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教者之家 討論區 | 離教百科 | 離教視頻 | 手機版 | Facebook 專頁 | 聯絡電郵 | RSS 訂閱
 
手機檢視本頁 | 简体中文 | 字體縮小 字體還原 字體放大 |

離教者見證

※ 撰寫你的離教見證 ※

主題: 理性的救贖 日期: 2009-09-24
作者: hkbyyhm 來源: 本網見證

最近我從教會中消失了,但是由於避免有朋友要前來「討論」,我未曾公佈過自己已然離教。而現在,我覺得遲早也是要光明正大的做人,所以便把這事實和原因寫出來吧,我透過這裡發佈的用意是,歡迎理性討論,但不歡迎「勸導」和「關心」。由於面對面的發佈消息一定會導致理論,而我不希望進行沒有結果的理論,所以在這裡,給我機會隨時終止討論,十分好。不歡迎電話問侯,若是其他事情的話則沒有所謂。

在一個叫離教者之家的地方,聚集了一些離教者,他們會把自己離教的經過和原因寫成見證。為了交代事件,或是讓我自己抒發一下也好,我也學學他們來寫離教見證,總括一下數年來的信教生涯。

由於是就讀基督教中學,在年少無知時已經接觸到基督新教,由於學校的老師都是基徒,而且人很好,說真的,人很好,很關心學生也很盡責,所以對基督教的印象是非常良好的。而事實上,我覺得基督教以「愛」為主導的理念非常祟高,而我也相信世上是有神明的存在,所以其實我從來不抗拒信奉基教。

在一些機緣巧合之下,中五時終於決志信主,在我而言,我不是從小便在基教家庭的溫室中長大,也不是聽完一個佈道會便一時性急舉手決志的人,所以說這選擇其實也多多少少經過一些理性的考慮,並且對於外界對基教的批評,一些標準的問題,我也並非沒有接觸過,一些人所謂接受不了神殺埃及人之類的東西,對我並不構成影響。不知是甚麼使然,我信教的過程可說是相當平淡的,我的生活沒有出現甚麼問題,也沒有誇張的感動,是有一點點,可能我是因為對真理的追求,和道德的渴望才入教的。散文式的說法並不清晰,所以我將信的原因列點如下:

1. 對真理的追求 - 我們不能確定世上有甚麼是真,甚麼是對,甚麼是錯。世界是甚麼樣子,世界背後的真相,我們從不知道,也不能透過科學可知,因為科學不會教導人對錯,而科學也不能證明我們眼前所見為真。只有超越人類智慧的解釋,才能提供人類終極的答案,提供一種正確的生活方式和對事物的態度。

2. 道德 - 更甚,道德隨時空改變,你不能得知甚麼道德是絕對的正確,即不知人該或不該做某一事。由人創出來的道德不絕對可信,而只有神能給人一個終極的道德詮釋,不必懷疑,可以全力盡信。我是一個追求道德提升的人,故我必須要知道我如何做才是正確,必然的正確。

3. 人生意義 - 若世界和人類只是偶然的被產生,那麼人活在世上並沒有任何意義。這是很恐怖的,在世上沒有東西值得人去留戀和追求,所有人的結局都是死,不留下任何的知覺,世上的一切建樹,對已死的人來說沒有價值。而若有神,信神有所安排,那人的生活便被賦予了某種意義,或者不能理解,但起碼所做的事和生存會變得有意思,有寄望。

信了以後,不知為何,我從不懷疑神。直到現在離了教,也從不懷疑神。我是基督徒的時候,是非常的確信神的存在,而我信神存在的理由很簡單,因為神的道理、基教的教義,對我而言太過祟高,我認為基教對「愛」的看法,是超越人的智慧的。我相信人是自私的,不會能夠提出「愛」的道理,就算能夠,也不能到達這麼高的境界。神的道理,對我而言就是最大的神蹟、是真理。我也不相信人能「創造」這位上帝。老實講,這當中沒有理性的思考的,這就是為何我所信的始終要被自己推翻。

在確立了對神的信後,我從不害怕面對各樣的神的批評,總有辦法解答的。因為基教有三絕:一、神的智慧並非人能理解;二、神在每人身上都有安排;三、聖經並非直指性的,而是包含了寓意。有這三絕,我就算看李天命的哲道行者,也可以幫自己開脫,自圓其說,這三招是這樣用的:

第一絕:神的行為看似沒有道理,因為我們不能理解,所以不必理解。神甚至能不受邏輯所限,創造出他不能舉起又能舉起的石頭,這是我們不能經驗的,但不必懷疑其可能性。若有人問到,為甚麼神讓人間痛苦,因為神的智慧並非人能理解,看似沒道理其實有道理,不必懷疑。答了等於沒有答。

第二絕:問:「為甚麼神讓人痛苦?」答:「因這是神的安排,在每人身上都有最好的安排。」Yes, 這安排是「最好的」,對於未信的人來說,是使你信,得救恩,對信了的人來說,是考驗,總是就是好東西。就算神要人死,也是好東西,因為在基教看來,他們所追尋的正是死,是要回天家和神重聚,所以死也是好的。無論我們看上去神的安排怎樣不合理,他的安排都是最好的,只是我們不能理解,不必懷疑。

第三絕:不多說了,聖經的意思可以無限解釋,說是A,指的可是B,神的六日不等如人的六日等等,無論如何,只要有創意,一定能夠自圓其說的。

靠著上面的三絕,相信可以回答,也並不一定是回答,起碼能給自己一個解釋去面對挑戰。而要命的是,只要有「神愛世人」這前提,後面的東西便可以透過理性思考,推論來得出答案。上面的三絕是有點硬來,不過在邏輯上沒有問題,我還以為自己真的是理性思考。神做甚麼都是好的,而神的可能性無限,試問又怎能被挑戰了?神不能被反證,即其可能性成立,而神的全能的可能性也成立,一說到全能,任何的解釋都有可能了。

你要我自己攻破自己上述的推論是不可能的,所以如是者,我信了好幾年。雖然我並不是一個良好的信徒,但我確實想追隨神的道,而我也極之確信神的存在。幾年內,從來沒有甚麼東西挑戰到我的信,就直到最近,來自芬蘭的幾位型男卻成功考起我了。

相信大家也沒有聽過Stratovarius這名字。在古典/力量金屬界,他們就如強者天道、奧加般利害呀。他們有一首歌叫Anthem of the World,入面有一句歌詞是這樣的:“How about if god just let us down. If he’s just dispolishing his crown?” 初初聽了不大舒服,「神又怎會離棄人類呢,神可是……」看過眾多針鋒相對的批判,卻沒有一個比這更強而有力。問題出在大部分的批判針對的是現實的表現,而這一句針對的是神的前題。這將可以推翻一連串的在其前題上的推論,即所有的教義。

我不代表其他人說話,我信神,是藉著一些現實來信,當然我不能證明或反正的神的存在,但透過對現實的分析,神很有可能存在。我們且不必去理會神存在與否,重點是,即使神存在,祂是否值得我們去信?我們不會用聖經去證明神存在,這是明顯的循環論證,然而我們卻常用聖經去推證神的全善。理性地想一想,神為甚麼會是全善?完全沒有理由,也完全不能有任何東西去證明神是全善的、神是愛世人的。或許我們推論神的行為的合理性是理性的,但神「全善」這個前題沒有半點理性可言,也沒有半點的根據。我們簡直是盲信,一廂情願地認為若有一個至高主宰,那他便會是好人,是道德的最高標準。而這也無法使用聖經的內容和教義來證明神的全善,因若神有如此大能,他要欺騙人類,絕對不會是難事,只不過是要弄出一些人會覺得很祟高的道理,假裝愛民,以他的智慧是毫無難度可言的。若神不是全善,他的另一半可能性便可以成立了,神的安排不一定是最好的,神的全能、神的愛也可以是假的,神可以變心、可以說謊。

當然,即使不能證明神的全善,也不能反證,起碼不能使用演繹論證去推論。然而,看看我們的現實,和一般反基督的質問,神不是全善的可能性和合理性要高得多了,而很多我們的疑問亦能迎刃而解。本來一些聖經上 nonsense 的地方,我不必再為它開脫了。決志時是這樣說的,打開心請耶穌進入心內,而耶穌進入心內後,我便看不清一些事情,總是要將神的東西合理化,要相信人是抵死的、人是有原罪的、人是自取滅亡的。將耶穌從心內趕出去以後,我才看得清之前的一些見解,並且也不明白為何自己能夠接受。

看通了全善前提的不可靠後,我才可以理直氣壯地說出基教的不合理之處。但這不是反基文章,無意在此控訴了。而這些不合理之處,令我更加無法假定這前題是真的。

幸好,我不曾花太多的時間在基督教上,也不曾為它而傷害過甚麼東西,或是被它傷害過,充其量只是被蒙蔽了數年。倒是一些將生活幾乎全部投放入基督教當中、或是生於基教家庭的離教朋友,他們背棄這個教後的適應卻是十分困難,而被浪費的青春已被浪費了,本來能夠結識真正朋友的年紀過了,離開了教會,方才發現身邊一個朋友都沒有了。

我雖離教,但不等於變得反基督。我仍然讚同它對愛的宣揚,它的道德觀仍然非常有價值。我並沒意思勸人離教,我相信對某些人來說,終生信奉而不懷疑會是好事。只要它不對人構成傷害,那麼即使它不是真的,又或是自欺欺人的,也沒有所謂。我只是換個角度,將它看成是其他信仰般,便沒有甚麼地方好反對的了。

在想通後,跟一位基督徒朋友提過,她問我有咩諗唔通。老實講,我不喜歡這句說話,並不是有甚麼想不通,我是因為想通了才放棄信仰。用這例子,我是想說,其他基徒可能會覺得離教者是失腳絆倒、受到引誘之類之類,總之是不幸或是負面的。但對離教者來說,這是正面的體驗,我很高興能夠解放自己,為自己負責而過活,不必再想著如何去討好神。失去永生?或者,肯定的是得著了理性和自由。

回看數年來,我又不覺得後悔。或者是事情並未發展到令我後悔的地步。沒有因為教會而失去時間和朋友,是萬幸的事。在離教之後,我決定所有純粹建立在宗教上的關係都需要終止,因為教友之間,可以除了宗教觀念相同外,便再沒有並同理念。這不代表所有曾經的教友都不再是朋友,只是這感覺是很主觀的,若我不覺得和某人有宗教以外的關係,我和他便再無關係了。就算是朋友,有一些地方也要重新建立,來填補隨著宗教一同被抽空的部分。

藉著這篇文,是想讓身邊的朋友知道,我沒有甚麼耐性再隱瞞下去,並且也不是甚麼不見得光的事,只是不希望有無謂的討論而已。要交代的東西在上面都全部交代了,期待我浪子回頭的人,希望你們的期待不會實現。重申一次,我歡迎理性討論,但說到底,其實我只對一個朋友有信心和他的討論會有趣而和平。


連結本網 離教者之家 2004-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