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教者之家 討論區 | 離教百科 | 離教視頻 | 手機版 | Facebook 專頁 | 聯絡電郵 | RSS 訂閱
 
手機檢視本頁 | 简体中文 | 字體縮小 字體還原 字體放大 |

離教者見證

※ 撰寫你的離教見證 ※

主題: 為甚麼我不是基督徒 日期: 2005-10-05
作者: Hauman 來源: 新語絲

序言
(一)神秘經驗
(二)宗教罪行
(三)原罪
(四)聖經的解釋
(五)排他與歧視
(六)敵視科學的宗教
(七)殺人借口
(附)我為什麼出教

序言

各位網友,看完世界盃,再趕完大 project,我回來了。這一陣子想了很多問題,決定扮一扮羅素,希望盡量以較客觀的態度,寫一系列以「為甚麼我不是基督徒」為題的文章,希望各位指正。

(一)神秘經驗

看這個版(本網註:指已關閉了的星光新聞組基督教版,下同)及參與這個版的討論已有數月,看得最多非基督徒向基督徒提問的問題,就是你如何證明上帝的存在,如何知道自身的感覺不是幻覺。另有一些非基督徒則喜歡提問一些邏輯性的問題,例如若上帝造世界,上帝從何而來,或是上帝既是全能,為甚麼不能造出全善的人等等。這類問題,只要你的立場較客觀,就會知道是基督徒的死穴,他們只能給予一些脫離邏輯的答案,但非基督徒可能不會明白,為甚麼他們講極都唔明,死牛一面頸。

要了解這個問題,我們必須對宗教本質(不單是基督教本質)有一定瞭解。其實在哲學及心理學界,都有一些書籍有關 mysticism,甚麼是神秘主義,根據一些沒有宗教前設的神秘主義書籍所說,世上絕大部分宗教,它之所以能令人義無反顧地為其獻出一切,包括生命,最重要的原因,就是教眾會經歷神秘經驗,這種神秘經驗,每人有不同體會,但也有一些共通點,就是在某一個時空內,教徒突然感到異常喜悅,全身好像被靈性充滿,世界變得美麗,跟著有部分教徒會變得有能力和神直接溝通,就如教練兄(本網註:指星光新聞組基督教版的一名教徒版友,下同)所說的在生命中遇上了神,或是不少教徒們所說的經驗到神,有些基督教會稱這種現象為靈浸。這種神秘經驗,威力無窮,可令人義無反顧地獻出生命。

好了,非教徒們,你們若果看見一隻茶杯,這是你的第一身經驗,別人硬說你是幻覺,你也不可能有任何動搖,況且神秘經驗的威力,不單是經驗,還是難以言傳的喜悅經驗,所以教徒們絕不可能因非教徒的辯論而「醒覺」(從非教徒的角度來說)。

說了這麼久,各位或會奇怪,為甚麼我不是基督徒,事實上,我曾經是基督徒,也有過神秘經驗,曾經義無反顧,生命上幾乎每一個重要決定,都會求神指引,每晚都會與他詳談。為甚麼出教,我會在另一篇文章交代,這次只說神秘經驗。

我出教後,有整整數年時間,一有空便浸在研究宗教的領域內,後來我才知道,這種神秘經驗,是宗教的特質,而不單是基督教的特質,只是程度各有不同,就以佛教為例,密宗的神秘經驗比基督教更強得多,但禪宗則絕少神秘經驗色彩。神秘經驗對宗教來說是好是壞,我不懂下判語,但肯定一點的是,一些小教會,不論被視為正或邪,教徒都會有神秘經驗,例如日本的奧姆真理,美國的大衛支派,否則斷不可能有那麼多知識分子、大學教授也參與其中。走筆至此,大家當然會看得出,既然基督教的神秘經驗並不獨特,可以想像,若果教練兄肯放下偏見真的信奉道教,我保證他一年內必能遇到呂祖,經驗到呂祖的大愛。

既然基督教的神秘經驗毫不特別,若單從文獻記載的角度出發,基督教的經文,怎看也不怎麼吸引或有智慧,我是找不到任何理由信基督教。

(二)宗教罪行

基督教的不光彩歷史,歷史上恆河沙數的血腥罪行,可說罄竹難書,每當我們看聖經,內裡充滿了基督徒被異教徒迫害的歷史和怨恨,但當我們翻開歷史書,卻看到基督教會不單侵略,還將多少民族的文化連根拔起,將世界不少地方變成他們的經濟生產地,生態被大規模破壞,直到今天,非洲的饑荒,原因都是當年以宗教為名的侵略,再進行生態破壞的結果(本人從事環保工作多年,這些感受尤深)。

每當我們問傳道人,為甚麼基督徒會如此殘暴,所有基督徒的統一答案是,他們不是真的基督徒,跟著,他們會說出大段聖經,形容真正的基督徒應該如何,然後再論證由於殺人者並不是他們所說的基本模式,從而論證那些人確不是真的基督徒。

為了這個問題,我努力鑽研了不少宗教,且看我們的社會如何訂定邪教的標準。絕大部分的宗教,不論被視為正或邪,當中經文都充滿大愛,對世界充滿承擔,但為甚麼有些宗教,我們認為是邪教?因為他們行為邪異,當中邪異行為包括控制賣淫、斂財、鼓吹自殺等,由此可見,我們判定宗教是否邪教,一般都以結果行為來判斷,而不是以教義及經文來判斷(若以教義經文來判斷,舊約申命記的邪異,確是天下無雙)。

兩個月前,我偶然在香港碰到一位信奉奧姆真理教的日本朋友,他對我說,奧姆真理教在日本正在重整,他們深信,奧姆真理教的經文,是天神的啟示寫成(與基督徒所說何其相似),否則也不會有二十多萬信眾,而且不少是遠在海外的知識分子(似乎有知識分子的地方就特別值錢),麻原彰晃只是神的使者,後來麻原背離天神,犯下大罪,但並不代表這個宗教有問題,他對我說,麻原不是真的教徒,真的教徒是會對世界有最大的承擔。

另一例子,就是新義安,新義安是在上世紀二十年代,由向氏家族在香港正式註冊的非牟利團體,當年組織目的會章,白紙黑字,不單充滿民族大義,而且充滿理想,現在若有人走出來說,現在的新義安,全不是真的新義安,新義安應是如當年組織目的內所寫的要求一樣,我們會如何反應?

以上兩個例子都可以說明,一般人判別事物,甚至是法庭判別事物,都會以事物的結果來判斷,而不會單以空泛的理念來判斷,歷史上的基督徒是否真的基督徒,我們身處現在的時空,根本就沒有資格判定,誰人說他們不是基督徒,只能顯示此人的驕傲狂妄,但基督教會在歷史上種下的血債,則是鐵一般的事實。記得有次我問一位北愛新教徒有關歷史上的基督血債,他也是以標準答案作答,但當我問到北愛新教徒為甚麼迫害天主教徒,他立時變臉對我說,北愛天主教徒是啟示錄內記載的魔鬼,必須殺盡,否則世界會面對生靈塗炭的日子!!可以想像,歷史是如何地不斷重演。若我們肯客觀地抽離觀看,單以殺人的「量」,對人類遺害的「量」來衡量,基督教肯定是人類歷史上最大的邪教無疑。

若果全球的基督教會肯正式承認當年的所有錯誤,正式虛心悔改,並對受害的所有國家民族公開道歉,以此為戒,放進聖經教導下一輩,我相信所有非基督徒都會對基督教改觀。

(三)原罪

基督教的最基本教義之一,是人有原罪,人除了承認自己有罪,回到上帝身邊,才能獲得赦免,才能得到永生。若你不肯承認原罪,不肯向上帝悔改,就不可能擺脫原罪,你這一生不論如何貢獻世界,不論道德標準如何高超,皆不可得到赦免,獲得永生,因為你的一切善行,不可能補償原罪。只要你肯承認有原罪,誠心悔改,不論以往如何作惡多端,一律可以既往不咎。

在下曾經就原罪這問題,讀了聖經多遍,更查了不少釋經書及基督教歷史(其實不少基督徒對釋經書及基督教歷史不甚了了),發覺雖然保羅和彼得多次提出人犯了罪,是罪人,但卻從來沒有說過人類千秋萬世遺傳了原罪,原罪的概念事實上並非來自聖經!

其實所謂原罪,是指舊約亞當夏娃偷食禁果,因而被上帝定了罪,舊約是猶太人的聖典,但正宗的經典信徒卻不認為人永遠有這原罪,他們亦可以用燔祭的方法贖罪。一般人以為,最早提出「原罪」這名詞的是奧古斯丁,但其實最早提出的是拉丁文神學家 Q. S. F. Tertullianus,他認為人遺傳了亞當夏娃的原罪,和奧古斯丁同期的一位神學家 Pelagius,就曾極力反對原罪觀念,但因為這主張並不方便教會統治人,所以未被接納,這邪異的原罪思想既非來自新約,也非來自舊約,而是來自一位並不十分出名的「神學家」,後來因便於教會統治的理由而被奧古斯丁發揚光大,基督徒也可說活該。

每當非基督徒問到,既然如此,我們可以臨死時才悔改,而基督徒的標準答案是,你不知自己何時死,不知自己是否會意外死!

好了,假設我們接納了該名「神學家」的原罪觀,以及接受了耶穌代言人──教會的解釋,只要你聽過上帝的道,而不相信,你就不能洗脫原罪,不能得救,我的問題來了。

若你問我在近代偉人中,我最崇敬的是何人,我可以毫不猶疑的答你,是印度聖雄甘地,一般人都會知道,甘地以堅持和平的方法,令霸權屈膝,其實甘地不單在這方面的成就令人讚歎,在個人生活上,他堅持最簡樸的無私生活,他對兒童教學的認真,對大自然的崇敬等,都令我認為此人之偉大,幾乎可與孔子、蘇格拉底等聖哲相比,但可惜的是,他是一個虔誠的印度教徒,也是一個肯定聽過接觸過基督之道的人,若以基督徒的標準,印度教沒有原罪觀,而他亦犯下十誡中的不可雕刻及跪拜偶像,以及除耶和華以外,別無真神兩條罪,甘地一定落地獄無疑。另一邊廂,最近台灣的基督教界正有人作見證,上帝的大能令陳進興也真心悔改,我腦海中立刻浮現一幅畫,偉大無私的聖雄甘地,在地獄中受不滅之火煎熬,而作惡多端的陳進興,卻在天堂把酒談歡。

各位,基督徒認為我們無論如何不能以世間義行洗脫原罪,因我們渺小(他們稱這想法為謙卑),若我們不肯向上帝懺悔,必下地獄,我只是十分渺小的香港市井之徒,我早已下定決心,即使天堂之門向我開,我也會選擇下地獄,因為只有被火燒,我才能保持悲天憫人之心,才能與地獄中同時受苦的眾生一同控訴上帝的大惡。

(四)聖經的解釋

若果叫一位常識豐富但完全沒有接觸過聖經的人看一遍聖經,各位基督徒以為結果會如何?他會受神的感召嗎?不要欺騙自己,這人肯定只會覺得幼稚,當中充斥著殘暴的神話。

這世上為甚麼有如此多基督徒捧著聖經視為金科玉律?原因很簡單,因為基督教經歷千多年,面對時代轉變,不斷努力維護原教原文,當中不惜瘋狂迫害異己,到不能再維護時,就作出推翻修正,以求達到合乎時代要求的原則。從否定日心論到承認,就是最佳例子。

在某一範圍,包括宇宙觀,由於科技的佐證無可辯駁,所以基督教不得不作出修正解釋。從啟蒙時代以後,人們對聖經的經文開始有更猛烈的批評,對基督教義的挑戰一浪接一浪,解釋修正成為基督教的唯一出路,自公元三九七年,第三次迦太基宗教會議,羅馬君士坦丁大帝欽定一本新約後,這種修正就不斷發生,第一位著名的解釋修正者,當然是奧古斯丁,他不但將聖經從來沒有提到的原罪發揚光大〔詳見上面(三)原罪〕,還發明了三位一體、自由意志等理論,以修補聖經的不足。

在啟蒙時代以後,釋經書更是如雨後春筍般出現,以對抗當時人們對基督教的質疑,這數百年來,釋經書可以說將聖經內每一字每一句都進行了人的演繹,也因為這種演繹的不同,令基督教分裂成無數支派(本人將另文再探討支派問題)。

好了,基督徒信的究竟是甚麼?我的第一段也說過,沒有人會信一本這樣的神話(基督徒說舊約是以色列史,我打算寫二萬字探討這課題),那他們信的自然是釋經者的解釋了。有看過釋經書的人都會知道,不少釋經書的意欲,就是找借口、開脫,奧古斯丁發明自由意志(人的解釋),來意圖塞著非教徒的口,質問為何上帝不做不犯罪的人。

任何一個稍有理性的人,都會看到聖經內白紙黑字的上帝令以色列人進行種族清洗(不是簡單的戰爭,而是活口不留的種族清洗),上帝用洪水殺人,燒死所多瑪和娥摩拉的人(連任何一個嬰兒也沒有放過),玩弄約伯(就只因為和撒旦的口舌之爭),這些事上,基督徒都有無數的開脫藉口(轉述釋經書的藉口)。單單是上帝叫所有男人一定割包皮,否則要死,我也看過釋經書四個不同版本的解釋。聖經中歧視女性的言論,六十年代也出現了所謂婦女釋經學解釋,這種不斷修正不斷解釋不斷為惡行開脫文化,形成了現在強大的基督教會。

每當有人質疑聖經,基督徒指定動作是以釋經書作辯解開脫,若果你的說法不符合他們心目中釋經書的要求,他們會批評你無知,沒有研究聖經,對基督教毫無認識,基督教會努力地成為神的代言人,將解釋權專利化,排除異己種下的卻是歷史悲劇。

就是這種人的解釋,令基督教歷史上不少人自稱得到上帝的吩咐,仿舊約對其他民族進行種族清洗,直到現在悲劇仍不停在延續。

現在香港的基督徒們,雖然沒有拿著聖經進行種族清洗,但卻以人的解釋來將殘暴事情合理化,甚至拿來讚頌,這種現象,不單會對我們下一代產生極負面影響,令小孩不尊重生命,令是非變得混淆,多麼可悲!!

(五)排他與歧視

基督教徒的歧視與排他,相信所有非基督教徒都會感受得到。即使你安坐家中,打開報紙,也可見到寫明基督徒開的婚姻介紹所,第一句就是「信與不信,原不相配」。打開求職版,隨時可見基督教機構,連請掃地阿嬸,也要是「得救重生基督徒」(明報金頁時常看到)。

當你接觸基督徒,情況更惡劣,他們會認為所有異教人士都是被魔鬼引誘,香港的基督教會內,早已建立了一套公認的價值觀,傳道人會勸教徒不要練氣功,不要聽 New Age 音樂,因為這些都是邪異的東西,術數算命更不用說了。你和他們說話時,即使他們不宣之於口,但也可感到那種歧視目光,那種自以為已得救重生,自以為高人一等的氣焰,用可憐你的目光望著你,甚至自認是神的代言人,要將你救出苦海。

在香港的新教會內,排他情況更是惡劣,不少新教徒並不承認天主教徒為基督徒(這些無知但黑心的教徒們將基督徒這個名詞企圖私下佔有,並重新解釋),當然天主教內也有將新教叫作誓反派,不承認所有沒有受洗的新教徒為基督徒。

旁觀者見到基督教徒普遍如此,他們又有甚麼解釋?一般最普遍的解釋是,這是他們信仰的一部分,他們真心相信聖經,所以相信所有非基督教都是魔鬼,更真心地相信「信與不信,原不相配」,真心地相信非教徒沒有共同理想,不能在工作上合作(即使是清潔阿嬸)。

在探討這種心態前,我們且舉一些例子。百多年前,白人在美國販賣黑奴,當時並不是沒有人質疑這種行為,但卻有不少白人,真心地相信黑人並不是真正人類,只是人與猿猴之間,這些人出版大量書籍,來說明黑人的低等,有些書籍甚至說黑人的感覺神經和人類不同,忍痛能力特高,鐵絲穿過他們手掌也不覺痛,藉以將他們虐待黑人的行為合理化。

第二次世界大戰時,希特拉也曾經真心相信日耳曼民族高人一等,也曾經真心相信因為猶太人處死耶穌,帶來天譴,所以所有猶太人都該死。至於柬埔寨的波爾布特,更是真心相信他的理想共產主義,才屠殺三百萬人。

這種所謂真心相信,果然是非常好的藉口。基督徒今天可以相信教義來歧視他人,將別人視為魔鬼,他朝當然也何以進行任何行為,不要認為這是天方夜譚危言聳聽,十年前,也沒有人會想過前南斯拉夫的人,原本是鄰居也可以互相殘殺,就是這種骨子裡的歧視,令人失去理智。

在現世社會中,文明發展至今,我們已開始有一定的共識,不應有年齡歧視,不應有種族歧視,不應有性別歧視,但基督教機構,卻以宗教歧視來作招聘的基準(若工作性質是傳教,當然作別論),並以大量排他藉口作開脫,意圖合理化這種行為。基督徒歧視輕視非基督徒,更是處處可見,歧視與輕視加上大量藉口合理化後,帶來的當然是強力的反彈,就是基督徒被非基督徒歧視與輕視,形成了一種互相歧視的惡劣結果。反觀佛教在香港,一般不會受到非佛教徒的歧視(基督教徒例外),原因只是佛教徒並沒有以任何藉口歧視或輕視他人、佛教並不排他而已。

不要輕視這種互相歧視的現象,若香港的基督徒不徹底反省,仍維持這種骨子裡的歧視,很難期望非教徒除去對基督徒敵視的目光,而這種細小的敵視火焰,若經引導便會形成大災。

(六)敵視科學的宗教

基督教敵視科學,自古皆然,哥白尼、加利略事跡,所有人皆耳熟能詳,這些敵視科學的行為,二千年來,並沒有停止,只是程度不同而已。到了今天,基督教敵視科學的本質並沒有變,當中有最極端的美國地平學會,仍然堅持大地是平坦一片,才符合創世記的理論,也有認為地球只有六千年歷史,或只有十萬年歷史的原教旨主義者。

公道一點來說,近三、四十年來,歐美基督徒敵視科學的情況已有很大的改變,一般人都認為宗教邏輯與科學邏輯應徹底分開,所以除了一些小部分極端主義者外,以教徒名義攻擊進化論及天體物理學的人已愈來愈少,而教宗亦曾公開認為「不能否定進化論的某些論據是真的」。

可惜的是,我們身在香港,很多人承傳了中國人的奴性,教會權貴及傳道人數十年來敵視科學的態度絲毫沒有改變,當然亦努力令所有教徒活在愚昧中,最叫人無可奈何的,是香港雖然有不少新一代知識分子教徒,但中國人的奴性卻依然未變,甘心受傳道人的愚昧理論所蒙蔽,做其敵視科學的教徒。

在香港,可見敵視科學的最極端例子,當數被「名門正派」視為「異端」的錫安教,他們的教主梁日華,公開演講三十年前恐龍仍未絕種,其餘的教派,與梁日華相比,卻是五十步笑百步而已。在一般教會內,都流傳著兩個大謊話,第一個是達爾文也是基督徒(二十五歲前確是,而且比這版中的任何人都要虔誠及充滿奉獻之心),第二個是愛因斯坦是基督徒(小時候確是)。在香港,若果你碰到一般基督徒,若和他們討論進化論,他們的第一個反應,就是進化論不是早被推翻了嗎?(我認識有這反應的人,當中不少是大學生!)也有一些基督徒,說考古學家早已找到挪亞方舟,而在意大利,那塊所謂耶穌的裹屍布更長年被擺上神台,這就是教會成功長時間愚民的結果。

一些較肯看書的教徒,若你問他進化論如何被推翻,他們的回答也是千篇一律的。那些敵視科學基督徒所出版指定教材,如進化斷層、複雜器官不能進化出來、達爾文說進化是漸變,不能是突變等。這些基督徒們,從來就不肯認真地拿起書研究進化論。

一些傳道人,更作出似是而非的故事,來「證實」進化論錯誤,如將手錶零件拋上天,不可能有一隻手表掉下來等完全不相關、機率沒有共通點的故事來愚惑信眾,而基督徒又樂此不疲地將這些幼稚的愚惑拿來傳播,真令人慨歎。

達爾文是一個奇才,而進化論是一個需要長期無數人所研究累積的課題,可以說,達爾文只是指出了一個研究方向,現在離達爾文提出物種進化多年,科學家們也只是在點滴求真,這群可敬的科學家,從來就沒有想過推翻或攻擊創造論,他們只在自己的範圍努力工作,在化石堆中一點一滴瞭解地球過去四十六億年的歷史,但神創論的人卻非常介意,還不斷努力製造大量謊言愚民,斷章取義(卻又無知而不得其法)地攻擊科學家,而香港的基督徒,則可說是當中的表表者。

執筆時收到基督徒網友電郵給我的一個網頁,有關中華龍鳥,基督徒們似乎對介乎龍與鳥的發現非常不安(這心態奇怪之餘令人費解),看網頁內容,有基督徒將科學界內質疑龍鳥是否鳥類始祖的文章放大,來證實物種確有斷層。其實這獸腳趾的進化爭論,科學界內已存在數年,我們看科普書的根本沒有任何能力對這討論下判語,而且質疑的科學家從來都不是進化論的反對者,但卻被別有用心的基督徒拿來大造文章,用心之卑鄙實在難以形容。

探求科學的人,沒有人會「相信」進化論,我們只會視之為其中一個科學學科,努力學習,正如若果愛因斯坦「相信」牛頓的定論,也不會有相對論的出現了,只有基督徒才會「相信」創造論,而且努力攻擊進化論,這就是基督徒的本質了。

(七)殺人藉口

S.C.君問:我想問下,你們識唔識你們認為不是太差的基督徒?又有無認識你們認為是好的基督徒?你們是否認為基督教完全沒有好處呢?

其實我從來沒有非理性地針對任何一位基督徒,更沒有在生活中揪出任何一位基督徒的惡行窮追猛打,也沒有一位抗拒基督徒的朋友。在我的個人經驗中,絕少有人真的能通過宗教改變自己,將自己從一個怎樣的人變成另一個怎樣的人(表面上可能有變),所以一個基督徒突然變臉害人,我只會說,人性而已,他的性格根本就是如此,絕不出奇。

在我眾多朋友中,我觀察所得,基督徒與非基督徒的最主要分別,絕對不是道德人格上的好壞,反而是一些奇怪的表面現象,例如基督徒普遍頗為乞人憎的,就是將原罪觀擴展到非教徒,直斥別人有罪,另外也有些基督徒非常自傲,自認為得救重生的特權分子。除此之外,我看不到基與非基有何明顯分別。

我之所以不能接受基督教的原因,並不是認為基督徒比非基督徒更敗壞,而是這個組織潛在令人變壞的誘因,比任何組織都要強,而變壞的程度,亦比任何人都要厲害。

讓我舉一個簡單的例了,這世上一般人作惡,都會有底線,原因是他們深知自己在作惡,任何無人性的人,都會在內心深處有良知這回事,所以大賊殺人王,也會碰到老人嬰兒而心軟下來,這就是我們與生俱來的良知。但這世上最壞的人,就是以理想作藉口的人,這類人為求達到心目中的所謂理想,會不擇手段,作惡完全沒有底線,正如波爾布特、希特勒、毛澤東等,若果他們沒有一個崇高的理想作藉口支撐,根本就不可能壞到毫無底線(克林頓最近的轟炸行為,也是這一類),但我觀察歷史,發覺這類壞得毫無底線,以理想作藉口的人中,最恐怖的仍是基督教徒。原因非常簡單,因為他們早已將內心深處的良知,交給了上帝,所以他們殺人比起所有以別的理想殺人的人,更來得理直氣壯,而且從不需要反省懷疑自己的理想。

看舊約以色列人進攻迦南,我毫不懷疑他們自己是深信受上帝的吩咐而進行種族清洗,正如十字軍東征時,我也毫不懷疑這些基督徒深信自己受上帝的吩咐而進行屠殺,甚至在美洲及非洲大陸殖民的年代,不信者殺或斬手腳,我也毫不懷疑他們深信自己跟從上帝的指示,對別族進行屠殺,而且屠殺得如此毫無愧疚,如此理直氣壯。

基督在我來說,是一個中性字眼,我身邊的基督徒和非教徒一樣,普通人一個,沒有好與不好,但當一大群普通人拿著武器,內心魔念澎湃而出,還有理直氣壯的藉口時,就會變成了災難,香港的基督徒、甚至這版上的基督徒,其實和十字軍、殖民者、北愛基督徒、塞爾維亞基督徒沒有別,可以行善也可以行惡,只是大家處於一個不同的時空,有不同的際遇而已,但當人類仍有人「因父之名」而行惡,以色列人對迦南人種族清洗的行為就會永遠延續,申命記內上帝吩咐所有基督徒殺異教徒的經文永遠會成為藉口,而神秘經驗也永遠會成為導火線,因為沒有人可以判斷別人的神秘經驗。

(附)我為什麼出教

我從前是基督徒,而且是非常 devoted 的,更曾經到過耶路撒冷朝聖,當然感覺到有上帝,每晚禱告時都和他交談,每做一個決定也會問他的意見,但從多年前開始,我就問一個問題,這世上為甚麼如此邪惡,上帝為甚麼會容許如此邪惡的世界存在。

到了八四年,以色列強硬鷹派沙朗將軍,藉口追捕巴勒斯坦恐怖分子,派出數百名以色列士兵,開進當時在黎巴嫩境內的巴勒斯坦難民營,所有士兵拿著美制M16步槍,進營後一言不發,對著手無寸鐵的巴勒斯坦人亂槍掃射,一時間難民營內變成人間煉獄,難民營外的聯合國人員,眼巴巴看著二次大戰以來最殘酷的人間屠殺,毫無辦法。最後有二千多人被以軍屠殺,當中超過八成是小孩及女人。沙朗將軍並不是猶太教人,而是不折不扣的基督徒,當天晚上,洛杉磯時報訪問沙朗將軍,他說他的責任是保存護聖經內所說的迦南地不被外邦人佔據,所以他對自己所作所為永不後悔。

我當日非常傷心,哭得很厲害,當晚我便對我的神說,若果這世上真的如此醜惡,我寧可相信撒旦,若這世上真有天堂,我寧可選擇地獄,因我羞與活在天堂的人為伍,從那一剎那,我突然感到一陣前所未有的喜悅,心靈像被善良所充滿,第一次吸進一口心靈的自由空氣.自此以後,那上帝的感覺漸遠離我,我就像一個得救重生的人一樣,這是我的第一身經歷。直到現在,我深深認為基督教(包括天主教、新教、東正教、統一教、耶證、摩門、安息日教等)是歷史上第一大邪教,若以殺人之多,手段之殘酷,對人類損害之深遠,他們絕對無出其右,我只希望以悲天憫人之心,出來作見證,反正即使綁架我進天堂,我也不會進去。

昨天看電視新聞,以色列的內塔尼亞胡再次任命這殺人狂魔為以色列外長,而此人立即表態,他不會接受當年拉賓千辛萬苦努力換回來的和平協議,永遠不會交還約旦河西岸的百分之十三土地給巴勒斯坦人,我不知這世上何謂公義,也不知這世上因父之名進行大屠殺何時才能結束,更不明白基督徒為何對這些事如此麻木。


連結本網 離教者之家 2004-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