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教者之家 討論區 | 離教百科 | 離教視頻 | 手機版 | Facebook 專頁 | 聯絡電郵 | RSS 訂閱
 
手機檢視本頁 | 简体中文 | 字體縮小 字體還原 字體放大 |

離教者見證

※ 撰寫你的離教見證 ※

主題: 離教者被基督徒家人迫害實錄 日期: 2015-11-26
作者: 咖哩糖 來源: 本網見證

我被教會的人誤解和精神上的迫害

2005-09-30

我在半年前已知道這個網站的存在,但當時仍算是基督徒,因我仍深信耶穌基督及教會會有愛與包容存在,直到我來到法國生活及與非基督徒的法國人結婚,我漸漸明白到福音派教會對我的傷害。

我在香港生活時是返葵涌平安福音堂的,那時我已經開始對基督教產生很多問題,但我每次找基督徒導師討論這些問題,她們都是重覆一樣的教義,而沒有直接回答我的問題。當時單身姊妹太多,她們對教會的弟兄有興趣多於討論教義。我原本在這間教會有位很好的姊妹,她亦比我早發現平安堂的問題,因而轉了教會。但我每次查問那間教會的問題,或問那些姊妹為何轉會,她們都避而不談。

以前在醫管局工作時,我見到很多心地善良的精神病人因為基督教而患上精神病,而且有很多基督徒同事關心返教會問題多於關心病人的需要。

後來我到信義會工作,那時一位基督徒同事曾經對我說會攪團契小組,我當時覺得很開心,他可能是神差派給我的天使來幫助我了解信仰。但在那裡我們有很少合作機會,而且我感到身心都很疲倦,思想開始悲觀。但當我找平安堂的姊妹時,她們真的很懶,包括思想和行為,她們只找住在附近的姊妹相聚,跟她們相交。只有我幫她們解決問題,因她們有很多情緒問題,很多都有抑鬱症,但平安堂的導師處理方法是一味叫她們食藥,但食藥其實同吸毒沒有分別,因會令她們依賴藥物。

我亦曾經因為家庭壓力而想過自殺,之後有位姊妹帶我去見一位自稱讀輔導的姊妹,而且她亦是患有抑鬱症。但我們的第一次見面,她已經開始不斷批評我及說我有罪,叫我向神認罪,但她從沒有問我問題和了解我的背景。

我開始知道平安堂有問題,是在一個名為離教者之家的論壇,我認識了一位返恩典浸信會的教友,她寫了一篇基要派的文章,並說平安堂是基要派的典型例子。而且那個論壇的版主寫了一篇基督教對心理影響的文章,完全是自己的經歷的寫照。而且我認識一位生於基督教家庭的患癌姊妹,她被平安堂的牧師批評她是邪靈附體,她亦曾在基督教機構工作,發現當中很多不公平的地方。

未和丈夫結婚前我在法國生活時,教會的姊妹都會間中寫信問候我,但當初來法國時,教會的導師是積極反對的,她們的理由是怕我被人騙。但現在我發現我丈夫沒有騙我,反而是教會的人在騙我及想利用我。

我在法國時亦接觸了兩間非華人的教會,一間是福音派教會,另一間是耶和華見證人教會。耶和華見證人是所有教會都公認的異端,她們見我心地善良和懂得多國語言,於是召我入教。當時我被他們的思想影響,經常罵我丈夫的不是,讓我們意見不和,但最後是深愛我的丈夫和一位教英文的朋友救我脫離她們的組織。

之後因為一位很好人的韓國朋友,我又參與了一間福音派教會的聚會,這次是我丈夫陪我參加的。那間教會的聚會模式和我以前返的平安福音堂教會一樣,只有奉獻和受浸的教徒才可接受擘餅。我老公當時問點解不是教友不可參與,神不是愛所有的人嗎?其實我當時還有很多教會問題還未解決,例如:我已逝世的爸爸未聽過福音,還可上天堂嗎?香港教會的人還未給我答案,而且教會的人已沒有再寫信給我了。

我因為透過在香港教會論壇和一位姊妹的交談,開始察覺到她的偽善和自私,那位姊妹自稱自己是讀神學的基督徒,後來經我介紹去到一個沒有宗教信仰的論壇,還隱瞞自己的婚姻身份,在論壇到處討好其他異性,及貼含有色情成份的圖片,更在論壇上主觀批評我的不是。我在論壇公開教友未婚懷孕的醜行,她便說我不尊重她們,那位姊妹曾在教會論壇用我的名字,張貼我的文章,題目是關於大美國主義。平安福音堂那位未婚懷孕的姊妹在美國讀書,深愛美國文化,而令她懷孕的丈夫又是教會的司庫,負責管理教會的財政。那位在論壇攻擊我的姊妹,因不滿那位未婚懷孕的姊妹而在論壇上反駁她,所以用我的美國主義文章以示反抗。她現在在我經常參與的非宗教論壇上假仁假義,用一些維護自己尊嚴的論據來攻擊我。我很想登那個論壇網址給你們了解我們的爭論過程,從而幫我判斷誰是誰非,因那位姊妹現在令我很心痛和憤憤不平,又沒有人諒解我的苦處。我丈夫叫我嘗試找一個適合的地方撰寫我在教會的遭遇,所以我選上這地方去發表,希望從中找到志同道合的朋友。

我想我現在連信耶穌都沒有資格,因我沒有祈禱、沒有讀聖經、沒有再和基督徒交往、和非基督徒的人結婚。受老公的影響,我現在信進化論多於創造論。我現在只信神創造大自然,但唔會再信教會架啦,尤其是基要派,因她們沒有耶穌的包容大愛。

這是我和教友爭論教會的是非網址,希望可以刊登出來(本網註:作者在該論壇署名為tka_lai):
http://netbeet.com/bbs/read.php?tid=12411&u=622(本網註:已離線,以下為引述作者在該論壇寫的覆文)

林琳其實從沒有在我寂寞的時候聆聽過我,她們從來沒有關心過我靈性需要。我在香港時做輪班的,假日要上班,平日才有時間約朋友。她以為我沒有工作,說我懶惰,都現在一想起便唔開心。

還有婕安 MEISI 一口咬定我已經失身比老公,所以迫我結婚。其實我老公都話可以等他去香港再決定。我剛剛才做完手術,我失身給醫院的醫生,我遲D想將那張醫生証明書,做一份翻譯,登埋上網。

她們只懂誤解我,用她們的價值觀去評論我和我老公的人格。我在香港時候,我老公打電話給她們的次數較她們多。

最好這段說話全世界知道,令我洗脫罪名。如我說錯了的話,最好叫佢地來論壇跟我當面澄清,她們因為不想花錢買郵票和花時間寄信給我,而且我SEND EMAIL 給她們,她們又沒有覆我。

我老公叫我不要在壓抑自己,因為我早排曾試過跳河自盡,我要藉著論壇宣洩壓抑已久的負面情緒。

當初婕安同MEISI說我有罪,因為我不懂說自己的事,我在會考的口試是不合格的,但寫作和閱讀成績很好。因為我以前中學的基督徒男同學成日笑我既高度,以致我不喜歡說話,我家人亦曾經笑我的說話能力。不是我有心隱瞞,是我在說話方面有缺陷,我現在懂得和表達自己,都是我老公給予我時間和耐性和包容的心,讓我學習表達自己。

教會D人成日要隱惡揚善,D導師又話憂鬱症要食藥解決,但其實憂鬱症最需要別人的諒解和同情。陳若愚在《藝術、信仰、人生》一書都話叫我們要懂得表達自己真實的感情。

被基督教親戚朋友的誤解和歧視

2007-1-27

昨晚我沒有上法文課及向老板申請了假期,賞面參加我弟弟的婚禮。但現在非常後悔,因深深感到參加基督徒婚宴是一件十分浪費時間的無聊事,弟弟在婚宴上播放的童年照片亦從來沒有自己的份兒,我向媽媽和他們提出想上台說祝福語,又遭到他們拒絕(因弟弟怕我將教會的惡行在台上公開),其實當時我真的想上台講「信與不信不能同負一軛」的謬論,因婚姻是兩個不同個體的結合,是愛與包容的體現。

另外,在婚宴上我弟婦的舅父經常說,教會是慈善團體,是幫人的機構。於是我便說佛教都有幫人!他亦認同我的說法。同時,當我向他們提到聖經在翻譯上的錯誤時,他們從沒有給予合理的答案。

回來香港已有一段時間的我,我完全沒有感受到從基督徒親友身上得到的愛與包容。

在工作上,最近一位基督教朋友因我的推薦而成為了我的同事,當初老板以為他可以支持我,令我可以訓練自己在溝通上的自信心,但他經常採用基督教的主觀和直覺去批判我,令我和老板及同事溝通方面更沒有自信。

從以上和基督徒交往的經歷,另我深深感到離教者之家的重要,若不是抽刀斷水和朱古力,我想我現在會更加孤單和無助。

信佛才是離教的徹底方法

2009-8-17

離教後已三年,當年認識的基督徒因我離教而逐漸疏遠我。回港找尋工作時,又被一對基督徒夫婦騙去全家的保險費,之後遇上一位基督徒上司,不斷像媽媽生去迫你接一些賤客,基督徒的弟弟為了教會不理媽媽,家庭上得不到支持,工作上面臨壓力,基督徒朋輩的虛偽友誼……我的精神終於在舅父生病時面臨崩潰,全因得不到基督徒的實際幫助。

在醫院接受觀察治療的日子,我看到很多病人因為迷信基督教的所謂真理而入院,有位比我早入院的虔誠基督徒,直到現在仍未能出院,因她是孤兒寡婦,沒有家人和朋友,這是基督教只教人事奉教會、不理父母的結果。她對我說,她是被一位姊妹送入院的。

另外,有幾位基督徒都是因為沒有家人接出院,所以未能出院。

我的舅父因我在醫院吃全素和唸心經,終於在日前和我一起出院。舅父在經歷過鬼門關後,他更對我說他在陰間看到佛祖而不是耶穌。我唸了心經後,心境更平靜和舒服,所以我和舅父出院後,便立即在觀音誕當日皈依佛教。

我在醫院時,看到一位基督徒在看一本基督教雜誌《天使心》,於是我便借來閱讀。它經常詆毀佛教,並說唸心經對人不好。但我在醫院時經常唸心經,佛祖給我智慧令我心情平復,使我盡快出院。相反,我在醫院看到很多基督徒每天在祈禱和讀聖經,但臉上經常出現憂慮的樣貌。

很多佛教徒都沒有攻擊基督教,他們比基督徒更有慈悲心,因他們不殺生,以前認識的基督徒都很貪心和自私的,她們很愛吃肉和戀慕男人。

當我吃素時,我對世人的慾念減少了,沒有基督徒那麼貪心。

最重要的,是基督教不主張祭祖觀念,令我們這一代遇上很多冤親債主。上一代的祖先因信佛,他們很重視祭祖觀念,現在的基督徒只顧向陌生人傳福音,手指拗出唔拗入,不理父母和祖父母,只顧教會沒有血緣的「親屬」。

綜合以上所言,請問你覺得佛教還是基督教好呢?

總結

2015-11-26

佛教和基督教都是騙財的宗教,兩個宗教因鼓吹禁慾思想令到我而家性無能,月經嚴重失調。如不捐錢給以上兩個宗教,兩個宗教都不會理會我們的精神需要。現在只有信奉伊斯蘭教的老公和幾位已婚的回教姊妹滿足我心理需要,基督教班偽善姊妹和貪錢的佛教徒家人,因反對我嫁給現在的回教丈夫而將我送入青山醫院,迫我食不能排卵的精神科藥物,令我有婦科病和不能懷孕,因我信佛的媽媽幫我買了保險,我死了她便得到一畢豐厚的保險金去供養她的佛教公仔。現在只有我的回教丈夫救我回法國看專業的婦科治病。所以,我現在覺得伊斯蘭教是最純正和最有愛的宗教。

附上連結:宗教洗腦的六大步驟,文章寫得很好,很有層次,完全解釋為何我患了精神病。


連結本網 離教者之家 2004-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