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教者之家 討論區 | 離教百科 | 離教視頻 | 手機版 | Facebook 專頁 | 聯絡電郵 | RSS 訂閱
 
手機檢視本頁 | 简体中文 | 字體縮小 字體還原 字體放大 |

離教者見證

※ 撰寫你的離教見證 ※

主題: 重度憂鬱症 日期: 2010-03-09
作者: 想活出自己 來源: 本網見證

10多年前我還是國中生的時候,我姊姊拉了我去教會受洗,我的教會在台灣跟其他教會很不一樣。

台北市召會24會所,我們沒有教堂,只是租一般一層樓聚會,不稱神為上帝或耶和華,也沒有長老或牧師,只有一位林穰弟兄帶領。

剛開始我因為父親的過世,覺得弟兄姐妹很關心我,但漸漸的,我覺得很奇怪,林弟兄說電視就是陰間的門,說人活著就是當神的工具,難道我是支螺絲起子嗎?

我在學生中心聚會。其他跟我同年齡的都是考上國文系、英文系等等,我不會唸書,但喜歡畫畫,我考上美術系。林弟兄說,藝術都是從撒旦來的!我很難過,也覺得學生中心的大姐妹們都對我比較不好,我開始覺得自卑,想說是因為我唸美術系,所以不得人喜愛。

我大一時很努力唸書跟畫畫,得了全系第一名,還有扶輪社獎金,還出國比賽領了獎。但教會的姐妹沒一個人替我高興,還問我有沒有好好保持貞操!

我很傷心,但姐妹說,考上美術系就算了,再考個教師資格才有用,才能真正做個有用的人。於是我開始唸教育學程,每天除了系上的作業外,還要多唸教程,再加上我通勤來回3.5小時。

大二時,有一天我開始睡不著,接著就是整個月睡不著,去看醫生說是自律神經失調。

接著十年,我是靠吃藥睡覺的。我不再去教會,我姊說我是個沒有用的人,有時我覺得自己很沒用,不應該活著,自殺送醫了好多次,後來只好去住院。

住院時我發現,自己對拿聖經的病友異常的憤怒,我想到我在教會時,我就會不住的流淚,因為在那邊林弟兄教導的很多事情,都成為我根深蒂固的價值觀,我不想要卻丟不掉。

我恨他們也恨自己。


連結本網 離教者之家 2004-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