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教者之家 討論區 | 離教百科 | 離教視頻 | 手機版 | Facebook 專頁 | 聯絡電郵 | RSS 訂閱
 
手機檢視本頁 | 简体中文 | 字體縮小 字體還原 字體放大 |

離教者見證

※ 撰寫你的離教見證 ※

主題: 耶穌酷愛陽痿者 日期: 2012-01-01
作者: 楊浩 來源: 本網見證

我曾經是一個虔誠的天主教徒,天主教是一個極度極權和令人慌恐的宗教,我不斷的禱告,卻發現這完全只是一場騙局。

在2001年,我在台北加入受洗成為天主教徒,起因是因為我的朋友,同時也是我喜歡的對象,是一位虔誠的天主教徒,我們從大學到出社會,一直都是親密的好伙伴,他的家庭一直都是對天主教十分虔誠,由於我想要對他追求,所以我加入了天主教徒的行列。

在我受洗成為天主教徒的當晚,我感到十分感動,我相信我終於找到真正的真神了,我以前信仰的神佛仙道,頓時之間好像變成了木偶一樣,我在教會的弟兄不斷告訴我,我之前所信仰的只不過是邪靈而已,只有十字架,耶和華才是我們的主,雖然我並不清楚為何只有十字造型的東西才可以敬拜,但他們就是這樣告訴我的,我知道我從小曾經是媽祖的契子,而且我父母告訴我,我曾經受過媽祖的保佑才能平安的活下來,但是為了我愛的人,我放棄了我的信仰。

我加入天主教徒的第一件事,就是要去毀棄我們家的神明,我把我們家的祖先及佛像都放在桌子抽屜,我當時的舉動,惹得我和我們家人十分的緊張,可是我女朋友堅持我必須要毀棄我們家的神佛,他說除非我要成為一位虔誠的天主教徒,我們才可以結婚。

在年中,由於大環境不好,我失去了工作,我尋求教會弟兄的幫助,但他們卻只說要不斷的為我祈禱,我在年底要和女友的結婚計劃也宣告延期,我頓時失去了依靠,我每天找工作,做禱告,卻一點消息也沒有,我每天焦急又懊悔。

我女友是一位年近40的女子,我試圖和我女友商量,可否在我未能給他一場美好的婚禮之前,先計畫生一個孩子,因為我父母年紀也大了,他們一直希望可以快快有一個孫子,我知道他們的心願,而且他們身體一年比一年不好(是有癌症的),我希望他們可以在有生之年看到自己的小金孫。

我將這件事情告訴我女友時,他十分驚恐,認為發生婚前性行為是一件罪惡的事,我極力想說服他,因為我們都是成年人了,我認為我們的愛比上帝的金科玉律還重要,我將我的想法告訴教會的弟兄姐妹,他們痛斥我的行為,並詢問我是不是處男,是不是還有手淫的習慣,是不是還會有性幻想,接著我被他們轉介到一個稱為守貞的輔導中心。

輔導員首先針對我還再有手淫的習慣表示意見,他說我為何還不知道手淫會帶來魔鬼的牽絆,那是魔鬼的誘惑,我告訴他我認為那是正常男子應有的正常行為,而他就馬上拿出聖經指責我的想法,並要我為已經不是處男向上帝祈求饒恕,我告訴他我雖然不是處男,但我都有使用保險套,不會讓女生懷孕,他更嚴厲叱喝我,說保險套是現代人用來濫交的工具,用科學的方法避孕,是敵視上帝的創生能力,他並舉出聖經的話讓我無話可說。

我疑惑了,我如果不是一位虔誠的天主教徒,我無法和我的女友結婚,但是我如果真的要接受禁慾的觀念,那我在我遙遙無期的婚禮之前,勢必要十分痛苦的忍耐,不過為了我未來的老婆,我接受了他們的「治療」。

我每段時間都要定期去教會,和輔導員報告我改善的情況,他們都要我誠實的說出來,要我在上帝面前發誓,在那時我真的是被教會的神權,集體組織的力量嚇到了,我不斷的在神面前懺悔,因為我每次都會被清涼的照片吸引,我都忍不住手淫,有一次我還在手淫後痛哭流涕,認為我真是一個被神拋棄的罪人。

我在這段期間有問過我們教會的弟兄,我發現他們其中未婚者,在青春期開始有生理反應後,就對性器官有莫大的罪惡感,他們憎恨身體性自然的快感,更討厭為何自己沒有性快感而別人可以擁有,當每次我和他們談到禁慾的過程時,他們總有一股些許的悲哀,然後瞬間斥責別人可以有性行為,接著安慰自己,認為自己是聖徒,自己的犧牲是有代價的。

其中有一位弟兄甚至告訴我,他得到神的眷顧,因為他現在幾乎已經成為一位陽痿患者,他告訴我陽萎的好處是可以不再有罪惡感,甚至也不必結婚了,因為這樣可以成為神父,不會有遺憾,我也聽到一位弟兄說他們之前有接觸一位早洩患者的天主教徒,因為只要一磨擦就會射精,而有極大的罪惡感,被送到這個輔導會治療,但卻治療無效,成了極度的憂鬱症,最後自殺了,可是他們認為這是有羞恥心,為神聖而殉道的表現,也算是為和撒旦的聖戰而死,雖然惋惜但值得嘉許。

我的女朋友在我「治療」期間,不但沒有鼓勵我,反而離我而去,因為教會認為我的思想有問題,會性侵她,我不斷打電話給我女友,希望他可以和我見面,可是他卻說不是他不愛我,這是上帝的旨意。

我終於了解了,原來我的女朋友永遠不會是我的女朋友,而是教會的女人,婚姻對他而言,也只是教會灌輸他的人生必經過程,他的職責就是生育,因為有能力生育而不生是不道德的,而在他邁向高齡產婦的時期,生育對他而言也不是那麼重要了,因此和我結婚也不是必須的,只要是教會的意旨,他們都是一律不敢違抗,不然就會害怕懲罰加在他們身上。

我很謝謝我女朋友帶給我的一切,他讓我知道他愛的人是耶穌,應該是他們裡面的人誰都不愛,只能愛耶穌,只要對所發生的困難,他們一律認為是神對他們的考驗,而不會想到是他們的價值觀錯誤,以致他們如此的痛苦,他們沒有了自我,只剩軀殼。

我走到我親愛的媽祖廟,我知道為何天主教的神父會喜歡性侵男童,因為他們都在性上污名化,而有了心理缺陷,也許就是有了一種被閹割的心態吧,瘋子和聖徒常常是分不清的,我記得他們教我一句,「因為無理我才信」,嗯!在精神病院,自稱自己見到外星人的人,不是也會說這一句嗎!北韓或納粹的極權恐怖主義,也是如此癲狂的吧,親愛的媽祖阿,我知道身為中國人我不該毀棄自己民族的信仰,去信一個令人驚嚇過度的集體崇拜組織。

親愛的弟兄姐妹阿,我知道你們就算身陷苦海,也會自我催眠,只希望你們不要再害無知的青年、孩童、善良人,不要再對他們進行思想改造、控制了,我那陣子都有幫你們向媽祖祈求,給予你們原諒,雖然我知道你們摧毀一個人是罪無可赦,我為你們抽的籤也都是下下籤,但是我還是希望你們自己毀了,不要拉更多人為你們陪葬。

我走出來了,希望有更多生還者一起走出來,這是我的見證,希望我們都能脫離所有基督宗教的洗腦而得救。


連結本網 離教者之家 2004-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