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教者之家 討論區 | 離教百科 | 離教視頻 | 手機版 | Facebook 專頁 | 聯絡電郵 | RSS 訂閱
 
手機檢視本頁 | 简体中文 | 字體縮小 字體還原 字體放大 |

離教者見證

※ 撰寫你的離教見證 ※

主題: 曾經身為一個基督徒 日期: 2014-10-18
作者: 烏魚子 來源: 香蕉大本淫

從因為「斷開鎖鏈」爆紅的美江姊開始。

最近陸續的看到那種多半是因為不尊重宗教或性向等原因,進行偏激批判卻嚴重增加了基督徒在社會上的負面觀感新聞。

老實說我基本上其實也是站在認為那些牧師們進行的行為過於偏激的那派。但老實說我今天,是來發廢文的。

可以說是幫他們說話,也可以說不是。我只是想說說為什麼裡面的制度,會讓我最後「曾經」是基督徒。

老實說我沒有很喜歡在網路上發除了炫耀心得以外的心情日記(當然無名小站的全盛時期例外,畢竟我那時才國高中啊)。因為發在多也是廢文,但偶爾就這麼心情複雜的時候來是想發洩個麼幾句。

先從為什麼我會成為基督徒好了。在那之前為我家的信仰作個簡單的介紹。

父輩佛教,有時也有道教參半(我還有一個姑姑出家,可知要是他們知道我受洗會有多大條),母輩無神論,我跟我媽比較親,所以我也是無神論居多。

其實這也不過是2012年的事情了,當時我因為某些事情走不出來,剛好那時認識了我最好的朋友,現在我依然認為他是很好的朋友,但也許再也找不到了。而那個好朋友,也是半路受洗的基督徒(本身也是其他宗教的那種),她利用了所謂神的力量(暫且這麼說好了),反正就是想盡腦汁的要讓我走出來。我也真的慢慢離開了。雖然花的時間有點長。

但我還是做到了,只是離開到基督徒的世界去這樣。她也很誠實的告訴我,說不想要帶我認識神是不可能的,因為他們的任務之一就是要傳教,而他們也熱再其中。

我在被有意的安排之下慢慢的固定參加他們每個禮拜四、六的聚會。慢慢的越懂越多,參加的事情也越多。我也知道他們要我做什麼,我會去做,但我不認為這是我的責任。

對他們的感情開始腐壞大概是夏天我有點被半強迫的去參加露營那次吧……不,我想真正來說應該是我受洗的時候。

我那時候因為暑假,有一份短期的工讀。而他們教會的受洗跟露營也剛好舉行在我工讀時間的最後一個禮拜。也就是洗完馬上出發去露營啦。

他們軟性、有點強迫我一定也要參加,無論是哪一項。

我在受洗上面猶豫了很久,畢竟因為有前面的因素考量。當然我也有把自己的疑慮告訴他們:「我覺得自己不能在沒有告知的前提下就自己做了決定。」

當然他們是慫恿我先斬後奏,畢竟他們很多人也是這樣子來的。當我還在猶豫的時候,不知不覺中我已經被安排在確定要受洗的那邊了,即使我一再的強調給我一點時間。

露營的部分,基本上我還有工作就是不能這樣隨便請假,更何況是才給人做幾天。我那時要猶豫受洗又要猶豫露營,因為我真的不知道該不該。這種時候也知道我的朋友不能給我意見,因為他會傾向於「該」。

露營的費用好像是1000還是1500?我有點忘了,我只記得自己很窮。我本來是打算用自己沒錢搪塞過去的,好讓我可以受洗完後回到家整理一下自己的心情,畢竟我覺得這樣好像背叛了我的家族。

結果他們連錢都幫我墊好了。

我還能怎麼辦?硬著頭皮上了啊。

於是那天我拖著準備五天不回家的行李箱,在我媽極度憤怒之下出門。

我受洗了,但老實說我只對於未來感到不安。

因為露營地點其實不遠,電話還是能通的。受洗完後出發的過程中,我爸的怒吼更是讓人不安。

我老實的說出自己在哪裡,我也不知道到底是希望快點被接回去還是繼續逃避比較好。但當我告訴他們我爸生氣的要衝過來,他們也只說了一句:「等他真的過來再說吧。」(啊啊,好沒安全感的一句話。)

最後我爸並沒有過來。於是我在外地的那幾天,也只能盡量調適自己的心情,假裝一切都沒發生過。看帥哥(陽光的笑容會忘掉一切煩惱)、參加活動、玩的瘋……好讓我覺得自己來這裡並沒有錯,玩得開心也有留下回憶。

但回家的途中,我的不安還是崩潰了。除了已知被斷財之外,我不知道回家之後會發生什麼事。

但什麼事也沒發生,這才是讓我感到最壓力的。

我想可能是自從那天開始,我跟他們的關係,或說跟神的關係就漸漸開始崩壞了吧。

受洗後我被安排的事情就越來越多。我變成固定四、六會去參加聚會,變成二、四、五、六、日都要跟他們黏在一起,早出晚歸變成我每天固定的模式。

他們安排的活動越來越多,多到我開始沒辦法思考自己到底在幹嘛。不滿的情緒也逐漸擴張,但我沒跟除了現任閃光以外的人說。(那時候因為某些原因所以認識閃光,後來我被要求要帶新朋友去給他們傳教的時候我就帶著他去,可能是因為我深知他不可能這麼容易被傳教。)

在那之前其實閃光就已經跟我告白,但是被我婉拒了。而我(很白目的)又把這件事跟我朋友說,她自然也跟「帶領的人」說,於是之後我被限制不能跟他有密切的往來。

雖然我還是會私下找他吃東西幹嘛的,因為我覺得他是很談得來的朋友,有何不可。

結果秘密還是曝光了。我在聚會上被臭罵一頓。

感覺真沒面子,還是在這麼多人的面前。此時我完完全全的認知到自己沒有自己所想的自由。

從那次爆發後,我開始除了遲到之外,還會故意翹掉聚會,打電話來我也把手機放著不接。已經來不及了您說是吧?

當然我還是在離開之前曾經有想過這樣因為自己情緒上的問題就讓他們這樣,裡面來有我最好的朋友欸怎麼能讓他擔心?即使在那之前我們就很少通電話或是私下問暖了。

但我依然還是很喜歡她。所以後來我有努力漸漸改進自己的行為,包括情緒,畢竟不管前面怎樣,我這樣做還是錯的。

壓垮我的最後一根稻草是他們所說的「未來」。

在某次的聚會上,他們在討論成人的露營活動。當我還在聽的時候就感覺到不太對勁。裡面有「對象」、「25歲」、「男女分開」、「牧者(即帶領的人)」、「禱告」、「在一起」、「見證」、「前面的成功例子」。

我忘記那時候聚會完後我有沒有問那些是什麼意思,但後來事實證明跟我想的一樣。他們舉辦那個露營的用意就是個相親大會。然後在我不確定到底是不是郎有情妹有意的狀態下,牧者會默默的為他看上的兩人禱告,希望他們在一起。

據說已經有很多這樣的例子了。

而我只覺得腦袋炸開了。沒想到的是我可能連婚姻都要受到安排,這就是他們所謂的自由人生嗎?在我看到的地方已經和他們漸行漸遠之下,我本來收斂的行為像是流感一樣爆發。

而且我在計畫著要什麼時候離開。故意翹掉推辭的行程讓我終於有時間好好想著自己到底在做什麼。做的那些事情到底是為了自己,還是他們。

某天我在網路上找到一篇有關反洗腦的文章,裡面的一些觀點終於讓我了解了。原來我就像是進了一間直銷商啊。他們,填補我的傷口,然後使用我。

即使我再怎麼喜歡再怎麼愧咎我又背叛了一次,我還是逼自己一定要把感情抽的徹底。所剩下的理性告訴我必須離開,就跟他們教會我的第一件事一樣。

於是在經過柔性勸導、硬性勸導的各種手法之後,我還是決定離開了。

然而他們每個人都這麼聰明,難道沒有想過我所想的這些事情嗎?我想是有的。

那他們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卻還是繼續下去,這樣的他們很邪惡嗎?我的答案是不,因為這就是他們的理念。不對,應該說是我所加入的那個教會的理念。在那裡就是被教育,一定要讓身邊的朋友家人進來,希望他們可以變得跟自己的理念相同。沒有朋友了就去外面拉,針對有某些心理弱點的人們進行……我剛剛所描述的親身經歷。

但過程中是痛苦的嗎?不是,這要看個人能否在那邊適應。我喜歡 在那邊的感覺,但最終還是因為理念不合而離開。但還是有許多人,即使清楚明白也知道,還是會留下。

我離開後才發現,縱使我在那邊學到了很多社會知識,但有一些代價,是離開也換不回來的了。

「我們去聚會我們把時間花在耶穌身上,這不代表我們不愛家人了啊。」但家人之間的一頓飯也不是不重要啊。當我再次回去的時候,他們依然愛我。但我因為少了那些聯絡,直到現在依然像是陌生人般的談話。

還是很難過的,但我依然很努力的挽回我當時所失去的。

PS.

關於影片的事件,其實我想說基督徒本身會這樣子說,對他們而言是沒錯的,因為在他們眼中的確就是如此。但是放到網路上我就覺得被砲是應該的,畢竟不要說是台灣好了,懂得尊重的人都應該知道這些話要留在私底下說。

但是,其中有一些影片我確定一定是偷拍的。至於這個我就覺得是偷拍人的錯,居心不正才會這樣做不是嗎。說好聽一點是要讓社會知道他們的想法,說難聽一點不就是在抹黑?


連結本網 離教者之家 2004-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