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 | 討論區 | 視頻 | 手機版 | FB專頁 | 简体中文

使用者工具

網站工具


美麗奇蹟和冷酷騙局

美麗奇蹟和冷酷騙局

耶穌走遍加利利,在各會堂裡教訓人,傳天國的福音,醫治百姓各樣的病症。

他的名聲就傳遍了敘利亞。那裡的人把一切害病的,就是害各樣疾病、各樣疼痛的和被鬼附的、癲癇的、癱瘓的,都帶了來,耶穌就治好了他們。

當下,有許多人從加利利、低加波利、耶路撒冷、猶太、約但河外來跟著他。 <馬太福音>

我在醫學中心的精神科當過幾年的住院醫師,於急診室中捱過不少個緊張的夜晚。精神科不是醫學的主流,收入不高,還要面對許多偏見。對平凡的精神科醫師而言,這一份工作需要相當大的意志,信心和對理性的堅持才支撐的下去。

我最怕的不是行為暴亂的病人,而是那些住了院出院又回來的。病人抱著頭對我說:「醫生,我依你開的藥按時吃,可是為什麼我的幻聽還在?這些聲音一直要我傷害自已,我怕我真的受不了會自殺。」

遇到這樣的病人,我會試著告訴他,一套簡化過的分子生物學,多巴胺理論。想藉此提高他的病識感,增加他的服藥順從性。我告訴他幻聽是因為腦部功能不正常所導致,想幫助他建立好的防衛機轉。簡而言之,我嘗試以科學的話語告訴他靈異之說是不可信的。

但是病人早就聽膩了這一套說法,他露出懷疑的表情:「醫生,你告訴我,我是不是真的治不好?」

「我也希望你能好起來,但是不容易」我對他說:「如果我能像耶穌一樣摸一摸你的頭就好了,可惜我不是我耶穌。」我開玩笑,想讓他輕鬆一點。

能怎麼樣呢?病人住院又出院了好幾次,該作的檢查和治療都作過了,可是病還是好不起來。急診室滿滿是重傷待急救的病患,病房的床位已經排到二十幾號,現在也沒有辦法再讓他住院。

我心虛地重覆同一套解釋,病人聽一聽,無奈地回家。我走過空無一人的大廳,病人的話還在耳邊迴盪:「醫生,我是不是治不好了?」

猛抬頭看到大廳牆上掛著的「耶穌聖手」的扁額,心情又茫然又敬畏。我剛剛開的玩笑會不會褻瀆了神靈 ?

有種宗教的情操在心裏面昇起,搖盪。在那一刻好像知道了自已的無知和科學的不足,在世上某個地方,某個時候,可能真的存在那股我並不相信的神秘的力量,足以解救我的困境。

那時候我真的那麼短暫地想過。

我不是基督徒或天主教徒,但讀過教會學校,也在教會醫院工作過,對聖經記載略知一點點。聖經記載耶穌治病的章節很多,常常他只是對病人說話,摸摸他們,甚至是摸摸衣襟,這些人的病就好了。不僅耶穌有這種能力,他的門徒也有,在二千年前,醫學尚未昌明的時代,我們可以說耶穌的治病的能力對受苦的人而言,無疑是一項寶貴的恩典。但是到了二十世紀,醫學這麼發達的年代,有許多電視佈道大師還是以奇蹟治病作為宣教的方法。不過基督徒或天主教流派甚多,不一定所有的教會都相信這一套,許多教會只是把奇蹟治病看成是一種歷程或經驗而已,不是教義的重點,否則教會就不用到處蓋醫院了。

不只是基督教或天主教,幾乎所有的宗教中都少不了奇蹟。奇蹟中一個相當重要的部份就是治病的能力。在許多原始部落中,巫師根本就是醫師的代名詞。

西方醫學雖然一直在進步,但總是有不及之處,許多癌症,慢性病的病人,仍然寄望有西方醫療體系之外的力量幫助他們康復。

我們可以在古今中外的歷史上,甚至在耶穌誕生之前,發現不計其數的這一類心靈魔法師,他們讓人們相信他有著超凡的神力,可以治療絕症,顯現奇蹟,預言,有各種不可思議的能力。

在最近台灣社會的宗教亂象中,我們可以觀察到許多人接觸,並接受新興教派的原因,常常是因為某位大師奇蹟治病的能力。原先比較正統的宗教多半不會太過誇示這方面的能力,所以也給這些教派竄起的空間。我們不難去了解宗教安頓身心力量的來源。但面對那些教主都已經下獄,但是仍然信誓旦旦地作証說,他們的病是如何被治好的人,我們要如何去理解他們身上所發生的事情呢?

如果不是一個奇才異能的人士誕生,可能人類會一直沒有辦法以稍為科學的角度,來理解這一種神秘治病的能力是怎麼來的。即使發出奇蹟的本人都可能不清楚,他們自已是怎麼成為大師的。這一個奇人叫做麥斯梅(Franz Anton Mesmer)。

麥斯梅,1734年出生在德國的小鄉下,家中背景景平凡無奇,九個小孩中排行老三。他先在維也納唸哲學,後來改唸醫學,在三十四歲那一年以「植物對人類疾病影響為題」拿到醫學博士的學位。他隨後在維也納開會,並和當時的名流來往,莫札特的第一首歌劇就選在他家裏的小劇場首映。

如果就這樣下去,麥斯梅會以一個受人敬重的醫師身份,過完他快樂而平凡的一生,不過,在他四十歲時治療的一個病人,卻改變了他的一生。

Oesterlin是一個年輕漂亮的女孩子,卻被一大堆怪病所困擾,嚴重的症狀加起來有十五種之多,維也納的群醫束手無策。麥斯梅仔細的觀察,發現這一個女孩子的症狀有周期性,他想到曾有英國醫師報告磁鐵對這一類的疾病有效,於是他決定放手一摶。他讓女孩喝下溶有鐵質的液體,並在她的身上和四肢綁上磁石來引導。

治療開始沒多久後,奇蹟就發生了,女孩覺得有一股神秘的液體流遍全身,她身上的惡魔被驅趕開了,幾個小時的治療馬上就把她多年的症狀一掃而空。

這又是一個醫學史上的奇蹟。和許多療法一樣,這種奇蹟的誕生多半都有一點「惡搞」,沒有充份的想像力,勇氣和天真,醫學是不會進展的。歷史上唯一得過諾貝爾醫學獎的精神科醫師,他的成就是發明了把虐疾原虫打進人體,以高熱體溫來治療梅毒,之後再把虐疾治好,夠不夠惡搞?可是他成功了。

麥斯梅偶然神奇地治療好了Oesterlin,雖然女孩相信是有股超自然的力量將她治好,但是麥斯梅並不這麼想。他提出了一個新的名詞:「動物磁性」。經過更多的觀察和思考後,他後發展出一套磁力治療的理論,他相信人類有許多疾病是因為動物磁性的失調,如果能用各種方法導引這股磁性,就可以治療好許多疾病。

他繼續以這個方法來醫治病人,而許多人也真的被他醫好了。Osterline之後變得十分健康快樂,而成為麥斯梅的媳婦。

這個理論聽起來是不是很熟悉?如果把「動物磁性」換成「氣」的話,不就和漢民族的「氣功理論」十分接近了嗎?

麥斯梅的名聲因為這特殊的治療傳開來,當時有位匈牙利的巴隆伯爵身受神經痛所苦,連當時歐洲最有名的醫生們都治不好。巴隆伯爵在別人的推薦下邀請麥斯梅到他在斯洛伐克的城堡來治病。

根據後人查訪貴族後代留下的文書所做的考証,麥斯梅的這次出診可說是驚天動地。首先,麥斯梅人一進城,就有許多僕役覺得身上有股強大的感覺,甚至是疼痛產生。包括負責寫日記的文書官,一聽到麥斯梅彈奏音樂整個人便會被定住,而且有股濃厚的睡意。在歡迎他的音樂會上,一個失聲已久的女歌唱家,麥斯梅只是輕輕一揚手指,她就立刻恢復嗓子唱起歌來。更詭異的是,麥斯梅可以定住隔壁房間的人,只要他指一指鏡子中這些人的倒影。

麥斯梅的名聲在城堡的住民中一下子傳開來。所有的人都跑來請他治病,他診斷病情,適合治療的病人施行他的磁性治療,不適合的請他們回去找原來的醫師。麥斯梅甚至準確地預言,伯爵巴隆在第二天一早會有嚴重的神經痛發作,以宗教的奇蹟來相比,他的能力毫不遜色。

其實他的能力比巫師更上一層,因為他的事蹟是由客觀如中國古代史家的貴族文士所記錄,並不是門徒所言,所以真實性更高。但是麥斯梅並沒有讓自已成為一個奇蹟或宗教領袖,歷史上已經有太多太多的這一類奇人,和罄竹難書的神秘,靈魂等等陳腔爛調出現了。相反的,他嘗試以他那一個時代所能理解的科學來解釋他的療效。雖然現在看來他的磁氣理論是無稽之談,但從玄學轉到科學,已是人類歷史上的一大步了,有人甚至以發現新大陸的哥倫布來比喻他。

麥斯梅終其一生治療了數不清的個案,他不斷地和正統學院派的人溝通,想要讓他的想法得到科學的認同。他甚至曾經治好了一個從三歲就看不見的女音樂家。可是因為家人擔心,這個女音樂家一但能看到就會失去盲眼音樂家的名聲,因此中止了治療。而先前這個女孩的醫師也開始來反對他的學說。一方面是因為女孩對他產生了強烈的情感,一方面是同行的敵意,一方面因為他本身是一個敏感不穩的個性,麥斯梅離開了維也納。

麥斯梅後來到了巴黎,因為求助的病人太多,他設計了一種磁力池,一次可讓二十個病人接受治療。不斷有各式各樣的奇症被他治好,他的病人組織了一個社團,捐紿他大量的金錢,並且訓練門徒宣揚磁氣術的學說。

這樣的過程是否讓你想到我們社會版上的新聞?台灣的神棍們不也就是這樣做集體治療,組織門徒,四處宣揚嗎?

在1784年,他的名聲達到巔峰,引起法國國王的重視,下令一群當時頂尖的科學家,包括發明電的當時美國駐法國大使富蘭克林,來調查他的學說,結果完全查不出所謂的「動物磁性」的存在。雖然同意他有療效,但是他們宣稱這可能是想像的作用,於是最後禁止了這種療法的施行。麥斯梅無奈,只得回到老家隱居渡過餘生。

當時出現了各種嘲笑他的漫畫,謠言,口頭禪,小報渲染他的故事,有人說曾經看過他在鄉間走過,身後跟隨了一大群的烏鴉。

考証麥斯梅的一生,我們可以看到許多這類大師/神棍/準宗教家的原型,他們有許多共同特徵:

  1. 他們本身曾經有過某種情緒障礙。他相當敏感,情緒變化很快。當他成功的時候,常常處於一種輕躁狀態的情緒中,話多而快,有力,對自已的能力深信不疑。有些時候他自已也會有一些幻覺的體驗,一些神通,第六感的想法出現。但是當他失敗的時候,他會躲起來,放逐自已,繼續他的內省和修行。
  2. 他們本身有卓越的治病能力。大部份是身心症,偶而是絕症,他們也常常讓眼晴瞎的人看到,耳朵的人聽到。但是他們的治療不是絕對的,他們也常常失敗,但是失敗的人只能離開他,幾乎不會有人出面指責他。但是治療成功的人會和他產生深刻的關係,可以為他付出一切,並且積極地宣揚他的能力。
  3. 他們不見容於當時的社會的主流思想,這幾乎無可避免。因為他們幾乎都是意外的暴得大名,迅速地以此累績巨大的財富,本來就是人們嫉妒的對像。他們治病人方法又必需依靠不可思議的力量,排斥是難免的。麥斯梅本身的人品還不錯,所以他是懷壁其罪。但是有更多的神棍在發跡之後,就把持不住而以各種理由騙取金錢和女色,這些人一但被揭發,受到社會的排斥當然會更強烈。

像耶穌一樣,麥斯梅死後不斷有門徒繼續他的療法和學說。但受到正統醫療訓練的醫師們則敬而遠之,否則就要冒失去地位的危險。他的門徒修正了麥斯梅的想法,認為磁性不是治療的主要因素,信心,暗示,想像才是發揮療效的重要因素。

差不多一百年後,才有位法國的神經科醫師夏可(Charcot)開始意識到這種方法的重要性,並且成功地治療了許多歇斯底里的病人。這種療法被取了一個新的名字,叫做催眠(Hypnosis)。夏可常常在巴黎的公開場合展示催眠的神奇療效,引發一股風潮。在當時,他的催眠表演成了上流社會的聚集場合,許多歇斯底里的病人志願上台當作研究的對象,大眾和夏可的學生們一起討論這一個新的療法和新的觀念。

跟夏可學習的的學生之中,有一個聰明的猶太年輕人,他將催眠術運用在治療之中,之後加以改良成自由聯想,在深思之後,進而發展出整套心理分析,潛意識和人格的理論。他不僅開啟了心理治療的新時代,同時他也完全改變了人類文明的面貌。

讀到這兒,我猜你一定想到了,這個人就是佛洛依德。

直到今天,麥斯梅的醫術仍被看做是動力精神醫學的理論基石之一,心理治療漸漸由荒野走自學術界,九十年來不斷發展,現在已經有著各式各樣的學派,催眠的概念也為正統醫學界所接受,再也沒有人認為這是一種邪說。催眠施用於麻醉,戒煙和減肥上,都有正式認可的療效。在醫學之外,高手如馬汀遊走世界各地作秀,不斷讓人目瞪口呆地連下巴都快要掉下來。

我們以當代心理學的眼光,重新來思考當初那些被麥斯梅治好的個案。在Osterlin這個個案中,她的症狀,和治療過程的戲劇性,就類似像夏柯的那一些歇斯底里病人。她的症狀事實上是因為「催眠」而解除,這一點無庸置疑,因為到神經分子生物學都這麼發達的今天,精神科醫師還是以類似的作法治療這類轉化症的病人。但當時麥斯梅卻認為是他施行的磁氣療法治好了她,而病人本身則認為是鬼被趕跑了。這告訴我們,施行催眠的人,有時候本身也不了解催眠的作用。但是他本身對自已在做什麼一定有一整套想法,強烈的信心,和影響他人也來相信的能力。我們可以吊詭地這麼說,這一類的催眠者本身也被催眠了。

不過,有些人不同意這一類奇蹟療法一定是催眠的作用。因為,又不是所有的被治好的病人都是所謂的歇斯底里。有些人是精神官能症(如緊張,焦慮),有些人是身心症(如胃潰瘍,高血壓,頭痛),這些病和心理作用是密不可分,我們還可以接受類似催眠,或其它宗教上的安頓身心的方法會有療效。但是最難解釋的是那些所謂的器質性的疾病,也就是身體原因占絕大部份,而心理因素影響不大的疾病,像癌症症狀,中風後遺症等等,如果奇蹟療法治好了,我們又怎麼去解釋?

經由更多心理學家的努力,發現除了催眠以外,有更多的心理作用可以幫助說明這一類奇蹟治病的秘密。

第一個密秘:安慰劑和暗示的作用

所謂安慰劑,就是不含任何藥效的藥丸,有時候就是糖衣包著麵粉。有人實驗過,証明這樣的安慰劑居然有大約百分之三十的機會,可以阻止人體受傷所引起的疼痛。更絕的是,如果在之前先給病患注射「腦內啡」的拮抗劑,那麼安慰劑將失去療效。這表示安慰劑真的可以引起人體自然止痛的「腦內啡」的分泌。醫學上廣義的安慰劑不只包括藥丸,言語,肢體接觸都有安慰劑的作用。這造成了治療有效的假象。

第二個秘密:沒有比較過的療效

人體有自然痊癒的力量,就算是癌症都有可能,再加上安慰劑效果,痊癒的可能性更太,所以任何一種療法如果要宣稱有效,一定有明確的數字,起碼要和施行安慰劑的群體比較,否則療效很可能是假的。很多人求助宗教療法宣稱有效,門徒也會出來做見証,台灣許多神棍就是這樣有著死忠的信徒擁護。但是可能有更多治療無效的個案只是默默離開他們,不會進入到這個教派的宣傳之中,因此也造成一種有效的假象。

醫生在宣佈癌症病患有多久多久的期限可以活的時後,他是根據在臨床上有著同樣症狀的病人的存活平均日數,但是有少部份的病人是在統計數字的邊緣,有些人死得更快,有些人活的較久,甚至有些人就痊癒了也不一定。這些少數的例外個案,就常常被各種療法或是神棍拿來當作吹噓的對象。

第三個秘密:放鬆訓練,禪修,靜坐。

台灣幾乎所有的神棍都搞所謂的禪修,靜坐。其實這是在精神醫學上已經被証明,對許多精神官能症有幫助的行為治療方法,精神科甚至已經有一種叫「生物回饋」的儀器,可以幫助人達到放鬆狀態,這還是健保明文給付的治療項目之一。也早就在實驗中証明,人腦若藉由這一類的放鬆訓練,能提高注意力和增進表現能力。進入這種狀態的人,會出現Alpha型式的腦波,國外已經有一狗票這種偵測腦波開發潛能的小玩意兒開發上市了。這種訓練不但完全可以科學來解釋,而且早就商業化普及化,根本不必去牽涉到靈異之說。

該注意的是,進行這種放鬆訓練的人,有時候會進入催眠狀態,或是所謂的矇朧狀態(trance state)之中,在這種情形下,有時候會有種種的幻覺,異像出現,也有人會有神通,或他心通的意念,臨床上也有不少例子因此而誘發出精神病。因此在正信佛教中人稱之為「修行手冊」的「楞嚴經」中,早就明白告訴我們修行中的異像是虛幻不可當真的。但台灣卻有人藉此大玩「觀落陰」,或是「陰間列車」的把戲,藉機斂財。

除了上述的三個秘密,台灣的神棍們還有其它的招式,他們的手法更精緻,他們懂得利用傳播媒體,以及直銷的手段,來販賣商品。他們的政商關係良好,資源雄厚,受騙者申訴並不容易。他們和黑道掛勾,平息騙錢時遇到的麻煩,真正出了事上大眾媒體後還可以無恥地把責任推到黑道身上。他們有錢可以請律師為他們辯護,鑽法律漏洞,脫產。他們善於操縱語言,把他們組織中一切的「善」都歸到「大師」身上,對於別人質疑的組織的「惡」,都解釋成和「大師」無關。他們最可怕的是無所畏懼,因為他們大可舉出歷史上宗教被迫害的例子來為自已的處境辯護。法庭,輿論都阻止不了他們。

我們看麥斯梅的例子,可以說他是一個「不知道自已觀念錯誤。」但本質上是善良的人。但是台灣的神棍們,卻是「知道自已的觀念錯誤,但是以之來行騙。」本質上其實就是罪犯。

我絕對支持社會應該多元化,任何宗教都不該任意打壓。但如果再這樣發展下去,恐怕台灣會有第二個麻原彰晃。

近代宗教學大師尼布爾 (Reinhold Niebuhr)有一段相當著名的禱詞,他說:「神啊,請給我善意來接受那些無法能被改變的事,給我勇氣來改變那些應該要改變的事,同時給我智慧來分辨這兩者。」

我們可以寬容地接受真正的美麗神蹟,但是也應該有勇氣和智慧來分辨和拆穿冷酷的騙局。

台灣的輿論希望開個宗教會議,或是訂定相關法律,來解決宗教亂象。這些都必須做但還不夠。另外有所謂的大師出面要民眾分辨何謂邪教何謂歪教,我覺得沒什麼道理,因為如果我們去考核所謂「正教」的某些行徑,有些作法和「邪教」其實相去不遠。正邪之分自在人心,何必多費唇舌?

重要的是必需將治療和宗教分開,任何一種治療都不應冠上神秘的色彩。看病的去找醫師,宗教回歸原來的功能。只要有任何和醫療相關的行為,衛生署就有必要去考核,以實証主義,統計學的手段主動告知民眾什麼樣的治療有效,而什麼樣的治療是騙人的。

我們看待宗教家也必須要有一個認知:

不應該把他當作全知全能的角色,這是一個複雜的,變化萬千的社會,和耶穌,釋加牟尼的時代已經大不相同了。宗教家不可能又可以勝任醫生的角色,又可以當社會褔利家,又可以當哲學家,又可以當龐大資產的管理者。任何一個教派會發展都是因為社會人士的貢獻,宗教家只是一個象徵而已。因為掌握了許多社會資源,大宗教家就被開始神格化,只是暴露出的台灣人醜陋的拜金本質。

宗教家是宗教家,是一個人,不是神。

聖經裏面還有很正點的故事。1987年彰化基督教醫院神經內科的英國籍蘭大衛醫師,在國際知名的神經科,神經外科,精神科聯合期刊中,發表了名為 [ 聖保羅和顳葉癲癇(St. Paul and temporal lobe epilepsy) ]一文。

他考証西元56年保羅寫紿當時教會的一篇信,提及他個人經常發有的一種狂喜經驗,包括進入天堂,各種幻覺,之後的大發作,暫時性的失明等等。蘭大衛醫從保羅的病史,發病的頻率,發作時的症狀,認為保羅最有可能是一名顳葉癲癇的患者。

蘭大衛醫師在台灣奉獻多年,學問道德和信仰都無可懷疑。我們可以了解他寫這篇文章的動機不在於反駁聖經,而是再次以他誠實的思考和作為來榮耀他所信仰的神。

保羅是個很常見的名字,大概每個人都會想到的是披頭裏面娃娃臉的保羅麥卡尼。

不過回過頭來查考聖經,我們卻可以發現保羅是個蠻詭異的傢伙,大愛大恨。他起先專門迫害耶穌的門徒,手段殘暴。但是在一次連聖經也明文記載的癲癇發作後,由於產生了進入天堂的狂喜經驗和幻覺,他開始相信上帝的存在,而讓他搖身一變反過來成為一名狂熱的傳教者。他的改變太戲劇化了,所以剛開始時許多教徒甚至懷疑他又在耍手段。

保羅後來還是被門徒接受,他精力充沛地四處傳教,聖經記載他也有奇蹟治病的能力。

很難想像這不是上帝,而是因為異常的腦細胞放電,和保羅開了一個大玩笑,整個改變他的生命。可是就因為如此,他竟也擁有治病的奇蹟。一個人生病結果卻治療了許多人,你能不驚嘆心理作用的強大和神妙嗎?

我曾經和一位神學家討論此事,他意味深長的說,就算我們接受蘭醫師的看法,認為保羅真的是顳葉癲癇的患者,那麼如何証明不是上帝讓保羅產生癲癇的呢?

「當然無法証明。」我回答他:「因為照這樣的說法,搞不好我們之間的對話都是上帝已經安排好了的。如果真的上帝安排了世界上所有一切,包括我們的想法,那我們還有必要對話,証明,學習,或是思考任何事情嗎?」

從麥思梅到佛洛依德,從保羅到蘭大衛,我們看到的是西方人的這一股勇於探索,實踐,犯錯,反省的勇氣,這是一種理性而科學的態度。講到「理性」,「科學」,很多宗教家會言之鑿鑿地加以批判,但是這些宗教家依舊是住在現代建築學蓋起的大廟中,上有線電視傳教,坐在V6汽缸的車子裏,可能還用著數位式的大哥大,甚至上電腦網路Inetrnet。沒有科學嚴苛的思辯精神,這些東西都不可能產生。

如果我們真的去追究和調查,可能很多奇蹟治病的例子會不堪一擊。科學語言太冷酷了,這是很多人不喜歡科學,寧可被騙的原因。舉個例子,當你被醫師宣佈得了癌症只剩三個月可以活時,你一定會想把他的頭砍下來,而把所有的錢捐給任何一個宣稱可以救你的,莫名其妙的大師或上人。在宗教療法盛行的時候,醫療從業人員也應該反省:是不是忽了病人家屬在許多方面的需求?

不過我還是喜歡,抬起頭來看到「耶穌聖手」的那四個字的感覺。我不知道這句話是誰寫的,但這句話自有股溫暖強大的力量。每一個凡人都可以經由學習,來摹仿耶穌的一雙聖手。從不可能到可能,這需要窮首皓經,孜孜不倦,理性的思辯,正直誠實的思考,和辛苦的工作。

在實驗室,醫院,學院裏的默默奉獻的男男女女,在不可知到可知的路上前進,而他們也真的大大的改變了世界的面貌。

科學,不就是奇蹟嗎?

今年年底又有治療精神分裂症的新藥要上市了,我相信我的病人可以撐到那時候,我期待另一個奇蹟發生在他的身上。

資料來源

健康天地電子報第九期,潘建志(精神科醫師),1996-11-13

美麗奇蹟和冷酷騙局.txt · 上一次變更: 2012/02/02 18:50 (外部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