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教者之家 討論區 | 離教百科 | 離教視頻 | 手機版 | Facebook 專頁 | 聯絡電郵 | RSS 訂閱
 
手機檢視本頁 | 简体中文 | 字體縮小 字體還原 字體放大 |

離教者見證

※ 撰寫你的離教見證 ※

主題: 醜小鴨 日期: 2006-04-13
作者: White Fish 來源: 本網見證

基督教是指信奉基督的宗教,但是中文所指的基督教往往是指基督新教。我曾經接觸的是基督新教。我將在下文中跟從習慣,把基督新教稱呼做基督教。

入教

我讀的小學是基督教所辦的。有小學老師說:「世上是沒有神仙的,只有神。」我當時不明白神和神仙有甚麼分別,有分別又如何?不明白也沒所謂,對我的生活沒有影響,也沒有人叫我入教。

中學也是基督教所辦的。中學的宗教政策強逼新生出席新學期第一次的團契,這是我首次參加基督教的活動。團契過後,有同學和牧師交談,嘗試挑基督教的毛病。這次辯論沒有得出有用的結論,但是卻深深的打動了我……

自小看見家人拜神,就只是拜拜拜,拜個沒完沒了,沒有道理,也沒有教我任何東西。在差不多升中的時侯,我大病了一場。當時十分痛苦,心中向家中的神像祈求,卻沒有得到回應。病好後就對家人所信的神生疑,甚至反感。基督教剛好出現,而且基督教是有道理可教,又願意接受同學的辯論和挑戰,實在太好了!

我想先了解基督教多一點才入教,所以往後間中去學校的團契。其實我心中已經接受了基督教。中四的時候有老師見我是團契的常客,鼓勵我上教會的團契。我愛自由,寧願像孤雁般孤獨地在天上飛,也不願受拘束。我知道基督徒每個星期天都上教堂,所以我問:「是不是想去就去,不想去就不去?」老師和牧師都說沒有問題,所以我開始在星期天返教會的團契。

教會的牧師是老師的丈夫。他要我簽了些甚麼證明書以後,我便算是入教了。入教以後老師對我比以前更友善,一切都令人滿意。

離開教會

入教後,我一如以往的享受自由,這注定我和教會的緣分是短暫的。

在我第一次沒到教會出席團契的時候,就有教友打電話來問候我。我起初只認為是普通的關心,但後來他們打電話都甚為頻密。有一次我又沒有出席團契,這個教友打電話來、那個教友又打來,最後連牧師都打來……

我語帶責備地問:「不是說『想去就去,不想去就不去』嗎?」牧師:「是的。」我指他們的做法是騷擾,是他違反了開始時的協議。他沒有反駁,我也沒有再到教會。也就是說我「離教」(離開教會)了。但我心中想這只是教會和人的問題,沒有把矛頭指向基督教。

懷疑

離開了教會,我便自己看聖經(不是福音書,因為寫得太差),但我心中有一點點的疑惑。

很多教派認為一定要信基督教才可得救,有一些派別更指明是要信耶穌才可得救,這可能與耶穌在聖經所說的有關。所以我要在討論區問:

在中國沒有基督教的時候,中國人如何得救上天堂???

  1. 如果不能得救,上帝對中國人就太涼薄了。
  2. 如果當時不信教(沒有傳入,無得信)都可以得救,現在就不一定要信。
  3. 如果未傳到可以不信,傳到了就要信才得救(這是一個流行的說法),就不要向好人傳教,因好人本可上天堂, 教傳到後反而多一個條件(信教)才得救。

但是沒有甚麼好答案。

新約聖經的來歷也十分可疑,大概是羅馬天主教會在眾多福音書中選出來的。他們很可能並不是在「聖靈充滿其中」的時候作選擇,而是以「教會的利益充滿在心中」的時候選福音書。

為甚麼全善的上帝不做出全善的世界?如果上帝有完美的價值觀,或所謂的真理,為甚麼不給人類完全的智慧來理解和學習?人類沒有合適智慧,但人類不符合上帝的標準便要下地獄。如果程式員學習上帝的話,就可以把有bug的程式打入地獄,儘管程式是他們自己寫的。為甚麼?為甚麼?為甚麼?

離教

我上了大學,認識了一位狂熱的基督徒,他教了我很多東西。我和他反覆進行了很多的討論和辯證,這些辯論成為養料,讓懷疑繼續在我心中滋長。

漫長的懷疑……有一天,時候到了,我決定否定基督教。我開始時感到十分憤怒,不久就平靜下來。機緣巧合地去到《離教者之家》,我知道我自己是離教者了,就像醜小鴨找到了自己的同類--天鵝一樣。我到現在沒有一刻懷疑過自己的決定。

後記

在大學認識狂熱的基督徒最後沒有完成課程,反而去讀神學了。希望他現在活得開心。像他這樣信得「入心入肺」的人,如果經歷我這樣的思索而離教,必定會十分痛苦。

其實教會並不愛辯論和挑戰,不要像我一樣給迷惑了。


連結本網 離教者之家 2004-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