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教者之家 討論區 | 離教百科 | 離教視頻 | 手機版 | Facebook 專頁 | 聯絡電郵 | RSS 訂閱
 
手機檢視本頁 | 简体中文 | 字體縮小 字體還原 字體放大 |

離教者見證

※ 撰寫你的離教見證 ※

主題: 上帝,您好~ 日期: 2005-01-16
作者: 受傷人 來源: 為何我們不是基督徒

或許,我是一個不成熟的人。或許,我是上帝眼中的不肖子。又或許,上帝給我生存的任務就是知道自己不應該生存……

今年二十歲的我,一事無成,只是一位寂寂無名的大學生。在我的人生中,悲傷已佔了我人生的一大半。大約三歲的時候,我跟隨有香港居民身份證的父親來了香港這個彈丸之地,母親因為是內地人,所以只好留在內地。當時內地的教育水平當然不及香港,所以作為一個未懂性的小朋友,來香港的目的就是讀書。

可是,父親因為窮困,不能照顧和支付一個小朋友的起居飲食及讀書的雜費。所以只好將我轉交給父親的一個朋友。從此,我和父母就三地相隔了。起初,一切也好像很安穩。父親的朋友對我也不差,尤如第二個父母一樣。而且,每逢大時大節,也有機會跟隨父親回內地與母親一家團聚。一個小朋友,小小年紀當然很渴求父母的愛戴,所以很珍惜與父母一起的時光。雖然我們家境窮困,「內地的家」也只是用鐵皮做的,莫說去那兒玩耍,連照相片的金錢也成問題,但我們很快樂,很溫馨……

可是學校的節日假期始終有限,還記得每次要離開母親的時候我也沒勇氣向後望,因為媽媽和我已淚透全眼。每次回到父親朋友家中的第一晚,我總是睡不著覺。因為一閉上雙眼,心底裡就很痛苦地抽搐著,腦海中就不斷閃出一張張母親、父親和我一起的快樂畫面……漸漸的我就哭起上來。我不明白!我不明白!為何我有父母卻不能和他們一起居住呢?

如是者……我入讀了一間基督教小學。每天早上都要在操場集隊,唱了詩歌,祈了禱才可以去上堂。校長和老師經常說這個世界有一個上帝,他很愛我們的,更不惜用他自己的獨生子寶血來洗脫我們的罪行。對於我這個缺乏愛的小朋友來說,聽到天上原來還有一位父親,而且是很慈祥的,甚麼事也有他來管理。而且,每逢不快樂的時候也可以合起雙手和「父親」訴苦。我當然深信不疑,因為這亦是我最渴望的祈盼。小學一年級的我,便多了一個身份──基督徒。

很好的,每天晚上祈禱和父親說話,使我有了一個依賴的對象。但我每天的祈求都是一樣──與父母團聚!祈禱的最後一刻也會含笑地說聲:「內地的媽媽,香港的父親和天上的父親晚安。」漸漸的,我已經給基督教的思想深深地融化在我的思想,甚至在行為當中……

小三的暑假,和往年一樣,一家人在內地鐵皮屋渡過。忘記了因為甚麼鎖碎事,與媽媽吵了架來。可能因為我太長氣的關係,媽媽便回應我一句:「唔好講咁多耶穌啦!」作為基督徒的我,看到媽媽竟然出言侮辱耶穌基督,心中的氣憤更加忍不著口大聲回應道:「你咁講將來一定會落地獄!」媽媽聽了之後沒有反駁我,反而低著頭裝沒甚麼的樣子,然後繼續去幹活。但我於今亦不會忘記,當時媽媽是眼有淚光的。其實媽媽自小在窮鄉僻壤長大,讀書不多,能嫁得一個香港人在當地人眼中已經是一個福氣。她不太懂基督教,只是略聽說一二。請弟兄們不要誤解,媽媽的淚光不是為了深愧自己罪過而下地獄所難過。而是她的孩子竟然如此詛咒自己。

沒錯,我竟然為了這麼一個基督教,詛咒了自己最疼愛的母親。

到了小學五年級的時候,人生的惡夢再次點燃在我身上。父親證實患了癌症,媽媽得知後立刻申請了三個月來港探望和照顧父親。可是,不到三星期父親經已與世長辭了。但在這三星期期間,我們很難得地能夠合影一張全彩色的照片。雖然父親受著病魔的侵蝕,亦能夠在相中與我們微笑合影。這個微笑相信總不比蒙羅麗莎為差吧?

感恩?我失去了一個好父親。媽媽亦失去了一個好丈夫。待媽媽申請的三個月來港期限過後,我們亦要分道揚鑣,是次的道別和往時一樣淚透全眼,但今次的眼淚卻特別的沉重,特別的哀痛。上帝,你究竟在哪兒?

到了中學,我依舊入讀了一間基督教中學,而且有定期返教會和團契的習慣。很多人說教會能給人一種家的感覺,一同的唱詩,一同為神而敬拜,不開心的時候又可以與弟兄們分享,真的很溫馨……我終於找到一個家了!

雖然多年向神的祈求(真正的一家團聚),隨著父親離世已經沒有可能了。但我依然深信有一天,母親能夠批核來香港。

到了中六那年,好消息終於傳來了,媽媽經批核可以正式來香港定居了!!我接到了這個消息,興奮得不由自主地彈了起來,並將這個喜悅信息傳給教會的朋友知道,他們忙口叫本人快感謝上帝。我望著此刻特別光亮的天空,含淚說聲:「上帝!多謝你!」

一切看起來也好像是好的。怎知,我始終沒有這種福氣……

母親在坐小巴來深圳途中,不幸遇上車禍,即場……

一個失去丈夫,與兒子長期分隔,住在一個雨濕滿地的鐵皮屋的婦人。來香港和兒子一起居住算是一個很大的奢求嗎?上帝,為何你要如此作弄我們一家人?「全因為你,讓我一生都皆美?」簡直胡說八道!

我氣憤的跑到教會,問他們我的父親和母親皆不是信徒,但曾聽過福音,能上天堂嗎?他們低著頭,眼紅紅的沒有回答我。他們的舉動令我想起當日我咒詛母親落地獄的時候,母親的反應也是這樣的,低著頭,眼紅紅,不作一言……

我很內疚、很後悔。一生中,與父母一起的時間經已不長,還惡言咒罵自己的媽媽……就是你,給我虛浮的希望,而又殘忍地奪去!就是你,讓我傷害了媽媽的心靈!就是你,讓我永世與他們相隔!甚麼天堂,我才不稀罕!!

從此,我再沒有返教會和祈禱了……我獨自的完成了我三歲的時候父母給我的任務──正式考上了大學!

於今,我可以很理直氣壯的說:「我永遠、永遠也不會再是基督徒!」


連結本網 離教者之家 2004-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