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教者之家 討論區 | 離教百科 | 離教視頻 | 手機版 | Facebook 專頁 | 聯絡電郵 | RSS 訂閱
 
手機檢視本頁 | 简体中文 | 字體縮小 字體還原 字體放大 |

離教者見證

※ 撰寫你的離教見證 ※

主題: 離教使我得平安和自由 日期: 2014-03-04
作者: Rokumon 來源: Rokumon's Facebook

在正文開始之前,希望讀者體諒本人的背境,本人近三十年人生中,有廿五年都跟耶教密不可分,大部分的師長朋友都是教中人(也不乏中耶毒已深,精神失常,長年聖戰狀態者)。文章在網上發佈後,會傳閱到什麼人手中本人無法控制,因此本文中人名和機構名都會保密,以免受到騷擾。

我被推入耶教深坑的,是由我父母想博取名校網,把我安排於天主教幼兒園開始。那時候的教會學校之間總是互相包庇,如一家庭中家長信教或有兄姐在該校讀書,弟妹也會加分,比較容易入讀。我排行最長,父母沒有信教,他們對耶教的無知只限於耶教學校一定校風好點和多出名校,就把我安排去讀耶校學校,好令家中所有孩子受惠。結果,我的幼園、小學、中學時代都在耶教環境下渡過。在我的人生初始之時,我連接觸其他信仰的選擇也沒有。

五歲起,主禱文和聖經金句已經瑯瑯上口,不明其義,但其潛而默化的力量不可小看。在其他小孩仍在學個位加減法時,師長們就教我,有一個神叫耶和華,祂造了兩個人,因他們犯罪咀咒了他們。他們生的子孫,祂看不順眼就降水把他們通通淹死……最可怕的不是耶和華殺人放火,而是即使祂殺人放火,任由祂的子民姦淫擄掠,對蒼生毫無憐憫,老師仍要你去接受祂是獨一而慈愛的天父爸爸……

小孩是白紙,你寫什麼上去,他們就成什麼樣子,即使那是完全扭曲的價值觀。在當時我的心中,神是好可怕的角色,祂喜怒無常,喜歡把討厭的人丟去永火中,如果你不想死了之後下永火,你就要信耶穌。耶教所說的大愛,我沒有經歷過,到今天我腦中最清晰的反而是九歲時看的一張描繪地獄永火的小冊子,天使把不信的人(無論他是不是好人)推入火中,不信者就在那裡被燒到永遠。

這種宣教方式非常陰毒,孩子如害怕一件實在的東西,如大狗,他們成長後總有機會因和狗狗有良性接觸而化解恐懼。可是,死後世界是無法驗明的,因此在永火論長期洗腦下長大的孩子,對地獄的恐懼會伴隨他們一生。

我就是其中一個。

地獄恐懼深埋在心中,又無其他信仰參考時,結果在人生受挫之時(也是耶徒說的呼召)慢慢引領我走向那「唯一」的解決之途:信教。

初中時,有一耶徒同學甲向我宣教,當時我被她帶返教會。其教會宣教如同拉客,不同團之間鬥人數增長。聚會之時不讀經,只管一群人不住癲狂的叫口號,和其他團鬥大聲,最後台上表演一話劇結束聚會。返完後,自覺不妥,就向耶徒甲說不想返,結果被其死纏不放滋擾了一個月,最後大家絕交告終。

那事後,我有幾年不敢跟人去教會。至大學之時,由於跟家人關係破裂,學業壓力大,大學中有宣教團體接近我,那時心靈空虛,就從了他們,信了耶教,那年是2005。

我本是性小眾,我生理性別是女性,但我的心理性別是男性。我的情愛經驗中,都曾為男性和女性傾心。嚴格來說,我傾向喜歡男性比較多。那時,我曾向一些耶徒透露過一些情感私事。結果有一耶徒聖戰模式大開,在msn狂貼經文要我悔改。另一個教團行政耶徒就拒絕了我加入他們的宣教團,把我貶回初信班繼續接受異性戀霸權教條洗腦。至此,我對這群真心信任的師兄姐大大失望。當時我住宿舍,因著宗教、學業、家庭和情感四方面的失意,差點去了自盡。

老天有眼,我當時臨崖勒馬,活至今天數說耶教惡行。

後來我離開了宣教團,沒上教會一段時間。直到出來工作,我知道了有所謂的同志教會。該同志耶會聲稱接納不同性向和性認同人士。加入後,才知跟外面的耶會分別不大,唯一的分別是會中眾人比外面的耶會更放心在裡面胡混。該耶會跟某幾家在大學裡搞性福講座的耶團體有很多合作。

那是一所披著耶會外衣的淫竇,會中大部分成員是同性或雙性戀男性。他們在裡面獵艷,在會中唱完聖詩就去開房索k打炮,交換對象也是常有的事。會中少數的同性戀女性,也是萬年飢渴格,見女就上前勾搭。

當年我認為以自己的性身份,不能再去其他耶會,只好留在那裡。也幸好自己性認同身心不一,基佬看我是女兒身,基婆看我性情太男性化。該耶會中的淫徒雖偶有勾搭,但不至於對我作太嘔心的事。

在該會中很難找到真心尋道的人。我唯一認識的一個是shane,當時他(我用此「他」是因為他跟我一樣,性認同為男性)家中有困難,身體出了毛病,我那時候仍有工作,出於人道,助了他一把。我們就此作了好友,我還跟該耶會有合作關係的教堂中受洗入教,那年是2009。

受洗後不久,我們開始了戀愛關係。該同志耶會中人大多是盛年飢渴基佬基婆,出於妒嫉,不斷在會中誣陷中傷我們,又在我們之間挑撥離間。我們不想捲入是非爭鬥,加之在我患病失業後,該會表明不會再關懷我們,我們就離開了該會,進入之後幾年沒有穩定耶會生活的人生。

期間我們在各耶會派系中增長了不少見識。有聚會時不斷進行keroro共鳴的靈恩派,有把聖餐紅酒當某女神經血的靈知派,又有專和保守性潔耶會作對的性解放派,不過最令我無言的是帶貓帶狗去聽耶穌的派別……(有關耶教各派之奇聞軼事,本人稍後另開一系列文章大踢爆)

事情發展到此步,唯一令我仍留在耶會中的因素只是那個地獄恐嚇了。到2013左右,我已經完全沒有去教會,但仍承認自己是耶徒。

到了2014,住在隔壁信耶穌的婆婆出了事。這個獨居婆婆為人不錯,但平時她的教友根本沒有去看她。平時去問候她,拿東西給她吃的,只有早已不去教會的我和shane,還有一個家中放神檯的阿姨。在她老是摔倒進出醫院時,她的教友也不見影子。

那時候我剛看到一篇文章,說在二戰時有一批日本兵攻克了東南亞一些回教地區,日本兵勢如破竹之時根本沒把當地人的信仰當是什麼回事。後來日本戰敗,日本兵被俘時怕遭到報復,就立刻改信回教。當地人也真的寬恕了他們,而且跟他們一同生活,他們受到當地人的氣度感動,有些人真心信奉了回教。這些人回日本後,仍繼續堅持這信仰。

我立時頓悟,如果那些日本兵信回教是因為見過回教徒的善行,而認同回教的神是真神,那麼在我的人生中所見的耶徒既無善德更無善行,我仍去信他們所傳的神,豈不是迷信?他們說神愛孤苦的人,為什麼他們一點也不關心隔壁那信耶穌的獨居婆婆?如果他們所傳的是真神,為何那真神會任由信奉祂的婆婆眼瞎痴呆,百病纏身,連人也認不出來?

最後,去關心她的只有一個「拜偶像」的阿姨,和兩個「叛教者」!

我眼目到今天才明亮,耶神根本沒有什麼了不起,就算祂有能力,也只去偏袒那些以祂之名為惡的人,任由地上教會在這兩千年中幹盡壞事,祂的本相是邪神。天堂的應許,沒有人驗證過。但地獄的確存在,在耶徒所到之處,他們毫無憐憫,無視苦難,滿咀謊言和咀咒,他們就為人世創造了一個又一個的人間地獄。世上也許有真心行善的基督徒,但誰知讓他們行善的是他們自己的良心或是其他原因?耶神真的有拯救過他們或教他們行善嗎?誰知?

鬼神之說,它不能被驗證,卻又巧妙的躲在人們不能否定它的位置,它只可說是假說。假說,人們本來就有權去選擇信或不信。就像我相信有外星人,而你不相信,我只能用證據說服你或感化你,我沒有資格因你的不信而把你定為異端邪說,從而再給你加一個預言:你死後要下永火。而耶教這兩千年就不停的做這種霸道的邪教見證。

如果你已為人父母,我勸你千萬不要因為博取名校的虛榮斷送了孩子培養德育和獨立思考的黃金時機。名校不是由宗教去區分,而是由校風、師資等各方面考慮的。孩子該在思想多元化的環境下長大,他們有權接髑不同的宗教信仰,再去選擇適合他們的生活方式。

如你覺得紅衛兵的行為令人髮指的話,就請你看看極端耶徒信教後砸祖先牌位鋸觀音像的樣子吧,不要看輕耶教洗腦的禍害!

Rokumon
2014-3-1


連結本網 離教者之家 2004-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