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載] 基督教《聖經》上帝

譬如你信基督教的,因為跟我學的人有和尚,有尼姑,有神父,有修女,也有牧師,我就笑他們講錯了《聖經》。我說你們基督教《聖經》明明講“神即是光,光即是神”,怎麼被你們亂講一通呢?你說不拜偶像,還對那個神明拼命去禮拜,那也不是真的神。
譬如說基督教,一切宗教,最後的哲學都有點相同,所謂上帝天父、自己、聖靈是三位一體,也是這個道理來的。
“所以印度學瑜珈的這些大師與我碰面時,我說你們的文化是世界宗教的搖籃,天主教、基督教、阿拉伯的回教等等,包括希臘哲學,都是從印度出來的。”
“ 印度當時很大,現在講阿富汗、以色列等,原來都屬於印度;範圍一直到我們新疆的邊境。”
中原按:源於印度的宗教,不管是佛教還是印度教,都喜歡貶低別的宗教,把別的宗教說成是外道,或者是印度宗教的分支,其他宗教的神靈都是印度神靈的打雜小弟。南懷瑾說:“天主教、基督教、阿拉伯的回教等等,包括希臘哲學,都是從印度出來的。”只要天主教、基督教、阿拉伯的回教等等,包括希臘哲學不表示異議,中原也沒必要為他們出頭。
只是以色列曾經屬於印度,這種顛覆人類歷史的事情,也只有佛教徒、南懷瑾這類人能幹得出來。
但是,基督教講究不崇拜偶像,卻拜起了十字架。
譬如,西方人說天地是上帝造的。實在說起來,上帝也算是粗製濫造。如果上帝把這個世界全部造成白天,連電都不用浪費了,還要發明電燈做什麼?
你看耶路撒冷,新興的的猶太國家以色列,原來都是西印度的範圍,都受印度文化的影響。換句話說,照我研究的比較宗教,認為世界上真正的宗教起源,都在印度。這一句話,如果學者們有意見,我可以批駁他們,因為他們不懂印度文化。印度本有婆羅門教,佛教是後來興起的。西方的宗教,你看耶穌穿的衣服,戴的帽子,都是密宗那一套;你看基督教、天主教他們畫十字,就是密宗準提法的五印,用金剛拳印印額頭、心窩、左肩、右肩、喉頭。
所以西方人研究耶穌一輩子,有十幾年找不到他的踪跡,現在研究出來,曉得耶穌失踪的十幾年,他正在印度西藏邊上學佛!這在西藏密宗的資料找出來一點,說有個同參到中東去弘法,被人家釘到十字架上。
基督教說上帝萬能,但是為什麼不能降魔?上帝與魔鬼並存,上帝本事有多大,魔鬼的的本事就有多大,那麼這個上帝就不見得是萬能的了,這個最為重要。
像基督教的牧師、天主教的修女神父,我有好幾個這樣的學生。我告訴他們《聖經•新約全書》裡講的都對,你們解釋錯了。我說你翻開《約翰福音》來看,神即是光,光就是神。我說這樣講就對了,被你們解釋錯了。這個上帝,就是這個神,就是這個光,這樣就對了。
我以前經常和幾位神父說笑話,我說你們的聖經內容涵意很好,可惜,翻譯得很糟,那種白話文是明朝時代翻譯的,沒有文學價值,所以,在中國弘揚不開。佛教之所以在中國能生根發展,佛經翻譯文字優美,具有高度的文學價值,折服了中國的知識份子,這一點是很大的原因。
聖經中譯不但文字不美,說理也有問題。你說人生來就有罪,令人聽起來就反感,老子我生來就沒有罪,我媽媽也沒有罪,我爸爸也沒有罪,我的老祖宗也沒有罪,為什麼上帝說我有罪?不通嘛!但是,上帝說的沒有錯,只是你們不懂,你們沒有辦法依文化背景適當翻譯。人生來不是有罪,而有缺憾,不完美,不圓滿,也就是說人生來就有業,有善業、惡業,以及不善不惡的無記業,這個業不是罪,而是一股力量,牽著你跑。
西方的宗教講上帝是“全能”,但以宗教哲學來講,世界上沒有任何東西是全能的,假使可以全能的話,上帝就不會無法對付魔鬼了。魔鬼與上帝是對立的,可見上帝不是全能。
我們知道天地宇宙萬物隨時都在變化之中,但是這一切的變化也都有它的法則--「在天成象,在地成形」。人與萬物都是變化來的。道體變為有形天體時,就有風雲雷雨日月星辰等現象;在地球上就有山川動植等等萬象的形狀。
因此我們研究了《易經》,再看西方的宗教,《聖經》上說,上帝根據他的形象創造了萬物。這話沒有講錯,是宗教徒們解釋錯了。這個上帝,這個天,不是天地的天,是形而上的一個法則。萬物的情形,是形而下的一個形象;這個形象是由形而上的不可知、不可說的那個東西變來的,它具有固定的形態。就是這麼一個作用,被宗教家套上宗教的外衣,拿來賣錢混飯吃,亂講起來了。把那個上帝--形而上的那個不可知,講得有形有象,以訛傳訛,又可怕,又討厭。說穿了,那都是自然的法則。
高級模式 | 發新話題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換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