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教者之家 討論區 | 離教百科 | 離教視頻 | 手機版 | Facebook 專頁 | 聯絡電郵 | RSS 訂閱
 
手機檢視本頁 | 简体中文 | 字體縮小 字體還原 字體放大 |

離教者見證

※ 撰寫你的離教見證 ※

主題: 基督徒的「慰問」 日期: 2011-09-21
作者: 戴建基 來源: 本網見證

記得她發病之初,有好些基督徒朋友一聽說我太太的事,就叫我們上教堂。

不知是否我多疑,這類型的慰問,總是讓我感到裏面有一點兒發現獵物的興奮情緒,我就像營業員看到推銷對像那種,只是這次推銷的是天堂入場券。

也有的跟我說:「這是一個你們倆再次接近上帝的好機會」,很是「屬靈」。

這麼說起來,豈不是蠻不錯?我是不是該高唱「感謝神,玫瑰有刺…」【註一】?

有次我終於忍不住反問道:「趁她還沒死叫她決志先信上帝對不對?如此一來,即使他死了也不怕了,對不對?」

忘了他怎麼回答。

還有很多的會跟我說「我會為你們倆禱告」,但很少有給我提供藥方、藥物、療法、介紹醫師這些「屬世」的建議。給我提供這些「屬世」的建議和資料的,往往都是很「屬世」的非基督徒。

記得還有一個還跟我說:「杏林子好像也是患此症未癒。」(當時她還沒死)

幸好蘇恩佩不是患此症,不然,真怕他送本《死亡,別狂傲》給我借鑒,我媽患甲狀腺癌時就領教過我表姐狂喜地給她來這一套。

一個死掉了的人在高聲吶喊「死亡,別狂傲」嘛……怎麼說呢?對身為病者家屬的我來說,感覺上……唉,唯有再一次高唱「感謝神,玫瑰有刺…」吧。

我覺得死亡根本沒狂傲過,死亡只是循例的運作著,哪管你作者的情緒膨脹,把它視為假想敵。

人病了,就送你這些讓你意識到「你快要死了」的書(雖然她最後痊癒了),我真想知道有誰會在這種行為中得到實質安慰。

也不知這統傳是從哪裡開始的。

我其實想問他們:「即使拿了天堂入場券,病還是要治好它的是吧?拿了入場券就不康復也沒所謂了麼?」

當然,我明白,這只是我的一些個人際遇,是個樣本不足的統計,不能代表甚麼的。也許只是我太「屬世」,不夠「屬靈」罷了。

而我通常會回贈一句金句以作答謝,那是使徒行傳十九章十五節【註二】。

我不是要譴責上帝,只是受不了某種缺乏人文精神的形式化行為(用某種角度看,可以算是「不良見證」)

如果真有上帝,我相信祂自己可不會這樣的。

【註一】好像是某首聖詩的片段
【註二】「……耶穌我認識,保羅我也知道,你們卻是誰呢?」


我曾經是基督徒,不過沒受洗,現時已離教。

漸信(自幼稚園起已經在有基督教背景的幼稚園唸書,其中一位祖母也是基督徒)。

成長後漸漸發覺基督信仰普遍缺乏人文精神,也經不起邏輯的檢驗,加上我並不害怕他們的地獄和「永死」,逐放棄這個信仰。

現在,我任何怪力亂神的故事都不相信(無論是不是基督教內部的)。耶穌於我眼中,是一位老師,而不是神。基督信仰群體所做的,只是為自身群體服務,不是為真理服務。


連結本網 離教者之家 2004-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