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載] 对牧灵圣经的种种指责,天主教在线有何意见?

有人说:
1、恳请各位教友不要买牧灵圣经,因为那是基督教和天主教合作出版的,里面有很多不和教义的地方,请慎重!
还有的人说:
2、牧灵圣经翻译的某些语句是不大合适,所以才被某些神学家或者学者诟病,好好读思高圣经就好拉!呵呵,至于买不买那是人家个人自由拉!不建议读牧灵圣经!
更有人说:
3、有一些原则性错误;比如,对玛窦福音第二章关于圣母怀孕,而若瑟要暗暗休掉玛利亚的解释。《牧灵圣经》对“她的丈夫若瑟本想休了她”解释说:福音在这里并没有交代若瑟为什么要这样做,可能是玛利亚把自己的情况告诉了若瑟。不论怎么样,我们觉得若瑟并没有怀疑马利亚的忠诚。
这样的解释非常荒谬可笑的。福音说的很清楚,玛利亚因圣神怀孕的事显示出来了,即我们老百姓都知道的,叫做显怀,即人们看出圣母是一个怀有身孕的孕妇了。再说,天使的话,也明显若瑟想休马利亚的原因。天使说:“达味之子若瑟,不要怕,娶你的妻子玛利亚,她所怀孕的是出于圣神。”按照《牧灵圣经》的翻译“若瑟,达味的子孙,把你的新娘玛利亚迎娶回来,不要顾虑!她的身孕,是因为圣神而来的。她将生一个男孩,你要给他起名叫耶稣。”多么明显的原因。
另外又说,可能玛利亚把这事告诉了若瑟,那么就是若瑟没有相信马利亚的话啊,才做出此决定的。这纯粹是人的臆测!有矛盾的说,不论怎么样,我们觉得若瑟并没有怀疑马利亚的忠诚。
4、再举个例子:若望一书,5章21节
《牧灵圣经》的解释:“该远离偶像:若望在结尾的警告很重要,他要求我们持守道成肉身的基督,不允许自己走向任何相反的途径。
对教会而言,对每个基督团体也一样,这是一种持久的诱惑;想成为所有事物的中心,所以只想吸收新的成员并维持下去。当这种机构意识到要维持下去,就必须依靠权威、政治和经济的支援时,他们便追寻这些支援,而将传教使命搁置与建筑物中。
基督团体,整个教会逐渐成为一堵横隔与天主与世人的厚墙,越来越成为“偶像”,希望成圣,希望人们服从她的一切旨意,认为所有的决定都是正确的。
这不是异端的道理么?至少让人们误会教会啊!误导人的谬说!
5、所以连政府官员都建议我们读《牧灵圣经》。
也难怪即使在爱国会一位神父竟然把一大堆《牧灵圣经》放在堂的院子里,付之一炬。
6、基于太多的错误,我们也把《牧灵圣经》收回来,换给教友思高圣经。
[天主教在线] 回复:
为了能给您一个清楚的答复,我们把您的提问做了编号逐一的回答。
在答复之前,我们必须重申一个原则,就是言之有据,言之有理的原则,离开了这个原则就是望风捕影和空口说白话。
1、说牧灵圣经“是基督教和天主教合作出版的”的人根本就不懂牧灵圣经产生的原因和背景。解释如下:
讲到牧灵圣经,有必要提及于贺神父。他是牧灵圣经第一个版本的发起人、倡导人和翻译。
于贺神父(Bernard Hurault 1924-2004)是法国的一位神父。在巴黎工作十九年后,于1967年主动申请前往南美洲的智利,开展传教服务工作。在智利的十九年中,为了响应梵二号召教会重视圣经的精神,也为了回应智利普通教友在日常生活中对圣经的渴求,于贺神父及其工作同伴将圣经原文翻译成流畅易懂的西班牙语,并配上大量注释,获得智利主教团的批准,这就是第一个牧灵圣经版本。该西班牙版本在后来的三十年里成为天主教圣经发行量最大、最受欢迎的版本之一。该版本在出版的过程中已经得到南美洲诸多国家主教团的审核和批准,至今仍以每年上百万册的数量发行在南美洲各个国家。
其后,于贺神父于1986年来到亚洲的菲律宾。他又用了十九年的时间在亚洲组织翻译其它牧灵圣经版本。中文版牧灵圣经的翻译工作于1991年在台湾开始,1993年大陆有三位翻译前往菲律宾的马尼拉,参与在此地天主教会出版社Claritian Publication进行的圣经翻译工作。由于工作开展初期,在台湾有部分义工翻译者使用了蹩脚的中文,再加上圣经专业常识的缺乏,前期翻译工作进展的并不是很理想。部分初期译稿由台湾转到马尼拉后,大陆去的三位翻译者立即着手进行加工和修订,经文翻译的准确性是翻译们的第一原则,其次是力争做到译文流畅及符合现代读者的语言使用习惯。主体翻译工作在1998年结束。于贺神父亲自送交香港教区,经18个月的审核后,获得香港教区天主教教会圣经出版许可。
在牧灵圣经翻译工作和出版工作过程中,没有一位基督教人士的参与,甚至圣经印刷所用的纸张都是西班牙天主教国际圣经学会的捐助(SOBICAIN),而不是联合圣经公会。截止到2006年,南京爱德印刷厂为北京教务委员会共印刷了59万册思高圣经,但是所用的纸张皆为圣经联合公会捐赠,我们可以说思高圣经的印刷和发行与基督教会的援助和支持有直接的关系。牧灵圣经的出版和发行却和基督教会没一点直接的关系。但是因为牧灵圣经的翻译使用了与基督教现代中文译本圣经所使用的相同的翻译原则,很多基督教人士争相购买。经常到我们论坛发帖的基督教刘重明先生在对照研究中也是用了牧灵圣经版本。相反,倒是天主教人士对我们自己教会通过审核的版本口诛笔伐,我们实在有些不解。
2、谈及牧灵圣经经文的翻译,我们必须承认里面存在着翻译的错误和很多应该完善的地方。但是,如果因为这些错误和差距的存在,就否认牧灵圣经翻译的一文不值,或者有意贬低其教会的合法性,这是因小失大,是诋毁圣神的工作。教会给予一个圣经版本出版许可,是因为考虑到此版本对教会牧灵及救灵的需要。公所周知,圣经翻译过程是一个不断完善的过程。世界上任何一个语言的圣经译本都存在着翻译错误。在大陆,大家通用的思高版圣经,从翻译到出版花费了20年的时光才在1968年出版了新旧约圣经全本,从第一版到现在的最新版,已经N次印刷,难道思高圣经就已经完善了吗?一点没有,还存在着大量的尚待完善的地方。至于哪些地方有错误和尚待完善,天主教在线曾经写文章就几段经文的翻译与思高圣经学会进行探讨,我们把这篇文章附在最后供大家阅读。并且我们还在论坛专门开辟了思高圣经纠错版块,就是为了帮助这个版本不断的完善。
3、关于“原则性错误”问题,有人举了一个例子,是关于玛窦福音第二章关于圣母怀孕的问题。我们便于大家理解,把这整段注释抄写如下:
她的丈夫若瑟本想休了她(19):福音在这里并没有交待若瑟为什么要这样做,可能是玛利亚自己把情况告诉了若瑟。不论怎样,我们觉得若瑟并没有怀疑玛利亚的忠诚。天使的出现并非让若瑟更进一步相信事情的神圣性,而是告诉他在天主计划中所承当的角色:“你要给他取名耶稣,把他纳为自己的儿子。”从而使耶稣在法律上成为达味的后代。看来玛利亚可能不属于犹大部族,也就是达味自己的部族。玛利亚很可能像她表姐依撒伯尔一样,是属肋未司祭家族的。
这段注释并没有错误,是对经文理解的一个新角度。
从这段解释,我们可以知道,注释者的用意并没有完全集中在若瑟是否可以用肉眼看出玛利亚是否怀孕了,而是展现了若瑟对待整个事件的一个态度,展现了在天主的救恩计划里若瑟要承担的角色。福音确实没说更深的原因,若瑟犹豫后,圣神才为坚固他的信心而将事实的真相告诉了他,所以他就改变了最初的想法,经文并没说他为什么打算休掉玛利亚。按照犹太传统,订婚就享有结婚的权利,如果仅仅是因为玛利亚的身孕而不愿受辱,那么玛利亚和若瑟不存在这问题,因为按照犹太文化,他们已经结婚了,只是玛利亚和若瑟知道他们还没有发生过关系,按照常规,不可能怀孕,而若瑟又没怀疑玛利亚的忠诚,所以于贺神父在注释里提的相当有道理,就是我们不知道若瑟为什么要那么做,只能是像很多大圣人在面对巨大历史使命时,都会有逃避的心理,若瑟可能也有过最初的迟疑。但是最后圣神的话坚固了他的信心,他顺服了天主的安排。
提出问题的人:第一对犹太文化不够了解,即在耶稣的时代,犹太人订婚后享有结婚的权利,如果女方怀孕了并不是丑闻,男方没必要为了在众人前的“脸面问题”而休掉女方。第二提出问题的人对经文没有很好的阅读,因为经文说若瑟本想悄悄休掉玛利亚,并没说读者通常以为的原因。我们说提问者是稀里糊涂阅读的也因为至少有关玛利亚怀孕的事情不是玛窦福音第二章,而是第一章!第三,提问题的人对圣经中多处表达的天主行动方式及先知回应的方式不够了解。
4、提问者在引述了牧灵圣经的注释之后,断然给出一个结论:“这不是异端的道理么?至少让人们误会教会啊!误导人的谬说!”
我们只能遗憾的说,这是典型的中国人做学问的态度,其中的推论呢?!在欧美学习过的学生都知道,为了得到一个结论,需要有一个前提,然后是逻辑推论,最后才是结论,就是我们国家中学生写议论文也需要遵守这些基本的规定啊!
那么,我们认为这段注释其实是具有非常深刻的道理的,正如巴尔塔撒(VonBalthasar)所以指出的,教会在世界中的发展过程,有两个必然的运动,一个是收缩(sístole),另外一个是舒张(diástole),巴尔塔撒警告教会不能只是关注世界的不足与需要,因为这样,教会将没有什么可以带给世界的,因此,教会首先应该真正的成为他自己,但是,若没有向外的传教活动,教会也不回找到他的真正本质。为了成为世界之光,教会本身就应该首先成为一个发光体。巴尔塔撒用了一个比喻来形象的说明了这点,他说:一株大树若要枝叶繁茂,就必须根深蒂固。
教会在历史发展进程中,已经有太多的实例告诉我们教会曾经追求了很多根本不属于他领域内的事情,当依诺森三世戴上象征至高无上的神权与俗权的三重冠的时候,当教会参与宗教审判而烧死那些异端分子的时候,当某某教区的主教神父把注意力都放在教会的外部建设的时候,当教宗若望保禄二世为教会的子女们过去在历史中所犯下的错误和罪过而向整个世界道歉的时候……您就会发现于贺神父的这段注释是多么的切时和大胆。教会权威的施行需要信友忠实的批评,教会权威一旦离开了信友的批评与监督就是独裁与武断,这是我们多次重申的道理。因此,把这段注释拿出来当作误导教会的证据的人,不仅没有根深的神学基础,更徒有盲目的拥护教会的热情。
5、我们无语,因为没有确证。在河北邯郸,曾遇到过政府的退休人员对牧灵圣经爱不释手,并号召大家都去购买和阅读,仅仅因为牧灵圣经是一本他能看得懂的圣经,并没有其它更复杂的原因。而著名圣经翻译理论家奈达曾经说过:“圣经作者写作了经文,是为了要读者能直截了当地明白经文的含义。”
6、“基于太多的错误”,这句话应该如何理解?
我们认为这样的说法是对教会内的出版业缺乏应有的常识。原因如下:如果是印刷品,里面不可避免的要出现一些错别字或者排版所出现的失误,这样的错误是可以容忍的,因此,也需要再版印刷的时候加以修订;如果要出版有关信德道理的书籍需要由圣部,或者主教团,或者教区主教的批准,比如为出版天主教教理,或圣经。牧灵圣经翻译之后,出版之前是曾经递交给香港教区审核,汤汉主教委托审核人对牧灵圣经的经文和注释进行了长达18个月的审核,并获得了“圣经出版许可”(Imprematur)。中文版牧灵圣经还曾获得台湾单枢机主教颁发的文件许可,表明教会可以放心地使用牧灵圣经。意思是说,里面没有违反信德的道理,准予出版。再有一点,太多的人拿着注释的观点来诋毁牧灵圣经,其实经文注释只为读者消化理解经文而写作,起到辅导和引领的参考之用,并不是教会对此段经文的唯一和官方解释,不需要具有不能错的特权。随着圣经考古和研究的发展,各个版本的圣经,尤其是思高圣经的很多注释面临着需要更新的挑战。
最后,我们再次重申我们一贯坚持的原则:“言之要有据,言之要有理”。一些批评意见不加深思,然后由大家转来转去,跟基督新教中的很多人把对天主教的一些批评攻击逐一列表然后发布到各个论坛的做法,有异曲同工之处。希望大家能警觉,维护教会的心情可以理解,但是不要乱起哄,不要人云亦云。
附上我们对思高圣经的一些建议:
  
     对天主教思高版圣经翻译的几个问题

最近,百忙中抽出了点时间对照圣经原文粗略抽查了部分圣经经文,发现思高版圣经的一些翻译问题。就这些问题有幸与对此有深入研究的基督教刘重明先生(领洗60多年的平信徒)做了私下的交流,刘先生特别强调了这些问题的最后修订权在香港思高圣经学会。本人完全同意这点,于是将下列这些问题寄送给了香港思高圣经学会。
以下所列出的有问题的经文,都是对照了两个拉丁文、三个希腊文、三个英文和七个西班牙文版本圣经以后做出的修订意见。

A语意翻译错误
1)格前3:9 我们原是天主主助手,你们是天主的庄田,是天主的建筑物。
大陆版本为:天主主助手,香港繁体版为:天主的助手。因此,可以肯定,这里是大陆版本的问题。但还有一个问题,翻译成“助手”会引起混淆,好像人协同天主工作一样。但保禄要表达的是同工的意思,就是说,你为天主工作,我也为天主工作,那么,我们之间就是同工的关系,同为天主工作的人,保禄在此表达的就是这个意思。


2)格前15:19 如果我们在今生只寄望于基督,我们就是众人中最可怜的了。
此句翻译与原文表达的意思截然相反。这句翻译完全颠覆了基督教会的教导。
按希腊原文为这句话的原意是在说:如果我们只在今生寄望于基督,我们就是众人中最可怜的了。这句的翻译错误是非常明显的,也属于那种不得不修改的问题,相信下一版的思高圣经一定会修订这个错误。

  
3)格后5:10 因为我们众人都应出现在基督的审判台前,为使各人借他肉身所行的,或善或恶,领取相当的报应。
质疑:恶的事情可以说报应,但善的却不能说报应,原文的意思是领取相应的,言外之意就是恶者将被罚,善者将受赏。再者借‘肉身’所行的说法在中文语境不通。希腊原文固然用的是肉体,但耶路撒冷版本将其译为:可朽坏的生命,或者,可朽的生活。在保禄的思想中,肉很多时候指的是整个的身体(参考圣经辞典有关肉的解释)
同样在7:5 因为自从我们到了马其顿,我们的肉身没有得到一点安宁,反而处处遭难:外有争斗,内有恐惧。这里的肉身应该是指整个的人。
按刘重明先生的意见,此处“肉身”不要改。
4)默12:10 如今我们的天主获得了胜利。 此处“胜利”原文为:救恩,似乎不能互相替代。
刘重明先生建议翻译为:“如今我们天主的救恩、权能、国度,和他的受膏者的权柄都来到了。”至于为什么这样翻译,刘先生特地为此写了一篇小短文来解释:
     不可略去救恩
   一位刘先生来信,与我探讨《思高本圣经》里个别需要修订的问题,有一种探求真理的精神,目的是为了使这个译本修订得更好。他一共提了18个问题,其中有2个问题我感到是值得比较深入地研究与讨论的,在此写出与读者分享。
     第1个问题是启示录12:10的译文,以下列出不同译本的译文:
【思高本】如今我们的天主获得了胜利、权能和国度,也显示了他基督的权柄。
【光启社本】我们的天主的救恩、威能和统治他的基督之权威已取得胜利。
【牧灵圣经】我们的天主的救恩、威能和王权,和祂的默西亚权柄开始了。
【NJB】Salvation and power and empire for ever have been won by our God, and all authority for his Christ.
【NAB】Now have salvation and power come, and the kingdom of our God, and the authority of his Anointed.
【和合本】我上帝的救恩、能力和国度,并他基督的权柄,现在都来到了。
【KJV】Now is come salvation, and strength, and the kingdom of our God, and the authority of his Christ.
【NIV】Now have come the salvation and the power and the kingdom of our God, and the authority of his Christ.
     从以上的译文可看出:
1,只有《思高本》漏译了‘救恩’salvation这个词。
2,为什么漏译,因为思高本译者把G1096这个希腊文的词,译为‘获得了’。如果译为‘天主获得了救恩’是不合教理的,原文也不可能是这个意思。以致译者故意漏译了‘救恩’这个词。
3,我们看G1096egeneto,在这里是第2过去完成时态,直说语气,关身或被动语态,第3人称,单数的动词。它的词义有‘成全、作、发生、变成、成为、来到’等。在这里译作‘来到了’come,是比较适当的。《思高本》《光启社本》可能是参考了《新耶路撒冷圣经》(NJB),将won译为‘获得了胜利’‘取得胜利’;这样译与上下文是相呼应的。但在希腊文原文圣经里这里没有出现相当于‘胜利’的词。
4,但我们认为无论如何,原文里有的‘救恩’一词,千万不可漏译,因为救恩是人得以归回上帝的基础,得到救恩才能进入天国。建议这节经文改译为:现在我们的上帝(天主)的救恩、能力和国度,并他的受膏者的权柄都已来到(成全)了。
                               2008,8,2

我完全同意刘重明先生的意见,也认为“救恩”这个具有特殊含义的词汇是无法用“胜利”来代替的。
  
B少译多译问题
1)格后5:4 我们在这帐棚里的人,苦恼叹息,是由于我们不愿脱去衣服,而就套上另一层,为使这有死的为生命所吸收。
根据希腊原文:苦恼叹息后面缺少一句:负担沉重
和合本翻译为:我们在这帐棚里,叹息劳苦,并非愿意脱下这个,乃是愿意穿上那个,好叫这必死的被生命吞灭了。
按刘重明先生的意见:“苦恼叹息”可改为“呻吟叹息,背负重担”,但也可不改。


2)咏118:16 将我举擎,上主的右手大显威能。希腊语原文没有“我”的意思,而是说天主自己举起手臂。翻译过来就是:上主的右手高高举起
C中文语境下的理解问题
1)格后5:21 因为他曾使那不认识罪的,替我们成了罪,好叫我们在他内成为天主的正义。
质疑:耶稣不认识罪吗?这句话为普通教友会是一个很大的误会与混淆。按原希腊文为:没有犯过罪。刘先生的意见是应该翻译为:因为他曾使那确实无罪的。
也非常感谢刘先生百忙中又专门为这个问题写了一篇短文,我转引于此:
耶稣无罪
哥林多(格林多)后书5:21的译文,各个译本有所不同,列出如下:
【思高本】因为他使那不认识罪的,替我们成了罪。
【和合本】上帝使那无罪的(原文作‘不知罪’),替我们成为罪。
【光启本】因为他曾使那无罪的,替我们成了罪的牺牲品。
【牧灵圣经】基督是无罪的,但为了我们,他承担了一切罪恶,作了牺牲。
【新译本】神使那无罪的替我们成为有罪的。
【吕振中译本】他叫那不认识罪的替我们成了罪。
【现代中文译本】基督是无罪的,可是为了我们,上帝让他担负我们的罪。
    比较以上的译文,可以发现有3个译本的译文提到‘不认识罪’‘不知罪’的问题,和合本的注,还说明按原文直译应为如此。果真是这样吗?我们感到不理解,怎么能说‘主耶稣基督不知罪或不认识罪’呢?主耶稣基督是无罪的,根本不存在他对自己要知罪的问题,主耶稣基督对世人所犯的罪是有深刻认知的,所以才到世上来以十字架的死,流血牺牲,代替我们受咒诅、受酷刑,拯救我们。
    那么问题出在什么地方呢?我们查考希腊文圣经,可以看到相对应于‘认识’‘知’的希腊文词是gnonta。过去的一些译者认为这个词是由G1107gnwrizw变化而来,以致错译为‘认识’或‘知’。但我们查考《新约希腊文时态、格变、文法分析》一书的80页,可看到gnonta是由G1104gnesiws变化而来。是G1104的直接受格、单数、阳性、分词、第2过去不定时态,主动语态,为副词,语义是‘确实地’。因此这里正确的翻译应该是‘确实无罪的’。
     现代中文译本,光启社本,牧灵圣经用适当意译的方法,阐释了‘那无罪的替我们成为有罪的’的真谛,增加了一些词句,便于慕道友和初信者理解,也是可以的。
                                2008,8,3


2)格后6:13 为了以报还报,如今我对你们犹如对自己的孩子说:你们也敞开你们的心罢!
质疑:以报还报最容易让人想到冤冤相报。保禄是说:我向你们敞开心扉了,你们也要效法我,也要向我敞开你们的心。刘先生认为应该翻译为:为了回报。

3)玛 5:40 那愿与你争讼,拿你的内衣的,你连外衣也让给他。
质疑:翻译为“内衣”最能让中国人产生混淆,现代人所理解的内衣都是指贴身所穿的裤衩或胸衣什么的,但是希腊原文所使用的词是指的长袍,就像我国古代的儒生们所穿的长袍一样。因此建议翻译为:长衣、长袍等。若19:23翻译为:长衣。刘先生认为:“内衣”可改“里衣”或不改。在这点上我的个人意见还是保留,因为中文语境里并没有“里衣”这个词汇,当然我们不排除翻译是可以创造很多词汇的。但我认为如果翻译为:“拿你长袍的,你连外氅也给他。”并不难以理解,所以,根据奥康姆剃刀原理(如无必要,勿增实体。),能够表达清楚就没有必要在这里创造一个新词汇。当然,和合本翻译为:里衣,这也不是什么新词汇了。本人尽管并不完全赞同翻译为“里衣”,但这个翻译的确避免了思高版翻译为“内衣“所带来的混淆。
  
4)格后12:16 是啊!我没有连累过你们,但我是出于狡猾,以诡诈榨取了你们。
“以诡诈榨取”这个翻译为聆听的人非常容易产生误解的,以为是:保禄以诡诈欺骗了你们。原因就在于“榨”和“诈”同音,很易产生:“以诡诈诈取”的误解。
可是,这个问题在刘先生看来还产生了另外一个问题,就是保禄到底是不是“狡猾”的呢?感谢刘先生寄给我一篇他曾经写于2007年的小短文,为说明此问题,引用于下:
保罗狡猾诡诈吗?
     从哥林多后书12:16节这一节经文的翻译,我们可以探讨一下怎样的译文,最能表达著者的原意。
     我们在以下列出三种汉语译本的译文:
【和合本】罢了,我自己并没有累着你们,(你们却有人说)我是诡诈,用心计牢笼你们。
【思高本】是啊!我没有连累过你们,但我是出于狡猾,以诡诈榨取了你们。
【新译本】算了!我没有成为你们的重担,却是个狡猾的人,用诡计牢笼你们。
     我们查考希腊文圣经,是没有相当于(你们却有人说)的文字,是和合本的译者根据上下文的文脉和语义加上去的。我们认为加得很好,表达了保罗写信的真正意图和内心所要说的话。如果按思高本的译文,会使人有错觉,认为保罗自己承认是诡诈和狡猾的。
     按新译本的译法,可以理解为是一种正话反说的修辞手法。但还是不如和合本说得清楚。
     从这节经文的译文比较,我们或许可以说,在有些情况下,有时候生硬的直译反而是不符合原文意思的。因为保罗不是狡猾和诡诈的人,他也不会昧心地承认用诡诈榨取哥林多教会的钱财。
                                          2007,7,17
5)咏105:17在他们以前他已将一人遣去,就是那被出卖为奴隶的若瑟。
出卖的意思按词典有两个含义,一个是:卖;另一个是为了敌人的利益而作出的背叛的行动。从若瑟的故事里我们知道,若瑟的哥哥们卖掉他是出于嫉妒,当然,更不是卖给了敌人,因此,此处翻译为:“被卖”是最恰当了。不过,也可以不改,毕竟出卖也有卖的意思,比如:出卖房屋。

D译名不统一问题
玛10:3 斐理伯和巴尔多禄茂,多默和税吏玛窦,阿耳斐的儿子雅各伯和达陡,
路6:16 雅各伯的兄弟犹达和犹达斯依斯加略,他成了负卖者。
谷3:18 安德肋、斐理伯、巴尔多禄茂、玛窦、多默、阿尔斐的儿子雅各伯,达陡和热诚者西满,
其实,玛10:3及谷3:18中的达陡和路6:16的犹达是同一个人,而路6:16的犹达斯,玛10:3中的达陡和路6:16的犹达是同一个词。为了避免雷同和混淆将同一个词翻译为不同的中文有时是可以的,比如若望和若翰在原文中是同一个词,但是为了避免混乱中文采取了翻译为不同的两个词。但是,耶稣的十二位宗徒的名字如果也采取这种原则则会造成另外一个误解,这达陡是谁?是雅各伯的兄弟犹达吗?
此处的疑问刘重明先生认为,“达陡”不要改,因为原文如此。根据希腊原文,的确出现的是“达陡”,所以,翻译圣经时这样翻译是没有任何错误的,只不过让人感觉很乱。就我个人的意见,最好加注或加括号。比如这样:达陡(犹达)
另外,路6:16 雅各伯的兄弟犹达
希腊原文为:kai. VIou,dan犹达(宾格) VIakw,bou雅各伯(属格),根据希腊文表达的习惯似乎应该译为:雅各伯的儿子犹达。和合本译为:“雅各的儿子犹大,(儿子或作兄弟)”采用了括号的方法。 E 标点问题
咏106:2谁能说完上主的大能化工。谁能述尽上主的一切光荣?此处句号应为逗号或问号。

F 其它问题
咏139:7 我往何处,才能脱离你的神能?我去那里,才能逃避你的面容? 那里 应为:哪里。经查,香港繁体版也作:那里,因此不是大陆版本的问题。另外,在大陆出版的思高版圣经由于简繁转换的原因出现了很多的错别字,比如有的地方云彩转换成云采,在阅读大陆思高圣经版本时是不得不引起注意的。
有人曾说,大陆版的思高简体圣经至少有300多处与香港繁体版的不同之处。
以上这些问题只是抽查部分经文得出的一些问题,相信其中尚有诸多问题的存在,但对照圣经原文逐字逐句的校对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完成的,也不是我们这些普通人所能做到的。


附上这篇短文的用意是告诉大家不要“迷信”任何一个圣经版本,更不要因为其中的问题而认为这样的圣经一文不值。

http://www.ccccn.org/bbs/viewthread.php?tid=461&extra=page%3D1
高級模式 | 發新話題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換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