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教者之家 討論區 | 離教百科 | 離教視頻 | 手機版 | Facebook 專頁 | 聯絡電郵 | RSS 訂閱
 
手機檢視本頁 | 简体中文 | 字體縮小 字體還原 字體放大 |

離教者見證

※ 撰寫你的離教見證 ※

主題: 靈巧像蛇,純良像鴿子 日期: 2013-07-29
作者: Pig 來源: 本網見證

由15歲開始,便成為了基督徙,每星期返教會團契,亦留心教會seniors的教誨,每晚抽時間閱讀聖經,靈修,新約看完了兩整遍,舊約也看完了一遍,在生活上學習上,儘可能會以譸告以及按所謂神的旨意而行。

第一個轉捩點在中七

那年考AL,壓力非常大,自問在壓力方面的承受能力較差,會考之後得了非常嚴重的鼻敏感,看遍醫生看不好。到了考AL之後,更有哮喘以及Panic Disorder,初時已知是一種病,不敢跟家人說,反而到團契訴說所承受的痛苦,希望得到支持和安慰,可惜換來的是團長和姐妹之間的指責,指我對神沒有信心才會如此。那一刻感覺被打壓了,一心想跟最信任的主內手足分享,卻落得如斯下場。幸好,到了大學,有基督徒的大學同學和基督徒的校內Consultant說Panic Disorder是一種病,是腦內的血清素不平衡所致,跟對神有沒有信心沒有關係。當時我依然有定時上教會,是另外的一所教會,不過已沒有參加團契。

第二個轉捩點在開始工作後

那時真的笨得如一頭豬,在公司內如遇見基督徒,一下子便覺得非常親切,總覺得大家已經是主內的弟兄姐妹,對他們更視為一家人。想起來,真的笨得要打自己,竟然有這樣的思想,不如去死好了。

與已婚的基督徒上司共事,全世界也知道他是非常敬虔的基督徒,是大家心目中的好好先生,女兒當時也中四了,當時我24歲。他竟然追求我,我當時還很理性地告訴他,他已經有家室,年紀也足成我父親,基督徒,這是罪喔!可惜他沒有理會,到我離職後還在新公司樓下等我,送「禮物」到我公司,經過多次的警告仍無效,就像大時代的丁蟹一樣,我有我警告,他有他行事,結果我send了個email,警告他不能再以任何方式聯繫我,否則我保留報警的權利,所謂的「禮物」全數寄回他,並把email cc我所有認識的同事和他上司。聽說他在公司內說我有精神病,所有是我自己想出來的(當然我不知禮物又是如何想出來),不是事實。當時我沒有憤怒,總之解決了事情就好了。不過,之後有同事告知,後來有已婚女同事站出來,說在自己有身孕時他也曾「追求」過自己,原來有「𡃁妹」再成受害者,她也出來指證他了。當然,在公營機構這類事情多是不了了之,我沒有對基督徒反感,只覺得是個別事件,就是基督徒也可以很變態的。

轉了新工作,入職時得知team內原本唯一的女孩A是基督徒,非常高興,希望和她多親近,不過似乎她很憎我,我百思不得其解。有同事提醒我,多來了一個女孩,給佔了風頭,她不高興也很自然,所以自己唯有依她說的做(其實我們是同職級,為什麼要聽她的和給她欺負?),更經常買零食及小禮物給她,希望大家關係會好一點。可惜情況只因我遷就她而變本加厲,後來我決定放棄了,真的是我錯我會認,不是的話我只會說:不是我。只求不跟她衝突好了。

另有前輩B,是個大我約7年的女孩吧,是基督徒,聽說更是團契和詩歌班的團長,一開始感覺就和她很親(想回來自己真的笨得要死)。和她不算是很要好,但她問我的我也會答,感覺上也不會是壞人吧。

再有客戶C,是個比我大幾年的男孩,是極之敬虔的基督徒,不但帶領團契和詩歌班,更滿口是感謝主讚美神,對我來說是頂瓜瓜吧!當時自覺跟他很好朋友,又是問什麼答什麼,會玩MSN,也像對團契的弟兄姐妹一樣分享悲喜。他也是女孩B的好友,很理解,因為大家都是「主內的」弟兄姐妹。

但原來這組合以及我的天真為我帶來多年來都不能磨滅的惡夢:

同事A女孩給調走了,她上司說她不適合這Team,事實上我跟另一位男同事也鬆一口氣,想著給欺負的日子過去了。同時前輩B公布跟我老闆的浪漫事,詳細的不說了,反正是別人的事,只能說我們整team也不相信,我老闆也開始避她的來電等等,結果她憤怒了,用她的工作平台「唱衰」我們,當時我很反感,覺得私事私了,公器私用非英雄也,只說了一句:「攪錯,叫佢老細炒左佢啦。」

本來女孩A和前輩B也不太好,不過原來女孩A把我這番說話告訴前輩B,更說我天天都在離間她跟我老闆的「感情」,她也很可憐的被我害了,被調到另一條team。

當然我不知道她們之間在說了什麼,但有一天,整個公司、還有其他我認識不認識我行家、客人等等,都收到個email,指明我公司有個女孩什麼也不懂,心腸歹毒要求她老細解僱她,跟女孩A的老闆口交過才可加入公司,當然更多難聽污穢不堪的用詞也用上了,更說我入公司只為識有錢人,但做雞也先隆胸吧等等。之後在某小報章也出現這樣的難聽說話,整條Team也給追擊,當然別人的內容用字比較正常和慷慨。那時我真的憤怒了,因為連樓下其他部門的同事也問這被人唱的女孩是誰,也覺得很委屈,因為加入公司的過程很難很長,一關又一關的考試和面試,加入公司後晚晚也加班到10點11點,也沒有抱怨分毫,如果真的是因為有老細照而上位,那不用做得這麼認真和辛苦吧。一方面她說我是為上位而出賣身體的人,但另一方面她又傳Email給我Team同事,說我家有背景人士,小心我會做什麼不利他們的事。

我很傷心,跟客戶C呻(我呻的只是很少,只說了給人抺黑,很慘),雖然我知他跟前輩B是朋友,但我想他也不是不分是非的人。他當時很好,說會為我祈禱,更說:如果她們認為自己說的是事實,請她們到神的壇前發誓!

那一刻我很感動,但覺得主內還有正義吧。

這事之後,我沒有一晚睡得好,精神壓力非常大,常常暗地裡哭,想著有人跟蹤,後來醫生說我因而得了病,情況反反覆覆的,很辛苦。幸好有Teammates甚至其他同事和客人行家等用不同途徑安慰我,而我亦沒有任何反擊,反而不少人跟我說覺得我寬容和處事成熟大方,事實上我只是不想吵而已,這也是我的性格。而我老闆也為我感到很不值,他後來主動約會前輩B,希望找出事情的因由。

誰知道前輩B跟我老闆說一切是非由客戶C而來,他說我在人面前扮可愛扮可憐,更告訴他我被唱衰感到很慘。

那一刻我真的非常憤怒和絕望,也覺得自己白痴透了,沒腦袋,被一群自己本視作同路人的基督徒欺壓抺黑,而且損人利己的事我會理解,但他們本身不會因為事件而得益,損人又不利己的事為什麼要做到這麼狠。我亦因為這事,從此離開基督教會。

現在回想起來,我當時當然有問神,為什麼在主內有如此不公義的事情,對我造成十分嚴重的傷害。我很後悔,我不是扮可愛,而是真白痴。當然我仍認同基督的存在,只是我不想再和基督徒一起,如現時有新同事或認識的朋友自稱基督徒,我會加倍小心。

張愛玲曾說過,在中日戰爭期間社堂內每人都有小量的食物和日用品配給,所謂的基督徒都不會跟別人有眼神接觸,萬一有弟兄姐妹向基督徒多要點東西,在主內理應分享,但心裡卻萬個不願意,所以索性低頭行過了。也許基督徒常常要「活出基督的樣式」,平時太多抑壓,口裡讚美神手中卻揪緊人家的頸項要別人斷氣為止的星期天基督徒多的是。

我不否定神,我只是不想再做基督徒或與基督徒來往,聖經的金句還是在我心中,其中「靈巧像蛇,純良像鴿子」我仍然跟隨,不抱害人的心,但對人,特別是基督徒,要當心。


連結本網 離教者之家 2004-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