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教者之家 討論區 | 離教百科 | 離教視頻 | 手機版 | Facebook 專頁 | 聯絡電郵 | RSS 訂閱
 
手機檢視本頁 | 简体中文 | 字體縮小 字體還原 字體放大 |

離教者見證

※ 撰寫你的離教見證 ※

主題: 基督教沒有使我脫離地獄 日期: 2014-04-08
作者: 太宰大人 來源: 本網見證

我初次接觸基督教是在幼稚園時期,不過由於年紀大小,加上後來讀佛教小學的緣故,所以我對耶穌的印象不深。我從小到大都被不同的人欺負和傷害,尤其在我那破落的家庭內,我所受的傷害最深。我初時不知何故,直到今年我才知道發生何事,但十多前我沒有這種意識,當聽到基督教宣揚愛和接納的信息,便信了主。坦白說,我以為當初經歷的痛苦會隨著信耶穌而減去,但事與願違,後來我因性身份緣故,被學校內的人取笑;返主流教會時亦被不友善對待,我於是漸漸對基督徒抱有不太好的印象。如是者,我在不同教會中穿梭往來,直到後來在香港所謂的唯一同志教會聚會,並在與其友好的教堂受洗。

我的內分泌系統在中五時出了事,身體水腫足足重了七十磅,然後身邊的所謂朋友馬上恥笑我;在學校內我又因身體的問題和是非的緣故遭受大群同學惡意的對待,導致我無心向學。當我灰心絕望之際,幸得當時的教會牧師和弟兄姐妹慷慨解囊,資助我去看醫生,當我跟牧師說我將來要還給她時,她對我說:「不用還給我了,你將來還給世上有需要的人吧。」自此,我立志要入神學院讀書,將來成為牧師,幫助窮苦的人脫離痛苦的生活,並把他們帶到神的面前。

未幾,我的家人失業,由於我即將要考高考,不得已只好向教會求助。前任牧師離任後,牧師換了人,於是我向他尋求援助。我知道他的心也是想幫我的,無奈教會內的某些善心同工大力阻撓,還多番侮辱我,加上教會內流言是非滿天飛,弟兄姐妹間又諸多爭鬥,我只好憤然離開,打算尋找一間榮耀神的教會。

可是我敵不過當時的環境壓力,成績無法考好,但我很早已立定心志去讀神學,於是我沒有回頭,直接去向教會請求援助,因為我知道有不少牧師都是靠教會提供學費及生活費的。不過,他們只願意替我寫推薦信,卻無一願意提供援助,甚至也不再理會我的心志如何。我經常都聽說某某傳道人/牧師由教會資助他們全費讀神學,為何這種機會永遠輪不到我?我嘗試過問教會人,他們的意思大多是指我靈命未夠班,所以神不給予我金錢讀書,但我想說,難道那些讀完神學出來淫人妻女又或者貪污瀆職的牧師,是超級屬靈且合神心意的僕人?

未幾我的身體情況急轉直下,經常心血不足、心悸、頭暈,亦試過在街上暈倒數次,每次都要送院治理,我於是只好在家中靜養。初時有不少主內姐妹提議我去看精神科,我見身體一直惡化,試過很多方法都治不好,於是試試她們所說的方法,可是我吃完精神病藥後反而精神更差,於是我自行停藥。後來有相關經歷的人告訴我,原來我是身體出了問題,導致神經線亂放訊號,並不是精神病,我因而把精神藥物丟掉,但留下一種安眠藥(它有止心悸和止暈作用的,我把它當緊急藥品)。我真的多得那群提議我去吃精神科藥物的主內姐妹不少,後來更有知情者把我的「病情」在教會到處宣揚,即使我解釋,他們仍是戴著有色眼鏡看我,我因而與他們疏離。我之後身體好了一點去工作,卻又遇上耶教徒的欺負,不用多說,我對耶徒更為反感。

話說回來,我跟另一半在教會相識,大家一起見證教會內的醜陋。我經濟困難時,他幫了我不少,他是我患難中的依靠,不僅對我不離不棄,也樂意支援我讀神學。香港的神學院幾乎全都保守,只有不足五間較思想開放,我與他們接觸時,卻發現他們和普通神學院一樣,十分行政主導,他們自稱屬靈卻被比世俗人更為世俗,也不比保守神學院好多少。及後我去報讀某間神學院時,神學院以我受洗未足三年為由拒絕我的申請,我從此深感神學院的行政架構迂腐到無倫。

直到我的另一半失了業的時候,我們一直向不同教會求助,不過他們態度如出一徹,用不回覆電郵作拒絕的手段,好歹之前我們都有做足十一奉獻,何故突然翻臉不認人?當然我們並不是第一批受害者,有很多人都因此不再上教會,我們如是。

再補充多一點,我的另一半在科學方面很有天份,文科也不遜色,卻一直上不了研究院(若然大家有聽聞,會知道大學研究院被什麼人霸佔了),而他的工作經驗就是在實驗室工作,他去尋求其他工種,最終無一回覆。幸好,他暫時找到補習的工作,雖然極不穩定,但總比沒有的好。

他一直反思數年來祈求上帝有關工作方面的問題,可是卻得不著應允的原因,向身邊的弟兄姐妹傾訴時,他們都只是說我們沒有信心或者我們做的事不合神心意,所以神不幫我們……我們在前年發生了一些事,和弟兄姐妹分享,怎料他們對我們指指點點,冷嘲熱諷,落井下石,我一直知道他們做人處事十分偽善,只是之前裝作視而不見,原因是我被聖經那句你不原諒人,神也不原諒你絆倒。後來,我們的生活環境愈來愈差,也遇上了很多屬靈攻擊。

抱歉再補充多一樣東西,我和另一半天生都有少少預知未來的能力,也能夠看穿人心裏大概想什麼,因此我們不需要和那人接觸,也能知道他是什麼樣的人。我們回教會的時候,教會十分抗拒我們這種能力,甚至有所謂的主內姐妹說我們被撒旦蒙騙。這位姐妹說的沒錯,其實我們的確被撒旦蒙騙了,因為我們明知這群基督徒是壞人,我們居然可以昧著良心去無視他們的惡行,我們實在錯得離譜。還有我比另一半靈通力強一點,自小可以看見靈體,感知他們的存在,當時我和另一半轉到靈恩教會聚會時,我明明看見那間教會的靈是什麼一回事,知道他們很不對勁,只因我盲目相信耶穌,以為自己看錯,任由自己愚昧下去,所以最終出了事。後來我和另一半鼓起勇氣離開靈恩教會的時候,被靈體弄得沒了半條命,我亦不幸地在往後數年接二連三遇上玩靈氣的人,被他們所差來的惡靈搞擾得身體變差,有幾次險些喪命,不過我算大命,我相信有種力量在保護我。

去年我剛剛過世的親人回來看我,我請求她帶我走(我猜我當時靈魂離了體),她把我帶到陰間門口的時候,有個人出來擋在門前,跟我說我任務未完,然後我便醒過來了。其實我不知他是誰,我只知他很像耶穌,但又跟教會所說的耶穌不相像。這件事後,我元氣大損,現在要在家中休養,就在此時,我再一次的審視信仰。

這些事情我後來向教會人說了,他們不但沒有幫助我,更大大的奚落我,最恐怖的是,他們有很多原來都開始跟靈恩和新紀元運動接觸,但因為他們也遭遇不少傷害,我便以過來人心態,不跟他們計較。而我當初昧著良心去招待他們,並把心事向他們分享時,他們居然說我正在做魔鬼的工作。事實上,我雖然不是有錢人,但我會盡力幫助身邊的人,我當時在想,為何這些信耶穌信上腦的人會不懂感恩?於是,因著數年來被一眾耶徒欺負的緣故,我們忍無可忍,最終和所有耶教徒斷絕關係,亦更加不願再踏入教會大門一步。

我的故事,絕對不會被教會接納,而且,教會在我遭遇一連串事件時,只採取袖手旁觀的態度,到了今年,我們二人正式離教,我更深的接觸對耶教的相反意見,發現我的決定沒錯。但因著我人生中曾遭遇過無數次殺身之禍,包括人為傷害、意外及靈異事件,卻最終逢凶化吉,仍然存活至今,所以我相信宇宙中定必有一主宰保存了我的性命,至於他是否耶穌,我不知道,因此我仍會堅持終有一天入讀神學院,嘗試找出答案,因為我知道神學院收藏了很多秘密,或許那裏會有我想要的東西。但是,基督教卻已讓我徹底的死心,故我亦不想自稱信徒。我離教後,亦希望在將來有能力的時候,幫助有需要的人,不希望世上再有人遭遇我往日甚至現在所受的苦痛,我相信,若然人能夠按著良心行善事,不論信什麼宗教,甚至沒有宗教信仰,最終都會得救。


連結本網 離教者之家 2004-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