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 | 討論區 | 視頻 | 手機版 | FB專頁 | 简体中文

使用者工具

網站工具


聶其杰

聶其杰的宗教經歷

聶其杰(1880 - 1953),字雲台,祖籍湖南省衡山縣,中國紡織企業家。1880年10月出生於湖南省長沙,九兄妹中排行第三,父親聶緝槼歷任上海道台、安徽巡撫、浙江巡撫,母親曾紀芬是曾國藩幼女。1883年移居上海。1887年起與兄弟姊妹在家中延師共讀,開始從傳教士學習英文和接觸西方科學知識。1893年回湖南考取秀才,1898年與蕭氏結為夫婦。

由於父親擔任江南機器製造總局總辦一職多年,聶其杰年青時已接觸大量西方科學知識,並沉醉於托爾斯泰的文學思想,特別受其基督教思想影響:「以為誠懇博學如托氏者,尚為一忠實信徒,則其教義必有甚高而難通者……杰昔年之決意深研基督教,純受托氏之影響。」1)

聶其杰在其後的文章回顧中指出,當時他誤以為基督教可以挽救積弱的國家:「蓋各教皆自有其所長,而吾亦夙有愛於耶教者,為其組織宏大根基深固,苟善用之,有足輔政教之不及者。」2)「杰學淺識陋,隨俗浮沉者二十餘年,初以為富強可以力致,科學可以救國……欲利用教會以正人心、輔教育。……從之研求耶教,頗喜其基礎大可用,欲藉其組織以輔我教育及社會事業之不足,則於救國家之衰弱,不為無助。」3)

1904年,父親聶緝槼任江蘇巡撫,組織復泰公司,開始從事紡織業,聶其杰歷任經理、總經理。1909年收購合併組成恆豐紗廠,聶其杰任經理。一次世界大戰為恆豐紗廠帶來巨大發展,聶其杰成為紡織界翹楚。

1910年代,聶雲杰積極支持上海基督教青年會,其後更出任該會董事等要職。1915年,34歲的聶雲杰與妻子、母親一起在上海昆山路監理會受洗成為基督徒。聶雲杰指出:「予早年篤信科學,三十歲時,則盲從西教者數年。蓋心目中以為西方之政教學藝咸高出我上,而我之學說皆空疏無際,我之學理教義不如泰西,殆尤其製造之不如泰西也。於是幾欲舉我之聖哲訓盡棄之,以從彼文明大國,學其所謂有系統、合科學、由精密計算分析而得之進步學說功效理論者,如是者,亦有年。」4)

1917年妻子逝世,對聶其杰來說是重大打擊:「妻子撒手人寰,遂感人世萬法如夢幻泡影。」5) 他對於影響妻子由拜觀音改信基督教亦感到十分後悔:

「予亡室蕭夫人素禮拜觀音甚虔,每旬逢九持觀音齋,忽病子癇,胎墮後,血竭氣欲絕,口不能言,眼盲不能視,予守視臥榻旁,憂悶甚苦。忽夫人急呼,詢予何在,曰速跪拜,觀音菩薩在此矣,以手指窗際,呼予與子均速拜。自是清醒能言,謂見觀音相貌甚清晰,所著袍滿繡卍字紋云。目亦漸有光,旋即復常。後數年又患此症,是時夫人已信耶教,予亦迷信西法,送入醫院診治,以手術出胎,以熱水澆被裹身取汗,狂熱昏迷中,囈語云,負十字架從耶穌。數月後病稍起,謂病中語為靈感,遂決定受洗入耶教,而目光暗不愈,終至於盲,病體亦迄不健復,旋沒。……予至今追悔,深恨彼時予見理不明,致陷吾妻棄明智之信仰,而入於迷妄之知見也。」6)

1919年,聶其杰創辦大中華紡織廠,1920年,聶其杰當選上海總商會會長,其生意亦繼續發展壯大。1923年起,西方資本重投中國,聶其杰生意出現嚴重虧損,1924年皈依佛教,法名慧杰,並幾度想出家,唯被其母親多番阻止,因而在家修行成為佛教居士,處於退休狀態,並開始寫作反思基督教,至1927年出版反基著作《闢耶篇》,對基督教作出多角度批判,例如:「蓋以上帝立教者,利用人類浮泛膚淺之理想以警人者也,然既非真實義之所在。故各教言上帝創世造人之說者,各異其詞,各立其條教,各執其門戶,各相衝突相攻擊,又無一能自圓其說者,以如此之教義,決不能為深思明辨之士所信從。」7)

1926年起至抗戰勝利之前,聶其杰名下企業相繼被日商吞併、戰火摧毀、及遭日軍軍管、合併等。1942至43年先後經歷母親逝世及截去半腿,其時在上海《申報》連載《保富法》,勸人散財布施。1953年在上海病逝,享年73歲。

參考資料

1) 聶雲台:《聶氏家庭集益會記錄》(上海:聶氏家言旬刊社,1927),頁94。
2) 聶雲台:〈破迷篇〉,載《闢耶篇》(上海:中華書局,1928),頁17。
3) 聶雲台:〈破迷篇〉,載《闢耶篇》(上海:中華書局,1928),頁19。
4) 聶雲台:〈業命說〉,載《人生指津》(上海:聶氏家言旬刊社,1927),頁148。
5) 聶雲台:《保富法》(北京:中國城市出版社,2007),頁207。
6) 聶雲台:〈觀音感應事跡之非虛誕〉,載《人生指津》(上海:聶氏家言旬刊社,1927),頁119-1220。
7) 聶雲台:〈破迷篇〉,載《闢耶篇》(上海:中華書局,1928),頁32。
聶其杰.txt · 上一次變更: 2015/11/05 16:19 由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