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 | 討論區 | 視頻 | 手機版 | FB專頁 | 简体中文

使用者工具

網站工具


孫中山是虔誠愛主的基督徒

孫中山不是基督徒

孫中山年輕時曾是一個基督教徒,早在檀香山讀書時,孫中山就受教會學校的影響,對基督教有很深的信仰,為此還曾同他的哥哥孫眉發生爭執。1883年11月,孫中山到香港入拔萃書室讀書,並與好友陸皓東一同受洗入基督教。

孫中山雖然皈依基督教,但對基督教並不盲從,當他後來在香港接觸到達爾文的進化論之後,便對基督教宣揚的上帝造人產生了懷疑。孫中山是一個追求真理、信仰科學的人,他後來曾談到他對基督教產生懷疑的原因,他說:「就人類的來源講,基督教說世界人類是上帝六日造成的。近來科學中的進化論家說,人類是由極單簡的動物,慢慢變成複雜的動物,以至於猩猩,更進而成人。……科學和宗教衝突之點,就在所見人類來源之不同。由這一點所見之不同,便生出科學與宗教之爭,至今還沒有止境。」「人類的知識,多是科學的知識,古時人類的知識,多是宗教的感覺。科學的知識,不服從迷信,對於一件事,須用觀察和實驗的方法,過細去研究,研究屢次不錯,始認定為知識。宗教的感覺,專是服從古人的經傳。古人所說的話,不管他是對不對,總是服從,所以說是迷信。就宗教和科學比較起來,科學自然較優。譬如現在我們用眼光看遠方之物,多用千里鏡幫助,看得很清楚。千里鏡是近來科學發明的,古時沒有科學,所以沒有千里鏡,看遠方之物,當然不用現在看得清楚,這就是宗教不及科學。」所以,他「於耶穌教之信心,隨研究科學而淡薄。予在香港醫學校時,頗感耶穌教之不合倫理,固不安於心,遂至翻閱哲學書籍,當時予之所信,大傾於進化論。」

孫中山的這一段自述,清楚地表明了實際上他已不再是一個基督教徒。因為對於一個虔誠的基督徒來說,絕對不能說出這樣的話。把宗教稱之為迷信,公然聲稱「耶穌教不合倫理」,說人是由動物進化而來的,這是對「上帝造人」的基督教最起碼的信條的公然背叛,是對神的嚴重褻瀆,假如他確實信仰基督教的話,這是不可饒恕的罪。

孫中山逝世後,國民黨右派出於反共的需要,竭力把孫中山打扮成一個虔誠的基督教徒。因為他們非常清楚,宗教與共產主義是不能相容的,只要能把孫中山說成是一個虔誠的基督徒,就可以在孫中山與共產主義之間劃清界限,從而使自己作為孫中山繼承者的地位合法化。為此,他們特意在孫中山的追悼活動中加進了基督教的宗教儀式,還散佈了一份所謂《一個基督徒的遺囑》,這份所謂的《遺囑》中說什麼「我是一個基督徒,受上帝之命,來與罪惡之魔宣戰,我死了,也要人知道,我是一個基督徒。」「我本是基督徒,與魔鬼奮鬥四十餘年,爾等亦當如是奮鬥,更當信奉上帝。」只要把孫中山前面所說的話與這段話對照一下,就不難看出,孫中山不可能留下這樣的遺囑。

孫中山究竟是不是基督徒,宋慶齡最有發言權。宋慶齡在1966年4月13日寫給愛潑斯坦的信中談到了這個問題。她說:

現在再說龐塞的書中另一件關於孫中山的不實的事情。作者申稱孫是一個「虔誠的基督徒」。我見到孫中山時,他曾告訴我,他對於在《倫敦蒙難記》一書中寫道:是「上帝拯救了他」,很覺遺憾。他當時是在詹姆斯.康德黎大夫和夫人的影響之下,他們是虔誠的基督徒。他們盡了最大的努力說服當時的英國外交大臣對清使館秘密綁架孫中山的行動進行干預,救了孫的命。後來孫曾住在康德黎家,自然會受到影響。

我還要告訴你,有一個傳佈得頗廣的謠傳,說孫中山在彌留時要求把他葬在一處基督教公墓並由基督教會主持葬禮。這完全是假的。孔祥熙和孫科聽了許多朋友的話,曾堅持要在協和醫院小教堂舉行一次基督教追思禮拜,借以證明孫中山不是一個布爾什維克。

孫中山明確地告訴我,他從來不信什麼上帝,他也不相信傳教士(他們不是「偽善者」就是「受了誤導」)。他說這些話是聽到我講,在美國上學時,一到星期天學生們就被趕到教堂去做禮拜,我總是躲進衣櫥裡,等女舍監帶著姑娘們走了之後才出來給家裡寫信。他聽後開心地大笑著說:「所以我們兩個都該進地獄啦!」

宋慶齡的這段話,足以證明孫中山不可能留下所謂《一個基督徒的遺囑》。他們之所以要在孫中山逝世後的悼念活動中加進基督教的宗教儀式甚至散佈這樣的遺囑,只是為了「借以證明孫中山不是一個布爾什維克」。

孫中山是不是教徒?

我前文轉貼《孫中山不是基督徒》原是回覆《「以神治國」–回憶基督徒國父:孫中山》一文。我個人認為《以神治國》一文中關於孫中山遺囑以基督教訓戒家人一段疑點重重,也很反感「以神治國」這一主題,所以轉了一篇比較接近我的觀點的文章供大家參考,不全代表我的看法。

孫中山早年信基督教並受洗應該是不爭的事實,無論是大陸出的傳記(愛撥斯坦《宋慶齡傳》,李守鵬《孫中山全傳》)還是台灣出的(孫中山孫女寫的《我的祖父孫中山》)都有記載。當年孫中山為了受洗放棄了應得的家產(孫的長兄不許孫中山信教),可見當時其信仰之篤。

但孫中山後期的言行確實表明他已經不是基督徒,至少不是虔誠的基督徒。以下是轉載內容(原文言辭激烈,有改寫)

比如:

  1. 以下是孫中山於1923年12月30日說的,來自《孫中山全集》、中國國民黨中央執行委員會宣傳部編《孫中山先生最近講演集》(廣州一九二四年七月版)中的《宣傳造成群力》一文:「我們用已往的歷史來證明,世界上的文明進步,多半是由於宣傳。譬如中國的文化自何而來呢?完全是由於宣傳。大家都知道中國最有名的人是孔子,他周游列國,是做什麼事呢?是注重當時宣傳堯、舜、禹、湯、文、武、周公之道。他刪詩書,作《春秋》,是為什麼事呢?是注重後世宣傳堯、舜、禹、湯、文、武、周公之道。所以傳播到全國,以至於現在,便有文化。今日中國的舊文化,能夠和歐美的新文化並駕齊驅的原因,都是由於孔子在二千多年以前所做的宣傳工夫。再像佛教,自印度流行到亞洲全部,信仰的人數比那一種教都要多些呢,都是由於釋迦牟尼善於宣傳的效果。再像耶穌教,從前自歐洲傳到美洲,近代傳到亞洲,流行於中國,世界上到處都有他們的教堂。這樣普遍的道理,也是由於耶穌教徒善於宣傳。宗教之所以能夠感化人的道理,便是在他們有一種主義,令人信仰。普通人如果信仰了主義,便深入刻骨,便能夠為主義去死。因為這個原因,傳教的人往往為本教奮鬥,犧牲生命亦所不辭。所以宗教的勢力,比政治的勢力還要更大。」
      「我們國民黨要革命的道理,是要改革中國政治,實行三民主義和五權憲法。我們的這種主義,比宗教的主義還要切實。因為宗教的主義,是講將來的事和在世界以外的事;我們的政治主義,是講現在的事和人類有切膚之痛的事。宗教是為將來靈魂謀幸福的,政治是為眼前肉體謀幸福的。說到將來的靈魂,自然是近於空虛;講到眼前的肉體,自然有憑有據。那麼宗教徒宣傳空虛的道理,尚可收到無量的效果;我們政黨宣傳有可憑據的道理,還怕不能成功嗎!」
  2. 孫中山在清帝退位後旋即去拜謁大明太祖高皇帝,這次拜謁活動,以國父孫中山的名義發表了兩個文告:一是《祭明太祖文》,一是《謁明太祖陵文》。並在《謁明太祖陵文》文中說:「嗚乎休哉!非我太祖在天之靈,何以及此?」
  3. 孫中山受洗禮後不久就讀了達爾文的進化論,其信仰有所轉變。他後來在一次演講中曾將兩者作了對比:「就人類的來源說,基督教說世界人類是由上帝六日造成的。近來科學的進化論家說,人類是由極單簡的動物,慢慢變成複雜的動物,以至於猩猩,更進而成人。……科學和宗教衝突之點,就在所見人類來源不同。由這一點所見之不同,便生出科學和宗教之爭,至今還沒有止境。……科學的知識,不服從迷信,對於一件事,須用觀察和實驗的方法,過細去研究,研究屢次不錯,始認定為知識。宗教的感覺,專是服從古人的經傳。古人所說的話,不管他是對不對,總是服從,所以說是迷信。就宗教和科學比較起來,科學自然較優。」(《孫中山全集》第8卷,第316頁)。
  4. 孫中山對基督教的態度,在行動上也有鮮明的表現。根據14歲就參加興中會被稱為「革命童子」的馮自由革命老前輩回憶說,「余在日本與美洲和總理相處多年,見其除假座基督堂講演革命外,足跡從未履禮拜堂一步。」(《革命逸史》第2集,第12頁)。
  5. 孫中山與宋慶齡的婚禮是在日本友人梅屋莊吉家裡舉行的,而不是在教堂裡舉行的。宋慶齡後來在一封信裡說,孫中山步入壯年以後,「從來不信什麼上帝,他也不相信傳教士……我曾告訴他,在美國上學時,一到星期天學校就把我們這些學生趕到教堂裡去,我總是躲進衣櫥裡,等舍監帶著姑娘們走了之後才出來給家裡寫信。他聽了開心地大笑著說,『所以我們兩個都該進地獄啦!』」(伊斯雷爾.愛潑斯坦:《宋慶齡》,第50頁)。
  6. 孫中山與宋慶齡是不是基督教徒?宋慶齡在1966年4月13日寫給愛潑斯坦的信中談到了這個問題,這封信公開表明了宋慶齡和孫中山其實都不信仰基督教。下面轉引人民出版社1999年12月出版的《宋慶齡書信集》第652頁中的一篇宋慶齡致愛潑斯坦的信,這封信首次提到了這個問題。

「現在再說龐塞的書中另一件關於孫中山的不實的事情。作者聲稱孫是一個「虔誠的基督徒」。我見到孫中山時,他曾告訴我,他對於在《倫敦蒙難記》一書中寫道:是「上帝拯救了他」,很覺遺憾。他當時是在詹姆斯.康德黎大夫和夫人的影響之下,他們(詹姆斯.康德黎大夫和夫人)是虔誠的基督徒。他們盡了最大的努力說服當時的英國外交大臣對清使館秘密綁架孫中山的行動進行干預,救了孫的命。後來孫曾住在康德黎家,自然會受到影響。

我還要告訴你,有一個傳佈得頗廣的謠傳,說孫中山在彌留時要求把他葬在一處基督教公寓並由基督教會主持葬禮。這完全是假的。孔祥熙和孫科聽了許多朋友的話,曾堅持要在協和醫院小教堂舉行一次基督教追思禮拜,借以證明孫中山不是一個布爾什維克。」

另外我自己總結的幾點間接佐證,

  1. 孫中山的晚年國策:聯俄聯共,而不是聯美。我覺得他的思想已經左傾。
  2. 當年孫中山治下廣東境內非基督教運動轟轟烈烈,而且不斷得到政府支持。23年到28年廣東境內外國傳教士只剩下不到三分之一,衰退程度全國前列。
  3. 孫中山孫女寫的傳記根本沒提到所謂的基督徒遺囑。
  4. 所謂的基督徒遺囑,是上個世紀九十年代台灣一些人研究出來的,甚可疑。如果孫中山真公開信基督,作為名人,當有很多證人證據(如蔣介石信教),何必等到九十年代故人死光光了再從故紙堆裡找。
  5. 孫中山不是共產黨人,他信不信教於中共無利害(只怕中共覺得孫中山信教正說明資產階級革命家的軟弱性),所以中共也沒隱瞞孫早年信教的事。我想宋慶齡的有關說法是可信的(宋的信是寫在文革前)。
  6. 所謂的基督徒遺囑中,孫中山把他的幾十年革命生涯總結為「與魔鬼搏鬥」,我想不可信。由於革命的複雜性,孫中山革命的敵友是不斷變換的。今年搏鬥,明年和好,後年再搏,搏到最後從了蘇俄。從孫中山的政治生涯看不出他在努力「與魔鬼搏鬥」。孫致力傳播的是他的治國理念(三民主義,不是基督思想),不是與特定的一類人搏鬥,所以敵友常變換,他不可能做出基督徒遺囑中那樣的總結。如果有人說布什總統總結他的八年總統生涯是與魔鬼搏鬥,我會覺得可信,這符合他的智商和信仰。孫中山這麼說,令人懷疑。

資料來源

  1. 天益社區 - 台海透視。鍾文617,2005-08-19
  2. 彩虹之約,頭,2007-07-11
孫中山是虔誠愛主的基督徒.txt · 上一次變更: 2012/02/02 18:50 (外部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