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教者之家 討論區 | 離教百科 | 離教視頻 | 手機版 | Facebook 專頁 | 聯絡電郵 | RSS 訂閱
 
手機檢視本頁 | 简体中文 | 字體縮小 字體還原 字體放大 |

離教者見證

※ 撰寫你的離教見證 ※

主題: 信念破滅與重生--我以此為榮! 日期: 2006-12-05
作者: Step.king 來源: 本網見證

(上)

我自小便在聖公會的小學讀書,還記得那時每天早上都會做崇拜,唱詩歌唸禱文,每次早會崇拜做完時,都會以一篇主禱文作結。但六年的教會小學生活並沒有將我帶入教會,但卻使我對聖經的故事及內容打下了一個基礎。這對我日後的心路歷程有著關鍵性的作用,因為知道其內容卻沒有將心「交托」,使我可以在往後的日子加入教會後,可以有更理性及抽離的角度去看我身邊的事物。

我的入教經過

真正番教會,是從大專一年級開始,那時感情生活並不理想,女朋友因要去其他地方讀書加上她生性貪玩,以至感情一直都處於斷斷續續的膠著狀態。大專生的生活轉變及感情生活的不理想,使我鬱鬱寡歡。當時的同學大約有一半是基督徒,看到他們的處事的正面態度以及對生命充滿期待的喜悅,使當時失意的我又好奇又羨慕。現在想來,其實當時只是年少無知,入世未深而已。但不得不承認,當時的我和他們相處是快樂的,因為他們一般待人都較為和善,我亦因為要做小組功課而時常和他們有相處的時間。

終於接近十一月的一個早上,有一個基督徒同學給了我一張「耶穌一來」佈道會的入場券,於是便和他們一起去了這個佈道會。佈道會是在紅館舉行,由蔡元雲醫生主講,當在場數萬人一起唱起聖詩之際,我也受到其氣氛感染了,一種很感動的感覺湧上心頭,蔡醫生的話不單溫暖,亦令我感到心中從未有過的平靜。就這樣我就在佈道會完結時決志入教。

我的信仰動搖

決志後我被一位五旬節聖潔會永光堂的女同學(事實上「耶穌一來」的入場券是她在同學間分發的)率先帶回教會,這往後半年的日子,我感受到以前從未有過的生活。我每星期都番教會、團契、講座、聖誕節報佳音,甚至教友的結婚典禮、交「十一」大典我都有參與其中,我開始看聖經,食飯會祈禱,遇上困難或喜悅時都會在心底向上主傾訴。教友告訴我,相信凡事只要肯全心交托,上主必定有其安排,只要我們相信,神恩是無處不在。這段日子的確很溫暖,生活過得很充實;慢慢我的課餘時間差不多都在教會中渡過。

可惜這種日子並不長久,因為我天生是一個要有自我空間的人,我對自己的私人時間及空間都會有一定的堅持;而更重要的是,和教會的朋友相處多了,也更了解他們及看得更多。我發現基督徒也不是完美無缺,一樣會有自私、說是道非、輸打贏要的情況出現,而且那些所謂友善,其實只不過是一批族群性的集體應酬,他們很多小圈子,亦會互相攻擊。那位帶我回教會的女同學,亦也因為忙於教會事工,以至在很多小組功課上得過且過而屢被投訴,不少同學更因為她的不負責任,而差點未能在限期前完成功課給導師。我看到原來基督徒都會有人的劣根性,但和普通人不同的是,基督徒在劣根性的驅使下,還會滿口仁義道德。

而教會方面呢?他們對教徒的控制也十分嚴格,務求將我們每一個人的所有時間限死在教會之中。終於有一天,一軛問題找到我頭上了,因為他們知我有拍拖,所以會被他們安排聽一些「性教育」的講座。他們會採取人釘人戰術,還記得那時有一個中年男人,劈頭第一句就問我「有冇拍拖呀?有冇(性)掙扎呀?」我真的有點哭笑不得;但因為當時的女朋友不是教徒,我還是被多次要求帶女朋友回教會。但這時候的我,已因為不想被抽掉太多私人時間,而開始沒以前那麼熱心於教會聚會。

我的信念破滅

信念的破滅其實不是一朝一夕的事,這段教會生活的日子,我體會到很多人情冷暖,在學校亦接觸到很多作為一個基督徒難以接受的理論。但因為學習的環境輔以天性求知慾極強,很快我便建立了一個批判性的思維模式,面對基督教口頭與行為的差距,我漸漸對教會的價值產生懷疑,甚至反感。雖然如此,但我當時對神還是有一份期望及交托。雖然我已經慢慢遠離教會,但我對神還是抱肯定的態度。

終於,有一天導火線出現了!我接到一個朋友電話,他說他的父親單身回內地時失蹤了一個星期,他已經報警備案。聽到他的經歷後,我每晚都向著星空祈禱,希望我朋友的父親可以平安歸來;就在數天之後,我再接到朋友的電話,一個令人震撼的消息!深圳公安找到了他父親的屍體,而且已經開始腐臭,他只憑他父身親的假牙及相片確認身份!身上財物全失,連金牙也被拔去,明顯是謀財害命。我的腦中立時有一句粗口衝了出來:xxxx,你點做野架?這就是神的安排嗎?我將我的前路交托給你這樣一個無能兒?我會否有一天和他一樣,死無全屍?這是給我的考驗嗎?那為甚麼要用其他人的命來考驗我?我是不是該感恩?這不是你所能控制嗎?那你幹嗎說自己無所不能?一連串的問題、怨憤衝上心頭!我決心要重掌自己命運,我行我路,是好是壞也心甘命抵,對這偽善、霸道、自以為是的宗教徹底的失望。當然這是決心離教的開始,往後日子還有很多事件令我對基督教進一步否定,但這暫且留待下一篇見證分享。

後記

時至今日,我還是脫離教會沒有天火焚身,午夜夢迴還是問心無愧,相反就是不時看到基督徒的惡行,但這暫且按下不談。我不想因為教會的經歷,而和正在番教會的朋友有所衝突,故當有人問我為甚麼會離開教會時,我只是輕描淡寫的一句:神的恩典,並不是只在教會的!我相信這答案已經足夠表達我的立場,亦足夠引起一眾自以為是的基督徒作一個反省,我不求他們一朝醒悟,只求他們有一剎那的反省就已經足夠了!


(下)

這段經歷可以說是我人生的一個最低點,我考慮了很久,還是決定不了應不應該全部寫出來。最後還是決定和大家分享,這並不因為想給大家知道甚麼,只是想提醒一下大家,給充滿麻醉藥的花花世界中留一點清泉讓人反思。因為事件本身太複雜,我唯有盡量化繁為簡,故有些地方會略有不完整之處,但那亦可能是我不願公佈的部分,還望各位原諒。

我讀大專的時候,那時已離開教會,經過一年的大專生活,開始熱衷於社會事務,這主要是受當時一位作風很親民的講師影響,他時常發起一些社會活動給學生參與,無論是遊行、示威、請願、體驗旅行團及一些私人發起的講座,我們都會聚首一堂,討論生命及天下大事。在同學的心目中,他可以說是我們的師父。他出名是一位很熱心的基督徒,就算是上堂時也不忘滿口「基督」,在大家心目中是一位好好先生,又是一位平易近人的老師。然而,最後我和幾個同學,都差點死在這老師的「神恩」之下!我一位很要好的朋友,被他親手趕了出校;我的一位師弟,差一點被他以行政手段令成績連降兩級;而我亦因為他,要被逼再花大半年時間重修學分,說穿了即是我要留班!事後我從一個相熟的老師口中得知,那只是一場政治遊戲,我和幾個同學都是被他放棄的籌碼而已!但這也怨不得誰,只因自己成績不好,被借題發揮也是無話可說,只是想不到出手會是一個被自己當成是師父的基督徒。

幾經辛苦終於捱到大專畢業,其實這一年可以說是渡日如年,當中受到的辛酸、壓力、屈辱可以說不足為外人道,更是難以忘記。我試過在課堂上被另一個基督徒老師暗串我不能畢業是智商有問題、亦試過因為要多交一年學費而面對家人的壓力及學生資助辦事處的冷言冷語。因為變了「空降學生」,這一年中可以說是處於游離狀態,每一堂課都要面對新面孔,及一大堆奇怪的目光。但他們卻比我想像中要單純,雖然有點俗氣,但比起那些談甚麼理想、談甚麼仁義、談甚麼愛人如己的偽君子來得易相處。不過,在這一年,我亦有機會好好整理自己的學識、整理自己的思路及邏輯。

畢業後,我到過幾個不同種類的福利機構工作,入面很多都是基督徒;累積下來的經驗是,這些地方滿是不學無術、講一套做一套的基督徒,他們的行為和我在教會中看到的可說是有過之而無不及,人的劣根性亦表露無遺。還記得那時面試一份新成立的福利機構幹事的工作,我在求職申請表上的宗教欄中填上基督徒的字樣。面試開始時他們都很客氣,說大家都是基督徒同聲同氣,但當我提及我已經沒有番教會的時候,他們的態度卻是一百八十度的轉變。坦白說,我那次真的是大開眼界,他們的咀臉,可以變得那麼快,那麼自然,那種「非我族類,其心必殊」的恐懼更是令人驚訝。但最諷刺的是,他們其中有一人,居然在面試過程中,在我面前拿了一罐啤酒出來邊飲邊說。雖然他用套將罐身套住,但那陣濃烈的啤酒味還是充滿著整間房間。當他向我說明員工福利時和工作範圍時,我真的有一點衝動想叫他不要說,因為我正在質疑一個受酒精影響的基督徒說話可以有多少真確性。那次雖不是甚麼愉快的經驗,但在我的眼中卻是人生很寶貴的一課。因為這一群基督徒,看清楚了甚麼是真正的教徒,看清楚了一群有著難民DNA的驚弓之鳥,眼中容不下一點挑戰其撈油水的邪教的細沙,一群可憐而又目中無人不懂尊重的人。

其實經歷真的還有很多,對我的影響亦很大,但在這真的不方便一一細說出來,因為太繁瑣了。但經過多年的磨練,看到的是多了,想亦想得更多,感受亦更深。多年的社會經驗告訴我,其實教會的排他思想還是影響著社會上大部分資源,但他們其實是一群害怕失去既得利益、而又時常以自吹自擂方式來平衡自己不安的可憐蟲。

雖然我今天的生活不是大富大貴,也不是「得救重生」,但我比任何被信仰洗去理智的人都來得清醒,來得自由。我的靈魂自信比他們更充實更自主,我不必害怕做錯事死後下地獄,也不必精神分裂地迫自己去信一些可能連自己也不信的「真理」。我呼吸的是自由的空氣、我擁有的是絕對自主的意識、我過的是絕對自由的生活,我沒有罪惡感、沒有負擔更沒有掙扎,我以我的理智為榮、以我是離教者為榮!


連結本網 離教者之家 2004-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