的美夢了。

我們選擇對象的摽準,似乎也帶著童話故事中的奇幻色彩,但這一些標準與條件,充其量的只是美好,談不上真實與合理,其中甚至為我們的未來帶來災難。有時候我會想,讓我牽掛兩年多的感情,為何我能在她反應的那一瞬間,拋下我對她長久的愛戀。我相信,是我已經建立了深厚的自信與自尊。決不允許任何一個人輕慢的對待我。我也不相信有什麼深刻的愛情,需要至死不渝的付出。對我而言,那樣的情感更趨近是自虐與病態。

奉獻與犧牲被眾人視為美德,但這個美德,卻不是以犧牲自己為前提才能成立。我們很少提及那一些被犧牲的人到底怎麼了。因為,那畢竟是我們親手將其送上祭壇。因著眾人的利益與衝突,不得不找出對象,令其成為代罪羔羊,以化解整個僵局。醜陋的罪行,總是有著美麗的藉口。

尋求上帝與生命的意義,似乎是人才有的行為。仔細觀察那一些對現實以外格外狂熱的人,就可以明白我說這句話的意思。神學與及玄學,對於現實感薄弱的人,無疑是一劑興奮劑。藉以舒緩現實生活的焦慮與挫折。而這些假說,全都建立在無法驗證的基礎上,就是他缺乏驗證的可能,才會讓許多人趨之若鶩,創造出屬於自己的烏托邦,宛若生命是一場災難,天堂永遠在彼岸,而不是在當下。

雖然對這一切並不陌生,但總覺得離我太遙遠了。缺乏現實基礎的奇想,總是帶著悲劇性的災難與被害妄想的滿足。


連結本網 離教者之家 2004-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