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 | 討論區 | 視頻 | 手機版 | FB專頁 | 简体中文

使用者工具

網站工具


楊傳廣

楊傳廣

楊傳廣.jpg楊傳廣(1933-2007),生於台灣台東縣台東市,為馬蘭部落的阿美族人,曾代表中國參加奧運十項全能競賽,獲1960年羅馬奧運會銀牌,這也是中國獲得的第一枚奧運獎牌。他也是十項全能史上打破9000分的紀錄保持者,並兩度奪得亞運十項全能金牌,綽號「亞洲鐵人」。他在2000年時曾經被馬蘭長老遴選擔任馬蘭本部落的頭目。

「亞洲鐵人」楊傳廣傳奇

一雙曾馳騁於運動場、叱吒風雲令世人矚目的飛毛腿─「亞洲鐵人」楊傳廣,從體壇跨入政壇,再一躍而踏入神壇;由一個虔誠的基督徒而成了一位充滿神奇色彩乩童的心路歷程:

楊傳廣有次從美國返台歸國,特地去監獄探視因「逾假未歸」被判軍法服刑的年輕友人「阿發仔」。楊傳廣本是虔誠的基督教徒,根本不信神佛之說,但他想知道有關他欲投資出口生意是否可行,否則一旦血本無歸豈不哀哉?就在他無其它可求得預知的方法之下,只好轉而嘗試台灣的道教扶乩問事一途,因他知道道教有透過神靈降乩,為人消災解厄,指點迷津的法事,而「發仔」曾是乩身,故半試探性的要求他請神附身幫他查尋。阿發仔一上乩就自稱是「金吒太子」降駕,並半開玩笑的責怪他們竟把神請到監獄來問事,真是荒唐。就在「金吒太子」答覆些問題,並提醒楊傳廣任何生意都不能做之後,突然說其父「托塔天王」李靖有話要跟楊傳廣講,隨即「發仔」口中立刻轉換成另一種聲調與語氣,表明是「托塔天王」降駕。

「托塔天王」開門見山的問他:你現在還是不很相信有神明的存在對不對?

楊傳廣是基督徒,本就不相信,但既然被道破,只好坦白承認!

「托塔天王」:好吧,我就告訴你其中的一個密秘。你回想一下1954年你參加馬尼拉亞運時,在 一千五百公尺 賽跑項目中……是我們在背後拼命推著你往前跑……!(楊傳廣當時一聽甚是吃驚,但仍不敢完全相信?)你想想看,那次的亞運你的總分是不是5454分?

楊傳廣回想一下,不禁驚訝答道:「對呀!」

托塔天王:「那次比賽日期是不是1954年5月4日?」

楊傳廣在歷經了三十多年後,今經托塔天王一點,才赫然意識到當時竟然出現了這樣的巧合而不自知。

托塔天王接著說:「我們怕你日後不相信這是神蹟,故特別製造了與日期完全相符的巧合總成績5454,以做為日後印證,你現在相信了嗎?」(此時楊傳廣雖已意識到這「巧合」,卻仍表示不太相信!)

「好!我再問你,你小時候額頭上有一顆黑痣,對不對?」

「對的!」

「因你覺得不好看,就請族裡一位老婆婆幫你點掉對不對?」

此時楊傳廣可真嚇了一跳,因為此乃小時候之事,外人絕不可能知道,尤其經數十幾載,連小時玩伴都已不復記得他額頭上那顆黑痣這回事,但竟然從被托塔天王附身的「阿發」(即他在成為國家教練後,偶然才認識的年輕人。)口中說出來!

「托塔天王」接著又道出一些楊傳廣在參加各種國際運動會上所表現的奇蹟與「巧合」,都十足讓楊傳廣不得不信服!

自此楊傳廣由原來單純的基督教徒而改變了原來單純的想法,在其腦海中開始不斷浮出有關神祇的問題,但因當時他已看好美國鞋類市場,心想這攤生意定穩賺不賠,故對於神明勸說仍持懷疑,仍委託國內一家鞋廠訂製了一萬雙鞋子,打算銷往美國。

就在交貨前夕,他到花蓮「慈惠堂」去請示「西王金母」,神明降乩指點他:這批鞋子製造的品質極差,最好不要出口,否則一定會被退回來而損失慘重,設法在台灣廉價銷售,至少還能保本……他不相信,去鞋廠一看,果真做得亂七八糟,品質極差,不得已之下,只好遵照神的指示在國內廉價拋售,保住部份本錢,至此他變得不得不信神的威靈!

就在一次返回台東馬蘭老家,當他隨著眾人上香膜拜時,雙手突然不由自主的抖動起來,連親友都無法幫他止住,他意識到這是附乩現象,嚇得連呼:「我不要當乩童!」「我不要當乩童!」

為了不要當乩童、不要被抓乩,楊傳廣只得奔回高雄左營訓練營,誰知道到了高雄就開始生病,整日昏昏沉沉,全身無力,無精打采。四處求醫,卻也檢查不出什麼毛病,只好就近請示神明,神明告訴他只要回台東病就會好!

回台東後,他終於知道原來是「東王木公」要收他為徒,要傳他法,要他出來宣揚教化,勸善渡人,幫助世間人。至此他知道一切都在神明安排中,逃也逃不掉,只好認命……

楊傳廣遂由一個基督教徒,轉而成為穿著繡龍繡虎的肚兜、拿著七星劍、畫符唸咒,為人消災解厄的「異人」,就如同楊傳廣自己所言「我不是乩童,我只是鑾身或是通靈者」!

幸福摩天輪——英雄的側面

看著北京奧運,我不禁想起第一個為中國人拿奧運獎牌的人,一九六○年羅馬奧運會十項鐵人銀牌得主楊傳廣。我有幸在他罹患肝癌前飛到台東訪問他。在台東,無人不識他。坐上的士,只是說找楊傳廣,定會火速到達,但司機卻罵他是「沒用的人,肚裏的東西都割掉了。」楊傳廣曾被國民黨推上去當立委,最後沒甚麼用便被棄置了。

這時他捨下在美國的妻兒,脫離基督教,披起鮮黃道袍,在台東老家蓋了一座叫「玉璽宮」的廟,自任廟祝和乩童。我親眼看他為來求神問卜的一名廿三歲失戀女子,唸符燒符,通靈驅鬼。後來,我進入內廳,發現牆上掛滿在奧運和亞運的光榮照光,這也是個廟,供奉了一個叫楊傳廣的神。

問他是否懷念奧運?這位兩奪亞運十項全能的鐵人,在以他命名的「傳廣路」上不住搖頭:「我懷念光榮,但不懷念辛酸,每當我看到奧運選手在頒獎台上痛哭時,我也哭!因為我明白箇中感受。」近看,他的臉像曬乾的蘋果,眼球邊緣泛藍,雙手紅中泛黑,我握在手裏,像紙一樣脆。「我的內臟排不了毒,眼睛換了眼角膜,太陽曬得太多,對眼睛皮膚都不好。跳高、跳遠、撐欄跳都是用腳,我的膝蓋已經壞悼,走起路會『卜咯、卜咯』聲,不能跑步。」

楊傳廣去年以七十三歲的年紀逝世了,一個曾在頒獎台上創造歷史的「國家英雄」,如何步下台階,面對光輝過後的日子,才是心理素質的終極考驗。

資料來源

  1. 頭條日報,潘麗瓊,2008-08-27
楊傳廣.txt · 上一次變更: 2012/02/02 18:50 (外部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