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教者之家 討論區 | 離教百科 | 離教視頻 | 手機版 | Facebook 專頁 | 聯絡電郵 | RSS 訂閱
 
手機檢視本頁 | 简体中文 | 字體縮小 字體還原 字體放大 |

離教者見證

※ 撰寫你的離教見證 ※

主題: 回到現實 日期: 2004-04-30
作者: 阿心 來源: 為何我們不是基督徒

從醫務所中緩緩步出,心情頗輕鬆的,因為聽到的都是好消息,醫生根據我的驗身報告指我的身體狀況良好,每年驗身是我的習慣,因為我是一位癌症的康復者,約兩年多前患上胃癌,幸好在發現患病時仍屬早期,經過治療後已經康復,對於一個有一份穩定職業且未過三十年華就患上癌症的人來說,無疑是一個很大的衝擊。在治療的過程中,我不但面對了人生中的一大挑戰,也令我對人生的態度及宗教信仰,起了極大變化。

我是一位小學教師,自小在單親家庭中長大,父親在我七歲時因交通意外身亡,遺下媽媽、四歲大的妹妹和我,妹妺和我便在媽媽的獨力照顧下長大。在我當時的年紀,雖然未能完全明白死亡的意義,但也知道永遠也不會再見到爸爸,不會再得到爸爸的照顧。我媽媽的學歷不差,要找一份工作也不太難,但要兼顧工作之餘又要照顧兩名年幼的女兒,也不是容易的事,幸好有叔父、姑媽的幫忙,生活不致出現太大問題。不過自小就失去父愛,對於一個小孩來說,始終不是好事。我入讀的小學,是一間基督教小學,當老師知道我的父親意外去世時,也對我特別關心,更叫我不用害怕,因為即使沒有了父親,還有神愛我!在小一時已在學校的宗教課中對神有所認識,這時在老師的引導下,便天真地想,還有神作我的父親是多麼的美好,從那時開始,我便天天祈禱,將每天愉快不愉快的事都告訴神,感覺的確不錯的,每天祈禱後都覺得神會陪著我一起面對困難。這信仰也伴著我一起成長,小學畢業、中學畢業、升讀預科、入讀教育學院,而媽媽的工作和妹妹的學業也沒有大阻滯,雖然在感情路上不太順利,在入讀教育學院的第三年便和男朋友分手,但一直感到神的同在與幫助。

在教育學院畢業後,也順利找到一份教師的工作,更令我深深感謝神,在任教的小學中主要負責低年班的英文和音樂,這群小孩子活力十足,要控制課室的秩序可不容易,過了數月,總算慢慢適應下來。在學校任教約兩年後,開始經常出現胃痛,初時以為只是工作壓力大引致消化不良,看醫生後吃點胃藥,情況稍有改善,便沒有刻意理會,但個多月後也沒有大改善,醫生便安排我做胃鏡和X光檢查,發現在胃小彎上生了一個腫瘤,這次對於還算是一個年青人的我,絕對是一個生命的挑戰,檢查過後令我非常憂心,於是再次向神祈禱,希望神能幫助我。醫生也很快為我作進一步檢查,做胃部光導纖維內窺鏡檢查,並抽取部分組織作病理檢查,以更清楚地了解情況。不久我便以沉重的心情回到醫院中看化驗報告的結果,當醫生告訴我,證實我患上的是胃癌,腦中只有空白一遍,完全不知應該如何是好,醫生指我的情況是屬於早期的胃癌,能這麼早就發現,已是不幸中的大幸,並會盡快安排將胃裡的腫瘤切除。在這段短短的時間中,經常進出醫院,遇見很多癌症患者,令我深深感受到人生的變幻無常,不禁令我想起在車禍中喪失性命的父親,心想神為何要給人這麼多考驗,這真的能令人得到磨練嗎?

三個多星期後,醫院便安排了我接受切除胃部腫瘤的手術。在病房中,我鄰床的病人是一位三十多歲的女士,她叫阿欣(化名),信主二十多年,有一個五歲大的兒子,她患了大腸癌,由於她發現患癌時,癌細胞已開始擴散,所以要將部分的大腸切除,並要在身上開一個人造肛門,她的家人都非常擔心,她被安排在我手術後的第二天做手術。手術當天我再次祈禱,祈求神的醫治,我的手術也相當順利。回到病房後,阿欣恭喜我手術成功,而我也祝她明日的手術成功,也為我這位一見如故的朋友祈禱,希望她也能儘快康復,可惜天意弄人,阿欣在手術中途發生意外,不幸逝世。當我聽到這消息時,忍不住痛哭起來,為何神總要這樣殘忍,神的愛究竟去了哪兒?令我深深體會到現實的殘酷。

回想多年來,單親家庭的生活,雖然經濟上沒有大問題,但多年來看著其他同學都有父親照顧,有一個美滿家庭,每逢假日他們都可以有父母相陪,但我的媽媽由於工作關係,很少能抽空陪伴我和妹妹,心中其實很不好過的。雖然自小信主,天天祈禱,但對基督教的教義,很多也不明白,也覺得有少許不合理,特別是信主就能進天國,不信的就要到地獄受永遠的懲罰,我身邊也有不少很好的朋友不是基督徒,按著聖經的定義,他們便要到地獄受永遠的懲罰,我竟會接受這種教義,再回想世界各地發生的天災,各種疾病,令很多人受苦,神真的很愛我們嗎?

這刻我開始意識到,祈禱後所謂神的回應,根本就是自己幻想一把神的聲音來安慰自己,人之所以相信有上帝的存在是因為人是有感情,怕死,並希望在遇到困難和紛爭時有個老大哥以助一臂之力,作一個公正人主持公道,可惜基督教的神不但毫不公道,更是非常殘忍,聖經中的故事也清楚記載,神曾兇殘地對待不信他的人,這樣的神值得我們敬重嗎?

宗教只是對人類起了心理上的安慰、治療,但我已深深地體會到,基督教不僅不能令人得到真正的安慰,醒來後發覺現實的殘酷,受的傷害反而更大,這樣的宗教不信也罷!

出院後,我不再祈禱,決定面對現實,踏實地面對每天的生活,經過一段時間的治療及休息,身體也康復得快,我也從新面對工作,不再倚靠這個不存在的上帝作為精神支柱,每天的擔子也勇於面對,自己去尋找解決方法,反而更覺輕鬆,我已不再需要基督教了!


連結本網 離教者之家 2004-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