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 | 討論區 | 視頻 | 手機版 | FB專頁 | 简体中文

使用者工具

網站工具


達爾文晚年信主

達爾文晚年信主與約書亞的長日(節錄)

在基督徒間時常流傳一些未經證實的故事,「達爾文晚年信主」就是其中之一,但真相是怎樣的呢?

這是一個謠言。這個謠言始於一位叫赫普(Hope)的女士。

達爾文於1882年4月19日逝世。在這時間之後不久,這位女士出席了美國麻省的一次佈道會,這佈道會是在慕迪(Dwight Lyman Moody)所開設的一所教育機構內進行的。赫普在會內宣稱,在達爾文臨終時,她訪問了他,當時「他正在讀希伯來書,並要求當地主日學的詩班到他的避暑別墅當場獻唱。這時,他後悔地說:『我極其希望我沒有將進化論闡釋成它現在的樣子。』並繼續說:『請妳舉行一個聚會,我希望對會眾述說耶穌基督和他的救贖。』當時他正在熱切盼望能進入天堂。」

慕迪聞之,視赫普女士為至寶,鼓勵她立即發表。赫普的「見證」首先見於波士頓的《Watchman Examiner》,隨即廣為在基督教圈子流傳,令不少人信以為真(包括 John Fok)。達爾文的女兒亨里雅塔(Henrietta)在一九二二年為此發表聲明:

「在我父親臨終時,我守在他的身旁。在他重病不治時,或在他得其他病時,赫普女士都不在。我相信我的父親從未見過她,她對我父親的思想、信仰沒有任何的影響。我父親對他的任何科學觀點,不論是當時的還是早些時候的,從未反悔過。我們認為有關他後悔的故事是在美國編造出來的。……整個故事純屬無稽之談。」

兩位「科學創造論者」 W.H. Rusch, Sr. 和 J.W. Klotz 在研究了這件事之後發表了一 本38頁的研究成果,對達爾文有以下的評論:

「他以人的思想為自己的權威,這使他脫離正教,再由有神論者變成不可知論者。其實,說他是一個無神論者卻是合適不過。他很謹慎地發現,由科學出發,他永遠不能證明神的存在,因此他認為稱自己為一個不可知論者是最妥當的。」雖然有強力的反駁,但一百年來,這故事不斷以不同的方式在流傳著,我不認為我們可以用「誠實」二字來形容散播謠言的人。

達爾文晚年信主詳論

前言

如今問題是:達爾文晚年有信主嗎?以下是稍為詳細的小小考證習作。

其實坊間有不少書籍可參考,以諾和鐵甲萬能俠沒有做功課(大概認為沒必要),他們也沒有提出什麼特別的理由支持他們對拙文的質疑。(鐵甲萬能俠:『I don't know! 他死了呢!疑者存疑。』以諾:『我沒有結論. 』)

他們質疑的僅有原因是:

  1. Mrs Litchfield 『可能』說謊。 鐵甲萬能俠:『我也想疑問一下:你可以證明 Mrs Litchfield 是沒 有說謊嗎?是因為她是達爾文的女兒嗎?』。 以諾:『以利益來說, Mrs Litchfield 的說話較不可信 (要維護達爾文的進化論)』。
  2. 而以諾認為假見證是大罪,所以 Lady Hope 似乎不會說謊。以諾:『為何 hope 女士要作這樣的大話? (假見證是在基督徒來說 很大的罪)』。

以上就是他們質疑的全部理由。這種『莫須有』式的質疑不值得逐點討論(不過如果把以上,例如,鐵甲萬能俠的質疑原則應用於歷史耶穌的問題上,將會非常有趣),所以有關的回應散見下面的論點。

分析

反駁『達爾文晚年改變觀點』的駁論分點列出如下:

Hope女士描述並不可靠

以下是 Lady Hope 事發三十多年後於1915年8月19日發表在《Watchman-Examiner》的文章摘錄並分析:

  1. 'He(達爾文,下同不贅) was almost bedridden for some months before he died.'
    按:達爾文晚年一直有工作,即使有病(達爾文有慢性病),也能活動,沒有臥床數個月的記錄。
  2. 'he said: “I was a young man with unformed ideas. …”'
    按:達爾文先作過大量準備研究,發表進化論時早不再是年輕人。其次,達爾文的考證經年,理據充份才發表理論,並非『unformed ideas』。(參考《自傳》有關他論著作部份)
  3. 'he suddenly said: “I have a summer house in the garden which holds about thirty people. It is over there,”…'.
    按:當地根本沒有一座能容納三十人的大屋。

不過 Hope 女士也有些有關達爾文的描述是合乎事實的。可見她的確造訪過達氏。但她的記錄明顯有失實的地方。也許是誤解或誇張,我不打算猜測,不過可以肯定這段文字並不真確。

沒有任何獨立的證據證明達爾文晚年回歸基督教

我翻查了十餘本達爾文傳記,包括他的自傳,沒有一本提到晚年看法改變這件事。相反,有四五本提出反證,說明他晚年沒有宗教信仰的改變。 Hope 女士的說法是僅見的,和所有其他有關證據衝突。

達爾文的家人

兒子 Francis Darwin 致赫胥黎信件(1887 年 2 月 8 日):『達爾文死前信主是虛構的,沒有根據。』 1917 年 Francis 再次表明沒有任何證據證明達爾文改變了觀點。

女兒Henrietta(Mrs. Litchfield)(S.C.按:因為以前譯過,此從略。大意是否定 Hope 女士的文章。)

達爾文身邊的人包括家人和朋友都完全不知道達爾文放棄進化論或信主。(而一個陌生人居然『知道』。)值得注意的是達爾文太太 Emma Wedgwood 是教徒,常常希望達爾文信教。如果達爾文晚年信主,她不會不知,而如果知道不會無所表示。 Mrs. Litchfield 說:『她(Emma)是個虔誠的教徒,常上教堂。結婚初時因為丈夫不信而很困擾。』

以諾兄說 Hope 大概不會作假見證,以諾兄忘記了,照此類推如果達爾文晚年成為基督徒,他也不會失見證啊,他一定像 C.S.Lewis 般大書特書。達爾文從和 Hope 女士會面後到去世有約五個月。如果他真的有悔意早就出來見證了。達爾文學習過神學,難道連這也不懂?

達爾文晚年的書信、論文

有些人死前臥床,沒有什麼言行留下,達氏不同,如前所說,他很幸運,一直有一定的體力。在他死前的幾個月他還有做實驗、和跟別人通信。 Hope 女士如果是在 1881 年秋天探訪達爾文,(達氏死於翌年 4 月 19 日,之前的『秋天』即 1881 年秋,)那麼 1881 年前後那段日子達氏的信件、論文應會反映出他對進化論、基督教看法的重大改變。但完全沒有這樣的記錄。

我手上有部 1903 年出版的達爾文書信集(氧化得很厲害,要很小心揭),如 1880 年 2 月給 A. Gapitche 的信、 1881 年 8 月給 J.D.Hooker 的信(他姓 Hooker,真不好彩,英國那時未有這俗語吧)都仍採用進化論。

他的自傳寫於 1776 年,之後不斷增訂到他人生最後六年。那裡有不少批判基督教的言論,而沒有放棄進化論的說法。他學生 Aveling 是無神論者,達爾文不同意,認為不可知論更恰當,他們的討論發生於 1881 年 8 月。 1882 年 1 月他還在處理 August Weismann 的「Studies in the theory of descent」。

理論上的困難

  1. 進化論的性質進化論是科學理論,要證據去證明和推翻。達爾文明確表示他不相信基督教教義,但他是不可知論者。科學和宗教他分得很清楚,如果他要推翻進化論,他不會去讀聖經,而是會去做研究考證。他晚年的研究記錄甚詳,並無推翻 1874 年第二版的 The Descent of man 的研究。他晚年能夠推翻進化論,那將會是非常重大的科學發展,在科學家良知和利益上他絕對不會放過。其實當時一直不同版本的進化論,而達爾文和其他大科學家一樣,不停地在修訂自己的理論。
  2. 信仰的反思。達爾文在研究進化論前曾經學習神學,而根據他的自傳,他放棄基督教信仰,是逐漸、長時期反省的結果,但最後反對基督教的結論很堅定。他不是因為某些衝動而選擇放棄信仰的。沒有任何證據證明他晚年有這樣的思想改變。他晚年有關宗教的看法,可以參考 Desmond et al. 的傳記「Darwin」頁 622-658。把信仰的轉變和進化論連在一起,就加倍荒唐了。

結論

除了 Hope 女士的一面之辭,完全沒有其他證據證明達氏晚年信主。而有直接間接證據否定 Hope 女士的說法。

資料來源

基版FAQ,書蟲 & S.C.

達爾文晚年信主.txt · 上一次變更: 2012/02/02 18:50 (外部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