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ard logo

標題: 教授與學生 [打印本頁]

作者: 匿名    時間: 2008/8/2 13:02     標題: 教授與學生

教授聳聳肩膀說:「好了,現在就假設這是真的。但這仍然沒有解釋惡。如果一次海嘯把一個城鎮夷為平地,奪去十萬人的性命,那是惡嗎?」

「那是善的欠缺,」學生說。

「那就如何?問題是為什麼上帝不阻止這場災難。如果上帝是全能的,衪可以阻止它。如果上帝是全知的,衪也會知道它何時發生。所以他是否創造了那次海嘯並不重要。我們要知道的是衪為什麼不做任何事去阻止它。」

學生顯得很困惑:「但衪為什麼要阻止它?這不是衪的錯呢。」

「如果一個人有能力去阻止海嘯把城鎮夷為平地,並這個人故意沒有去阻止它,我們不會說這個人是善的。就算那人說,『那不是我的錯,』我們也會因為一個人在上千人要死去時見死不救而吃驚。所以,如果上帝能阻止天災而沒有做的話,我們按此推理就不應說上帝是善的。事實上,我們大概會說上帝是惡的。」

基督徒學生想了一會,說:「我想我需要認同。」


「所以把惡重新定義為善的欠缺,完全沒有解決惡的問題,」教授說。「極其量,那只顯示了上帝沒有創造它,但沒有解釋為什麼上帝沒有阻止它。」

基督徒學生向教授擺動著手指說:「但這是根據我們人的標準。如果上帝有更高的道德觀呢?我們不能用我們的標準判斷他。」

教授笑了。「那麼你的論辯就失敗了。如果你承認上帝不符答我們對善的標準,我們就不應稱他為善。論辯完畢。」

「我不明白啊,」學生皺著眉說。

「如果我在外面看到一輛有四個輪胎,一個金屬車身,一個駕駛盤,一個馬達等的車輛,而它符合汽車的定義的話,它是一輛汽車嗎?」

「當然是了。」基督徒學生說。「汽車就是這樣的。」

「但如果有人說,按照另一些定義,它能算是一輛飛機。那是否意味著它不是一輛汽車?」

「不,」學生說。「它仍然符合汽車的定義。那就是我們說它是汽車的意思。它不符合飛機的定義,所以我們不應那樣稱呼它。」

「正確。」教授說。「如果它符合那定義,它就是那東西。如果神上帝符合善的定義,衪就是善的。如果衪不符合的話,它就不是。如果你承認衪不符合我們對善的定義,衪就不是善的。說衪或許根據另一些定義是善的,毫無用處。如果我們想知道根據我們的定義,衪是否善的話,你已答了那問題。上帝不是善的。」

「我不能相信!」基督徒學生說。「換成數分鐘前,我或許已經在取笑神不是善的說法。現在我卻同意。上帝不符合善的定義,所以衪不是善的。」

「慢著,」學生說。「就算我們不稱衪為善,根據另一些標準,上帝仍可以是善的。任憑我們如何想,上帝仍然可以根據衪自己的道德觀說衪是善的。就算我們不能稱衪為善,那不代表他在另一些標準中也不是善的。無論如何,衪可以有自己的一套定義呢。」 NaN

「唉呀,你不會想推進上帝可能在另一些標準中為善的看法的。」教授說。

「有何不可?」

「如果衪對事物的定義和我們的截然不同,衪也可能對其他的事物有著和我們人類不同的看法。衪可能對永賞、永生等都有自己的一套看法。你在天堂的永生可能只有一年,也可能是一千年的折磨。上帝可以說,衪有自己一套包括痛苦折磨的定義。」

「對啊!」基督說跳起來睜著眼說。「如果上帝可以重新定義任何詞語的話,而和人類定義不同, 那麼任何事情也可以發生。上帝可以把所有信徒都送進我們稱為地獄的地方,然後說那裏是天堂。衪可以給我們在天堂十天,然後說那是衪對永恆的定義!」


「現在你總算在思考了!」教授指著學生說。「這正是哲學課要為學生帶來的。」

基督徒學生繼續說:「上帝也可以答應給我們永生然後不給我們,說那是衪對遵守承諾的定義!」

「是的,是的,」教授說。

「我真不敢相信我曾經迷上基督教這東西。它是那麼的不堪一擊,」學生搖頭說。「只要想一陣子,教會在主日學中教我的所有論據全都崩潰了。」

「看來就是了」教授說。

「我今晚就要去我的教會,把我的想法告訴牧師。他們從沒有把如此重要的事告訴我。而且他們肯定沒有告訴我關於進化論的真相呢!」

那位學生,站起來的時候還是一位基督徒,現在坐下來時已變成一位無宗教信仰者。他還開始運用他的腦袋-因為這正是腦袋的作用。其他學生看到他坐在那裏,都目瞪口呆好一陣子。他們知道,他們都見證了一個人生命的轉變,就是一位年青人的心智從謊言和教條轉向對真相樸實的追求。

學生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然後開始鼓掌。這再變成了歡呼喝彩。教授也大笑著,滿意地向學生鞠躬。當學生都安靜下來後,教授繼續講課。從此,哲學課上每天坐無虛席,直到學期的結束。
作者: prussianz    時間: 2008/8/2 13:47

原帖由 Guest from 59.149.17.x 於 2008-8-2 13:02 發表
教授聳聳肩膀說:「好了,現在就假設這是真的。但這仍然沒有解釋惡。如果一次海嘯把一個城鎮夷為平地,奪去十萬人的性命,那是惡嗎?」

「那是善的欠缺,」學生說。

「那就如何?問題是為什麼上帝不阻止這場災難。如果上帝是全 ...

「那就如何?問題是為什麼上帝不阻止這場災難。如果上帝是全能的,衪可以阻止它。如果上帝是全知的,衪也會知道它何時發生。所以他是否創造了那次海嘯並不重要。我們要知道的是衪為什麼不做任何事去阻止它。」

學生顯得很困惑:「但衪為什麼要阻止它?這不是衪的錯呢。」

「如果一個人有能力去阻止海嘯把城鎮夷為平地,並這個人故意沒有去阻止它,我們不會說這個人是善的。就算那人說,『那不是我的錯,』我們也會因為一個人在上千人要死去時見死不救而吃驚。所以,如果上帝能阻止天災而沒有做的話,我們按此推理就不應說上帝是善的事實上,我們大概會說上帝是惡的。」


' the quintEssence , ThANKs


作者: prussianz    時間: 2008/8/2 13:51

原帖由 Guest from 59.149.17.x 於 2008-8-2 13:02 發表
教授聳聳肩膀說:「好了,現在就假設這是真的。但這仍然沒有解釋惡。如果一次海嘯把一個城鎮夷為平地,奪去十萬人的性命,那是惡嗎?」

「那是善的欠缺,」學生說。

「那就如何?問題是為什麼上帝不阻止這場災難。如果上帝是全 ...

上帝仍然可以根據衪自己的道德觀說衪是善的。就算我們不能稱衪為善,那不代表他在另一些標準中也不是善的。無論如何,衪可以有自己的一套定義呢。


魔鬼 也是 如此,

魔鬼 也是 仍然可以根據衪自己的道德觀說衪是善的。就算我們不能稱衪為善

cheers ThANK ye


作者: prussianz    時間: 2008/8/2 13:54

原帖由 Guest from 59.149.17.x 於 2008-8-2 13:02 發表
教授聳聳肩膀說:「好了,現在就假設這是真的。但這仍然沒有解釋惡。如果一次海嘯把一個城鎮夷為平地,奪去十萬人的性命,那是惡嗎?」

「那是善的欠缺,」學生說。

「那就如何?問題是為什麼上帝不阻止這場災難。如果上帝是全 ...

從此,哲學課上每天坐無虛席,直到學期的結束。


i did not have any feeling to 哲學 , i.e. , not now ,

should i donate , would i also donate heavily or even purely to 哲學系

cheers again ThANK ye


作者: 口琴王    時間: 2008/8/3 12:56

很好的文章
作者: prussianz    時間: 2008/8/3 15:50

原帖由 口琴王 於 2008-8-3 12:56 發表
很好的文章


so do thine !!!


你gae演譯,真 系 好鬼死 好聽,o尼 一排,無聽到 你gae 新作,

[xx右] 有 所 失
心      有 所 感
深      有 所 [心感]







歡迎光臨 離教者之家 (https://exchristian.hk/forum/) Powered by Discuz! 7.2