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教者之家 討論區 | 離教百科 | 離教視頻 | 手機版 | Facebook 專頁 | 聯絡電郵 | RSS 訂閱
 
手機檢視本頁 | 简体中文 | 字體縮小 字體還原 字體放大 |

離教者見證

※ 撰寫你的離教見證 ※

主題: 天主--小時候的一個隱形朋友 日期: 2005-01-01
作者: 小蓉 來源: 本網見證

由小學到中學13年的讀書生涯中,我和那個「天主」也很有緣。自小我就入讀了一家天主教的小學,早上都會唸一次天主經,才回課室上課。原來一個謊言,當你說一百次,你真的會以為他是真的,自小我就天天和「天上的父」禱告,不論是生活上的大事小事,晚上我也會一一的和「祂」分享。自小脾氣就不太好,朋友不多,天主,像很多小朋友的「隱形好友」,和我渡過了好多歲月。

也不知是天分還是老媽的「玉不琢不成器」有效,小學時派成績表對我而言就是證明實力的時候,不單完全不會怕,還會有點高興。有次聽到幾個公教同學會的同學才祈禱:「主呀,那個XXX(就是我)老是欺負別人,求你不要給他好成績。」 天呀,我那有欺負人,被欺負還差不多,天主,求你不要相信他們喔。那天晚上,我心還是很不安,聽學校的修女說可以唸玫瑰經,我就呆呆的開始唸了。母親看到我一直口中唸唸有詞,就走過來問我在做甚麼,把事情說完後我媽就大笑,之後說:「笨女兒,你不唸書天主會給你好成績嗎?那一切都是你自己的努力。」聽完,覺得和學校學的很不一樣,不是說事事不忘主恩嗎?吃一口飯、喝一口水也是主的恩賜,那考到好成績也是主的恩賜吧。可是我也的確花了很多時候在唸書上,那到底是我考得好,還是主讓我考得好?想不透……第二天老師給我一個「很好」的答案:「就算天主幫你,也要靠你自己的努力呀,不是事事求主主就會幫你。」如果是這樣,那我為甚麼要求他呢?還是想不透,不過這件事沒有動搖我那時的「信」……

小五那年遇上一次車禍,被迫要住院,每個星期也會有一群大哥哥大姐姐和我們玩遊戲,當時覺得主真偉大,不然那會有人那麼好肯一星期去醫院看我們一次呢?小時候就很會背聖經故事,那時背出來,那些大人聽了就更開心了,但可能來的人是基督教的,我背到一些天主教譯名時他們就會加以「指正」,還和我說天主教會怎樣怎樣不好,甚麼天主教拜聖母、把天主教說成是異端邪說……學校的老師之前和我說過,基督教也是主內的弟兄姐妹,也是信著同一個主,為甚麼這兒的弟兄姐妹會覺得天主教的弟兄姐妹是邪教信徒呢?又一個不明白……

在醫院中,學校的一位天主教的老師寄了我一張簽滿其他同學簽名的咭片,上面寫著:「天父定必守護你,你要好好保重自己,同學都等你回來。」一個小朋友在醫院,說真的,東西又不好吃,又不可以玩,連找個人說話也很難,但知道天上有一個父親和一個大哥哥(天主教學校的聖經科都很喜歡把耶穌叫成「耶穌大哥哥」)在看著自己,好像也變得不太孤單……

重回學校的我受到很多同學的關心,但很快就明白都是門面的關心而已,沒有半個同學問我功課能不能追得上,大家都深怕在他們的幫忙下我真的會追得上吧。那一個學期很辛苦,比其他同學多花時間在唸書上,在發成績表前同學還在假惺惺的安慰我,結果成績發了,我考第9,以一個沒上學三個月的小朋友而言算很不錯吧。謠言出現了,他們說我是作弊,不然那可能考得那麼好?之後還有人說看到我偷看其他人考卷、在考試中偷翻書等等,而謠言的始作俑者,是一個考得比我差的公教同學……我可以理解他的不服氣,因為我也想不到自己考得還不錯,但為甚麼要說謊?我不明白,晚上祈禱問天上的父,還是不明白……

小學的日子很快就完結了,中學唸的是一家BAND 1的英文女子學校,也是天主教學校,那時的早會也不止要唸經了,還會唱聖詩。那時覺得聖詩都寫得很好很動聽,一起唱的時候也慢慢覺得自己好像融在歌詞中,尤其一首Prayer of St. Francis,歌詞大意是希望天主幫助他,讓他不要只去要求,而去付出,那時真的很感動,把歌詞抄在常用的記事本中。再加上聖經一個又一個的感人故事,像慈善的撒瑪黎亞人(忘了是不是這樣譯了)、還有浪子回頭的故事(其實小學也有聽,不過多數是梅瑟過紅海呀,五餅二魚呀),聽完覺得自己信得不夠,所以把學校強迫我們買的聖經(那也是為甚麼聖經會是世界銷售第一的書吧,我家就三本了,兩本是天主教聖經,一中一英,一本是基督教的)拿回家看。除了之前看到的感動故事,和老師推介的格林多前書13:4-7(愛是含忍的,愛是慈祥的,愛不嫉妒,不誇張,不自大,不作無禮的事,不求己益,不動怒,不圖謀惡事,不以不義為樂,卻與真理同樂,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還找到阿巴郎意圖謀殺的故事,心中大大的不解,一個慈愛的天主怎麼叫他的子民殺子?就算是祈福黨的神棍要的也只是錢,不至於殺人那麼狠吧。去問老師,老師說那是天主要試阿巴郎的信德,因為試試看你信不信,「慈愛的天主」要你的兒子一輩子記著你曾想過殺他。天主教徒可能都是無私的--原來,他們的無私都因著上主的自私,他想知道你信不信,所以要虐待你。在現實這些人叫變態對嗎?

看十字軍東征,看以色列,他們都拿著天主的名去打打殺殺,主,你在哪?

中六時轉讀一家基督教學校,團契活動比以前的學校有趣得多,然而分享都是一些很「痴線」的對話:把決志說得好像丸仔一樣,決志完人就快樂開心。和天主教很不一樣的是,可能是我的觀念問題吧,天主教頂多叫你背背經,早上多站一會,叫你多唸一科宗教(可能學校或是老師關係,上課老師也不會為難我們,聽聽故事背背書,也不會要求我們說神是愛,而且連十字軍東征等等也和我們說。可以說,因著這個宗教課,讓我對天主教的認識深了,在選擇上有多一些資料);基督教好HARDSELL,很少叫你在信前看經書,只是和你說「信耶穌,正呀!」幾個信基督教的同學被我在聖經問題上問到無言以對。無可否認,他們的活動很吸引,比如打BAND、BBQ、去CAMP、行山等,但內容和聖經、和宗教的關係,就只有晚會中大家唱聖詩,之後一些決志了的朋友在說自己決志時的感動。感覺不到神的愛,但就感到人和人之間的冷漠,除了「信唔信」,他們好像真的無話可說了。

差點就被踢入會了。一位弟兄病了,我們都去看他,一次又一次的祈禱,雖然沒為他減少痛苦,但關心他該還是感到的。那一刻的感動,差點就想要決志了。

然而他沒再回去團契了,我問過他為甚麼,他知道我不會迫他回去,就和我說了他不去的原委……

他回團契幾年了,去,是因為女友、也因為團契中的人的關心。起初覺得真的很開心,但他對聖經上說的都不盡相信,所以也沒有決志,女友對這件事一直耿耿於懷。之後朋友因為工作所以減少回教會,女友竟另結新歡,對方為了取悅女友,還決志做信徒……想過挽回,但是女友說了一句「信和不信的原不相配,不要同負一軛」。和教友說,他們也好像支持女方的移情別戀,暗示友人不該不信。

「我是輸了一個女友,但我贏了一份自由,以後如果和他在一起也不會幸福,他眼中看不到我愛他,只看到我不信……」

我也沒回去了,很後悔去過團契,之後看到朋友都是問我:「喂,點解唔去呀,唔得咁喎你。」我說不想去,講真,聖經我對了十多年,被它感動過,也同意它有一些好的教訓,但我還是不信。一個天天說要愛和包容的教會,完全容不下「異見分子」。

開始看佛經、看老子、看孔子,找到一些我在聖經永遠找不到的教訓:不執著於信仰,而執著於心,為甚麼我要找一個無的「神」去嚇自己?小時候做好事是希望天上的父看到,現在做好事是想為人做事,感覺充實多了。

還是要多謝信仰在我生活留下過下一些好的價值觀,尤其是中學時代宗教課一位修女鼓勵我們多看其他宗教的書,和真正思考人生的道理。


連結本網 離教者之家 2004-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