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情時間] 巴基斯坦穆斯林暴民阻止被杀害亵渎者下葬

本帖最後由 dior13dior13 於 2015/1/20 22:50 編輯

巴基斯坦穆斯林暴民阻止被殺害褻瀆者下葬
BY SAMUEL SMITH | 基督郵報記者
2015年01月12日

巴基斯坦旁遮普省一群憤怒的穆斯林暴民阻止一個家庭在他們村的墓地埋葬他們的親人——他之前因褻瀆而坐監。阿比德•馬哈茂德(Aabid Mehmood)在出獄後被蒙面槍手綁架、殺害。

52歲的馬哈茂德在卡姆拉村經營一間旅館,在他宣稱自己是安拉的先知之後,他自己的女婿以褻瀆罪起訴了他。在監獄服刑兩年之後,馬哈茂德因精神和身體狀況不穩定而被釋放。

據Dawn.com報導,在被釋放後的幾天,馬哈茂德在家中被蒙面極端分子綁架。上週三,他的屍體在一個火車站附近被發現,其頭部和胸部有很多槍傷。

當馬哈茂德的家人要把他埋葬在村裡的墓地時,一群暴徒聚集起來阻止他們。

Like us on Facebook

報導稱,因為他的家人不能把他葬在墓地,他們只好將他葬在自家的院子裡。

一名叫阿尤布(Ayub)的員警告訴記者,警察局會從各種動機和角度著手調查,包括“蓄意殺害”和“個人糾紛”。

近年來,巴基斯坦針對褻瀆者的激進暴力在上升。很多基督徒在被控褻瀆後也成為了暴力的受害者。

在巴基斯坦嚴格的褻瀆法之下,任何侮辱或暗諷穆罕默德的人要被處死刑。

美國國際宗教自由委員會(U.S. Commission on International Religious Freedom)政策研究主任諾克斯•薩姆斯(Knox Thames)在一個新聞網站《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上的一篇文章中寫道,巴基斯坦現有38人因褻瀆指控在服無期刑或坐在死刑房

薩姆斯注意到,巴基斯坦因褻瀆而監禁的人比世界上任何一個國家都多。

儘管巴基斯坦政府通過監禁和死刑來嚴格執行其褻瀆法,對逃過褻瀆控告而不用服牢役或不用遭死刑的人來說,卻冒著被激進穆斯林殺死或暴打的危險。

2014年10月3日,由德爾納鎮民兵前成員組成並屬於德爾納伊斯蘭青年理事會成員的武裝車隊沿著利比亞東部德爾納道路開車。
利比亞蒙面槍手綁架13基督徒 敵基督徒極端主義興起
薩姆斯寫道,“極端分子的殺害行為,不僅非穆斯林不贊同,就是穆斯林也不贊同極端分子對伊斯蘭教的激進解釋。當激進分子或暴徒攻擊別人總是得到很少或得不到回應時,不受懲罰在逐漸佔優勢。”

根據《經濟學人》(The Economist)的資料,巴基斯坦30多個被控褻瀆的人在過去五年裡被殺害了。2014年有100多起褻瀆指控,報告稱,巴基斯坦褻瀆指控在激增,甚至一個最簡單的錯誤也會成為這種指控的理由。

報導稱,“現在,褻瀆包括孩子拼錯‘穆罕默德’或者丟掉一張寫有‘穆罕默德’的卡片。”

正如暴徒阻止馬哈茂德的埋葬所顯示的,在巴基斯坦對褻瀆者和宗教少數群體的迫害甚至在他們死後仍然存在。

據《主日訪客》(Our Sunday Visitor)報導,有些時候,穆斯林霸佔了基督徒和艾哈邁迪(Ahmadi)的墓地,將其改為商業或家庭用。在旁遮普的另一個鎮帕蘇爾,基督徒已經為保存他們的墓地抗爭了多年。然而,他們幾乎要失利了,因為政客宣稱墓地的一部分是他們的。

非政府組織基督徒福利社區(Christian Welfare Society)前秘書長蘇蒂爾•賈瑪律(Sudheer Jamal)告訴OSV,“那個區域已經建滿了房子,地價也漲了四倍。通常,他們會用以下伎倆中的一個來霸佔墓地:封鎖到墓地的道路,或擴展他們的農地。基督徒很窮,他們大多數都欠地主的債,或者害怕褻瀆指控。”

有一次,旁遮普政客允許基督徒在Torey Wala鎮建墓地,反對那塊地被用作基督徒墓地的當地穆斯林,阻止了基督徒的建造,並且將8名基督徒投入監獄。

賈瑪律說,“一名當地政客允許我們使用一片空地來埋葬我們的死人,我們甚至已經在周圍築起了泥牆。但是穆斯林反對佔用那塊土地,他們當前就拆倒了泥牆,基督徒道了歉。那天晚上,清真寺的揚聲器宣佈了基督徒佔用了穆斯林的舊墓地。8名基督徒被投入監獄。”


女子未婚懷孕被教會解僱 或上訴
BY MICHAEL GRYBOSKI | 基督郵報記者
2015年01月16日


(圖片:視頻截圖/WTVR CBS CHANNEL 6)
普瑞爾•基蘭姆與未婚夫和孩子。
近日,一名懷孕女子被弗吉尼亞一間教會的託兒所解僱,因為她沒有定一個與未婚夫結婚的日子。該女子說她可能會採取法律措施。

就在艾普瑞爾•基蘭姆(Apryl Kellam)1月7日剛剛得到加薪后不久,就被該託兒所解僱了。

基蘭姆的未婚夫,也是她快出生孩子的父親詹姆斯•寇爾森(James Coalson)告訴基督郵報,斯台普斯米爾路浸信會教會(Staples Mill Road Baptist Church)因基蘭姆違反託兒所職員手冊而被解僱后,他們一直在想找法律顧問。

寇爾森說,“我們在考慮法律措施,但是還沒有和雇傭法律師談,只是和馬切伊•茲布拉克(Maciej Zebrak)保持聯繫。教會沒有遵循正確的雇傭政策,未給艾普瑞爾適當的文件說明教會託兒所遵循的規章制度。因此,她不可能違反一個理論上不存在的規定。”

去年9月份,基蘭姆在該教會的託兒所得到了一份工作,在那裡她必須同意定一個日子和她未婚夫結婚。

據WTVR CBS 6報道,這對情侶有前段婚姻留下的孩子,正在懷着他們的第一個孩子。

在過去的幾個月中,教會已經告訴她,為了保住她的工作,她必須定一個正式的結婚日期。

基蘭姆在上周的一次採訪中向CBS 6解釋說,考慮到家人能否出席婚禮,她很難同意這樣一個規定的情況。

斯台普斯米爾路浸信會教會的主任牧師詹姆斯•布斯(James Booth)向當地媒體辯護了主日學僱員的道德操守。

布斯解釋說,“他們不知道我們的心。我們並不是要傷害,我們只是遵循我們的人事管理手冊,這根植於我們的信仰告白和聖經性信仰。”

在分享給基督郵報的一份聲明中,布斯強調,“教會的雇傭政策與州和聯邦對宗教僱員的雇傭條例相符。”

“我們的人事政策以我們教會的信仰告白和聖經性價值觀為基礎,這一政策反應了一種需求:我們的老師應持守與他們所教的聖經性價值觀一致的生活方式。”聲明繼續寫道,“如果一名僱員被發現違反了條例,管理員有自由裁量權來權衡狀況,並立即行動或給僱員時間去改正。”

關於教會對他們婚姻狀況的異議,寇爾森告訴基督郵報這個問題“絕不是一個關於定結婚日期的問題,而是關於我們根據我們的主張,而非被迫定期結婚的問題。”
寇爾森說,“我們想按我們自己的主張來結婚。在此之後,教會主日學又說我和未婚妻未婚同居也是一個問題。教會主日學知道艾普瑞爾和我在她被雇之前的生活安排,也知道艾普瑞爾已經有一個非婚生的孩子。”
如果這對情侶試圖起訴斯台普斯米爾路浸信會教會,他們或許會有困難,因為有美國最高法院裁決教會機構雇傭的先例。

2012年,最高法院一致裁決“和散那-塔布爾路德教會與學校對同等就業機會委員會”(Hosanna-Tabor Evangelical Lutheran Church and School v. Equal Employment Opportunity Commission)(教會學校僱員被解僱后狀告歧視殘疾人一案)一案,政府不能幹涉宗教團體的內部事務。

首席法官約翰•羅伯茨(John Roberts)寫了裁決的大部分,否決同等就業機會委員會反對教會及其學校的反歧視訴訟。

“這種對教會內部管理的干涉行為,剝奪了教會在選擇誰會個人化信仰上面的支配權。通過強加一名不被需要的牧師,州違反了宗教自由條款(Free Exercise Clause)——保護宗教團體通過其約定來塑造他們自己信仰及使命的權利。”

自稱去過天堂的男孩承認說謊 生命之路下架書籍
BY VINCENT FUNARO | 基督郵報記者
2015年01月15日


(圖片:基督郵報//SONNY HONG)
生命之路基督教資源機構(LifeWay Christian Resources)的主席兼CEO湯姆•雷納(Thom Rainer)2014年在巴爾的摩美南浸信會會議上講話,2014年6月11日。

生命之路基督徒商店(LifeWay Christian Stores)因出售一本關於一位曾稱參觀了天堂的男孩書籍而遭到批評,現在這名男孩說這個故事是假的。

這本名為The Boy Who Came Back From Heaven(暫譯為“從天堂返回的男孩”)自去年以來一直有售,書籍講述了6歲的亞歷克斯(Alex Malarkey)的故事。他在2004年遭遇可怕車禍,車禍導致亞歷克斯癱瘓,及陷入不太可能存活的昏迷狀況。但他在兩個月後醒過來,並稱天使帶他到天堂的門口見耶穌。

亞歷克斯談到該故事的真實性時,在一封信名為“一位未從天堂返回的男孩致生命之路及其他買家、賣家及天堂旅遊營銷項目的公開信。”

“我說我去了天堂,因為我認為這會讓我得到注意。當我那樣說時,我從來沒有讀過聖經,”他解釋說。“人們已經從謊言中獲利,並持續不斷。他們應該閱讀聖經,這就夠了。聖經應是真理的唯一來源。”

在信中,他也展示了他認為得到救贖的明確途徑。

“只有通過悔改你的罪,並相信耶穌作為神的兒子,為了你的罪死(儘管他沒有犯下任何罪),這樣你可以被原諒,你也可以從聖經中認識到天堂,並不是通過讀一本人寫的著作,”他說。

根據該公司的通訊主任馬丁•金(Martin King),生命之路已立即採取了行動。

“生命之路于本周獲悉,亞歷克斯已經收回關於他在《從天堂返回的男孩》中的見證。因此,我們正將商店中還有的幾本書返還出版商,”金告訴基督郵報。

亞歷克斯的母親貝絲(Beth),去年4月在博客中講述了此事,認為這本書不符合聖經,“極大”傷害了她的兒子。她還強調說,他並沒有從圖書銷售中謀利。

“亞歷克斯第一次試圖告訴‘牧師’這本書是多麼錯誤,需要的是如何停下來,亞歷克斯被告知,這本書祝福人,”她寫道。“我試圖捍衛我的兒子和真相,”她說。“亞歷克斯沒有寫這本書,這不是祝福他!”

一些美南浸信會信徒就曾對最近的暢銷書《天堂是真實的》(Heaven Is for Real)表達過擔憂,該書去年被拍成電影。這部書和電影是依據4歲的男孩在緊急闌尾切除術中到過天堂的經歷。去年美南浸信會通過了一項決議,重申“在引導人理解關於天堂和地獄的真理方面,聖經具有充分的啟示並高於人的主觀經驗解釋。”


ps:艾力克斯本周二發表公開信懺悔說:「我沒有死去,我沒有去過天堂。我這樣說是因為我覺得可以藉此獲得關注。當我講那些事情時,我根本沒讀過《聖經》。一直都有人從謊言獲利,未來也會有這種人。人們該讀的是《聖經》,這樣就夠了。《聖經》是一切真理的來源,而人類寫的東西都可能出錯。」(艾力克斯本周二發表公開信懺悔完整內容


教會取消同性戀婦女的葬禮受到指責
萊克伍德教會拒絕播放死者向妻子求婚的視頻遭抗議
BY NICOLA MENZIE | 基督郵報記者
2015年01月14日


(圖片:瓦妮莎•妮可•科利爾FACEBOOK)
瓦妮莎•妮可•科利爾

科羅拉多州萊克伍德的一間稱為“希望的中心”的教會,據說因中止女同性戀葬禮被指責冒犯並侮辱了死者的家屬。然而,這所麻煩纏身的教會旗下的新希望事工(New Hope Ministries)里一位代表堅持認為此事為“誤解”。

新希望事工周二下午接到基督郵報電話採訪的一名匿名女性表示,“發生的一切都很困惑。”當被問及教會牧師雷•查韋斯(Ray Chavez)或其他牧師是否可以就死者葬禮事件發表評論時,這位接待員告訴基督郵報說,“不能。”

新希望事工在其網站上表示,這個事工是吸毒者、酗酒者、幫派者和暴徒可以找到“一絲希望”的地方。查韋斯牧師在網站上自己的傳記頁中表示,“我們中心是一個希望的中心,擁有滿滿的憐憫。”

但33歲的瓦妮莎•妮可•科利爾(Vanessa Nicole Collier)悲痛的親屬們表示他們的希望破滅了,也沒有看到什麼憐憫。據報道,他們經過長達一小時檢查后開始葬禮,葬禮僅15分鐘后(或之前,根據本地消息源)查韋斯就發表了這個令人沮喪的消息。與此同時,當地牧師表示新希望事工接納同性戀,據報道,該事工告訴科利爾親屬說在禮拜中並沒有任何跡象表明她是同性戀。

根據她的訃告,科利爾在12月29日清洗槍支的過程中可能自殺或意外開槍自殺,她被兩個孩子和同伴克里斯蒂娜•妮可•希格利(Christina Nicole Higley)發現死亡。丹佛的《KUSA-TV》報道,新希望事工的禮拜取消,因為教會不允許播放一張包括顯示科利爾向她妻子求婚視頻在內的磁帶。據報道,教會要求將圖像中的視頻去除但遭到科利爾親屬的拒絕。他們表示查韋斯牧師錯在葬禮當天提出這個要求,而不是磁帶幾天前送到教會官員手中時提出。

而新希望事工接待員告訴《基督郵報》說科利爾的親戚“選擇去另一個地方舉行葬禮,”並表示這是他們的決定,查韋斯牧師與女死者的葬禮事件無關。科利爾身後的人表示他們儘管已經支付使用教堂的租賃費用,還是被迫轉移到別處哀悼。

最終由加里•羅蘭(Gary Rolando)牧師在新人殯儀館和火葬場(Newcomer Funeral Homes and Crematory)為科利爾主持葬禮,他表示新希望事工的服侍面向社區,並告訴《KUSA-TV》說該教會領導層要求審查“另類生活方式”。

羅蘭表示科利爾家人拒絕遵守新希望事工的“另類生活方式”立場。《丹佛郵報》報道,所以170個送葬者都收拾起這個活動中的東西、鮮花和死者的棺材,直接穿過馬路到對面的殯儀館和火葬場。

萊克伍德新人殯儀館和火葬場區域經理大衛•康帕內拉(David Campanella)與基督郵報證實,科利爾上周六的葬禮在其親屬離開新希望事工後進行。
康帕內拉向基督郵報解釋說,“我能說的是,新希望事工的確表明教會不能舉行某些活動,雖然教堂剛剛翻新。那時這家人決定他們在禮拜的時候舉行某些活動,所以我們決定做調整,讓這家人在街對面的機構里舉行禮拜。”

他補充說:“這個禮拜在我們的殯儀館進行,這樣這個家庭就能得到他們想要的禮拜。”

然而,哀悼卻已變成一片嘩然,科利爾的朋友和家人周二下午舉牌回到教堂要求教堂道歉,據說還要求退款。

新希望事工教堂外面的抗議進行的過程中基督郵報給該教會撥打電話了解情況但沒有人員接電話。在場的很顯然有保安人員,記者傑西•保羅通過推特r分享了抗議實時更新,為《DenverPost.com》報道。

“大概有40多名支持者周二下午聚集在教堂外抗議,高呼‘向我們道歉!’和‘雷牧師的羞愧!’保安人員駐守在大樓前,確保沒有任何遊行者可以進入這所教堂。”
該報告指出,抗議標牌中有一份寫着:“你在新希望教會看不到耶穌,只能看到虛偽。”

科利爾的朋友何塞•席爾瓦在周二抗議時告訴《KUSA-TV》說,“這裏我需要有的是理解對死者應該有的尊重,每個人都應該通過正確的方式被紀念。這種缺乏監督、個人理想和價值觀的行為再怎麼樣也不能超越對一個人一生的紀念啊。”

同為同性戀的席爾瓦堅持認為,新希望事工得到學校和康復中心的公共資金,那該機構領導的個人價值觀和信念需要拋之於外。他舉例了“政教分離”支持自己的看法。
羅蘭牧師據說贊成科利爾支持者使用這次葬禮提出議程。

羅蘭對電視新聞台表示,“我的禱告與新希望事工和在殮房的禱告一樣,就是科利爾家人可以從這裏向前邁進一步得到醫治與平安。”

基督徒拒絕烘烤同性婚慶蛋糕 被比作大屠殺兇手
BY  STOYAN ZAIMOV | 基督郵報記者
2015年01月13日|


(圖片:路透社/DAVID MCNEW)
2012年2月14日情人節,加利福尼亞州洛杉磯結婚周提倡國家自由新聞事件期間,東洛杉磯縣錄音棚外辦公室外擺放同性結婚蛋糕。

科羅拉多州民權行政長官表示,基督徒蛋糕公司決定使用宗教自由權利拒絕為同性婚姻烘烤蛋糕,這種做法堪比奴隸主義和大屠殺兇手。

代表傑出蛋糕房(Masterpiece Cakeshop)傑克•菲利普斯(Jack Phillips)的律師事務所捍衛自由聯盟(Alliance Defending Freedom)表示,民間社會不存在這種比較。


捍衛自由聯盟高級法律顧問傑里米•特德斯科(Jeremy Tedesco)表示,“這樣對傑克的宗教信仰明顯的偏見和敵視也就是對宗教整體的敵視,這種敵視不能在民間社會有什麼建樹,更不用說在一個審判他是否按照信仰經營生意的政府委員會。”


“戴安娜•賴斯(Rice)專員把擁有小麵包店的一個普通公民比作奴隸主和大屠殺肇事者,目的只是讓國家尊重人們言論自由和宗教活動自由的權利。她的評論表明專員中還有別人對同意她的看法。這種反宗教的偏見破壞了整個過程以及專員的命令。”


很顯然,賴斯的評論源於2014年7月25日的委員會發出的一個命令,菲利普斯需要在婚姻方面重新教育自己及其員工。


賴斯當時表示,“我在……上次關於傑克•菲利普斯的會議上……也想重申一下。縱觀歷史,宗教自由和宗教被用來證明各種形式的歧視,無論是奴役,還是大屠殺。……我的意思是,我們可以列出上百種人們利用宗教為歧視伸張正義的案例。”


“對我來說,這種言辭是人類可以使用的最卑鄙言辭,就是利用自己的宗教來傷害別人。”


(圖片:CBS 4截圖)
科羅拉多州蛋糕師傑克•菲利普斯

2012年,查理•克雷格(Charlie Craig)和大衛•謬里慕斯(David Mullions)讓菲利普斯為他們的婚禮招待會烘烤一個蛋糕。雖然這位蛋糕藝術家同意給他們烘焙食品,但他表示自己出於基督教信仰不能為同性婚禮烘烤蛋糕。


克雷格和謬里慕接着在美國公民自由聯盟的幫助下起訴了菲利普斯,從而導致科羅拉多州民權分部確定這著名蛋糕店歧視這對夫婦。


行政法法官羅伯特•斯賓塞在2013年12月寫下他的決定,“事實無可爭議,菲利普斯拒絕給投訴人的同性婚姻烘培蛋糕是對這對夫婦性取向的歧視。”


因為這個決定,菲利普斯就停止了烘烤任何婚禮蛋糕,無論是異性婚姻還是同性婚姻。


捍衛自由聯盟法律顧問尼科爾•馬丁(Nicolle Martin)補充說,與賴斯的意見相反,美國最高法院一直沒有找到一種與賴斯所說的性取向地位相當的情況。


馬丁說,“第一修正案顯然禁止這種類型的宗教偏見,該委員會陳述的錯誤憲法法律論證引起了人們對他們審判的質疑。”


“傑克不應該被政府或其他公民強制性宣傳或推銷他自己不想同意的觀點。但更糟糕的是,當一個或多個官員通過引用自己對宗教的敵意進行法律分析后出現嚴重錯誤,從而強迫壓制一位普通公民的言論。”


高級模式 | 發新話題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換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