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 | 討論區 | 視頻 | 手機版 | FB專頁 | 简体中文

使用者工具

網站工具


離開教會背棄信仰的一群

離開教會背棄信仰的一群

信徒離開教會的原因有很多種。有信徒說他們離開教會的原因,是因為教會主日崇拜講台信息弱、餵養不足,以致他們為了「搵食」無奈地離開教會轉往別的教會聚會;也有信徒說,是因為教會人事太複雜,教會長執個人主義過強,又或是因為教會牧者太令人失望等等…但今天我在這裡要說的都不涉及這些因素。因為縱觀基於這些因素離開教會的信徒,泰半都是會繼續返教會聚會的一群,只是轉往別間教會聚會而已。因此,我所關心的,是一些不但離開了教會也放棄了信仰的失落人。我期望從平信徒的角度,去檢視值得我們反思的地方。

經歷心靈的掙扎

我是一個成長於基督教家庭背景的信徒,也是一個曾離開教會放棄信仰多年的浪子,後來蒙神恩典的尋回,才在今天繼續返教會享受肢體的相交。前後相隔十多年。

今天回想少年時的青梅竹馬,赫然發現當中有不少人如我一樣,也在人生的中站離開教會。幸好,我所認識曾一度離開教會的朋友中,泰半最終都會回歸信仰。後來看書,才知道有研究報告指出,少年時期信耶穌的人比成年後才信的人離開教會的機會大。但書中說研究報告也指出,這些人大部分最終都會像聖經的浪子悔改重返教會。這報告與我所遇見的情況很接近。相信這全是神的恩典:「主必不永遠丟棄人」(哀三31)。

由於我也曾是個浪子,因而深知從返教會到離開教會再到浪子回頭的整個過程,當事人經歷不少心靈掙扎後才作的決定。只是每當思想所認識的個案時,我發現有不少浪子的離開,原是可以避免的,只要他們身旁的屬靈長輩有一朵聆聽的耳朵,並樂意以開放態度予以正面的引導。

個案一:不許人發問的家庭與教會

志傑也是生長於基督教家庭的青年,自小隨家人返教會,參加崇拜聚會、團契與主日學,風雨不改。然而,當志傑上大學,開始博覽群書放眼世界廣結朋友時,發現外面的世界觀與家中及教會所教導的全然不同,便不免把外面遇到的問題帶回來討論。求知欲強的他,其實並不是要挑戰信仰,他只是期望有人給他指點迷津。例如,聖經不是說掌管萬有的上帝是公義的嗎?為甚麼民間卻說「殺人放火金腰帶,忠忠直直終需乞食」?聖經也說上帝是滿有慈愛的,但志傑從新聞報章所看見的世界卻都是甚悽慘的,既貧富異殊也天災連連,為何會如此…?

當志傑把問題帶回家,父母便會以「不該懷疑神」來禁止他發問;教會傳道人更評他為反叛青年,說基督徒的責任就是信,「信者得救」、「因信稱義」等都基於「信」;團契導師更懷疑他的得救有問題。說真正信耶穌的人,是不應問問題的。志傑為了表示自己是真的信耶穌,便從此不敢在家中或教會問問題。但也同時愈來愈感到這信仰的不實在。在校園中,他可以雄辯滔滔,但在教會裡,他的人卻愈來愈沉默,偶爾還有一種異鄉人之感。

踏入社會工作後,志傑不想自欺欺人,也為了不甘心活在「人云亦云」的日子裡,便以忙為藉口不再返教會了。

個案二:喜定人罪的信徒

美珍小學時讀的是基督教學校,曾在佈道會決志信耶穌,一直到中學都沒有離開過教會。中二那年,家庭發生劇變,她祈禱求神不要讓父母鬧離婚的事發生,但無論她禱告多少遍,父母依然決定分開,母親還把才讀小學的弟弟帶走。後來父母各自重組家庭,兩個新家庭都各自有了孩子,美珍和同母同父的弟弟自此猶如兩個家庭的寄居人。

弟弟從此無心向學,終日在街頭流連,成了邊沿少年。美珍在承受遭父母疏忽的失落感的同時,也為弟弟終日自暴自棄不知所措。她多次祈禱求神改變現狀,但她的禱告仍像石沉大海般得不到回應。美珍對神很失望,不明白神為甚麼對她不瞅不睬。一位教友聞悉,便跑來嚴嚴的告訴她,可能是她犯了甚麼罪得罪了神,以致神不在她那邊。單純的美珍也就想起小時曾撒的謊,難道這就是神懲罰她的原因?每當想起這教友的說話,美珍便會聯想起舊約中神的威嚴形象,因而對父神產生一種懼怕感。

廿三歲那年,她為了搬離父家,也為了有能力照顧弟弟,與一個才相識不久的圈外人結婚。結婚前夕,她在家接到一位教友的電話,也是嚴嚴的警告她懸崖勒馬,說不然的話她會因與未信者結婚的事激怒神,日後必遭到神懲罰。她聽後,不知所措,婚後便不敢再返教會。

總結:

本文所能說的因素只是眾多之一、二。其他令信徒離開教會的原因,也包括信徒感受不到信仰對他的幫助,或當年信耶穌只為討好父母或別人而信的,或確是真信只是後來被世事纏身而離開教會等等…。由於篇幅有限,筆者只能在此拋磚引玉,讓讀者自己思想所認識的個案中,有沒有一些值得我們借鏡的,好教我們作為守望者時,也能曉得自己有那方面的不足,為主的緣故,作自我的全人裝備,以便我們能為教會堵塞把人趕出教會門外的破口。願父神親自作引導。阿們。

問題思考:

一>在個案一中的志傑要不要對自己離開教會的決定負上責任?他的責任在那裡?

二>倘若今天你是志傑的父母,團契導師或小組組長,你認為何種態度回應這麼多疑問的青年?

三>在面對個案二中對父神失望的美珍時,你認為今天的你,可有能力幫肋她重建對父神的信心?你認為最佳幫助的方法是甚麼?

四>你認為個案二中的守望者是否導致美珍離開教會的主因?個案中的守望者有沒有值得學習的地方?又有沒有值得引以為戒之處?

五>在你認識的親友中,有沒有一些本是羊圈裡的肢體,現在仍在圈外流浪?可有想過要為主把他們尋回來?

資料來源

傳書,2000年12月,余正遠

離開教會背棄信仰的一群.txt · 上一次變更: 2012/02/02 18:50 (外部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